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背包客走入敘利亞難民孤兒院

26 25 39089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
舊 2017-03-25, 15:06
一趟沒有行程表的旅行中,在約旦誤打誤撞加入了志工團體。

在進入敘利亞孤兒院之前,資深的志工跟我說明裡面的情況,她說:裡面的孤兒都是跟媽媽住在一起。

裡面的孤兒都是跟媽媽住在一起。
裡面的孤兒都是跟媽媽住在一起。

有發現這句話的邏輯衝突嗎? 當下我的靈魂有出竅兩秒鐘,因為大腦處理語言的細胞無法解讀這句話。



當地志工接著跟我解釋(把我的靈魂拉回來),在阿拉伯的穆斯林社會中,婦女在家庭的功能跟地位都比較不重要,婦女理所當然地不用工作,受到男性撫養。而當丈夫過世,婦女不會像台灣的單親媽媽一肩挑起重擔,反而跟自己的孩子一起接受家族男性的撫養、如果沒有家族男性,那政府跟志工也要幫助。

用個譬喻,失去父親在他們的社會中,可能不是失去雙親中的一半,而是失去70%,甚至更多,因此社會才認為失去父親後就近乎是孤兒。





一個旅途中的背包客,在裡面做什麼? 勞力、賣藝跟違反交通規則

幫忙發放物資,拍攝照片,開車接送志工(當然是非法開的),還有用陪伴帶給孩子溫暖,看到外國人他們還是很高興的,為此我還突然學會了的摺汽球跟摺紙。

當我鼓起勇氣跟英國來的志工說能不能加入時( hostel隔壁床而認識 ),覺得他有點期待的問我學什麼的? 我可以想像在這種時刻,最急迫的是一些能真槍實彈上場的技能,像是醫藥專業、阿拉伯文、農業土木等等。但我只能不好意思地說MBA,救人如救火時,這項文憑有如打高空的廢紙一樣。

為了提升個人價值(志工也是要有競爭力的),我用極短的時間惡補用氣球折貴賓狗,以及色紙摺船、摺愛心、摺小球。





在難民孤兒院中是什麼感覺? 三十歲的男人卻難承受十歲孩子的情緒

這是一個充滿各種情緒的空間,而小孩會把情緒直接寫在臉上,我看到不同表情在孩子的臉上不斷變化,就像下面這張圖,有人在哭泣,有人在恍神,有孩子的眼神中透露出驚恐。

不只是孤兒,還是戰爭中逃到異國的孤兒,他們的十歲,比我經歷過的三十年還激烈,我有夠成熟在心靈上幫助他們嗎?





敘利亞戰爭孤兒很貧苦,每件禮物都是最好的一份力量? (這樣的想法過於簡單了)

看下面這張圖,拿了禮物的孩子展現三張甜美的笑容,單憑這個照片瞬間,我們會不會想像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 『去當志工,發禮物,在我的陪伴下,孩子從驚恐中恢復了笑容,彼此帶著滿滿的愛回家』。



剛說了,不同的表情在孩子的臉上不斷變化,就在這些張笑容之前,只有一個孩子一進門就在笑,彷彿一看到志工,就想到過去與未來支持。

其中一個孩子,在這個笑容之前不久正在哭泣,怎麼哄都沒效,但拿到了禮物就破涕為笑。或許這孩子根本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一回事,差別只在手中一時擁有的禮物,我們的關懷目前對這個孩子沒有太多的意義。

而還有一個孩子,其實不久前表情正露著一點慾望跟心機,每次志工來都是如法炮製,終於禮物到手了,於是露出滿意的笑容。請問這個一樣甜美笑容,美滿嗎?





