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伊朗十六天遊記

36 25 29244
redskyhk redskyhk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1
舊 2017-01-27, 11:45
2016伊朗十六天遊記

前言:
聽到「伊朗」這個的國家,很多人(尤其是香港人)會認定這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那裡正在打仗的!」「那裡有IS的!」「伊朗是邪惡軸心國呀!」「沒有人會去那些國家吧!」,但是另一方面,在網上討論區,會看到一些曾經到過伊朗的「勇士」,都說伊朗是一個很值得遊覽的地方,這是何等的矛盾。

準備工作:
2016年初,我開始籌備我的伊朗之旅,要深入了解一個地方的風土人情,當然是別跟旅行團,自己去吧。什麼時侯去最適合?伊朗位於北半球,7至8月的夏天有攝氏三十多度,這時的氣候比較乾燥,日夜溫差大概有5至10度左右,而12至1月的冬天雖然溫度不會太低(攝氏零度左右),但仍是會下雪的;而雨季就是每年的年初。我選擇了9月尾至10月頭去,因為這可以避開最熱及雨季的日子。

若是自由行的話,4個人去當然是最好不過,乘搭的士每位不用付出太多,叫餐又可以吃多一點款式。除了我和另一半之外,現在還要多找兩位旅伴,那麼唯有看看有沒有朋友一起去,可惜,我的圈子內,只找到一個有興趣的(其他的朋友可能都認為我們去伊朗是傻的?還是不想和我們一起去旅行?),但是基於一些原因,最後他還是不能去。我亦到了一些網上討論區留言找旅伴,不要擔心以為新認識的朋友在旅程上很難合得來,有時候新認識的朋友,雙方也沒有太多要求,反而會比較易滿足;相反地,就算相識多年的朋友一起去旅行,亦未見得大家都一定開心滿足,多一個人,就多一份照應,始終去的地方是一個不熟悉的國度。最後很幸運地,找到兩位網友。

機票上有多種選擇,香港沒有直航到伊朗,可以轉機的地方有杜拜、吉隆坡、北京、廣州、莫斯科等,最快捷的方式就是經杜拜,因為在杜拜只需要停留約兩三小時,其他如北京就要等第二天,而莫斯科機程又太長了;至於行程方面,我們選擇“不走回頭路”,從南部城市設拉子進入伊朗,最後經首都德黑蘭回家。

我和太太持有香港特區護照,需要申請簽證,在網上有一個網誌介紹一個最方便而又很大機會取得30天簽證的方法,在8月時我們照著辦,果然很順利地取得30天的簽證。方法就是簽證類型揀選“Entry Visa”,而原因填上“Sightseeing”就可以,2016年的簽證收費是港幣600元,伊朗駐港領事館網頁為http://en.hongkong.mfa.ir/,毋須親身交表,但須注意收表時間,如果選擇落地簽證,落機後便要花一小時去辦理。另外要注意的是,如果之前曾經去過以色列的話,護照上會有以色列海關的蓋章,基於政治因素伊朗領事館會因此而不發簽證的。

簽證所需要的文件:
1. 填妥的visa application form (form no. 101-2004)(於領事館網頁下載)
2. 護照正本(會被領事館收下,隨後貼上簽證)
3. 護照副本(如果沒有,領事館會收多港幣3元作影印費)
4. 照片一張
5. 入數紙

參考過網上介紹、旅行社的行程、Lonely Planet 及其他書籍後,我們決定了具體的行程,事實上,安排行程上最大的問題就是城市之間火車的班次及景點的開放時間。在伊朗,火車的班次並不是很頻密,有一個非官方的網頁http://www.iranrail.net/(是一個奧地利人運作的),可以查看火車的班次及代購火車票,而除了火車外,亦有不少人選擇乘搭旅遊巴士;在安排景點方面要留意,有些景點及商舖在星期五會關門的。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81600

在出發前,要注意攜帶的衣物是否符合當地的法例。在公眾場所男女士們都不可穿著短褲;女士更要披上頭巾(Hijab),衫袖要長過手肘,不論是伊朗人民或是遊客,都一律需要遵守這個衣著法例。

這就是我們的路線:


遊記:
9月23日 第零天,從元朗去伊朗
放工後,我與太太回家提取行李再去機場,另外兩位旅伴,將會在杜拜機場與我倆會合。在香港機場的阿聯酋航空櫃檯,地勤問我們去伊朗是旅行抑或工作?有做簽證嗎?第一次去伊朗嗎?我的信念不其然有一刻動搖,我們今次去伊朗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那一刻,我開始有少許“淆底”。之後,另一位地勤問我們:你們懂得如何在杜拜轉機嗎?心想,自己之前到過杜拜機場,轉機應該不是太難吧?但我們也都想聽一聽他怎樣說。原來真是有難度的,因為在杜拜機場落機的地方是3號大樓,下一班機上機的地方是2號大樓,而3號大樓去2號大樓竟然需要25分鐘車程!我們到了3號大樓,還要問當地工作人員,才找到來往大樓的穿梭巴士站。

到了杜拜機場2號大樓,就要找找我們的旅伴了,我倆與他們兩位之前是不認識的,我們自從在網上論壇結識後,就一直以whatsapp溝通,最後竟然可以成團出發,很不可思議吧!一位是在香港工作的香港人,他先到杜拜一遊再到候機閘口與大家會合;另外一位是在日內瓦工作的香港人,她從日內瓦飛過來杜拜與大家會合。四個人初次會面,為這個伊朗之旅揭開序幕!

9月24日 第一天
由杜拜出發,經過一個半小時的機程,就到了伊朗的設拉子(Shiraz)國際機場(機場代碼:SYZ),伊朗比香港慢4.5小時,沒錯!世界上有一些地方的時差並非是整數的,還有例如印度、緬甸、北韓等。一落機,機場工作人員就提醒所有女遊客戴頭巾。入境過程尚算順利,我還看見不少中國人入境,似乎是來工作的,有關員以英文問我:中國、香港和台灣有什麼分別?我都是照實回答;一年前我到過一個非洲地方,當地人都有問同樣的問題,似乎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都未能弄清這三個地方的關係。

讓我再給大家多一些關於伊朗的資料。波斯是伊朗的古稱,人民種族大部份是波斯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曾經誤會了以為伊朗人是阿拉伯人,其實並不是的。宗教方面,現時大部份伊朗人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

入境後取回行李,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換錢,伊朗的貨幣是Rial,主要可以用美元或歐元兌換過來,在2016年,一美元大概可以兌換到35,000 Rials,而一百萬Rials大約等於港幣240元。這個機場很小,環顧整個機場以乎只有一間找換店,沒有選擇吧!我們先用300美元換了一些Rial(整個旅程中,我們換了五次錢,我們發現匯率最低的就是這個設拉子機場,一美元只兌34,000 Rials ),換錢過後,當然是離開機場找地鐵站去酒店吧!步出機場,立刻有一些司機主動過來找生意,的士或私家車司機都有,在伊朗這個地方,私家車載客是合法的嗎?當然,我找的是地鐵,因為地鐵應該會比較化算,而我在進行資料搜集時,看到的設拉子地圖是有地鐵的。誰不知…原來這裡是沒有地鐵的!地圖上的標示是錯的!圖標只是巴士站!原來來往機場及市區的地鐵還在興建中,已經投入運作的設拉子地鐵暫時只有一小段,最後,唯有乘的士吧!由機場去到我們第一晚的旅館Sasan Hotel,約十公里路,司機開價25,000 Tomans(即250,000 Rials,約港幣60元),無論是的士或私家車,都是先議價後上車的,我們上了這架的士,亦同時上了當,因為之後我們發現這程車實在是很貴。

Toman又是什麼?Toman是伊朗民間較常用的單位,Toman相對於Rial只是少一個0,例如1,000 Tomans即是等於10,000Rials,原來在當地無論買東西、小吃等,絕大部份是以Toman計算,但餐廳及景點的入場費大多是以Rial作計算,所以如果想避免混淆,付錢時可以問清楚是計Toman還是Rial。無論如何,請放心,伊朗人並非要用此技倆來騙你消費,這只是他們的生活模式。

到了Sasan Hotel,放底行李後,已經是下午二時,我們立刻出外找餐廳吃午餐再去第一個景點。我們離開旅館,走過一兩個街口,就找到一間餐廳,我們四人吃了一頓頗豐富的午餐,花了670,840 Rials,即是平均每人用不到港幣40元。

伊朗人的膳食是怎樣的呢?普遍來說有烤雞串、烤牛串、烤羊串、烤魚塊串等(當然是沒有豬的),當地人叫這些菜式做kabab;主要糧食是白米飯或伊朗式的烤餅(naan),白米飯上面有時會加上藏紅花的顏色和石榴(pomegranate)顆粒作調味,個別城市亦有自己特式的菜式。



午餐後,隨即乘搭的士到距離旅館3公里車程的第一個景點—Eram Garden / Bagh-e Eram / Garden of Paradise(UNESCO),Eram Garden 是一個建於十九世紀的花園,是一個典型的波斯花園,現時是設拉子大學(前稱巴列維大學)的植物研究所。波斯花園的特點是一所三至四層(其中有一層建於地底下)的大宅建於整個花園的中間,大宅前面有一個噴水池,噴水池前面或四面有一條長長而擁有多個小噴泉的水道。



目前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波斯花園一共有九個。分別是:

Ancient Garden of Pasargadae (Shiraz)
Eram Garden (Shiraz)
Chehel Sotun Garden (Isfahan)
Fin Garden (Kashan)
Abas Abad Garden (Behshahr)
Shahzadeh Garden (Mahan)
Dolat Abad Garden (Yazd)
Pahlavanpur Garden (Mehriz)
Akbariyeh Garden (Birjand)

