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遊走天堂地獄間-獅子城León,尼加拉瓜

2 2003
entranced
#1
舊 2017-09-29, 18:35
這趟旅行事前計劃中最猶豫不決的,莫過於今天的火山滑板行程。對於一個懼高又畏速、人生充滿包袱的中年婦女來說,硬著頭皮花錢參加明知不會喜歡的危險活動,連我都分不清背後的因素,有幾分是忠於自己勇敢挑戰新鮮事物的原則,有幾分其實是深陷『必做名單』的泥淖。然而尼加拉瓜這個在台灣旅遊界偶爾還會被誤認為是美加邊界大瀑布的Z咖,能有這樣一個極度成功吸引無數尋求刺激的遊客按下滑鼠搜尋的景點,無論如何總要幫忙打卡支持一下。

距離下午兩點出團的時間還久,一早就被熱醒的我,難得有機會悠閒地坐在中庭,一邊啜飲女主人特地沖泡的香醇尼國咖啡、一邊滿足虛擬人生的想像,開著視訊和大西洋另一端的C認真討論起如何改建廚房、安裝熱水冷氣、加強保全、後院搭起BBQ的檯子、養幾隻Bombón el Perro...,「這棟有20個房間的大宅院如何?」等到C轉寄隨手在網路上搜尋到的房地產,我才驚覺我根本還沒踏出民宿的門檻,在大太陽底下好好審視León的真面目。

作為尼國數百年最重要的政治、商業和人文中心,León和同樣是瓜地馬拉的舊首都Antigua、或是鄰近的死對頭Granada相比,那萬獸之王的霸氣絲毫不遜色的佇立咆哮著,如果你願意運用一點想像的空間,忽視外顯衰老疲憊的臭皮囊;當然,這一切也很可能只是我的幻聽,尤其愈靠近主要的廣場,那威嚴的低吼聲逐漸清晰,且不合邏輯地動感!?是說,誰會在早上11點,神聖的大教堂旁,透過特別豎立起的大音響,播放重低音的夜店舞曲,慶祝聖母瑪麗亞的純潔和慈愛?

我踩著董茲董茲的步伐走進眼前這座中美洲最大的教堂。自從2011年被納入聯合國文化遺產後,尼國政府下定決心花大錢幫這位200多歲的老人家拉皮補脂,同時整頓美化周遭環境。可惜又汗顏的是,在那當時,我對León一無所知,所以毫無察覺迷你的中央公園其實已經是40萬美金的完成品,也視若無睹教堂正門面鷹架後彷彿還未乾的油漆,更迷失在意外樸實簡約的偌大教堂內,完全不知Ruben Dario是誰(沒關係,我知道妳也不認識他;他是尼國最有名的詩人,也是推動現代西文文學之父),自然錯過觀光客必訪的紀念墓碑;唯一慶幸的是,平均一天250名的遊客很顯然都在參觀別的景點,我才有辦法隔空側聽到一對情侶詢問上教堂屋頂的樓梯。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2016355

我厚著臉皮緊跟在後,一來有免費的行動翻譯機,避免往上比的手勢被誤解為想與主和天國做進一步的接觸;二來在這個被嚴正警告不要拿出手機的國度,假裝有同伴是難得可以捕捉片刻光景的機會。只是尼國人也許太過習慣獨特沒有地址,純靠距離主要地標幾條巷弄的系統,把明明很簡單的地理方位,描述得迷宮般錯綜複雜。我們三人汗流浹背繞遍大教堂外圍,才終於找到這個幾乎有緣人才看得見的哈比人入口。

不確定是我5秒鐘的記憶力作祟,google十幾遍的網路圖片還是忘得一乾二淨;又或是潛意識裡,我刻意避開提前暴雷的掃興,因為不可能在見識過教堂屋頂的那片雪白後,可以不留下極深刻的印象。我興奮地赤腳遊走在剛粉撲過的水泥地,腦海卻浮現出相隔數個海域外的小島-Santorini,愛琴海上最浪漫的夢幻國度,竟然漂浮在尼加拉瓜一片低矮的紅瓦鐵皮城市中央!

