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交換生成背包女子,花五個月又七天獨自走了半個中國

311 186 104564
chouchien
#1
舊 2011-08-02, 23:36
是這樣的

大概是看完龍應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情緒激動,心緒難平,總覺得自己該到書中故事場景地方走一回,隨便填寫申請表,選學校的志願表,就依地點新鮮度依序排列,代表老爸簽個字,沒抱太多期待。一直以來,只對感興趣的課,作業和考試認真些;不想上的課就隨便應付了事,考試就單選題全寫B、多選題總是ABCDE,問答題就寫篇今天日記(偶爾可以得到披卷老師的回應或是勉勵的話喔)。對反正自己交代的過去就好,沒必要為成績汲汲營營,高中三年只求畢業,大學阿,作品分數很主觀, 學到什麼自己心知肚明, 以這二位數字來斷定對自我的價值實在太愚昧,就這樣,成績單一直都不是太好看,考大學是個意外但非僥倖,能申請的上交換生算我走運。

大連理工大學,心中關鍵詞是:東北、雪、冷、爽,猜大概能過著台灣沒有的雪地生活,體驗寒冷刺骨的零下氣候,一切太完美了。雖然學校不承認大陸學分,無所謂,反正我是抱著悲壯情懷要去體會書中場景。爸媽那,我費盡唇舌把這交換生事講的天花亂墜,而那對天才夫妻深深認為我是被詐騙集團騙,偷偷打到學校確認是否有此事才肯相信,這行徑真的非常白痴,你女兒都能投票了,我說的話竟然還不信。(雖然確實有自動的省略了一些事情,一切都基於孝道阿)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台灣—大連

出發前,懷抱著滿滿抱負和理想,一定會好好學習,七月課程結束再去旅行一個月,實在完美。剛到的時候,怕生活太無聊就選了六、七幾門課,要讓生活非常充實,連幫我辦理學校事務的老師都誇我認真 。一周後,體驗了兩堂課,天氣冷出門上課,有點煎熬,再去找了老師退掉了一半,剩三門主修課。

又認真的上了兩週課,漸漸融入了學校生活,生活上了軌道就會想如何翻車。 北京、大連直線距離不遠(當時還對地理位置分布不太有概念),搭個火車睡一晚就到了,偶爾翹個課出去旅行,老師大概能諒解,去個五天北京應該可以!出發就對了,後來自行延長成九天,同時衝動買了去長沙的機票(買機票依照對國高中學的中國歷史、地理殘存印象的關鍵詞,湖南:曾國藩和湘軍,那應該不錯,買)

在大連和我相依為命的另外兩個台灣人,一個是台科研三的學長和台大大五的也算學長,他倆如果有搭訕到妹,有飯局,偶爾會很有義氣的問我要不要去,讓我跟屁。但我之後一直往外跑,就幾乎沒機會碰頭,他們也都比我早回去,我只能在這裡祝你們當兵順利阿!Have fun!退伍後再見!


毛主席矗立在校園中

大連理工大學


大連—北京—大連

吞了安眠藥,醒來就北京。買張地圖,四處亂走,每次都堅信自己的絕對方向感,但出錯率大概50%,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切隨性。要去看長城,不知道怎麼搭車,看到覺得應該是它就跳上去,轉了三次車,到了一個偏僻的鄉村,不知道到幾百環了,看了一下地圖,驚然發現我已經要出北京了,趕快回頭。

在回去的某段公車上,有個讓我感到莫名親切的阿公,跟前面女孩借了手機,我猜是打給他孩子,說:「我快到了,快來接我!」大包小包,有點驚慌的背影,像是第一次來。這畫面,腦中瞬間浮現這廣告(蔡鶯妹—母親的勇氣),莫名鼻酸(可能是來到北京如此有文化的地方,讓我突然變得非常感性,當時應該去旁邊葬點花)。北京景點,簡單來說就是花錢觀人山和人海。