只會摺氣球的志工,竟然質疑提供獎學金的善人

一位大姊有點粗糙的撒出自己帶的禮物,她是我昨天從機場接回來的一位女強人(自發帶來很多物資),幾乎全部的院童都在爭搶跟討好,隨著受到萬眾矚目,漸漸眼中散發著被擁戴的喜悅。

只要她一說謝謝,小孩就會搶著說Shukraān (阿拉伯文的謝謝),本來預設答對問題有禮物的橋段,結果變成逗弄九官鳥似的連發,例如30秒內連續喊10次謝謝,然後小孩回答,答對的人有禮物。但因為這種玩法全部人都在答,沒有秩序,所以也只是一起上前爭拿禮物而已。

場面十分難看,但我在旁邊也只是疑惑,畢竟她帶了那多物資來,真的是有善心,也許只是不會控制場面,又一時高興迷失而已(我就是鄉愿)。但接下來的事,讓我毫無疑惑的厭惡了。



在眾多小孩爭奪時,有一些小朋友卻默默的在旁邊吃剛發的巧克力,他們說只要有志工來,大家都會搶東西,他們比較瘦小,每次都很害怕躲在旁邊。

結果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大姊開始全場奔跑,穿過瘦小的孩子們坐著的地毯,用爽臉享受的大孩子們的追逐,享受造成的騷動,於是瘦小孩子們的身體,跟他們手中珍惜的巧克力,就突然被一群大孩子們撞倒,並踩在腳底下。我站起來像拔蘿蔔,把瘦小孩子一個個拔起來。



因為這一幕,我放棄了一開始的懷疑跟鄉愿,那一刻我認定大姊帶來的是破壞。但我這個想法在 一個小時後大翻盤,甚至夾雜自責。

過一個小時,禮物發放結束後,女強人大姊把其中一個男孩子拉到一邊,這個孩子很得她的心,大姊說要負擔他到大學畢業的學費。

我心想,我是個屁呀,就算剛剛她行為很差勁(仍要註明,她的原點可能沒有惡意),但是她提供了學費,是實實在在的幫助。而我,充其量一個 『氣球填充手』,只是因為沒做差勁的事,就覺得能在心中質疑她,但我的實質貢獻也遠遠不如她呀。

我想起前幾天遇到的慈濟(我進入的是約旦志工團體,但巧遇慈濟的醫療團),有時候我們在鍵盤後面很正義,去質疑一個善行中有哪些重大瑕疵(也許是真的),但畢竟這個善行貨真價實的提供了幫助,而鍵盤後面沒有。



回到孤兒院現場,這位大姊很差勁又如何?難到要跟那個小男孩說:『剛剛提供獎學金的阿姨,滿差勁的,我們要拒絕她,然後希望你會找到下一筆獎學金吧,掰~掰~』。對善行的潔癖,不會是小男孩現在需要的。

此時此刻,對錯善惡的界線模糊了,我拿著相機拍下一系列 ''善行'' 的照片,我也想幫孤兒們討好她,不管實際上如何,也許這些照片會給孩子帶來更多份獎學金。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915180



捐助者的力量是很大的,我是說破壞力。

來自富足社會的捐助者,挾著相對誘人的資源,走進一群不知道明天在哪裡的孤兒寡母中,就像上位者那麼有影響力,一但無法正確的發放手中的愛心,誘使孩子只能用搶奪、示弱、欺瞞來取得物品(捐者沒惡意,但這是人性)。你想想,這些孩子可能是以後敘利亞復國的未來,難道就因為一些物資壞了他們的種子嗎? 從小教育開始崩壞嗎?





這不是志工心得,這篇仍然是一篇旅遊分享

雖然我寫的義憤填膺,但得承認我不是因為很多愛心才來當志工(只有一般人水準),旅行到中東地區,當然最吸引人的就是敘利亞跟穆斯林的議題,志工就是深入這個問題的機會,而旅行中這類的因緣際會,往往就觸發自己心裡未探索過的一面。