還有東西要注意的,就是景點開放時間。如果你有興趣來伊朗,在搜集資料的時候你會發現,網上和書籍包括Google,Lonely Planet等等,所列出的景點開放時間很多時是不一致的,以這個Eram Garden為例,Google說是早上八時至下午六時;Lonely Planet 說冬季至下午五時,夏季至下午七時;到了現場,售票亭說是下午六時半(可能是指售票時間或最後入場時間),最準確當然是現場售票亭的時間或景點官方網頁,但是又並非所有景點都有官方網頁,就算有,你亦要再將波斯文用Google翻譯過來,之後能否看得明又是一回事。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還是盡可能早一點到達景點參觀吧。

Eram Garden
門票:200,000 Rials
開放時間:每日上午八時至日落前

現時伊朗絕大部分景點的門票都有分遊客價及當地人價,一般來說遊客價比當地人價高出八至十倍,所以每當你買票時,職員會問你一句“Where’re you from?”你以一臉東方人的面孔回答“I’m an Iranian.”售票職員不會是傻的吧。此篇遊記列出的全部是遊客價,而Lonely Planet 2012版所列出的可能是舊價或是當地人價。

之後我們乘搭的士到達六公里外的另一個景點Quran Gate,這是城北的一座大拱門,這裡的市民一般認為,如果要遠行時穿過這道拱門離開就會得到祝福。



接近黃昏的時間,我們走到附近的Shiraz Hotel的閣樓露天茶座,面對著設拉子市的全景,一邊享受大大杯的奶昔,一邊欣賞日落,很是爽皮,將之前為了準備旅程的擔心和煩惱忘記得一乾二淨。四杯奶昔510,000 Rials(約港幣30元一杯)。



日落後,我們搭了1.4公里路程的士(70,000 Rials,我們都覺得這一程太貴了。)到 Tomb of Hafez / Aramgah-e Hafez,哈菲茲是伊朗一個十分有名的抒情詩人,當然他的作品我們一篇也沒有看過,我們只當這裡是一個遊覽景點。墓地是一個花園,花園中間有一個亭子,亭子中間就是哈菲茲的棺墓,晚上我們來到這裡,仍看見不少當地人民及外地遊客,可見很多人對這位已經長眠詩人的敬意。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81600


Tomb of Hafez
門票:200,000 Rials
開放時間:每日上午七時半至下午十時半(夏天)每日上午八時至下午九時半(冬天)關門前三十分鐘停止售票

之後我們返回下午用膳的餐廳吃晚飯,從Tomb of Hafez 返回到Sasan Hotel附近的餐廳用花了100,000 Rials,晚餐花了650,000 Rials。

晚飯後步行返回Sasan Hotel,這間旅館是一間兩星的普通西式旅館,沒有任何特色,房間看起來尚算整潔,有wi-fi,唯獨是洗澡的水壓不太足夠,雙人房每晚約盛惠49.5美元,單人房每晚34.5美元,在這個伊朗之旅,我們所有住的地方都是在香港預先以電郵聯絡好旅館留位的,來到旅館住畢退房時才付錢,但是如果大家喜歡來到伊朗才找酒店的話,請盡量避免在旺季來這裡,因為旅館在旺季很易爆滿,這裡的旅遊高峰期正是中國國慶假期,亦即是10月上旬。

9月25日 第二天
早餐過後,我們乘了60,000 Rials兩公里的士到Pink Mosque / Nasir ol Molk Mosque,這個清真寺外表很平凡,地方亦不是很大,但是這應該是伊朗最美麗的清真寺之一,這個寺內的照明,是靠著穿過彩色玻璃窗而進入室內的太陽光,而這些彩色的光線與波斯地毯的花紋水乳交融,再加上牆壁上不同顏色的圖案,令到整個寺內都充滿了繽紛的色彩,這個清真寺最美麗的時間就是清早剛剛開門的時候,因為那個時候的光線是以斜角度照進室內的,而且那時遊客不是太多,對拍照十分有利,所以,請務必安排上午第一個景點就要來這裡。




Pink Mosque
門票:150,000 Rials
開放時間:每天七時半或八時直至日落

離開Pink Mosque,我們步行了半公里路來到Qavam House / Narenjestan-e Ghavam,這是一個屬於近代的花園大宅,相比於Eram Garden,雖然這個Qavam House 細小很多,但是建築風格及四周風景絕對不比Eram Garden 遜色,尤其是牆身及屋頂精巧細緻的圖畫及雕花,充滿著大宅的每一個角落。







Qavam House
門票:200,000 Rials
開放時間:每天八時直至日落

之後我們再步行到下一景點Vakil Bazaar,沿途經過一些製造及售賣伊朗烤餅的店舖,我們買了一片來吃,一片約60 x 20 厘米的烤餅,賣5,000 Rials(約港幣一元),另外有一間烤餅店看到我們是遊客,竟然送了一大片給我們!就是這樣,我們四個人分了這兩片烤餅,吃完都已經飽了,午餐費用也省掉。正當我們感覺良好之際,突然發現行錯路了!我們行了相反方向!我們唯有乘的士去Vakil Bazaar吧。



我如何得知行錯方向呢?其實整個旅程我們都是倚賴Offline Map apps 的,這類apps對背包客是一個不可缺少的東西,只要出發前在有wi-fi的地方下載好地圖,到了目的地後,配合手機的GPS,要找一個景點已經是沒有難度,因為GPS是不用數據的,所以你唯一要擔心的,就是手機電量的問題。網上有不少Offline Map apps,要留意的是有些apps對於一些國家的地圖不夠詳細,所以最好在出發前,看看哪一個apps對於要到的國家的地圖放到最大時,仍然很仔細地顯示所有街道及景點位置,我常用的是maps.me。

話說回來,在伊朗的傳統市集,販賣的東西主要有香料、波斯地毯、乾果、銅器、衫褲鞋襪日用品等等,伊朗有五樣產品聞名於世,其中三樣就是藏紅花、波斯地毯及開心果,這三樣東西都可以在伊朗傳統市集找到,餘下兩樣就是石油及魚子醬。Vakil Bazaar是設拉子一個傳統的市集(巴扎),分開南北兩面,以一條馬路將兩面分隔開,北面賣的主要是日用品,而南面賣的東西則較有當地特色,如果時間不夠,可以集中只看南面的市集。整個市集不算太大,約一個小時就可以遊畢。







行過幾個街口,來到一個城堡Citadel of Karim / Arg Karimkhani,城堡興建於十八世紀,我們在城堡的售票亭前望進入面,內部是一個花園大宅,是當時贊德王朝國王Karim Khan的住所,而外觀就是一座很大的城堡,如果大家來到伊朗會安排參觀波斯花園的話,我覺得這個花園與其他的波斯花園有點相似,所以我們沒有付費進入城堡,我認為不入城堡也不是損失,只是觀看城堡宏偉的外表,就已經很足夠。



我們圍繞城堡走了一圈,城堡傍邊有一條街,售賣伊朗水果糖卷,這種糖卷小食在伊朗很常見,製作時將果汁製成軟糖,再將軟糖壓成平面並捲起來,吃的時候撕下自己想吃的份量,味道方面有石榴味、奇異果味及疑似山楂味等,是頗酸的;另外有一間店舖賣雪糕,這間賣雪糕的店舖似乎很有名,不少當地人及遊客也排隊購買,我們當然沒有錯過,一杯售30,000 Rials。



之後我們返回旅館休息一會,傍晚乘搭70,000 Rials的士到燈王之墓Shah Cheragh,這是一個約八世紀一位伊斯蘭什葉派教長的兒子之墓,墓地於十四世紀改為朝聖的地方,由於這是一個較大型的清真寺,進入清真寺範圍內,女士們包括遊客都需要披上chador遮蓋全身,一般的清真寺都有chador免費借用。這一類型的清真寺分開幾部分,室外廣場和室內,而室內則是男女分開的,室內有放置了棺墓的地方和敬拜的地方,有兩個入口進入室內,分別是給男士及女士用的,內部也有圍板將男女分開,各自仍可經過棺墓及敬拜的地方,進入室內時所有人必須脫下鞋子,入口有膠袋供給進入的人盛載鞋子。基本上大部分清真寺都是不收入場費,寺內可見的地方都可供人拍照的。Shah Cheragh 的開放時間不明,但入夜後這裡仍是燈火通明的。





夜晚我們來到一間伊朗傳統餐廳Sharzeh Restaurant吃晚飯,據說這是一間在設拉子頗有名的餐廳,Lonely Planet也有介紹,所以當日下午我們經過附近的時候就走過來訂位,晚上來到這裡,看見有不少外國遊客,相信他們都是慕名而來,餐廳內有一隊男子音樂組合,表演伊朗傳統樂器和唱著當地傳統的歌曲,這裡的食物不錯,特別是羊架,直得一試。我們這頓豐富的四人晚餐,共花了1,960,000 Rials。



晚上返回Sasan Hotel。


9月26日 第三天
這天我們跟隨一位導遊,他的名字叫Farid,我們乘車去設拉子東北60公里外的一個古代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UNESCO)的遺址。通常去參觀歷史遺跡的話,最好有一位導遊講解,否則就不如不參觀,事實上我們早就在出發前已於互聯網上找導遊,找到一間名叫Iranstravel的公司,讓他們帶我們遊波斯波利斯及第二日去亞茲德。

這個古城建於公元前五百幾年,是波斯帝國國王接待別國使臣,及接受別國朝拜及獻上貢品的地方,於公元前三百幾年被亞歷山大大帝報復焚城,這個遺址於197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波斯波利斯遺址
門票:200,000 Rials
開放時間:每天八時直至日落

於附近的餐廳吃過午飯後,我們準備去下一個在12公里外的波斯皇帝陵墓Naqsh-e Rajab及Naqsh-e Rustam,但是導遊說,因為Naqsh-e Rajab的規模很細小,加上入面的遺跡都可以在Naqsh-e Rustam可以找到,所以不建議我們浪費入場費進入Naqsh-e Rajab,不如直接過去Naqsh-e Rustam。