地鐵很有趣,每天的尖峰時刻就像台北捷運跨年當晚擁擠癱瘓的景象,每個出口都必須用擠的才下的去,我在那繞了三圈,坐在一旁吃肉夾饃看人潮,吃飽後,決定還是不要去跨年好了。公車也堵,下車走還比較快。

北京回來,耳鳴到快聽不見,攤死在床上好幾天,發炎持續蔓延,看到藥隨便抓了就吃,當起周醫師,這個沒效吃那個,吃了一堆藥,完全沒有好轉跡象,我真沒當醫生的天分。耳鳴如鬼哀號, 搞得很焦慮,不了解醫療體系,跑到附近大醫院,拖著病重反複在診療室和繳費櫃台走,在這,任何事都必須先繳錢才能進行,醫生一付就是要賺你錢的樣子,感覺不太好,護士又用他媽的土法煉鋼的方式幫我通耳,很不舒服且一點效果也沒有,花了台幣兩千多,換了兩罐點滴,拿著它到有點破舊的社區醫院。

到那重複一次掛號,讓醫生開單,繳費程序,領取注射工具,才能打到點滴。生病時候特別想家,在台灣,生病就拿健保卡,花個兩百塊就能了事,到大醫院,也沒有那麼多重複的手續,當下覺得全民健保真美好。躺在擁擠的診療室,忍著淚水,當下領悟到「沒人幫的了你,你只能靠自己」。


第一次搭臥舖火車

北京

沙塵暴迎接

穿梭在胡同中



大連—長沙—南昌—廬山—景德鎮—婺源—黃山—千島湖—杭州—海寧—大連

又過了四天,耳鳴沒好,但周醫師估計死不了,就去了長沙,這一去就又一個月。我還是有點羞恥心,一路上背著厚厚一本Dreamweaver的書,想說路上時不時就來做點作業,以免大陸師長對台灣人留下不好印象,那書就這樣隨我上了廬山、黃山,坐了艘船到了西湖,觀了錢塘潮,始終沒被我打開過,也不捨擱下,就這樣靜靜的躺在包裡成負重訓練工具。

從杭州回到大連,被江南文人氣息熏陶一圈後,神清氣爽,覺得自己真的該好好學習了,奮發讀書,期許能完成一門課。隔幾天早上,起個大早,還買了杯咖啡,充滿幹勁的上課去,老師疑惑的看著我問:「你是我們班的學生嗎?」我:「是,只是前幾週有事情無法出席。」問問同學目前上課的進度,隨便畫個草圖,和老師鬼話連篇亂扯一番設計理念,講完,倒頭就睡,享受美好的上課睡覺時光,飄飄然,似乎回到高中時光。在高中,從一進到教室把晨考考卷 墊好在桌上,然後就睡死到中午, 隱約記得老師走到身旁,不知道是夢還是真實,我只記得抬頭對他微笑,倒頭繼續睡,這回憶真美好,大學就都直接翹了,哪還有機會趴在桌上睡。這也成為我這學期最後一堂。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514886

研三的學長,完全沒課,天天找妹吃飯,大五的學長,只有堂英文課,但心情不好,必須翹,心情太好,也必須翹,出席率不高,自費到外頭學唱歌,兩個非常悠閒,不遠千里,四處找美女,也不停鼓勵吹我不要去上課,上課太累。 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聽從了他們的建議, 之後就沒去上過課了。


湖南長沙_天心閣

湖南長沙_嶽鹿書院

江西南昌_滕王閣


江西廬山_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最好的攝影位子就會被擺上小販張椅子,實在煞風景

江西婺源_理坑



我的小導遊_余康

江西婺源_月亮彎



安徽黃山


黃山日出,都是人

浙江千島湖

浙江杭州_絲綢博物館

杭州海寧_鹽埕




大連—七台河—佳木斯—哈爾濱

宅了幾天,過了幾天無聊的日子,整天聽韓國室友和她中國男友吵同樣的事情,真想拿過她的手機跟她男友說:「你先幫她提升漢語能力再跟她吵好嗎?不然每次都說那幾句,我聽到都煩了。」

