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南亞旅遊好文]2014.09.24Day23Pokhara - Naya Pul - UlleriEola特地為我們準備了他特製的早餐:在吐司的中間...到了嗎?我依舊隨意搭了腔。他們問我明天幾點會出發,我向他們說了個時間,但其實心中已經決定明天要繼續自己上路了。--圖文網頁版粉絲頁
訂房比價
deeper 的頭像
deeper deeper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高手
#1
文章: 55
性別: 男生
感謝: 58次/14篇
註冊日期: 2013-12-01
舊 在水一方,ABC健行, Nepal - 2015-10-16, 21:55
2014.09.24
Day23

Pokhara - Naya Pul - Ulleri


Eola特地為我們準備了他特製的早餐:在吐司的中間挖了個洞,放在平底鍋上煎,再把蛋打在中間,這樣蛋就不會散掉,安份地集中在中間圓圓的洞裡了。Eola示範了一次之後,要我自己要做一次看看,因為我告訴他,在家的時候幾乎沒有在烹煮食物的,所以他要我把這個學起來,回去之後就可以分享給其他人了。

早餐過後,Eola拿出他的筆記本,希望我留些話在裡頭,那上頭也有其他他們曾經招待過的其他沙發客人。我有點戰戰兢兢地盡量用自己會的字詞在上頭留了話,寫完之後Eola希望我名字用中文簽,也許打從一開始我就該用中文來寫,寫完再跟他說明大概的內容,這樣也許還比較有收藏的價值。



Eola送我和Bojaya到樓下,看我帶著相機便要我坐上Bojaya的車後幫我們合個照,對他們來說這台車某種形式上也可以說是招牌也說不定。後Eola輕輕地相擁之後,我們告別,心情一直覺得很可惜只能在他們這裡待一個晚上,從他們這裡獲得的能量,其實也幫助我重新找回了對旅行的熱情,重新提醒自己,這不只是一趟「必須」完成的路而已,而是一遭「想要」去走完的旅程。雖然來者是客,但如果人們能夠向他們這樣將熱情的善意與溫暖這樣厚實地傳遞給身旁的人事物的話,也許這個世界就能夠少去一些紛爭和對立了吧。



我們先去了昨天傍晚預訂的旅館,將不必要的行李分裝在另一個手提袋寄放在那裡。老闆是個看起來四五十歲的男子,一家人一起生活在這間旅館裡。雖然是Bojaya的朋友,但還是不免有些擔心,如果回來之後對方翻臉不認人、或是包包不見了怎麼辦呢?那個時候Bojaya已經不在,那該向誰求助才好呢?才剛想說要抱持著善意和人相互理解,心中卻又萌生這樣的念頭,真是不應該啊!

我們先去了加油站,Bojaya向我要了一千塊的油錢。一路上即使是在人多車多的市區他依然是加足了油門,也許對這裡的人來說,這樣子騎車才是正常的風氣,如果悠悠哉哉地騎太慢會被人家罵也說不定。車子出了市區之後,行駛在山間的谷地,路上偶爾有看見一些小小的計程車,上頭放了大包小包行李,裡頭坐滿了金髮碧眼的遊客,應該也是要前往登山口Naya Pol的吧!道路上有些部分,大概是之前下過雨的關係,山上流下來的小細流到平地時已經變成寬達十公尺以上的小河流,直接截斷了路面,要過去就要涉水過去才行,而且這樣的小河流還不只一兩段而已。進入山區小路之後,路開始變的曲折,彎道多了、坡度深降也提高了不少,從裡頭擠滿了人的老舊公車旁超車的時候,看著裡頭其他登山客苦悶的表情,心裡頭有點優越感,但其實如果搭公車的話應該可以省下更多的錢。

原本覺得1000盧比有點貴,但實際上這段路比想像中的還要來的遠很多,即使Bojaya已經比其他車子還要快了,我們還是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抵達。在一個溪流旁的小聚落,交通工具最後只能到達這裡,接下來的路就只能靠雙腿了。Bojaya再三提醒我要注意安全,我也叫他騎車要小心一點,道別之後,他又一個人沿著剛剛來的路飆回去了。



從下車的地方要到真正的路上口還有一小段路,我自己一個人越過了小吊橋,走在碎石路上,有點好奇為什麼路上都沒有其他的登山客,但路就只有一條,也只能繼續的走下去。路上有遇到一個需要捐獻的地方,一個中年瘦瘦的母親拿著一個捐錢的箱子,沒有多解釋什麼,上頭用英文寫了一些話,募捐到的錢是要用來給當地的小孩童上小學的經費。只是後來我沒有捐出任何錢,出發前就有想過不論遇到什麼人都不會捐獻或給予金錢,說不上有什麼特別理由,只是覺得一給下去就會沒完沒了,而且自己也沒有一個給予的準則,什麼樣的情況該給、什麼不該,索性就都不給了。