旅行時藉由各國的差異,尋找外在感官的刺激與新鮮,歐洲人到亞洲看廟、亞洲人去歐洲看教堂、台灣人到約旦看沙漠,中東人到北歐看雪。

外在感官找差異,旅行時的內心也是,沒戰爭的就來感受戰爭,也來感受穆斯林。







閱讀更多相關:
背包客 找尋敘利亞難民家
背包客 走入敘利亞難民孤兒院
此篇文章於 2017-04-02 09:13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原因: 增加圖片、改錯字、改通順
感謝 18
39089 次查看
travelwithwinny 的頭像
travelwithwinny travelwithwinny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Australia
#2
舊 2017-03-26, 19:19
謝謝你這篇文章讓我認真地思考...
感謝 1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3
舊 2017-03-27, 10:28
引用:
作者: travelwithwinny (原文章)
謝謝你這篇文章讓我認真地思考...
謝謝 Winny
妳真是發文豐富,同時也用心閱讀的人
張阿賓 的頭像
張阿賓
#4
舊 2017-03-28, 17:20
感受很深,我以前遇過一個巴基斯坦的難民,聽她邊講邊哭以前的情況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5
舊 2017-03-29, 08:21
引用:
作者: 張阿賓 (原文章)
感受很深,我以前遇過一個巴基斯坦的難民,聽她邊講邊哭以前的情況
還好不懂阿拉伯文,要靠翻譯,不然更哭死。
(其實我好想聽懂)
ytpong 的頭像
ytpong ytpong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6
舊 2017-03-31, 22:47
感謝作者的分享,這應該是很多旅人去到一些發展度較低國家時所遇到的衝擊
事實上光有善心可能不夠,還要有適當的方法來幫助對方,才能對受助者產生正面的影響
但學會反思是一件很正面的事,也希望作者可以從中學到更多善與美
duncanwong
#7
舊 2017-04-02, 10:08
前陣子看了一些國內媒體在敘利亞所做的報導,當下心裡真的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感...
很想飛到當地貢獻自己的專長, 可是想想自己的專長似乎在當地也派不上甚麼用場(苦笑~)
只能默默在心中祈禱, 希望這一切的不幸趕快遠離, 讓當地人的生活早日步上軌道...
bogi1104 的頭像
bogi1104
#8
舊 2017-04-02, 11:20
最後一張照片的女孩
長的好像我一個朋友的小孩
不過她是 澳洲跟菲律賓的混血

感謝你的分享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9
舊 2017-04-02, 13:24
引用:
作者: duncanwong (原文章)
前陣子看了一些國內媒體在敘利亞所做的報導,當下心裡真的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感...
很想飛到當地貢獻自己的專長, 可是想想自己的專長似乎在當地也派不上甚麼用場(苦笑~)
只能默默在心中祈禱, 希望這一切的不幸趕快遠離, 讓當地人的生活早日步上軌道...
真的,但感覺遙遙無期,整個政府系統都瓦解了。
要回復,似乎是幾十年為單位的事情。
h4015 的頭像
h4015
#10
舊 2017-04-02, 17:05
我住在歐洲
看過無數個難民逃命到歐洲來,就為了有個安全的生活的地方
問題來了,他們真的很需要幫助,但...這些難民到底是哪些國家的責任?
如果分個5萬人到台灣,台灣人願意接納嗎?日本願意嗎?
吃,喝,住,都要張羅,還有未來幾十年的融合問題
這就歐洲目前普遍的問題,文化,語言,信仰..大大的不盡相同
更何況現在怕只要萬分之1有個恐怖分子藏在其中,那社會的安定受到很大的衝擊
這就是大部分歐盟(尤其東歐)不願接納這些
相反的,跟他們有更多類似種族文化的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
這些有錢的國家卻不願伸出援手,讓我們外人看起來非常心寒
每每電視播報這些新聞,市集爆炸,幾十人喪命,替它們感到難過
但有解嗎? 捐錢就成了普世大眾唯一能做的一件事
也希望他們的內戰能快點結束,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感謝 2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1
舊 2017-04-02, 18:26
引用:
作者: ytpong (原文章)
感謝作者的分享,這應該是很多旅人去到一些發展度較低國家時所遇到的衝擊
事實上光有善心可能不夠,還要有適當的方法來幫助對方,才能對受助者產生正面的影響
但學會反思是一件很正面的事,也希望作者可以從中學到更多善與美
像你說的,我體驗到善心只是一個開端,只是給出自己想給的
進一步,要從對方的需求思考,最後是有智慧跟能力執行
感謝 1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2
舊 2017-04-02, 18:34
引用:
作者: duncanwong (原文章)
前陣子看了一些國內媒體在敘利亞所做的報導,當下心裡真的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感...
很想飛到當地貢獻自己的專長, 可是想想自己的專長似乎在當地也派不上甚麼用場(苦笑~)
只能默默在心中祈禱, 希望這一切的不幸趕快遠離, 讓當地人的生活早日步上軌道...