Naqsh-e Rustam葬了波斯帝國四個皇帝,他們是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於公元前五百幾至四百幾年間在位的大流士一世(Darius I)、薛西斯一世(Xerxes II)、阿尔塔薛西斯一世(Artaxerxes I)及大流士二世(Darius II),四副棺木的位置位於百多米懸崖的中間,遊客基本上都是不能進入陵墓,只可以從地面觀看。



懸崖旁邊有一個應該是拜火教的祭壇,都是不能內進的,拜火教又稱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在中國稱為袄教,是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



Naqsh-e Rustam
門票:大約是150,000 Rials
開放時間:每天八時直至日落

導遊傍晚載我們返回旅館,我們找旅館的職員要他推薦一間餐廳給我們吃晚餐,他介紹了一間名叫Kateh Mas的傳統餐廳,但是他說這間餐廳經常滿座的,需要預先訂座,而幸好他替我們打電話到那裡時又可以成功訂位。

去吃晚飯之前,導遊的公司約好我們有職員過來Sasan Hotel收取旅費,第一日遊波斯波利斯及附近的行程四人包車包導遊共65美元,第二日經帕薩爾加德(Pasargadae)及阿巴爾古(Abarkooh)去亞茲德(Yazd)共165美元,總共是230美元(不包景點入場費)。

Kateh Mas傳統餐廳距離旅館有一公里多的路程,位於Lotfali Khan Zand Street 及Pirozi Street的交界,餐廳的裝潢極之富有異國色彩,與昨晚用膳的傳統餐廳一樣,有一隊男子音樂組合唱歌彈奏樂器,但最特別的是,餐廳經理竟然容許我們的女遊客不用戴頭巾,他說這個場地他就是話事人,這樣,對不習慣戴著頭巾吃飯的女士們實在是大解脫!食物方面也不錯,較特別的菜色有tah-chin(米餅),四人總消費是1,060,000 Rials,如果與昨晚的Sharzeh Restaurant比較,我會覺得Kateh Mas還要再好一點,絕對是值得推介的。



身在設拉子的第三天,發現這裡的氣候都頗為乾燥,晚上我們在旅館附近買了一瓶蜜糖(100,000 Rials),用來沖蜜糖水喝;而在整個伊朗十六天的旅程,我們幾乎每天都到果汁舖買果汁、奶昔等,來滋潤一番,在伊朗,可能因為氣候乾燥的關係,果汁舖是不難找到的,每杯果汁大約等於港幣10元。

晚上返回Sasan Hotel,開始收拾行李,準備明早離開設拉子了。

9月27日 第四天
一大清早,準備離開房間之前,竟然發現有一隻疑似大強的生物,伏於浴室假天花的燈槽裡,其實一直都擔心,因為浴室內有一個直徑約十厘米沒有蓋的通風口,不知何時何刻會有生物從這裡走出來,幸好,當發現大強時已經準備退房。

吃過早餐,昨日與我們一起的導遊到了旅館,我們開始向亞茲德(Yazd)出發。第一站途經的地方是帕薩爾加德Pasargadae(UNESCO),這裡亦曾經是古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國首都之一,比大流士一世時期計劃以波斯波利斯為首都再要早一點。

居魯士二世(Cyrus the Great)的陵墓,遺體已經不存在


中午時間到了一個小城鎮阿巴爾古(Abarkooh),導遊帶我們到一間餐廳吃午飯,這間餐廳更加富有傳統特色,這裡是沒有椅子,吃東西時大家都是坐在地上或一張鐵架床上,而上面會蓋上一張十分華麗的波斯地毯,其後發現伊朗有不少傳統餐廳都是這樣的。



飯後,導遊帶我們去參觀一棵25米高的松柏樹,這棵樹的特別之處是,它可能是全世界最老的松柏樹,經過科學家研究,這棵樹已經有超過4000年的壽命,甚至有歷史學家估計它是聖經裡面挪亞的兒子雅弗所栽種的,因為樹的四周有欄杆保護著,我們不可以觸摸到樹身,而旁邊有一所café就可以讓我們輕鬆一下(沒有wi-fi的)。



Cypress tree
門票:200,000 Rials

離開這棵松柏後,我們乘車過幾個街口,去看一個荒廢了的冰庫(Ab anbar / Ice house),傳統的伊朗冰庫分開兩部份,一部份是在地面上有一個中空圓椎形、約有十米高的結構;另一部份是在結構下面地底的地方有一個幾米深的貯水空間,冰塊可以在這裡貯存好幾個月,這個在Abarkooh的冰庫已經沒有人看管,不用入場費。



由於Abarkooh只是一個十分細小的村鎮,景點數量極少,無論Google Map或maps.me,都沒有這個鎮的街道資料,又沒有旅館,所以在這個小鎮留宿絕對有難度。

於傍晚六時半,我們到了亞茲德,導遊Farid的任務完成了,在這兩天,尤其是在古波斯的歷史遺跡上,Farid也講解得很仔細及詳盡,說到當時有什麼國家帶什麼貢品來朝見波斯國王時更能即時對應牆上的浮雕畫,令人特別深刻,整體來說他是稱職的,當然我們都有給了小費作打賞吧。

原本我們早前安排好這兩晚住在Silk Road Hotel,這間旅館的位置在Jame Mosque of Yazd附近,雙人房每晚60美元,單人房每晚40美元,但是當我們登記入住時,旅館管理員竟然說這裡已經爆滿了!他說他已經安排好我們可以入住轉角的Ali Baba Traditional Hotel,這間旅館都是屬於Silk Road Hotel擁有的,兩所旅館同屬於傳統波斯大宅的設計,而Ali Baba Traditional Hotel雙人房的價錢再要便宜點,只是45美元,聽聞這所Silk Road Hotel,是不時會出現這種沒有房間供應的情況。

於Ali Baba Traditional Hotel放低行李後,我們就到最接近這裡的景點—亞茲德聚禮清真寺(亞茲德星期五清真寺 / Jame Mosque of Yazd),這個清真寺於12世紀建成,直至現在仍在使用,它與旁邊的Seyed Rokn Addin Mausoleum組成亞茲德最著名的地標之一,亦同時出現在伊朗200Rials的紙幣上。當我們正想遊覽Seyed Rokn Addin Mausoleum的時候,發現它的圓頂正在修葺中,而每逢星期二這裡似乎只供婦女進入。

Jame Mosque of Yazd


之後我們步行過去阿米爾喬赫馬克建築群(Amir Chakhmagh),這是一個公眾廣場,廣場三邊的拱形壁龕都有橙色的燈照亮著,可惜我個人認為燈的光度不太足夠,如果再亮一點的話,應該會令建築群的層次感更鮮明、更具中東特色。



入夜後,我們回到Silk Road Hotel吃晚飯,其中叫了一款亞茲德地道的湯(āsh / soup),名叫shuli,是一道加了白甜菜頭(white beetroot)、芹菜及粉條的菜湯,味道頗適合我們東方人的口味,晚餐四人消費共880,000 Rials。



晚上住的Ali Baba Traditional Hotel,是一所由傳統伊朗大宅改建成的旅館,環境尚可,wi-fi不算太快,勉強可以接受,但用FB上載照片就十分龜速。在伊朗,政府是不容許國民使用FB和IG的,但國民自己會用一些VPN的apps,之後再上FB或IG就可以,而我們在這裡都是一樣。


9月28日 第五天
早上我們到附近一間旅行社ITTA訂車票,因為我們明天就會離開亞茲德到伊斯法罕,車費每位是250,000 Rials。另外,原本我們已經計劃在這天遊覽水利博物館、錢幣博物館、 傳統大宅Khan-e Lari及Dolat Abad Garden,但我們估計那些景點未必很有特色,而傳統大宅及花園等等我們都已經看過,所以,我們決定臨時更改行程,改為去亞茲德城外的三個地方,我們就是看到這間ITTA旅行社有這個一天的行程,包車及一個不太懂英文的導遊(司機?),收費四位共2,000,000 Rials。

第一個地方是距離亞茲德城西北方向大約四十公里的梅博德(Maybod)。我們參觀一座鴿子塔(Kabootar-khane Castle / Dovecote Tower / Pigeon House),塔內裡估計有數千個小單位,分佈在塔子的三個樓層,給鴿子居住。站在塔子的中央,會發現自己正被一件古老的藝術品包圍著,事實上,建造這類型的塔子都充滿著不少學問,要冬暖夏涼、防止蛇、鷹等進入就不在話下,力學方面還要計算當鴿子受驚而一同起飛時,塔子能否承受這個龐大的作用力。人們用這種方式飼養鴿子不是為了鴿子的肉,而是為了取得鴿糞,用來向農作物施肥,因為附近的農地早已不存在,這座鴿子塔亦已經掉空了。



Dovecote Tower
門票:50,000 Rials

過了幾個路口,有一座超過二千年歷史的城堡Narin Qal'eh / Narin Castle / Kouhandezh, 城堡雖然用泥來建造,但是到了二千幾年後的今天,依然保存得很好,我們沒有進去參觀,只是在外面遠眺及拍照。

又再過多幾個街口,去到一所由前身客棧變成的小市場(Maybod robat / Chapar Khaneh of Meybod / Robat Shah Abbasi Caravanserai),內裡的店舖都是售賣一些伊朗具有傳統文化的手工藝,例如有頸巾,及一種亞茲德的傳統手織地毯Zilu,相比於波斯地毯,Zilu比較簡約,所採用的物料是綿及麻,不及波斯地毯平滑,價錢方面亦較波斯地毯便宜,我買了一張約20吋乘40吋的小型Zilu作為留念,大約盛為港幣250元,另外還有一條350,000 Rials 的手織頭巾。



在這個小市場的對面街,發現有另一個荒廢了的冰庫,相比起在Abarkooh看到的冰庫,這個是收入場費的,那麼這個有什麼分別呢?既然一場來到這裡,我們就付上入場費進去看看,發現這個冰庫比Abarkooh所看到的較為大型,而且在這裡的冰庫,遊客可以向下走進冰庫的中心之內。