穿越過零散的聚落之後,看到了一座鐵橋,就在我興奮得想要走過去的時候忽然被叫住,旁邊一棟小房子裡頭有個大姐在那兒,看到它桌子下面寫著checkport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裡就有個檢查站。我把相關證件交給他檢查確認之後繼續往前走過橋,左右兩邊都有路,如果是走單純上ABC的話可以直接走右邊,若有要上Poon Hill的話走左邊才會比較順路。過橋之後還有另外一個檢查站,裡頭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年輕女生,檢查完之後開始走往Poon Hill的路線。



穿越過一些當地的民房後,就開始真正進入健行的路線了,起頭這段像是極其平凡的碎石山路,延著一旁的小溪在山谷間的低地行走著,也沒有什麼坡度,還天真的以為這樣其實沒有什麼啊!路上沒遇到什麼登山客,連路標啊什麼的都不太常見,遠方的山峰羞怯地躲在雲霧後頭,雖然有陽光,但雲層也不少,不用一昧地曬著陽光走路。



每走一段距離,就會遇到一些聚落,說是聚落,其實大概也就不到十戶人家散居在谷地間平坦的地方,傍水而居,生活在這樣與世無爭的地方,與天地自然共存,其實也是一種快活。走著走著,也慢慢遇見一些同是健行的人,也都背著大背包,有些由導遊或揹夫帶領著,有些則自己按圖索驥地走,大多都有伴,只有一個看似東方臉孔的男生和我一樣只有一個人。遇到人就容易升起比較的心,加上自己有慢跑的習慣,就會想要一步一步慢慢超越走在前方的人,雖然這樣的心態蠻幼稚的,但在如此漫漫長途上倒也成了一種樂趣,而且能讓自己咬著牙持續走下去。



從十點多開始步行起,一路上都沒有停下來休息。半路,忽然遇見一匹白馬,他就在我前方六七十公尺處的路邊慢條斯裡的吃著野草,對於一個來自文明的人而言,這樣的畫面實在是有點超現實,很像一些非寫實電影裡頭會莫名其妙在畫面裡出現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東西那樣。看著牠身上沒有任何的人為裝飾,不太像是有人飼養的馬,自得其樂地在那裡享受著他的午餐,就連我走到他旁邊拿起相機拍照時,他連正眼也不看我一眼。「有完沒完啊你!」牠可能心裡正這麼想著,邊想邊咀嚼著口中的草。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86726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86726



一直走到快十二點,天空裡的雲層像是聚集好了能量一般,轟隆隆地就降下雨來了,原本雨還不大,想說硬撐著再走一段到聚落再吃午餐,只是雨越下越大,不得不把雨衣拿出來,老媽特地為我準備的雨衣想不到一下就派上了用場。途中超越了兩個東方臉孔的年輕女生,在地上撿了一把木棍充當登山杖,並且把它取名為「Julius」,沒錯,就是那個凱薩大帝。

到聚落之後,馬上到一個亭子下躲雨,裡頭有些桌椅,是用餐的地方。坐下以後來個一個年輕女孩,可能因為不會太英文,怯生生地把menu拿給我。有聽說山上的食物,越往裡頭走價位越高,但看了看菜單,才走了兩個小時的山腳下這裡,光是一份沾果醬的烤麵包和一杯紅茶就要220盧比。這個烤麵包很誠實,真的就只是「烤過的麵包」而已,上頭沒有任何取寵的裝飾、沒有特殊的烹調法、也沒除了果醬外也沒有任何的調味,就是把麵包用火烤過而已。



在桌上等餐的時候,剛剛超車的兩個女生也進來躲雨,店家的女孩同樣拿了菜單出來,但他們看了看之後並沒有點,而女孩也沒有因此趕走他們。她們一開口,馬上就知道是大陸人,從包包裡拿出一些麵包乾糧來吃,看來為了省伙食費,他們準備了不少食物在背包裡,真是窮遊精神啊!雖然有時候也會想說住的吃的差一點,在還能忍受的範圍內適度的省錢,在現代社會,有許多時候,花錢買的其實也只是圖個方便,我並不是真的窮,雖然不敢想像自己到底能走到都遠,但基本上所準備的預算只要不亂花費還算能夠順順利利的過下去。所以,我寧可把在山下買食物所要花費的錢,用在這些山裡人家上,也不用自己背著一大堆食物增加負擔。