想相信你還是派得上用場的

我有幾天是在幫忙難民營裡的事情,他們人員不穩定,常常是學生來補

光是你有工作經驗、善於理事的話,就可以幫忙他們建立很多SOP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3
舊 2017-04-02, 18:36
引用:
作者: bogi1104 (原文章)
最後一張照片的女孩
長的好像我一個朋友的小孩
不過她是 澳洲跟菲律賓的混血

感謝你的分享

這裡也是歐亞交界附近,基因比較多元,也許這個小女孩也是混血兒,才這麼可愛
背包Ken 的頭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4
舊 2017-04-02, 18:45
引用:
作者: h4015 (原文章)
我住在歐洲
看過無數個難民逃命到歐洲來,就為了有個安全的生活的地方
問題來了,他們真的很需要幫助,但...這些難民到底是哪些國家的責任?
如果分個5萬人到台灣,台灣人願意接納嗎?日本願意嗎?
吃,喝,住,都要張羅,還有未來幾十年的融合問題
這就歐洲目前普遍的問題,文化,語言,信仰..大大的不盡相同
更何況現在怕只要萬分之1有個恐怖分子藏在其中,那社會的安定受到很大的衝擊
這就是大部分歐盟(尤其東歐)不願接納這些
相反的,跟他們有更多類似種族文化的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
這些有錢的國家卻不願伸出援手,讓我們外人看起來非常心寒
每每電視播報這些新聞,市集爆炸,幾十人喪命,替它們感到難過
但有解嗎? 捐錢就成了普世大眾唯一能做的一件事
也希望他們的內戰能快點結束,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的確很無言,我們世界目前的政府與社會系統,在這個問題上是無解。

你提到萬分之一恐怖份子,讓我想到難民營的事情。

在約旦的敘利亞難民營有5個區,數字越後面的(也就是我去的第5區),就是最危險的。
因為號碼越大,就代表越晚逃出來,混雜ISIS的機率越高,難民營的偵防也還沒有摸清楚這群人。

光是一個難民營就如此,更不用說社會了。
感謝 1
h4015 的頭像
h4015
#15
舊 2017-04-02, 21:26
另一個問題來了,有部分的人(難民)
當他們了得到了難民庇護,下一步就要求要跟歐洲當地國家人民一樣
要有獨立的住處,廚房,浴室,還有給他們全家人生活津貼
我在德國遇到一個難民,他已成為正式難民身分,德國政府要租公寓給他們
醫療健保,水,電全都要包,再加上他與他太太加上3個小孩一個月要給大約5萬台幣生活費
其實這對很多當地人來說是很不公平的,畢竟每個在當地打拼生活的人,都要交很高的稅
然而難民如果沒有一技之長,沒人會用他們,更別說語言的藩籬了
也就如此,從去年中後敘利亞的難民減少很多,因為都卡在土耳其
然而接力過來的是一船加一船非洲難民,那人之多想起來非常嚇人,新聞報的一離開非洲海岸即立即發訊號求救,大家不就因為聽到有這等福利,拚了命也要去德國,至與會部會喪生於地中海,對他們來說已不重要
抱歉離版主的開版主題已離題了,只是想到這難民的問題,想到就很可怕
還有,不可以稱他們為難民,要叫他們為遷移者,因為他們認為被成為難民是歧視他們
此篇文章於 2017-04-07 15:08 被 h4015 編輯。
感謝 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