在想著要去哪的時,一個在北京認識的朋友來電,先去公安局辦了延簽,買張車票,搭了兩個晚上的車,到了七台河。七台河四周都是煤礦山,暴發戶很多,在朋友家混吃混喝,學包北方粽、做了台式炒飯予以回報。被朋友媽媽念了一頓,她說:一個女生太危險,隨時會變成壓寨夫人(這詞是爬貢嘎的隊友教的,就是被抓去山裡當小老婆,幸運的話可以當大老婆喔!),再舉了幾個在黃土高原窯洞中發生的可怕故事,我知道她是為我好,但我始終相信人性本善,無法預料的事情,就交給上天吧。

之後就在黑龍江四處晃,台胞証在加簽,一路上沒有證件,旅社不給住宿。還好哈爾濱青旅被我的悲情攻勢說服,跟他說證件兩天就會寄到,中間又出了些狀況,最後,是隔了十多天我才拿到證件,體會到證件的重要性。青旅裡有兩個台灣人,一個是上個月才到這做前台,每天都在等帥哥客人進門;另一個,是個中年色老頭,來作生意的,抽煙總是翹著小指,整天開黃腔, 見人就講他的嫖妓史,是個十分空虛的老頭。就因為等台胞証,比記畫中的多待了一周多,偶爾去松花江畔跑步,散步到對岸,街頭四處游走,看筆記猜測那是哪個風格或主義的建築。

在青旅認識了,以色列71歲老先生,在中國因為語言關係,旅行不是很順利,(一直以來會主動搭訕的類型是老人、小孩、動物,和這三者在一起可以很自在,他們不會用社會價值評斷你,沒有利益關係,和他們身上散發的純粹。)我能幫的的上的就幫,幫他找旅遊資訊,他用Google earth跟我分享他的旅行經歷,他是個以色列退些軍人(我把算了一下,二次大戰末期出生,當軍人時應該是以色列獨立初期,應該經歷過不少激烈戰爭,真酷阿),退休後就獨自四處旅遊,休息兩年,旅遊一年(出境超過三個月國家就會暫時停止給付退休金,休息的兩年待在以色列存旅費),除了伊斯蘭國家拿不到簽證外,大概全世界都走遍了,google earth轉阿轉,一年從非洲北走到南,走遍南美洲,還在那學了西班牙文,已經環遊世界好幾週了,我不時會問他,那些我們一般認知很危險的地方會不會危險。他總是很激動的回答:No, it’s not dangerous. 他說以色列人都狠獨立,很年輕就會四處去旅行,男生女生都一樣(大概徵兵制有影響,男生當兵三年,女生當兵兩年)他網頁是希伯來文,我中文,用著破英語就這樣溝通。最佩服他的是:他很勇於學習新的事物,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我們相差五十歲,一樣用著電腦,說著破英文。他經過無敵多的波折,現在終於到蒙古了。

某天下午,在要走回房間的長廊上,一個身上掛著奧運金牌的小男孩衝了過來說:toilet! toilet!,我帶了他去到廁所,他叮嚀我要在外頭等他,不停出聲音試探我還在不在外頭,非常可愛。(我們大概都只能用比手畫腳來溝通,他英文只會一點點點,中文會:謝謝和我是法國人,法文我聽不懂)

這法國人家,總共有有六人,爸、媽、16歲的大女兒、11歲的二女兒、5歲的兒子、四個月的小女兒。二女兒,過來問我有沒有紙或畫筆, 她和弟弟要用以前人留在青旅的油畫顏料畫畫,我拿來幾張A4紙給她,用報紙捲起來給她當畫筆。我看他們畫的很起興,過去問能不能讓我也試試,女孩很驚訝的問:我真的願意要跟他們一起玩嗎?兩個這麼可愛的小孩,怎麼能錯過,女孩跟我解釋:他們畫的是French design,是法國小孩常玩得畫畫,可以訓練想像力。邊畫邊聊, 這法國人家計畫一年在歐亞大陸旅遊,從法國出發,中南東歐,印度,泰國,然後在泰國待了三個月,因為媽媽在泰國生產了最小的那個妹妹,生產完沒幾天,就又繼續旅行,媽媽非常的勇猛!之後去了越南,就到了中國,哈爾濱是他們在中國的最後一站,之後從綏芬河到俄羅斯去。11歲的小女孩非常懂事,弟弟把東西整個亂搞,衣服弄髒,都是她收拾、清洗。英文也說得很好,如果無法溝通的話,google translate(法文—中文)就派上用場了!