原本只顧自己吃著,沒打算和他們攀談,直到身形微胖的女生先開口向我打了招呼:「帥哥,你走得好快啊!」我隨意應和了一聲,後來稍稍聊了一下彼此從哪裡來。他們來自浙江,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是近鄰,似乎不是在同樣的地方出發,而是在旅行途中認識,然後走在一起的。看他們的樣子,似乎英文很不好,也難怪剛剛看完菜單之後沒有點餐。放慢速度慢慢吃著午餐,直到吃完之後,雨還在下著,逼不得已只好再把雨衣算上準備上路。出發前,為了不讓鞋襪溼掉,於是把它們脫下來放在包包裡,打算赤腳繼續上路。



原以為地上的石頭大顆,走起路來腳應該沒問題,但才走沒多久,腳底板就開始痛起來了。沒辦法,在走上一小段上坡路後,在一旁的餐館外把鞋子拿出來重新穿上。這家餐館比較多外國人,我怎麼老是和他們擦身而過。

一種自以為是的優越感使然,想說可以遠遠把中國女生甩在後頭,但到一些點停下來休息的時候,他們沒多久就會出現在後頭,看似體能不佳,但其實還蠻能走的。雨一直下,走在路上要時常注意是不是走在正確的路上,有時候路標小小的,一個不注意可能就會錯過了。遇到岔路的時候兩個女生呆在那裡不知道該往哪邊才對,我上前一看,路邊也都沒有路標,前後也沒有其他登山客或當地人,我們開始討論起來往哪一邊好。還好,沒多久從上面下來了一個當地人,我馬上向他詢問下一個點該往哪個方向,他指了指他下來的這條路,問題才終於解決。兩個女生似乎連沿路的點都不是很確定,也不曉得點跟點之間大概離多遠,只有著大概方向,卻沒有具體的概念。又是優越感使然,覺得自己無意間承為了他們的領導,雖然沒有說,但走在前頭的話會注意他們是否距離太遠,跟不上的時候會稍稍放慢腳步等他們。而我相信,他們大概也在無意間依賴起我來。

之前爬過華山,算是有了點經驗:必須控制好步調和節奏,一步一步、一階一階慢慢來,不能因為體力足夠就把步伐速度提得太快,不然很快就會時不時需要停下來休息。雨一陣一陣,剛想說把雨衣脫下來,沒多久就又會繼續下雨,最後索性就不脫了。雖然外頭有雨衣擋著,但衣服還是因為汗水而濕透了,雖然此刻已經不見陽光了,被群山框住的天空擠滿了灰色的烏雲,但由於穿著雨衣很不透氣,加上不斷的上坡、階梯,讓體內持續排熱冒汗,整件涼感排汗衫是濕透的狀態。

前一個晚上和經驗老道的Bojaya討論過,給他看看我預計每天要行走的路程和停留的點,事前做了不少的功課,也衡量過自己的體能狀況。他看完之後只在其中幾個點提出一些意見,但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第一天預計的點是Ulleri,想說第一天就當作是暖身,不要走太久,而且因為第三天早上要上Poon Hill看日出所以前兩天的路程不需要太趕,基本上都是五六個小時就可以到達的程度。



雖說是熱身,但不斷地走階梯和上坡路也真的相當耗體力,加上天氣太潮濕,全身濕透走起來很不舒服,視線也因為水氣太重整個霧茫茫一片,更別說看什麼景色了,就只是心念專一地往上爬就對了。

算一算時間,大概差不多快到了,我在一個小涼亭休息,沒多久中國女孩也跟上來休息,分了一塊花生糖給我。雖然很感謝,可是現在應該是很口渴才對啊!只到此刻我們才彼此自我介紹,個頭較小、看起來比較精明的叫星星、頂著一個香菇頭,而微胖、比較中性的叫小B、體能比較差一點。休息到一半,兩個外國人從路邊經過,我跟他們打了一下招呼,並且問了一下領著他們走的當地導遊到Ulleri還要多久,他說只要再15分鐘。於是我們打起精神,繼續往上走。