Maybod Ice House
門票:300,000 Rials

離開梅博德,司機帶我們去一個拜火教的神殿,這個神殿位於梅博德以東數十公里,一個荒山野嶺、寸土不生的山邊,因為神殿裡有一個石縫不斷有水滴出來,所以這個地方就叫做Chak Chak(波斯語的滴水聲),英語就是Drip Drip。

車子停在山腳位置,我們要用大概十五分鐘的時間徒步由山腳村落的入口走到山坡中間的神殿,中途會經過一些給遊客休息的地方,其間我們遇到幾個伊朗人正在野餐,他們帶來的食物有燒雞、烤餅、西瓜、茶及汽水等。他們十分友善,還邀請我們吃些東西,事實上,伊朗人很喜歡野餐及露營,在公園不難找到當地人民一家大小在草地上野餐,熱情及好客似乎已經是伊朗人的民族特徵之一吧。

很快上到Chak Chak了,有位售票員在廟宇前面的一道銅門入口收錢售票,廟宇內裡的面積不大,中間有一個花形的香爐座,這個與ICQ的標誌十分相似的12花瓣蓮花圖案,在波斯波利斯的遺址經常會看到,它在古代波斯及拜火教象徵著純潔,即是我們中國人所說的“出於污泥而不染”同一道理。



參觀完Chak Chak,原來司機除了給我們準備了飲用水之外,還帶了一個西瓜來,在烈日當空之下,了結一個大西瓜,暑氣瞬間全消。

Chak Chak
門票:50,000 Rials

再向東行廿多公里,到達一個歷史超過一千年的古城Kharanaq,因為安全問題,古城內已經沒有人居住,現時居民只是住在古城外圍,古城用上最原始的泥和草混合建成,城裡好像一個迷宮一樣,進城後要找回出路,都要爬上二三樓的位置弄清看方向,雖然不是太高,但都要十分小心,因為屋頂是高低不平的,一失足就會受傷,城內還有些野生的石榴樹,我們隨意摘了一兩顆來吃,味道都算清甜,只是略帶一點酸。由於古城沒有人員看管,參觀這裡是免費的。



亞茲德城外一天遊在此到作結,傍晚司機載我們返回亞茲德城。由於時間尚早,司機在城內的拜火教博物館停下讓我們參觀。這個博物館介紹了有關拜火教的歷史文化和風俗禮節,裡面還有一壇據說已經燃點了千多年的聖火。我們參觀了大約半小時,就叫司機推介一間亞茲德的傳統餐廳給我們,當然,我們也邀請了司機與我們共進晚餐。



Yazd Zoroastrian Fire Temple
開放時間:至下午六時半
門票:80,000 Rials

Khan-e-Dohad 是一所傳統的餐廳旅館,司機特別介紹了一道亞茲德傳統菜式—Dizi。Dizi是傳統伊朗炆羊肉,羊肉以鷹嘴豆和其他香料炆成,食法是首先將盅裡面的湯倒出來,在湯內放入碎乾薄餅將湯的精華吸收,用金屬臼將盅內的羊肉搗爛,羊肉和湯分開享用,羊肉就用烤餅夾起來吃,味道濃淡適中而且不太羶,對於愛吃羊肉的我,在生命中又添上一道從未見過的顏色。我們還叫了其他菜式,如烤牛串、雞串、pizza等等,連同司機一行五人消費共1,300,000 Rials,是我們感謝司機的最好打賞。



因為這間餐廳距離我們的旅館不遠(約兩公里路),加上我們實在吃得太飽,所以我們叫司機不用接送,與司機道別之後,我們四個人開始夜遊亞茲德,步行經過昨晚瀏覽過的Amir Chakhmagh再返旅館。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驚我們為何有這樣大的膽,去伊朗旅行之餘還要自由行?自由行之餘還要在伊朗行夜街?很多香港人都有這個想法,我認為是歸咎於香港地方傳媒及美國政府:在平日的電視報導與伊朗有關的大多數是負面的新聞,例如核設施問題,宗教問題等等,亦不時與伊拉克、阿富汗等真正動盪的國家混為一談;而事實上在國際舞台上,自從伊斯蘭革命推翻了伊朗巴列維王朝之後,美國再不能在伊朗獲得利益,所以近幾十年來伊朗一直被美國制裁抹黑;伊斯蘭革命之後的國家精神領袖霍梅尼奉行政教合一,雖然導致國家法律十分嚴苛,但是偷竊、搶劫等在伊朗卻極為罕見;另外,伊朗對上一次的戰爭是維持了8年的兩伊戰爭,於1988年已經完結,之後雖然繼續被美國孤立,但仍努力生存;還有,來到伊朗是第五天,有一件事我們每天無時無刻都忙於要做的,就是回應途人的打招呼!在街上平均每四至五分鐘就會有途人跟你微笑、打招呼,平均每三十分鐘就會有途人主動跟你聊天,希望與你拍照,很難想像地球上有這樣熱情的人吧!所以無論國家安全及地方治安上,都是出奇地良好,再經歷過伊朗人友善親切的招待,我可以大膽說,治安絕對好過一些較先進的歐洲國家。在伊朗遊夜街,還會有問題嗎?

右邊就是我的另一半,左邊兩位就是從網上尋找到的遊伴。


回到旅館附近,雖然已經是晚上八時多,趁著還未算太夜,我們嘗試再找找旅館附近的一個景點Alexander’s Prison。

從Ali Baba Traditional Hotel走到Alexander’s Prison,雖則不遠,但都要經過不少橫街窄巷,由於手機地圖的錯誤,我們找了一些時間,才找到Alexander’s Prison以及它旁邊的12 Imams Tomb,因為這麼夜,它們當然已經關門了,我們只得在門外拍照,傳說Alexander’s Prison是亞歷山大大帝統治波斯期間,用來囚禁反對他的波斯人民,而並不是大帝自己的監倉,哈!

12 Imams Tomb


這晚繼續住在Ali Baba Traditional Hotel,睡覺前,我們通知旅館經理明早要趕巴士,所以請他們提早供應早餐給我們,他們欣然答應。

9月29日 第六天
一大清早,吃過早餐,收拾好行李,我們立刻乘100,000 Rials 的士到巴士站,巴士站位於亞茲德城的西邊、Shahid Sadooghi 國際機場的南面,巴士準時於八時十五分開出,巴士內部十分清潔,服務都算不錯,每人還有一份早餐,內有包裝蛋糕、盒裝果汁和小食等。中午一時半左右,巴士到達伊斯法罕。巴士停在城北的一個名叫Kaveh的巴士總站,一下車,我們就預先購買去卡尚(Kashan)的車票,票價為105,000 Rials,折合港幣約廿多元,購買時我們要很清楚說出我們乘車的日子,因為售票員所用的系統是用波斯曆,職員要作換算才可以成功出售車票,而幸好有路過的人主動幫助我們核對日子,我們才放心。





這裡的地鐵系統仍然在興建中,的士由這個巴士總站去到我們入住的Iran Hotel要花120,000 Rials(約5公里路)。Iran Hotel是一所西式的旅館,位於八重天宮旁邊大街的對面,單人房每晚27美元,雙人房每晚45美元,wi-fi只限於旅館大堂。卸下行李和吃過午飯後(Nobahar Restaurant,四人共花了600,000 Rials),便開始我們三天的環遊半個世界之旅。

曾經成為波斯首都的伊斯法罕被稱為“世界之半”,是因為這個城市曾經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亦有另一個說法是因為這裡曾經有不少行走絲綢之路的商旅,到伊斯法罕做生意,所以曾幾何時全世界大部分的物品都可在這裡找到。第一個景點是旅館對面馬路的八重天宮(Hasht Behesht Palace),皇宮建於十七世紀,座落於花園的中間,花園很大,但皇宮佔地不大,皇宮表面看來並不是金碧輝煌,有點兒像之前參觀過的波斯傳統大宅,所以我們沒有付費進入皇宮,只有在外圍拍照。

Hasht Behesht Garden
開放時間:公眾地方



Hasht Behesht Palace
開放時間:?
門票:200,000 或 300,000 Rials

離開皇宮,向南步行一段時間,到達伊斯法罕最有名的兩條行人大橋之一“三十三孔橋”(Si-o-seh pol),大橋於十七世紀建成,全長接近三百米,大橋底部有三十三個拱形結構因而得名,因為河流的上游有儲水工程,近幾年河流已經完全乾涸,遊客可以走進橋底遊覽,而我們遊覽時亦看到不少當地居民來到這裡閒遊約會和玩耍。期間我們遇到一件事情,我們與幾個當地女性居民拍照過後,有一名身穿西裝的男人走過來,用英文向我們說話,意思大概是請我們盡量不要與異性居民有拍照等不恰當的行為,說完之後他又走到那班女士前說一些話,距離太遠我們不知他正在說什麼,但估計是一些訓話云云,因為我們影響到他人,心裡確實有點不好意思,似乎這個國度,對很多外來的遊客來說還是一個思想十分保守的國家,始終伊朗的法律是以伊斯蘭教作為根本,但是整個伊朗之旅期間,我們仍舊不理是否同性或異性、大人或小朋友,都照樣傾談拍照,除了這次之外,我們完全沒有遇上任何麻煩。





接近黃昏的時後,我們徒步走過去Vank Church,途中經過一間賣波斯傳統鳥結糖(Gaz)的店舖,雖然未知糖果好不好吃,但是我們已經被鳥結糖富有濃厚波斯風格及精緻中東色彩的包裝吸引住,可能平時在香港根本不會看到這類型的包裝吧,這些糖果好像正在發出強烈的叫聲:「睇下我幾靚?買我啦買我啦!」老實說,我們買這些糖都只是為了買它們的包裝盒,當然,內裡的鳥結糖都是不錯的,伊朗的鳥結糖都是用奶、蜜、嗎哪加上開心果或其他果仁製成,但不會像土耳其糖這般過甜,有些生產商甚至會在糖果裡加入花瓣來增加糖果的美感和香氣。



走了一段時間,到了Vank Church,發現已經錯過了開放時間!唯有明日再來吧。我們乘的士(200,000 Rials)去另一道有名的大橋“哈鳩橋”,誰不知,不知是與的士司機溝通的問題或是甚麼,我們竟然在三十三孔橋下了車!又要再截的士一次,唉,真倒楣!