卡通動畫永遠不分國籍和年紀,也是騙小孩的最佳工具,我們三個就看了一整個下午, 小男孩很愛撒嬌,他哭著說他年紀太小不願意一個人坐,就做在我腿上,心情好就會轉過來親你臉頰一下,我樂翻了。法國人對於情感表達不會相中國人扭扭捏捏,或許就是這樣他們比較浪漫吧。從馬達加斯加到龍貓,他們早就都看過好幾次,雖然沒法文發音且是中文字幕,那兩個孩子還是可以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台灣色老頭過來說一些瘋言瘋語(當時就說:法國人都很愛搞亂輪之類的無聊話) 法國小弟當然不知道色老頭講什麼,但影響到他看卡通了。他帥氣的按了暫停,先比了『噓』,在揮手意思要他走開!色老頭摸摸鼻子,喃喃自語:「你這個死兔崽子,給老子記住。」

這種全家長途的旅行,在台灣社會很少看到,很少家長能放下自己的事業和孩子的學業就出來周遊列國,和法國小孩接觸一天半下來,感覺他們很獨立,比同齡小孩懂事多了,他們爸媽也很放心讓他們嘗試任何事情,不會限制不能怎樣又怎樣,不是放任,而是讓他們自由發展,這跟我們的生活很不一樣。


黑龍江七台河_當地女孩,一起跳上拖拉機,好心農民拉我們一段路

黑龍江哈爾濱


法國小姊弟

寄筆記本回家,有寄到喔!滿滿的郵戳!

哈爾濱_虎林園



長春—滿洲里—海拉爾—阿爾山—白城—大連

離開哈爾濱,直奔,滿洲里,風很大,太陽也很大,隱約可以感受到紫外線非常強烈,招牌滿滿的都是俄文,路上也充斥著來購物的俄國人。走了八九公里到「國門」,是個大門,台灣不曾看過的邊境,出國不用搭飛機,有些震撼。但因為當時非觀光旺季,呼倫貝爾草原四周的小城市幾乎看不到遊客,每個旅社櫃台都會用氣音問:那你一個女生要住喔。我只能很不爽的點頭,心裡OS:不然你是在我後面有跟著鬼喔!

之前看完《狼圖騰》對草原充滿了期待,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會隱約出現幾個白色蒙古包,四處有帥氣的牧民騎著駿馬放牧,偶爾狼還會出沒其中。不知道是我去錯草原,還是怎樣,我在呼倫貝爾草原幾乎沒看到有牧民騎著馬,大多就在一旁看著牲畜或開著拖拉機,蒙古包也不多了,很多都是搭給遊客住的。當時不想花錢去旅遊景點,反正 隨便亂晃都是草原阿,其中一天,在草原的公路上走了二十多公里,沒有地圖,全憑絕對方向感,完全看不到盡頭,不斷看到海市蜃樓的景象,很酷。之後到了空城般的阿爾山,都已經四月底了,晚上氣溫只有2度,冷到睡不著。這一路,搭了不少黑車,在黑車和客運上看到許多豪放的母親,孩子肚子餓,不管周邊有多少人,衣服掀起就餵,附近的人都沒什麼反應,只有我看得目瞪口呆,可能我從來沒喝過母奶,也不知道母奶怎麼餵的,只是覺得這些母親真偉大!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514886