到Ullelri的時候才下午三點多,整個聚落沿著山坡而建,依舊不到十戶的小聚落。小B覺得時間還早想要繼續往上走明天就可以少走一點,但星星則陷入了猶豫,於是我只好幫他們問問一旁的當地人,下一個點還要走多久。照他的說法,走到下一個聚落大概會是五點多,但在山上的天色可能很早就天黑了,走起來不安全,山裡可不像平地有路燈啊!反正不管他們怎麼打算,我是決定今晚就在此住下了,一來是今天的路程有點超出自己預期,雖然有點偷懶但也確實到達了原本預計的點;二來,明天所要停留的點還是一樣,今天多走一點,也只是讓明天少走罷了,不如讓兩段路平均一點,不需要一天那麼辛苦,另一天卻又太無所是事。



大概是看我決意不往上走了,他們也決定跟著住了下來。隨意找了一下旅館,年輕戴眼鏡的青年和我報價,不管房型一個晚上一個人才100盧比,當然輕輕鬆鬆就住下來啦!整個建築是用幾乎木材建成的,雖然簡單而簡陋,但基本上也不需要要求太多,而且床單棉被白白淨淨的沒有問題。把背包放在一張床上,換上了乾爽的衣服,把衣服拿到外頭陽台去晾,走到走廊盡頭,有個單身的金髮女子坐在一旁,和他點頭打了個招呼。



洗完了熱水澡身體舒服了許多,到一樓餐廳坐著寫明信片,餐廳就見在懸崖邊,從窗戶看出去可以看到遠方的山,裡頭一個年輕的男子告訴我,從這邊可以看到日出喔!他看起來大概二十初頭,我問他是當地人嗎?他說不是,只是上來這裡找朋友、幫幫忙。特地走了五六個小時的山路來朋友家幫忙,這裡的人的思維果然和我們是不一樣的啊!但想想,如果換作是我,也許也願意走個幾小時山路來到這個沒有網路沒有訊號的地方,單純地生活個幾天,就當作是打工換宿也沒問題。



後來雲霧散去雨過天青,寫到一半的時候金髮女子也進到餐廳來,和他微笑示意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沒有鼓起勇氣去和她攀談。晚上點了一盤蛋炒麵配一杯奶茶,360盧比,自己一個人在餐廳默默吃著。傍晚又來了一對外國男女,今晚的房客就我們六個人,大概同是西方人比較容易親近,他們和金髮女子同桌聊了起來。中國女生晚上用熱水煮自己帶來的泡麵,請我幫忙跟主人借叉子,真是貫徹啊!



在山上的這些民宿,通常稱之為茶館,大多是住宿和餐廳合一,你住哪個茶館,就會在他們的餐廳用餐。這間茶館的客房在二樓,一樓則是他們的住處、廚房、和餐廳。為了充手機的電特地到一樓使用插座,忽然聽到小孩哭鬧的聲音,回身一看是主人家的小女嬰,連站都還站不太穩的年紀,原本還在哭鬧的她,看到我就忽然笑了起來,於是整個晚上我就一直陪她玩,不知道是因為難得見到這樣莫生的輪廓覺得新鮮,還是我的長相搓中了他的笑點,一看到我她就會開心地笑出來,我也對著他繼續做鬼臉,主人家看我把小妹妹哄住了,於是也放心地讓我陪她玩。

雖然房間有鎖,但其實我出房門的時候都沒有把門鎖上,也許是我太天真了,但我覺得如果真的有小偷特地走了五六個小時到這裡來偷東西,那我也只能認了。走上這段路的人也好、身居在這樣的山裡的人也好,有種力量使我相信因為某些原因聚集在這裡的我們是抱持著善意的,讓我能夠放心地不鎖門也沒有關係的。

晚上上床之後,由於房間就位在中國女生的旁邊,他們倆開心大聲地著天,我則被迫接收他們聊天的內容。從他們的對話得知,他們在西藏的時候遇到,一起從西藏行進到尼泊爾,雖然英文一竅不通,但還是堅強地到處闖。比起我才剛自己上路沒幾天,他們已經至少旅行兩個多月了,雖然不知道還會持續多久,但心中很明確的不想要回家,回家就得要重新找工作,重新面對生活,重新回到被束縛住的框架裡。雖然對於他們的談話口氣和價值觀不以為意,但他們對於持續旅行以逃避正常生活的堅決卻讓我感到佩服,老實說,我沒有那樣的勇氣,想要逃離,卻不敢走得太遠、太久,有著太多放不下的人、事、物在遠方那熟悉的地方生活著、存在著、發生著。雖然我知道我的不存在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影響,沒有了我他們還是義不容辭地在過著他們想要的、懊惱的、奮鬥著的人生,但我還是沒有辦法拋棄自己的一廂情願。那些你深深在意的人,其實一點也不在意你,其實那是很可悲的。