終於到了哈鳩橋(郝久古橋/Khaju Bridge/Khajoo Bridge),與之前遊覽的三十三孔橋一樣,橋身與橋底都是以一連串的拱門作為設計特點,以外形來說,兩道大橋很是相似,大家的位置都是處於同一條河道,所以沒有河水經過,但是哈鳩橋短很多,只有一百三十多米。在晚上,兩道橋每個拱門的夜燈都亮起來,令到整條大橋在黑夜中變成了金黃色,甚為美麗,這條哈鳩橋一樣都是平民百姓休閒的好去處,我們在這裡更遇到有些平民聚集在橋底對唱,再為金黃色的大橋蘸上一筆聽得見的色彩。



肚子開始投訴了,我們乘搭100,000 Rials的士去了一所四星級但是美麗到不行的酒店吃晚餐,在八重天宮公園旁邊有一間名叫Abbasi的酒店,Abbasi Hotel已經有大概三百年的歷史,於1950年進行翻新工程,酒店內每一個角落都是美輪美奐,尤其是牆身及天花精細的圖案,盡顯波斯風格;酒店中央是一個花園,可以在花園裡嘆下午茶或晚膳。晚上來到這裡的遊客,都是為了一碗波斯湯麵Reshteh Soup(Ash-e reshte)慕名而來,這碗飽肚的湯麵是用細麵及菠菜或香菜等,再配以幾種豆類及香料煲成,因為室外的花園實在太多人,很難找到坐位,剛巧室內有位,我們才可以坐下,但是室內空氣比較侷促,我們每人都叫了一碗Reshteh Soup,每碗165,000 Rials,真是不懂怎樣形容中東香料的味道,簡單來說就是像八寶粥加入香料,但是絕對是可以接受的,另外,自己再叫了一杯薄荷茶(85,000 Rials),伊斯法罕第一日的行程就此完結,晚上返回Iran Hotel。





下續......
此篇文章於 2017-02-03 21:03 被 redskyhk 編輯。
感謝 11
29244 次查看
redskyhk redskyhk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2
舊 2017-01-27, 11:46
......

9月30日 第七天
早上我們去四十柱宮參觀,四十柱宮(Chehel Sotun Garden)都是位於Iran Hotel附近,步行過去都只是十五分鐘,雖然路程很短,但途中大家仍是忙著回應途人的打招呼,如果對方與你打招呼而你自己又對人不理不睬的話,那是很沒禮貌的,有損東方人的形象。話說就是在這短短的十五分鐘路程中,有一位伯伯,走來向我們打招呼,交談中,我說我們正在去四十柱宮,他就叫我們跟著他,他就帶我們從後門的職員通道進入了收費區,他似乎是宮殿的職員,好像對其他職員說我們是他的朋友之類,就是這樣,我們節省了四十柱宮的入場費,謝謝伯伯!

四十柱宮(UNESCO)是十七世紀時的一位國王為了享樂而興建的宮殿,宮殿有二十根木柱,而宮殿前面又有一個水池,所以二十根木柱再加上池水倒影中的二十根,就有四十根,四十柱宮的名字就是因此而得來。我們參觀的時候剛好遇著宮殿的花園有國際手工藝展覽,展出了伊朗不同地區及周邊國家的手工藝製品,還認識了一位從阿富汗來伊斯法罕參展的青年。



Chehel Sotun Garden
門票:200,000 Rials

離開四十柱宮,行過幾個街口,就是一個世界知名、令伊斯法罕人民都引以為傲的廣場—伊瑪目廣場(Naqsh-e Jahan Square / Imam Square,UNESCO),這個廣場建於十七世紀,是一個大得誇張、用一天時間也遊不完的廣場,除了廣場中間的花園及外圍的店鋪之外,廣場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都各自有景點。



我們從西面進入廣場,首先去的就是以前國王用來接待賓客的阿里卡普宮(Ali Qapu),整座宮殿不是很大,可能它是一座音樂廳的關係,室內的牆身都是佈滿了樂器形狀的圖案,步出室外,從陽台外望,就是伊瑪目廣場遼闊的全景。我們來到時剛巧遇著維修,所以整個陽台都是放滿修葺用的枝架,在登上樓閣之前,地面有一間果汁店,大家都在此小休,四人在果汁店消費共680,000 Rials。







Ali Qapu
開放時間:不詳
門票:忘記了幾多Rials


離開阿里卡普宮,沿著廣場旁邊的店舖漫遊,到了南面的景點,一所十分宏偉的清真寺—伊瑪目清真寺(Shah Mosque / Imam Mosque,UNESCO),這個清真寺的每一個角落都佈滿了精細的花紋,雖然日子將這些細緻的圖案變得殘舊,但是感覺一樣壯觀,只要在寺內抬高頭,就會看到巨型拱頂的圖案,經常令人感到嘩嘩聲。





Imam Mosque
開放時間:不詳
門票:忘記了幾多Rials

還記得昨天我們錯過了Vank Church嗎?今天我們就再去一次,我們今次乘的士從廣場去教堂(100,000 Rials),豈料,今天教堂提早關門!原來今天是星期五,星期五就是伊斯蘭教中安息日,在安息日裡很多店舖都會有較短的開舖時間,甚至關門,預留這日敬拜上帝,而猶太教的安息日是在星期五日落至星期六日落,傳統基督教的主日是在星期日,三大宗教雖然是敬拜同一位上帝,但敬拜的時間就各有不同。話說回來,為什麼我昨天竟然忘記拍下Vank Church的開放時間?!其實來伊朗之前都有做過資料搜集,根據Lonely Planet,星期五上午是休息的,但現在發現星期五原來是只在上午開放。不過不要緊,明天還有一次機會,還有,我們今天來到附近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昨天我們看到這裡有一間名叫Hermès的餐廳,很想一試。

這間西式餐廳雖然名叫Hermès,但是他是冒牌的,事實上,伊朗是有很多很多冒牌貨品的,原因可能是國家本身被很多國家孤立了很多年,在經濟上要開發一套自我生存之道,再加上其他國家可能根本未知道(因為對外封閉的原故),所以在伊朗各城市的大街上,一些“名牌”隨處可見。我們在這所餐廳叫了寬條麵、披薩咖啡等,花費1,043,000 Rials,平均每人港幣約六十元。



之後在附近我們認識了一位青年,我們五人閒談了一段時間,他知道我們想參觀Vank Church但兩次撲空,他帶我們到附近一個停車場天台觀看Vank Church及拍照,不一會他還帶我們參觀他售賣地毯的店舖,世界聞名的波斯地毯不是虛有其名的,精細而華麗的圖案,光滑柔順的表面,配有織上地毯的波斯簽名,實在是值得收藏一張小小的作個留念,但事實上,除非你家中經常開冷氣或有濕度調節,否則,在潮濕的香港,可能會浪費了這張波斯地毯,我們最後都沒有買。之後我們返回酒店(80,000 Rials)休息一會。



入夜後我們夜遊伊瑪目廣場。在燈火下的伊瑪目廣場,光影與噴泉交錯,刻畫出另一番迷人的景緻,沿途看到有一些家庭在這裡野餐,有一個家庭主動接近我們,介紹自己的名字,又邀請我們品嚐他們的茶點,可想而知伊朗人有多好客。老實說,我不是一個善於交際的人,但確實我是被他們的熱情所感動的,世上竟然有如此友善的民族?盼望伊朗人能夠永遠保持著對別人的真.誠。



晚上我們乘的士(80,000 Rials)到Iran Hotel的經理推介的一所在八重天宮旁的天台餐廳,Bagheshar Traditional Roof Restaurant,因為是露天的,晚上會有點寒意,而食物方面都是一般的傳統烤牛、羊、雞、炆茄子蓉等食物,四人消費共1,100,000 Rials。



這就是我們在伊斯法罕第二天的旅程。

10月1日 第八天
今早我們又到伊瑪目廣場,遊覽其餘兩個方向的景點,到達廣場前看見有地方團體在街上舉行戰爭與和平為題的畫展。



廣場東邊是希克斯羅圖福拉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是十六至十七世紀的建築,仔細一看,這裡與伊瑪目清真寺牆上的圖案設計有少許不同,雖然這個清真寺比昨天所參觀的伊瑪目清真寺小,但依然壯觀,牆壁及拱頂上密集的圖案設計依然令人嘆為觀止,當早上太陽的光線,穿透過秀麗的窗花進入寺內,如果這一刻沒有手機或相機,我肯定你會後悔。你可知道Lonely Planet Iran的封面就是這所清真寺的拱頂呢!