佇立在宛如天堂的教堂屋頂居高臨下,不僅可以俯視芸芸眾生,更可眺望遠方隨時可能變成地獄的活火山群,包括大名鼎鼎的火山滑沙發源地Cerro Negro,在距離和烏雲的美化掩蔽下,偽裝成兒歌裡尋常人家後院的山坡;至少我是這樣催眠自己,一路上聽聞的恐怖意外僅是加油添醋後的個案,網路上的影片和圖像或多或少角度偏差比例失真;直到抵達山腳下,對於領隊往旁邊一指的黝黑龐然大物,我仍卡在面對死亡的第一階段:否認。

「那個?」「是的。」「從那邊滑下來?」「是的。」「一路到底?」

難得仍保有專業熱情的年輕領隊大概不是第一次帶到想臨陣脫逃的軟腳蝦,他回以夾雜同情無奈嘲笑的微笑,在我還沒來得及跺腳大喊「我不依」之前,帶領整隊前往簡陋的辦公室簽切結書,並在記錄本上留下資料。

後來才知道,至今滑火山的最老紀錄保持人是95多歲的荷蘭阿公,但在偷瞄到同團另一名來自Barbados的女性在年紀欄裡填上42時,我就已暗自決定無論如何要堅持到底,最起碼她沒倒下前我不能投降。多虧有她莫名其妙當上我的精神領袖,在接下來近一小時裡,我才能頑固地扛著笨重的滑木板,力抗四面八方襲擊而來的強風,步履維艱爬上碎石遍佈的陡峭上坡。

如果說這座黑暗邪惡勢力光是遠看便讓人口乾舌燥、心跳加速,近距離的親密接觸更是只有雙腿發軟尿褲子的無限驚恐。我霎時領悟上山容易下山難的哲理,就算過往那些騎在小電冰箱、床墊、門板、腳踏車、或是如今規格化的滑木板的前輩們,有些頭流著鮮血、手腳斷成三截,一次又一次地示範著從眼前這個沒有最陡,只有更陡的滑坡起點,下山全程也不過是一眨眼的瞬間。

站在空曠的山頂上發抖著穿上黃綠色的防護衣和手套,在那當下,我還沒察覺自己的幸運,直到領隊看著我們6人,不可置信地說:「今天真是不尋常的安靜。」他指著前方左右兩條隱約成形的軌道,形容平日如趕牛上運輸帶的忙碌節奏,才消化的完數十甚至上百的敢死隊伍。

雖然無須匆促上陣,但當前方兩人(包含我的精神領袖)非常英勇地急速消失在捲起的沙塵暴中,後方三名法國男生要站著滑殿後,我無處可躲地坐上那塊突然看起來陽春又可笑的木板,手拉著乾枯纖細的繩索,像是雲霄飛車緩緩爬升到最高的位置,我想和往常一樣避著眼睛,牢牢抓緊扶桿,盡情放聲尖叫,任由物理力學甩擺;可惜我不信任自己,也不信任屁股下的木板,更不信任和滑嫩的白雪相差甚遠的小碎石。在幾番感覺快要失速飛離滑板,那許久不見的恐懼,真真切切包圍孤立著我,「我真的好害怕...媽媽!」(這時還好沒有理智斷線,記得不張開大口吃沙喊救命)

當然,這些我後來都不會承認,就好比一路卡沙倒頭栽的法國男生聽到我發窘嘲笑自己打破最慢的紀錄,他毫無虛假辯駁的意圖,直接安慰我說:「沒關係,妳不用告訴別人真實的情況。」

所以我滑到還可以坐在原地六神無主地絕望低啜,甚至中途站起來整裝的故事,就當作是個鄉野傳說吧。

【iNFO】

Leon大教堂,真正驚人的是教堂屋頂,入口在教堂外一個小門,一定要有耐心繞到後面找到上去,門票3美金或是C84。

接下來就是鼎鼎有名的Volcano Boarding。前一晚到達Leon住宿時已經7點,很臨時地請民宿主人幫我預約隔天的行程,有上午8點或下午2點,累到爆的我當然選下午,結果很可能是正確幸運的選擇,因為整個火山只有我們一團6人,完全不用擔心後面有人排隊的壓力,可以慢慢滑 (如果你想/能夠慢慢滑的話) 。

Volcano Boarding坐著絕對比站著好,危險程度也很高,不管穿多少防備,速度太快時的確難以控制。記得再恐怖嘴巴也不要張開尖叫,因為到山底很可能滿口黑沙有苦說不清。很難說這是不是死前一定要做的事,但是如果你是什麼都想嘗試看看的,就不要有遺憾吧。

我是參加Tierra Tour,一人30美金。導遊相當細心教導滑火山的技巧和安全事項,雖然因為種種理由每人只能滑一次(網路上有看到其他人滑兩次),推薦這家。

http://www.tierratour.com/tours/36.html



完整圖文請點這裡
有空來我的FB說聲Hi吧!劉老三
此篇文章於 2017-09-30 07:20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2
2003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