最後他們像是忽然想到似的,發現自己講那麼大聲隔壁大概都聽得一清二楚,隔著牆問我都聽到了嗎?我依舊隨意搭了腔。他們問我明天幾點會出發,我向他們說了個時間,但其實心中已經決定明天要繼續自己上路了。



--
圖文網頁版http://ichiro51247.wix.com/otherplaces#!day023/c5r5
粉絲頁 <<茄子>> https://www.facebook.com/kidofqieding
此篇文章於 2015-10-20 22:53 被 deeper 編輯。
4
3276 次查看
soul-mate
客棧之光
#2
文章: 601
性別: 秘密
感謝: 88次/83篇
註冊日期: 2014-11-07
舊 回覆: 在水一方,ABC健行, Nepal - 2015-10-20, 16:20
不知道為什麽,通篇讀下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兩個大陸女生~~~
deeper 的頭像
deeper deeper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背包高手
#3
文章: 55
性別: 男生
感謝: 58次/14篇
註冊日期: 2013-12-01
舊 回覆: 在水一方,ABC健行, Nepal - 2015-10-20, 22:51
2014.09.25
Day24


Ulleri-Ghorepani-Tadapani


整夜睡得很安穩,什麼蟲子有的沒有的一點感覺也沒有,一直睡到凌晨,感覺到窗外的雨聲慢慢變大,心想大概也沒有機會看日出了,於是窩在床在繼續睡到早上。醒來時聽到隔壁也已經有動靜,加快動作收拾好之後拿著Julius就出門了,沒有等待她們,反正原本就沒有相約要繼續一起走。走到一樓,屋主早已經醒來,把鑰匙還給了他,飲用水一升70盧比,因為我的水瓶只有500毫升,商量之後以35盧比成交。

剛出門時周遭盡是霧濛濛的水氣,昨晚晾在外頭的衣服因為水氣太重反而變得更溼,只帶了兩件衣服上山,為了晚上有乾爽的衣服穿只好硬著頭皮把溼溼的衣服襪子再穿上。



原本已經幽靜的山路,因為一大早的緣故,除了自己的喘起聲、背包的晃動聲、鞋子踩踏在石板路上的聲音之外,安靜地彷彿連空氣與空氣之間磨擦地細微聲響都能夠聽見一般,連蟲鳴鳥叫的聲音也像是隔絕到另外一個空間去了。忽然聽見咚咚咚的鈴聲響起,只見狹窄的山路轉角,冒出成群結隊的山羊們,每個頭頂的角上都在相同位置漆上了相同的顏色,像是古時戰事用來辨識敵我的方巾旗幟一般,浩浩蕩蕩的軍勢逼我的也只能擠到路旁的山壁上。數十乃至上百隻羊群的隊伍,後頭有個趕羊的人,一大清早急行軍不知道要趕往何方。



花了大概一個小時,在抵達Banthanti前雨慢慢開始降下,進入到聚落時已經是滂沱大雨,我躲到其中一家屋簷下,拿出巧克力消化餅配著開水當早餐吃,邊吃邊休息。也許昨天也可以試著再前進到這裡住宿的。今天的目標是到達Ghorepani,基本上主要都是上坡,但比起昨天上Ulleri,到目前為止還算是親近的緩上坡路段,雖然邊走著體溫跟著上升,但山上戶外的低溫仍讓身體感到些許寒冷。

接下來的路段一下子進入山林裡,一下子在裸露的山路上,我猜想老外大概都是睡到個八九點再起床,悠悠哉哉地吃完早餐才開始上路吧。在山林裡除了會遇到陣容浩大的山羊群之外,偶爾也會有幾頭牛組成的小隊伍,羊群看到人還會閃避,牛兒們則是完全不打算閃躲,你不讓開牠就擋在原地,到最後只能相看兩不厭,卡在原地動彈不得。有時候,我人已經退讓到路邊了,他們還怯生生的不敢往前走,得在他們面前畢恭畢敬地請他們走才行。最有趣的地方是,這些牛兒們的前後並沒有引領或催趕著牠們的人,像是全家大小攜家帶眷出來散步健行一般,跟人類一點關係都沒有。