Sheikh Lotfollah Mosque
開放時間:上午九時至日落前
門票:200,000 Rials

廣場以北是伊斯法罕大市集,與其他大巴扎一樣,這裡售賣的都是各式各樣的貨品,如日用品、銅器、果仁、手工藝等,期間在市集裡遇到一個小販,販賣著一種不知明的果實,果實形狀比乒乓球大一些,外表的顏色是深橙色配黃色的條紋,好像我們兒時玩的西瓜波一樣,只是顏色不同,這是我們從沒見過的,小販又不懂英文,於是我們用50,000 Rials買了四個,另外我們在其他店舖又買了一些果仁。



前兩天到Vank Church都落空,今天一定要成功!我們都是乘的士去(80,000 Rials)教堂附近,首先找到一所西式快餐店Partak Restaurant吃披薩、意粉等,吃飽過後,我們將剛才入手的四個“伊朗西瓜波”,切開一個看看,內裡有點似蜜瓜,但顏色是淡黃色的,味道都頗澀,甜味很少,可能根本是未曾成熟,現在剩下三個“伊朗西瓜波”,都是收起它們,再過多幾天後,試試熟透時會否好吃一點。





之後就參觀Vank Church。由亞美尼亞人於十七世紀建成的凡克主教座堂(Kelisa-ye Vank / Vank Church / The Church of the Saintly Sister)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教堂的座堂,宏偉的座堂裡佈滿了有關聖經舊約的故事、新約中耶穌事蹟的壁畫及亞美尼亞殉道者的壁畫;第二部分就是亞美尼亞文化博物館,內裡包括亞美尼亞很多宗教及文化上的文獻及物品,以及有關二十世紀初土耳其對亞美尼亞施行種族大屠殺的展覽;第三部分是大主教Khachatour Kesaratsi 的博物館,需另外附入場費的。伊朗看似只有伊斯蘭教及不容許有其他宗教,但其實這裡是宗教“自由”的,只是如果父母是伊斯蘭教徒的話,孩子出生時就是伊斯蘭教徒,而且這孩子終生不可棄教;其他宗教如基督教、甚至猶太教等,繼續可在伊朗存在。







Vank Church
開放時間:
星期六至星期四:0830-1730,星期五:0830-1230
門票(教堂及大屠殺歷史展覽館):200,000 Rials


晚上我們到另一間旅館經理推介的餐廳Malek Soltan Jarchibashi Restaurant,從旅館步行過去,都要花一段時間,這是一所傳統伊朗風格的餐廳,有樂手唱歌及彈奏樂器,吃的雖然都是一之前經常吃到的烤羊、烤雞、藏紅花味的飯及烤餅等,但是裝潢十分華麗,單是環境已經讓你陶醉在其中,想開罐啤酒盡興?在伊斯蘭世界的伊朗,是禁止喝酒的,所有餐廳賣的啤酒全部都是零酒精成份,喝這些啤酒你只會喝到麥味或添加味道,喝多少罐也不會醉,而其實早前與導遊Farid傾談時,知道有些人會從其他途徑取得含酒精的飲品,以作開派對或節日慶祝之用。



晚上返回Iran Hotel,酒店的老闆是個很友善的人,喜歡在接待處與遊客閒談,將伊斯法罕甚至整個波斯介紹給旅客。

10月2日 第九天
用了三天,遊走了“世界之半”,今天早上我們要離開這個令人懷念的地方,向下一個城市出發。我們返回Kaveh 巴士總站,乘坐八時三十分開出的旅遊巴士去卡尚(Kashan),由全程第一天在設拉子直至現在,旅程暫時都算是一切順利,現在巴士將要開出了,開車前如常有職員檢查車票,我們將車票交給職員看,職員發現車票有問題,他說車票的使用日期與今天不符,今天是波斯曆法的1395年7月11日,但車票的日子是7月10日!我們買錯了車票?!事實上我是略懂波斯文的數字的,懂波斯數字又怎樣?我不懂波斯曆法!

我們的車票:


現在讓我花少少篇幅介紹波斯數字。首先,波斯文所用的字母是用阿拉伯字母,但是語言則與阿拉伯語不同,而波斯數字與阿拉伯數字則大部分是一樣的。
現代阿拉伯數字:1234567890
阿拉伯數字:‎١‎٢٣٤‎٥٦٧٨٩٠
波斯數字:١‎٢٣۴۵۶٧٨٩۰
雖然波斯文是由右至左書寫的,但是波斯數字是由左至右書寫。在伊朗,波斯語雖然是法定語言,但是有時候在街上都會看到有阿拉伯數字或現代阿拉伯數字,學懂波斯數字,對整個波斯旅程會帶來一定程度的方便。

話說回來,幾天前在這裡買車票的時候,不是有一位途人替我們核對過嗎?為何仍然會出錯呢?!可能是溝通問題吧。無論如何,105,000 Rials到卡尚的車票的確是買錯了,正當不知如何是好,又想下車之際,巴士職員突然說,補錢就可以解決問題了!我們每位要補回55,000 Rials,約等於車票原價的一半,就可以繼續行程,實在太好了,換轉是旅遊旺季就未必有這種安排了!

從伊斯法罕去卡尚,需要三小時車程,將近到達卡尚時,正想問隨車的職員巴士會停在那處之際,他竟然主動走過來問我們:「你們需要的士嗎?」那就好了,他幫助我們聯絡的士司機,在入城之前巴士停低在一架的士旁邊,的士接過我們的行李,就載我們去旅館(100,000 Rials),沿途他也向我們推銷他往返卡尚景點的行程,雖然說穿了只是巴士和的士大家一起合作做遊客的生意,但是這麼體貼而價錢又合理(至少旅客認為合理)的服務,真是感到絲絲暖意流在心頭。

我們到了旅館Mahinestan Raheb,是一所傳統波斯大宅改成的旅館,位於卡尚市中心附近,因為訂房的時候房間數量已經十分緊張,我們只能預訂到一間家庭式的四人房(每晚140美元),浴室只有一個,幸好我們大家都不介意,放好行李後我們隨即準備吃午飯。



我們步行了半個小時,去Manouchehri Traditional Hotel吃午飯,手機地圖找不到這所餐廳,我們不時向途人詢問,但是他們都不懂英語,只可以“指手畫腳”來幫助我們,最後有兩個剛放學的小孩,他們懂英文,將我們帶到餐廳門口,全程一共步行了十五分鐘,又要謝謝本地人的好客文化。Manouchehri Traditional Hotel內的餐廳以白色設計為主,環境舒適,配上顏色的玻璃窗和吊燈,令到簡約的風格帶點民族特色,食物方面都不錯,四人的午餐消費共740,000 Rials。



從這所餐廳走出大街,乘坐100,000 Rials 的士去市中心西南面約十公里外的Fin Garden(UNESCO),Fin Garden屬於十六世紀的建築,除了包含傳統波斯花園大宅的設計之外,因為這個花園位於山坡下,花園裡的噴泉是靠向下流過的山水自然形成的,不需任何機械操作,花園除了中間的大宅之外,還有浴池。這裡亦是伊朗九個列入世遺名錄的波斯花園之一。



Fin Garden
開放時間:上午九時至下午五時(或至日落前)
門票:200,000 Rials

我們乘的士(50,000 Rials)在返回市中心的途中,在一個考古遺址停下來,Tepe Sialk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考古遺址之一,入面有陶器、骸骨等,最古老的遺物有超過六千年的歷史,如果對考古有興趣的話,這裡是一個很值得來的地方。





Tepe Sialk
開放時間:不詳,可能是日出至日落期間。
門票:150,000 Rials

之後我們乘的士(50,000 Rials)返回市中心的市集Kashan Bazaar,在市集遊覽一會,開始發現街道及市集掛上一些黑布的裝飾,街上除了平時看見有女士披上chador之外,多了一些男士在街上穿著黑色恤衫及黑色西褲,他們應該是正在進行一些紀念活動。返回旅館之前,我們想在附近找一所旅行社購買去德黑蘭的車票,但是沒有找到,唯有返回旅館,吃過晚飯,明天才算。



這所旅館的餐廳與旅館本身一樣都是以傳統波斯風格設計,食物的質素亦都不錯,除了經常吃到的燒烤類主食,亦點了幾款比較地道的,豆煮羊肉(khoresh-e-loobia)、灰色的米粉、和一客黑色的雞肉(Sour Chicken),起初以為是烤過熟,詢問侍應才知這道卡尚名菜的雞肉是用石榴處理過,所以肉是黑色的,雖然賣相一般,但是味道不錯,四人消費990,000 Rials。

Mahinestan Raheb 裡的餐廳:


10月3日 第十天
今早我們計劃遊覽城外一個村莊,所以昨晚已經叫酒店安排司機,但當我們吃過早餐後才知道因為旅行公司弄錯而沒有安排司機,還記得那位昨天載我們入城到旅館的的士司機嗎?我們用旅館的電話聯絡他過來載我們去村莊,他因為正在有事情忙著,所以他就叫了他的伙伴過來。

我們今天上午要去的一個村莊是卡尚以南五十幾公里的一個名字叫Abyaneh的村莊,這是一個在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起源可以追朔到二千五百年前,村莊的建築物全都是以泥紅色為主,直到現在還有少數的人口在城內居住,而村民大多數都是上了年紀的,可能村裡的成年人已經到大城市工作,甚至遷往大城市了,這裡的婦女的衣著有一大特點,她們所披的全部都是白色的chador,上面印著一朵朵粉紅色的花朵,就算離遠處很容易就認得出她們就是Abyaneh的村民,村裡的店鋪,都是由她們管理,賣的是一些頭巾、chador、小吃、二手物品等等。





Abyaneh雖然是一個村莊,但是到這裡是要付入場費的。
入場費:300,000 Rials
開放時間:日出至日落

我們在附近的餐廳吃午飯(連同司機五位消費共1,300,000 Rials,一般情況下我們都會請司機一同吃飯)之後,我們叫司機載我們去離卡尚城北十公里的Aran va Bidgol內一個寺院—Shrine of Hilal ibn Ali,這是一個很美麗的清真寺暨墓園,不收入場費,建築的風格以藍綠色為主,進入的婦女需要穿上chador,寺院有三部份,前面是清真寺及Hilal ibn Ali(伊斯蘭教穆罕默德的繼承人Ali的兒子)的陵墓,室內是分開男女兩邊的;再向內步行就是一個小型的兩伊戰爭紀念館,介紹兩伊戰爭的歷史及烈士,根據他們所展出的資料,看到伊朗人極之痛恨向伊拉克提供支援的美國;另外走到外面,就是兩伊戰爭中卡尚烈士的墓園,在這場戰爭中,大約有一千個卡尚的人民犧牲,他們都成為了伊朗的民族英雄,有時候在街上會看到一些海報,有些是一兩張相片,有些是幾十張相片,相片中的人就是這場戰爭中的烈士。請容許我向這群保家衛國的烈士致敬!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81600#post9435790



兩伊戰爭主要成因是兩國長期的邊境糾紛、宗教矛盾(伊朗的什葉派及伊拉克的遜尼派)及民族仇恨(波斯人及阿拉伯人)所造成,發動戰爭的一方是由美國支援的伊拉克。

離開墓園時,發現在寺內的其中一個大廳,有一群人穿著黑衫黑褲,但又不似是正在辦喪事,當中又有人對著麥克風說一些語氣哀傷的話,在墓園外的人都聽到,他們應該是正在進行悼念活動,這是與昨日在市集看到的事情有關係嗎?