晃晃晃,又晃回大連。

回到大連,把全部東西翻出來洗好,再塞回去,待了兩晚,和大工的朋友吃了頓販,他們問:什麼時候還要出去?我:明天中午,重慶。



內蒙古阿爾山_路上只有我一個行人



我最愛的東北菜_蘸醬菜,健康又好吃!尤其婆婆丁

吉林白城_亂搭了輛黑車,就到這了

吉林白城_四處亂走,累了,就找棵樹乘涼




大連—重慶—成都—峨嵋山-川藏-昆明-大理-大連

重慶是個山城,高高低低的坡,隨便走一段路便滿身大汗。

悶熱的天氣,走起來很沒勁,很緩慢的從重慶到了成都,晃到峨眉山,原本很緩慢的移動就在兩度遭受他媽的跋扈野猴攻擊後不停的趕路,因為驚嚇過度,一路上把所有認識的神都請出來,不停的在心中飆髒話希望野猴不要靠近。在人煙稀少的深山,遇見野猴惡霸們,瞬間變成小癟三,被如嬰兒般的黑色小手搶走我的武器,三四隻同時往身上撲,幹,那天晚上一個人住在破舊的山腰小廟,小姐還叮嚀我小心猴子會進來,睡覺都不停出現這畫面,驚嚇到失眠,隔天路上看到人就問有沒有猴子,繃緊神經快速爬到山頂,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我以後絕對不要去有猴子的山了。

在這趟出發前,看四川在地形圖有一大塊是褐色,而台灣地形圖上只有兩塊鼻屎大小的褐色,到四川當然不能錯過褐色區塊,但不敢冒然行事,聽了朋友的建議上網找徒步團,看了更興奮了,去年我一個人帶了一顆柳丁就冒然的去登Hallett Peak,爬得又累又餓,海拔也不過三千九,台灣怎麼爬也爬不到四千,但徒步團隨便一個都有到海拔四千多的地方,四千多的空氣應該十分美好。挑了一個體力能負荷的就參加了。

貢嘎山西南坡,地理位置就在四川褐色那塊,想一想,真有點荒謬,從來沒想過交換生的日子,會要穿上登山鞋跑到山裡去。一車隊友,大多都雙雙對對,或結伴,感覺都有備而來,而我行程、地名幾乎都不太清楚,完全是亂入,一心就只想著:吸四千的美好空氣、吸四千美好空氣。四千多的山上,要很努力的吸空氣,很美好但不容易,山真的很美,必須親自走過才能體會。難得不用自己走,就跟著大夥兒一起行動,不用想要住哪、下一餐吃什麼、下一站要去哪,反正跟著走就對,每個人都非常親切,教了我不少辭彙,例如:他們說我到大陸「打醬油」。塞車時,學玩一個叫「炒地皮」的撲克遊戲,我原本以為就是大老二,但完全不同,大叔解釋的我也聽不太懂,圍觀的藏族大叔們完全看不下去,笑我是傻子,我果真沒有玩遊戲的天賦阿,塞了七、八個鐘頭,我啥遊戲都不會,只能觀察四周的人,藏民的機車旁的兩個小簍子裡頭有小豬、小羊、還有小雞,實在是太神奇了。

在成都修整了幾天,在朝著雲南的方向晃去,到大理的火車, 完全進入夢中,隱約聽到很多聲「起來了」,以為是夢中情節的媽在叫我起床,不以為意,繼續睡,後來出現個很低沉的男人聲說「還不下車阿!」突然驚醒,靠腰,全車都沒人了,趕快急忙跑下車,原來是夢一場阿。大理氣候十分宜人,很舒服,每天,天一亮就帶著客棧養的拉不拉多犬去繞古城,路上買個早餐,我一口她一口,偶爾等她和其他狗兒追殺,回到客棧,我看書,她就會鑽到椅子下面或是趴在一旁,有條狗相伴的感覺很好,就這樣愜意的結束這趟旅程。 我之後一定要養條狗。