在潮濕的樹林間走著走著,忽然感覺到後頭有腳步聲,回頭一看是昨天遇到的那個東方年輕人。「昨天看你不是走很快嗎?」帶著香港口音的普通話,但怎麼感覺有點諷刺的意外在裡頭。他杵著兩手登山杖,背包和我差不多大,裝備看來比我齊全些,我手邊只有不及我腿長的Julius伴著我,光是那防水防滑的靴子就比我厲害多了,咻一溜煙的就超越了我。我維持著我自己的步調,雖然被追過有點吃味,但畢竟這是條漫長的路程,逞一時之快搞得自己體力分配不均,到後頭走的淒慘不堪就沒意義了,不如選擇一個還算舒適的節奏,好好去感受來自山林間的自然能量。

果不其然,由於步伐穩定,所以到定點之前也就沒有需要停下來休息,走沒多久就看到香港男停在路邊休息,我又再次取回了領先優勢。就是幼稚啊!直到下一個定點,同樣停在一個店家裡休息時才稍微小聊了一下。山上氣溫低,身體雖然直冒汗,但手卻冷到僵掉,握著Julius的手還好,另一支手因為裸露在外沒有衣物遮蔽,行走的過程裡手指頭也根本不會去動到,等到發現的時候神經已經變得有點遲緩,之後走路的時候就曉得要提醒自己手指頭要記得動一動。



當看到Ghorepani入口的門柱時,心中爆出終於到達的煙火,時間已經十點多,或者應該說才十點多而已。整個小村霧茫茫,氣溫不知道多低,沒有什麼人在外頭晃蕩,透過窗戶窺探每戶人家,裡頭似乎感受不到人的氣息,或是那溫熱的氣息被這天氣給冷藏起來了。感覺自己有點失溫,照理說越走身體應該越熱,我卻越發覺得冷,路過一家餐廳看到門牌上掛著WIFI的圖案,便走了進去。



裡頭看來冷冷清清,中間雖有火爐,但只有靠近火爐的地方才能感覺到熱度,上頭吊掛了洗過的衣物等著烘乾,一條中型犬窩在火爐旁瞌睡著,一旁電腦是開著的,螢幕上顯示著facebook的頁面,想不到還真的連得到網路。主人聽到聲音,從廚房裡頭出來,拿出了menu給我點餐。這個時間點吃早餐太晚、吃午餐又太早,最後還是不手軟地點了整份的早餐套餐,一口氣花了500盧比。早餐內容包含煎蛋、昨天吃過的烤麵包、還有一份馬鈴薯。

原本走動中已經夠冷了,如今靜下來身體更是覺得寒冷,把包包裡的羽絨外套拿出來套上,等餐的時候跟著老狗窩在火爐旁的小洞口取暖。詢問了之後才得知根本沒WIFI可以用,心想算了,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需要。在窗口旁的座位上吃著熱熱的馬鈴薯塊,香港男從窗外經過,繼續往前走。吃完之後整個精神都來了,把所有裝備帶上重新出發,走出門口,就看到星星和小B剛到門柱的地方,看到我之後興奮地跟我打招呼,我也跟他們揮揮手,接著繼續往前走。



心裡盤算過後,這麼早就到達今天的目標了,一整天也不知道能幹嘛,早上起床時因為下雨所以沒看到日出,明天上Poon Hill說不定也看不到,特地花費一整天待在這只為了等隔天一早不一定看的到日出,想來想去覺得不太划算,於是決定繼續往前走,趕到原本預計明天才要到的Tadapani。既然心意已決,那麼就得趕快趕路才行,已經十一點多了。

Ghorepani算是比較大的村落,住戶明顯多很多,分為前後段,後段才是主要的聚落,而我剛剛吃早午餐的餐廳算是在入口處的地方。在前往後段的路上得再經過一小段樹林裡的路,剛離開聚落沒多遠,發現一旁因雨水而匯流的小水道旁有根長而直的樹枝,於是跳下去把它撿起來,命名為「Augustu」,就這樣我右手凱薩、左手屋大維,兩位大帝成為我左右手,走起路來總算可以走腳並用,省力許多。

由於不想被中國女生跟上,且想趕快追上香港男,我稍稍加快了腳步,在Ghorepani的中心看到告示牌後往右轉,前面有個籃球場,在尼泊爾看到打籃球的很少,在這樣的深山裡看到籃球場更是不可思議。比起走山路只有單一路線,村子裡的路一多反而容易因此迷路,跟路旁的大叔問了一下方向,確認正在走的路線是對的。球場後方有一間還在整修中的樓房,經過的時候裡面的工人和我打了招呼,忽然靈機一動把剛剛得到的Augustu交給他們,請他們幫我把多餘的枝節的裁掉。他們笑笑地接過之後,拿起柴刀俐落地削掉前後的分枝,並幫我把底部給削尖好方便杵地走。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86726#post8304850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586726#post8304850