Shrine of Hilal ibn Ali
開放時間:不詳

司機載我們返回卡尚市中心,整個行程由旅館出發,去Abyaneh及Shrine of Hilal ibn Ali再返回市中心,不包Abyaneh的入場費,四人總收費是35美元。司機離開時,大概是四時半,看見太陽還沒下山,我們再去參觀附近的幾個景點。
有三個景點是在同一附近的,而且有套票,可以同一日以優惠價(不肯定)遊覽以下這三個景點。

塔巴塔巴依大宅(Tabatabaei House)是建於百多年前的傳統大宅,整個大宅以卡其色為主,外牆佈滿著細緻而複雜的雕花壁畫,如果走上二樓參觀的話,因為有些位置沒有圍欄,要小心慎防從高處墮下;走進大宅的房間,房間牆壁以白色為主,但是玻璃窗是彩色的,令到單調的房間加添一份美感。



浴場文化在不少國家的人民生活中,扮演著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大家熟悉的例如宏偉華麗的羅馬浴場、帶來身心靈潔淨的土耳其浴場、用來交換或收集情報(香港限定?)的港式芬蘭浴場等,除了帶來乾淨清爽的感覺之外,亦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拉近。而波斯浴場又是一個怎樣的浴場?Sultan Amir Ahmad Bathhouse建於十六世紀,參觀完之後,我簡直覺得波斯人懂得享受到一個點,就是連沐浴,除了皮膚上得到潔淨之外,自己是否置身在一件藝術品當中,也是十分重要,藍綠配金黃色的陶瓷組成的圖案,襯以精美的雕花牆壁,將浴場帶到另一個非一般的層次。浴場是單層的,走到上屋頂,會看到一個一個大小不一而形狀怪異的天窗,驟眼的感覺是一間一間外星人的房屋,不知是後期加上去,還是一直都存在的呢?





第三個景點是Abbasi Historical House,一樣是波斯大宅之一,遠看像一所沒有油上顏色的大宅,與之前看過的Tabatabaei House一樣,佈滿著精細的雕花工藝,大宅分兩部份,一部份是中央花園及房間,需要門票才可進入;另一部份是餐廳,不用門票,我們就在這所餐廳吃晚餐,當中包括平時都有吃的烤物、傳統食物Dizi、一個波斯茶點套餐及一個含藏紅花味的三色雪糕,四人消費共1,150,000 Rials。

Abbasi Historical House:


Abbasi Historical Tea House:


Tabatabaei House
Sultan Amir Ahmad Bathhouse
Abbasi Historical House
套票價錢:700,000 Rials
開放時間:日落之前

晚上返回Mahinestan Raheb。

10月4日 第十一天
今天我們要離開卡尚,要於晚上七時五十分在德黑蘭趕上前往大不里士的通宵火車,還記得那位載我們入卡尚、又向我們推銷卡尚景點的司機嗎?因為之前我們不知如何購買前往德黑蘭的車票,我們之前就憑著他給我們的宣傳單張聯絡他,聘他載我們前往首都德黑蘭。

我們從卡尚出發,沿途經過Mashhad-e Ardahal、Nakhjir Cave和Qom,黃昏時間才到德黑蘭。

經過Mashhad-e Ardahal之前,司機在一個村莊停下來,邀請我們進入他一個朋友開的,一間賣玫瑰花水的小鋪,他請我們飲玫瑰花水,又說這些玫瑰花水對心臟有益處,但是我們覺得這些水太甜,沒有買到,但司機自己就買了幾枝回家。

到了位於卡尚以西四十公里的Mashhad-e Ardahal,我們進入一個墓園—Sohrab Sepehri Tomb,這個墓園埋葬了一位伊朗都很有名的現代詩人Sohrab Sepehri(1928-1980),墓園是以綠、黃、藍為設計風格,這個地方的村民不多,加上遊人亦十分稀少,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但是如果到了一個有趣的節日—洗地毯節(Carpet Washing Ceremony),這裡就會人山人海,每個人都手持木棍,慶祝這個節日,可惜我們遇不上這日。



車子繼續向西走約三十公里,到達一個石灰岩洞Nakhjir Cave,進去之前,岩洞的職員要求我們將較大型的背包寄存,估計目的是避免遊客取走洞內的石灰岩石;另外,職員說因爲洞內通道狹窄,我們不可拍照,怕阻礙背後其他遊人的進度。

洞內的石灰岩都是從水混合了一些礦物質再滴進洞內而形成,但是與平時所見的很不同,以前在廣西見過的是很平滑的,但在這裡看到的,全部的形狀都是像一頭一頭大大小小米白色的椰菜花一樣,原因應該是水含的礦物成份不同。因為遊人不是太多,我們照樣拍照,可惜司機保護大自然的意識真是不夠,他竟然在岩洞的職員不為意的情況之下,徒手拆下一小塊岩石給我們作為紀念,既然都拆了下來,我唯有放進褲袋收起它。



門票:200,000 Rials
開放時間:不詳

再過了百多公里的路程,到達庫姆(Qom / Ghom),先找個地方吃午餐,連司機五位共花了1,300,000 Rials,之後我們參觀一個清真寺Fatima Masumeh Shrine,這個清真寺似乎比先前參觀的清真寺保安上較為嚴密,進入前需要經過搜身,女士也要披上chador,因為我們是遊客,清真寺安排了一個寺的導師帶我們參觀寺院,這位導師將很多有關伊斯蘭教的資料說給我們聽,包括很多人對伊斯蘭教的一些誤解,他亦給我們名片,有任何關於伊斯蘭教的問題也可以電郵給他發問,他會樂意解答。另外,Fatima Masumeh Shrine最為觸目的地方,就是寺院擁有一個黃金圓頂。

起初司機問我們大約會在這個清真寺逗留多少時間,一小時夠不夠?我們認為,就算清真寺再美麗再宏偉,每座都差不多吧?之前都看過不少,半小時應該都夠了,但後來因為我們單是等女士們披chador(因為可能來這個寺院的遊客不多,寺院職員要些時間取chador)及聽這位導師的說話,都已經用了大半小時,我相信整個參觀過程真是至少一個小時才足夠。最後我們怕司機在外等候太久,又擔心德黑蘭塞車而令我們趕不及火車,最後我們參觀了未夠一小時就離開,並沒有進入寺院的廳內,但之後從互聯網上得知,廳內的裝飾也是金壁輝煌的。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81600#post9435790

大約下午四時,我們離開Qom,正在離開之際我們又發現有一群身穿黑色衫褲的男士,在街上邊行邊擊鼓,好像是正在紀念些什麼,事實上這幾天在街上的確是多了很多人,身穿黑衫黑褲,如果有機會,讓我問一問當地人民究竟這是所為何事。



上高速公路之前,司機帶我們去一個專賣土產的店舖,Qom的土產就是sohan,一種帶有香料而且味道偏甜的餅乾,因為這類偏甜的東西,對於東方人的我們來說,不是太愛好,所以我們都是沒有買。

從Qom去首都德黑蘭,大概需要兩小時的時間,到了德黑蘭,我想因為大城市的關係,再加上是下班時間,市內嚴重塞車是必然的事,我們於下午六時半才抵達德黑蘭火車站,司機終於完成一天的工作,從卡尚開始,經過三個景點到達德黑蘭,四人共收費100美元。

距離火車開往大不里士還有大概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們在火車站二樓的快餐店吃了一個晚餐四位共花費530,000 Rials,這個價格相比起之前晚飯的消費的確是便宜很多,而這裡的雞肶飯又出奇地不錯。在返回大廳等候入閘的期間,突然有位警察走過來,要求我們出示的車票,我們將印出來的電子車票交給他,他隨即召我們到警察辦公室,到了辦公室,其他警察又要求我們出示證件,我們唯有照著做,經過一段時間,警察在我們的電子車票背後寫了類似數字和簽名的波斯文。幸好那位警察主動叫我們到警察辦公室辦理檢查手續,否則我們的時間可能又會在入閘時被拖延了。我認為如果警察能夠在火車站的當眼處,以英文要求遊客到警察室辦理手續,我相信一切都會來的流暢一些。

入閘後,不用擔心上錯車,當我們望著電子告示屏尋找資料之際,就已經有其他人主動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忙、去那裡等。

上車了!我們在出發來伊朗前的大半個月,到http://www.iranrail.net/買了四張同一個包廂四個床位的火車票,四張從德黑蘭往大不里士的火車票共65.12歐元,雖然包廂及床位都是細小了一點,但床位大致上都是乾淨企理的,火車準時於七時五十分開出,開車後不久就有火車服務員派樽裝水、盒裝果汁及小食給乘客,火車上亦設有餐室,毋須擔心沒有東西吃。



由德黑蘭去大不里士,全程六百幾公里,火車斷斷續續地又走又停(深夜曾經醒過來,知道火車停了一會),第二朝早上九時到達大不里士火車站。

10月5日 第十二天
大不里士(Tabriz)是伊朗眾大城市中最北的一個,是一個較富有的城市,亦是當年絲綢之路的其中一站。我們步出火車站,如常找一架的士格價,目的地是六公里外的Sina Hotel,但這裡在火車站的的士有點特別,可能是政府希望杜絕的士濫收車資,又或者是火車站想從中抽佣,我們需要到火車站的警察辦公室查詢目的地的車資,並在那裡直接付車資(往Sina Hotel車資為120,000 Rials),之後警察會出一張票給的士司機,司機應該是日後憑這張票取回金錢,當抵達目的地後,就不用再付錢給司機。