藏族孩子,很有禮貌的會和來車敬禮

馬幫


子梅埡口4450m_彩虹

貢嘎寺_貢嘎主峰若隱若現

觀光客和藏族孩童,很諷刺吧

川藏線,像走在天堂




大連—大連—大連—石家庄—清河—濟南—青島—煙台—大連

回到大連,學校這學期課程已經結束。大連宜人的天氣,平均大概都二十多度,我當了二十三天的宅女,活動範圍僅限於學校附近,每天出門兩趟覓食,順便找個大樹下,拖了鞋,翹個腳,看書。打包行李、整理心情。

一趟小旅行,河北、山東,沒有行程、沒有計畫,七月氣候非常悶熱,青島榨啤很好喝,山東買的饅頭和眷村賣的口味一模一樣,1949年遷徙來臺的老兵逐漸凋零,但他們老家的味道已在台灣深根。

夠了,厭倦了一個人四處亂晃的日子,徹底累了,流浪五個多月,想回家了。一個人走,很自由,沒顧慮,沒牽掛,吃飯可以不用講話;一個人走,很累, 沒人分享喜悅,沒人舒發的情緒,好與壞只能獨自承受,長期處於精神緊繃狀態,在徹底崩潰邊緣載浮載沉。想找個人伴,但這個人可遇不可求,與其呆等,先走再說,自然會遇見。

五個月又七天,《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內的場景地名,早已模糊,唯一記得「長春圍城」曾經帶著悲壯情懷到長春,想感受到書中的「長春圍城」當時的壯烈慘況,時過境遷阿,幾乎感受不到歷史痕跡,長春現在是個汽車城了。

從來沒有想過要當個背包客,也不知道什麼是背包客,我就背個包出門,不小心就越走越遠,越走越久,不清鬆,路上有太多意外、太多樂趣、太多故事讓人捨不得停下腳步。 一個背包,走著,很多事情在路上就會慢慢自然學會。

剛開始會擔心那個擔心這個,東西都還有點講究,帶上自己習慣使用的保養品、盥洗用具、吃覺得安全的食物、喝瓶裝水、排好行程、訂好旅社再出發,確定好一切,減低意外的發生。而現在,就一張車票、一張中國地圖、踩著賣魚人穿的鞋(有個長春大叔說我那雙鞋在長春是賣魚的穿的)就出門,下一站去哪,到汽車站決定,看哪個地名順眼就去那,晚上住就隨便找個地方住(拿台胞証非常麻煩,小旅館大多拒絕接待。)肚子餓了就看路邊有什麼就買什麼,不餓就好,拉肚子就當做定期性的體內環保,水果不洗也可,不會死就好,只帶簡單盥洗用具,常常走著走著就不知不覺就變成狼狽不堪的流浪漢了。

從小就常被長輩說:「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或「不要忘記你是女生」,這樣一路走來才發現,台灣社會非常保守,重男輕女、男尊女卑,女生就必須依著固定模式,不然就會遭受怪異眼光,這些觀念早深根蒂固於我們生活,習以為常而毫無察覺。從小就會被灌輸「好」女生形象就是要怎樣怎樣,要淑女、要有氣質、要文靜、走路要走直,很多規矩。我媽也在這領域很努力,但我從小叛逆,八歲開始學書法,最初用意是希望能讓我文靜些,但常常練一練就練到把「王」寫到額頭去,偶爾畫個小鬍子或麻子臉,媽媽對不起,要我作違背我性格的事,我真做不來。台灣女性同胞要解放阿。

形象對我來說如浮雲,翹著腳,不愛梳頭,不愛只有裝飾性的東西,一切方便就好,從不會為了迎合人去勉強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討厭虛偽。

和學校生活脫節了五個月又七天,還沒回去,就可以嗅出某種壓力排山倒水而來。盧梭名言:「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中。」

LET’S ROCK!剩下四個月又二十七天,二〇一二即將到來,心中深處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想說但不敢說的話,快去做吧!不管世界有沒有毀滅,事情成功或失敗,at least we’ve tried!

走吧。 人生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大連—香港—台灣—?