經過一段辛苦的上坡之後,來到一個看似稜線的地方,右手邊有條小草中的小小路,很直覺地就往那邊走,前方依舊整面霧氣,看不見遠方。走過這段小路之後開始進入樹林裡的下坡路,遇到一個東方臉孔的女生和我逆向而上。沿著石階向下走,來到了一個岔路口,路邊沒人也沒有路標,一番猶豫之後決定往下走。太陽在不知不覺間默默露臉,天氣好了一些,走到底下是一個小村落,遇到了一個在路上閒晃的小男孩,跟他詢問路怎麼走,他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指向我正在前進的方向,我向他道了謝往前走沒幾步,他像是剛想得不夠清楚一般,又跟我再一次確定方向,這一次更篤定了一些。走沒多遠,遇到一個在門邊洗衣的婦人,由於不是很信任小孩所指的方向,又向婦人問了一次,但婦人所指的方向卻是我走下來的那條路,剎時間不知道該相信誰好,只見婦人還熱心為我指引方向,催促著我走那邊準沒錯,在這情境下我也不好意思不理他的指示顧自往小孩指的方向去。



剛剛下坡走得很愉悅,這時回頭上山就有多憤慨,路上又遇到了一次剛剛那個東方女子。回到剛剛那個岔路,也許那個婦人指的是另外這條路,眼下也沒有其他路可以選擇,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至少冤枉路只走了一小段。

又走了好一段路,只見前方的路被羊群占滿,連同四周的樹林間都充滿了羊隻,辛苦地繞過他們之後,向牧羊人詢問了一下Tadapani怎麼走,幾個大叔眉頭一皺似乎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指著前面的建築,看來是個聚落。向他們道謝之後,我走進了那個聚落,晃了一會兒才發現我竟然又回到Ghorepani!也就是說剛剛走了將近兩個小時的山路都是白費的!
走回剛剛路標標示的轉角,Tadapani確實是指往這個方向,又再繞到籃球場一次、又是同樣的陡上坡,就在快上到頂端的小平地時,遇到了那個香港男、小B,星星則是走在更前頭。香港男看到我有些吃驚,我見到他也同樣感到訝異,「你不是早就走了嗎?」同樣的疑問出現在我們心中。後來才發現他也走錯路了,只是他發現後往回走,我則是傻傻地繞了一圈。原來上到那平地後,不能往草地間的小路走,而是往反方向走,往前一點點就會看到階梯路了。

在山裡頭走路真的是很容易在不知不覺間迷失了方向感,早上走上來的時候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走小路,就是因為心裡頭的方向感覺得要去的地方是在那個方位,所以走那條小路是理所當然的事,卻不知道在山林間行走時早在不知不覺間被擾亂了方向感了。

由於一口氣落後給他們三人,噎不下這口氣於是加快了步伐,追過了他們之後也不敢太做休息。每當想要停下來喘口氣,回頭一看他們就在後方不遠處,心下就又會急著趕快上路,卻怎麼也無法真的甩開他們。

從Ghorepani到Deuali這段路,前半段算是比較平緩,上上下下的坡度不算多,由於濃霧的關係不確定是不是走在稜線上,遇見幾個在途中唯一棟平房休息站休息的老外。後半段開始不斷往下坡、往谷地走。到達Banthani停下來休息,時間已經下午三點多,由於水已經喝完,於是跟小房子裡的奶奶再買了些水。沒多久她們三個人也來到,彼此研究了一下路程還要多久就急忙上路了。

由於連續的下坡,而且一口氣兩天份的路,右膝蓋的老毛病又開始出現,導致速度不得不放慢下來,身上背負多將近十公斤,如果膝蓋在這個時候爆掉的話,接下來的上山路要怎麼繼續走下去呢?負重比平常時要來的重,加上連續長時間的上坡下坡,大腿小腿因為疲勞感的湧現相對減低了原有的支撐力,連因此連帶增加了膝蓋所要承受的壓力。這種事情真的不是脾氣硬起來就能夠搞定的事啊!



走到谷底之後自然而然就是註定要再無止盡的上坡,眼看越走天色也漸漸黯淡下來,雖然下午過後就不再下雨,但霧氣仍然揮之不去。中途又遇到一群年紀偏大的登山團,與他們同在一個地方休息,他們個個白髮蒼蒼,但真正走起來速度也不比一般年輕人差,我也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趕上他們。休息的時候和他們寒暄了一下,他們對於我只有自己一個人並不特別感到什麼,既不卑也不亢,我這樣一個年輕人在做的事他們也正在做,並沒有因此而比較了不起,反倒我覺得他們這把年紀還能這樣大包小包背著上山才是真的不容易,相互鼓勵一番後我自己繼續上路。

到達Tadapani前的那段路,有種特別的感覺,天光所剩無幾,眼前的路雖筆直向前,卻看不見最終的前方是什麼,明明知道只能往前走,卻像是在走向一道未知、一種虛無。雖然知道不遠了,卻無法明確知道到底還有多遠。



在Tadapani連續問了幾家茶屋,都沒有單人房可以給我,大部分的登山客都已經入住,應該都老早就到達定點,悠悠哉哉地在休息好為明天在準備了吧。之後被指引往對面一家看起來沒什麼人的茶屋,老闆娘給我看了房間,但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我根本也沒得選擇,150盧比付了爽快了事。帶著衣服想要去洗澡時,疑似老闆的年輕男子說洗熱水還要再多100盧比,趕了兩天份的路,想說犒賞一下自己不為過吧,而且今天穿著溼答答的衣服在外頭冷了一整天,想要沖沖熱水讓身體得到充分的休息。沒想到真正進去洗的時候,才發現熱水根本不夠熱,搞到後來洗完反而更加覺得冷,趕緊躲回房間換上乾爽的衣服,把自己包起來。有了昨晚的經驗,今天決定不把衣服晾在外面。

房間在二樓,小小的單人房,兩張單人床並排在一起幾乎快占了房間的七成空間,隔壁就是餐廳。主人家的狗喜歡睡在樓梯的轉角處,而且當你靠近、甚至示意要牠讓開的時候,牠理都不理你,顧自地睡在那裡,你只能從他身體旁邊小小地縫隙小心翼翼地上下樓。餐廳有個火爐,把溼掉的襪子和洗過的內褲放在火爐旁晾,在桌子上拿出日記和明信片來寫。由於有火爐在,餐廳溫度明顯比房間暖活些,真想問問老板晚上能不能讓我睡在餐廳就好。



晚餐吃了原味烤土司和泡麵,再配上一杯紅茶,一吃就吃掉了400盧比。在窗外看到香港男和中國女生陸續到達,各自住了不一樣的茶屋。基本上入夜之後就不會再有客人上門,於是這間茶屋整個晚上就只有我一個客人。我把今天溼掉的衣服也拿到火爐旁邊烘,反正只有我一人想怎樣就怎樣,可是看著別家茶館的餐廳許多老外在裡頭說笑聊天不免有些欣羨。為什麼老是跟老外無緣呢?



晚飯後沒什麼消遣,來到一處原本應該是觀景台的地方,有幾張桌椅在那,雖然氣溫很冷,但穿上羽絨衣還是有發揮它的功效。坐在椅子上看不到遠方的山,想要抬頭看看星空,卻也因為雲層太厚什麼也看不到。坐了一會兒,感覺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故事發生,而且坐著身體不動手腳還是會慢慢冰冷起來,於是只好回茶屋早早睡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感覺到窗戶跟窗簾之間有隻蟲子在撞來撞去,被牠的聲音影響無法安心入睡,於是起床開了燈,打開窗簾一看是隻黑色的蟲子,大概兩節食指大,我把窗簾一拉開像是解放了牠一般,牠開始在房間到處飛舞。為了晚上能睡得安穩,只好請牠上西天了。我出動了Julius和牠搏鬥了半天,就是無法準確地將牠一擊必殺,最後牠挨了我一棍落到床邊的縫縫裡,雖然還保有生命力但似乎也覺得疲憊了,不再飛出來。心想算了,就當作勝造七級浮屠吧!


--
圖文網頁版http://ichiro51247.wix.com/otherplaces#!day024/c3r4
粉絲頁 <<茄子>> https://www.facebook.com/kidofqieding
1
酒保
客棧之光
#4
文章: 1,876
性別: 男生
感謝: 609次/394篇
註冊日期: 2006-07-18
舊 回覆: 在水一方,ABC健行, Nepal - 2015-10-21, 09:14
好熟悉的一段路~ 不知那民宿老闆娘的小孩現在幾歲了~

當年送他很多77乳加~
Lolo CHEUNG
背包客
#5
文章: 15
性別: 女生
感謝: 0次/0篇
註冊日期: 2014-10-13
舊 回复: 在水一方,ABC健行, Nepal - 2015-10-21, 10:10
刚去玩尼泊尔,结果打开你的文一看,你的host就是我的host哇!!BJ~~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