五個月又七天前,有個無助孩子,望著抽象的未來,大喊:『幹,你到底是他媽的三小。』在這渾沌的社會中,隨著社會價值觀載浮載沉,不快樂。

跑吧,對過去不必的眷戀。人生宛如流星,華麗而短暫,只有挑戰才是永恆。很多挫折,很多挑戰,沒有事情是不可能。跌倒了,站在路邊,像孩童般無理取鬧的哭泣,大街上空無一人,很快就意識到,這條路只有自己,哭不但無濟於事且太廢體力,趕緊眼淚擦乾,繼續前進。未知的變數,令人著迷。

旅行中,找個安靜的角落,閱讀,走累了,就在閱讀中繼續旅行,多享受。享受生活,享受人生。

第五個月又六天的夜晚,索性找個草皮躺下,翹著腳,望著依舊透徹的同一片星空,紀念這些日子。

第五個月又七天,太陽依舊升起,睜開眼,我很快樂。背包上肩,又是嶄新的一天。下一站是哪裡?




第一次發文,請多多指教
my blog: blog.sina.com.cn/chouchienwen
此篇文章於 2012-08-24 00:54 被 chouchien 編輯。
感謝 146
104564 次查看
尋夢像撲火
#2
舊 2011-08-03, 22:48
很好的文章很好的女孩
感謝 2
novem9th
#3
舊 2011-08-04, 14:33
寫得真棒,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
感謝 2
小眼睛先生 的頭像
小眼睛先生
#4
舊 2011-08-04, 14:39
引用:
作者: novem9th (原文章)
寫得真棒,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
我也是!

悠悠晃晃,言散情長。

小眼睛先生
感謝 1
chris_s
#5
舊 2011-08-04, 15:09
很生動的旅遊記 ~~

這句話太貼切了...
一個人走,很自由,沒顧慮,沒牽掛,吃飯可以不用講話;一個人走,很累, 沒人分享喜悅,沒人舒發的情緒,好與壞只能獨自承受,長期處於精神緊繃狀態,在徹底崩潰邊緣載浮載沉。想找個人伴,但這個人可遇不可求,與其呆等,先走再說,自然會遇見。

每次出去如果要找伴, 都要配合彼此的時間, 很麻煩. 而1個人走是自由的很但些許的寂寞..
感謝 1
李青
#6
舊 2011-08-04, 15:47
cool !
i like it
感謝 1
0925038 的頭像
0925038
#7
舊 2011-08-04, 16:16
典型年輕人的fu
典型20歲的style
不免讓我想起了最近剛看完的簡媜所寫的頑童小番茄
現在的小番茄...年紀與你相仿
當然你絕對不是那粒小番茄囉
感謝 1
chiuyi0405
#8
舊 2011-08-04, 16:47
非常棒的文章!
希望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能有相同的心境,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感謝 1
oxox
#9
舊 2011-08-04, 19:10
大陆很好玩吧。。。我们也想去台湾啊。。。。
感謝 1
shangheng shangheng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10
舊 2011-08-04, 19:54
這篇文章,又燃起我出走流浪的熱情!
感謝 1
idadai
#11
舊 2011-08-04, 20:13
非常讚喔,期待自已也能像版主一樣精彩
感謝 1
fufuvery38
#12
舊 2011-08-04, 20:17
看的出來你很用心的發文呢
文筆很不錯,很直接,一點都不模糊
照片都好美啊~~你有學攝影嗎??
我覺得你的性格好,挺不做作的ya!!
"形象對我來說如浮雲"-→我笑了,但是我會翹腳也會梳頭喔~~
感謝 1
helga 的頭像
helga
#13
舊 2011-08-04, 20:54
哈哈 我在雲南的時候
也發現這裡的孩子 會跟來車敬禮
剛開始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
看到第二次才確定 我沒眼花
事隔八年
現在孩子們 看到來車 還是敬禮
真是太妙了
感謝 1
tycho
#14
舊 2011-08-04, 22:40
这——就是种生活态度!
感謝 1
june1224
#15
舊 2011-08-04, 23:11
寫的挺悠閒的。其實路途中也會遇到很多麻煩事吧。
這就是旅行。
享受的是過程。
結果只是浮華。
感謝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