到達Sina Hotel,旅館的收費是單人房每晚1,100,000 Rials,雙人房每晚1,500,000 Rials,有wi-fi,我們在香港已經預先以電郵留房。放低行李,旅館職員介紹走個幾個街口、在Tabriz Citadel附近的 Khas Restaurant進午餐。我們去到附近,但找不到那間餐廳,卻找到另一間名叫Kamali Café,這間café很像香港那種樓上café,有wi-fi,環境舒適,有西式食物例如意粉之類,還有書籍、雜誌、飛行棋類等給顧客在cafe裡輕鬆一番,甜品方面奶昔絕對是強烈推介,可惜的是,伊朗政府還沒有在餐廳實施禁煙,有些顧客還是會在這些舒適的地方給你二手煙的。四位消費共780,000 Rials。

離開café,見到(Tabriz Citadel / Arg of Tabriz),這座超巨型的城門建於十四世紀,現時正進行維修工程,附近圍上欄杆,不能內進。

步出大街,我們找一架的士去大不里士以南約五十公里車程的一個火山岩村—Kandovan,整個村莊位於一個山坡上,村莊有部分房子是很久之前用火山岩及石頭建成的,再加上雨水及年月的侵蝕,每一間房子都變成了圓椎形,直到現在村莊仍然有人居住。我們那位貌似李察基爾的司機,好像變成了導遊一樣,帶我們在村莊四處遊覽,首先參觀了一間賣手工藝的店鋪及一所住宅,單位面積不大,約有二至三百平方尺左右,牆身及房間頂部因爲以岩石建造,全部都是凹凸不平的;之後又看到一些村民處理羊毛及合桃,這裡應該是一個盛產合桃的村莊。





最後,他帶我們進入一個我估計是當地村民的鄉公所或聚會點的地方,進去之前,我們要分開男女進入不同的大廳,並且需要脫掉鞋子,進到大廳,看見大約有一至二百位男士,大部分都是身穿黑衫黑褲或者深色的服飾,大家都坐在地毯上,地毯上鋪上桌布,桌布上放了一些烤餅、鷹嘴豆、菜、茶水等食物,由其中一位在村莊裡較德高望重的男士,說了一些開場白之後,大家就開始吃那些食物,當食物不夠時,會有工作人員再取多一些過來,我們受到別人的邀請,禮貌上就算不吃東西當然也要喝一點茶,一眾男士吃完後就散去。





事後我們步出大廳,與那位德高望重的人士傾談一會,原來這幾天,整個伊朗正在為阿舒拉(Ashura)節日作預備。阿舒拉節是紀念一位伊斯蘭教的宗教領袖Husayn ibn Ali於一千三百幾年前被害,他的被害標誌著伊斯蘭教中什葉派和遜尼派正式決裂。在紀念活動裡,什葉派(甚至有少部分遜尼派)的教徒會在阿舒拉節當日的十天前,開始穿著黑衫黑褲或深色服飾,以作悼念,這正解答了我們這幾天在街上所遇到的一切而產生的疑問,另外,他們會準備整天的膳食,免費與任何路人分享,直到阿舒拉節當日,他們會用一些工具去擊打自己的身體,寓意是希望替代殉道者受苦,因為2016年的阿舒拉節定於公曆的10月11日,那時候我們已經離開伊朗了,所以不能目睹那個儀式。

將近黃昏了,我們要返回大不里士,整個下午行程,從大不里士市區來回Kandovan(進入Kandovan是免費的),四人的總車費連同小費是1,000,000 Rials。

回到大不里士,晚上我們終於找到那所Khas餐廳,餐廳的裝修完全是現代西方的風格,陳設十分光鮮,估計開業不足一年,賣的是傳統伊朗主食,我們叫了一道地道菜式Kofta,菜色是一個體積還要比網球再大一點的肉球,肉球上面放了幾顆石榴籽調味及調色,雖然口感怪怪的,但是味道不錯,四人總消費900,000 Rials。

飯後返回Sina Hotel。

下續......
此篇文章於 2017-02-03 20:59 被 redskyhk 編輯。
感謝 7
redskyhk redskyhk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3
舊 2017-01-27, 13:06
......


10月6日 第十三天
早上我們辦埋退房手續,將行李寄存在旅館後才外出,晚上就會乘坐通宵火車返回德黑蘭。早餐過後我們乘70,000 Rials 的士去參觀一個詩人墓園(The Tomb of Poets / Maqbaratoshoara),這裡樹立了幾座很大型的現代拱門建築群,我相信大不里士的代表作,不是昨天看到的Tabriz Citadel,就是這個建築群了,這裡埋葬了不少逝去了的詩人,看得到波斯這個民族對文學人士實在是十分尊重。本來一心想走到建築群拍照,很可惜,建築群已被圍欄封著,整個範圍又有維修工程,我們只能在外面拍照,唯獨建築群下面的墓園展覽館繼續開放,如果對這些詩人不太認識,或不大感興趣,請不要進入展覽館,因為入場費用都頗為不值。我們起初以為買了入場券進了展覽館就可以進入建築群,但原來是不可以的。



Maqbaratoshoara墓園展覽館
收費:100,000 Rials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81600#post9435904

向南步行約一公里路,就到達Blue Mosque,Blue Mosque建於十五世紀,在1779年的一次地震中,這所清真寺受到嚴重的破壞,大部份牆身的磚片已經剝落,但是單靠剩下的少量磚片,可以想像到這所藍色清真寺原本應該是一所很美麗的清真寺,修復工程已經進行了幾十年,但似乎進度極緩慢。







Blue Mosque
收費:? Rials

沿途經過一些街道時,看見有一個噴泉在十字路口中央,泉水是紅色的,我相信是代表血吧,之後翻查互聯網後得知,政府設立這些噴泉,是希望人民不要忘記因爲戰爭而為國犧牲的烈士。



中午時間我們來到一個中東最大及最歷史悠久之一的市集—大不里士大巴扎(Tabriz Historic Bazaar Complex),這個市集近年被列入世遺名錄(UNESCO),雖然市集很大,但是店舖已經按貨品種類各自分好區域,有賣波斯地毯的、有賣金器手飾的、有賣衣服鞋襪的、糧油雜貨包羅萬有,在這裡遊覽實在很易迷路。





又是午飯的時候了,對於昨天的Kamali Café,我們都一致好評,所以我們決定再次返回這間餐廳,四位消費共780,000 Rials。

之後我們乘十四公里的士去一個城東南方的一個公園Elgoli Park(不用入場費)。經過十幾天的緊密的旅程,我們確實是開始有點兒疲累,對我來說,去旅行肯定是放電而絕對不會是叉電,但來到這鳥語花香、綠草如茵的公園,實在令我們感到心曠神怡,雖然湖泊是人工造的,但仍然無損這裡風光秀麗的景緻,加上當日天朗氣清,實在違反我去旅行是放電的原意。我們在這裡逗留了很長的時間,亦不時看見有一些來自土耳其或是周邊國家的旅客,留意到這一點的原因,是我們發現有一些途人,主動邀請異性拍照,在正常情況下如果是伊朗居民,一般都只會邀請同性拍照的。全靠這個公園,我們的電量又再提升了。





接近黃昏了,是時候返回酒店取回行李了,從Sina Hotel去火車站的士收費是100,000 Rials,可能是因為大城市的關係,之前在伊朗的幾個城市,經常有市民向我們打招呼,但在大不里士相對地沒有那麼頻密。

到了火車站,入閘前沒有像在德黑蘭過來時有警察檢查資料。我們乘搭晚上八時二十分開出的通宵火車返回德黑蘭,車費四位共59歐元,同樣是一個包廂四個床位,又有樽裝水及小食派發,床位還比之前的較寬闊。在火車上,我們遇到一群伊朗的消防人員在隔壁的包廂,他們說剛剛在大不里士比賽完畢,正在返回德黑蘭,他們十分熱情,過來吹水、集郵(selfie),又請我們吃小食,甚至請我們吃飯盒(可能他們飯盒過多?)!我們也禮上往來,請他們吃果仁,他們甚至邀請我們到他們家作客及留宿,我們因為已經安排了旅館而婉拒了他們。





10月7日 第十四天
早上約九時,火車到達伊朗首都德黑蘭。終於有機會搭伊朗的地鐵了!這裡地鐵的收費是不分距離的,單程收費是7,500 Rials,兩程收費是11,000 Rials,車廂有分男女混合車廂及婦女專用車廂,經常有流動小販在車廂內來來回回,販賣一些文具、玩具、領呔、襪子等,不知是否合法的,但車廂內的乘客普遍都是十分安靜的,我們留意到一點,就是他們都是沒有笑容的,大部份乘客,無論男女,都是黑衫黑褲,整個感覺更是死氣沉沉,是因為他們正在紀念阿舒拉節,還是他們平常都是這樣的?而之前經常遇到途人向我們打招呼的情況,在這裡似乎都沒有了,或是首都的市民已經見慣了遊客?無論如何,在地鐵車廂裡我們說話都盡可能細聲一點,我們目的地是Saadi地鐵站附近的Markazi Hotel,其實我實在太興奮了,忘了大家都是拖著很多行李,要乘地鐵這三天一定有機會吧!



男女混合車廂:


女性專用車廂:


到達Markazi Hotel,旅館收費是單人床50美元,雙人床70美元,都是在香港時經電郵預留房間的。放低行李後,我們去找東西吃,順便去第一個景點,就是前美國駐伊朗領事館。從Markazi Hotel一直向北行約一個半公里,行到Taleghani地鐵站附近,就會到達領事館,但是沿途一直行,也找不到餐廳,加上這天是星期五,亦即這裡的安息日,不少店舖都關門。

到達了前美國駐伊朗領事館,不知是不是因為星期五的關係,大家都不能內進,領事館佔地很廣,單是圍著主建築物和花園的圍牆,其中一面已經有過百米長,圍牆上,劃有不少反美的圖畫,還有看到當日美國營救人質時,墜毀的直升機的殘骸,這一切反映出伊朗人因爲美國的詭詐有多憎恨美國。







1960年代,美國與伊朗的關係,是建基於利益之上,美國利用龐大的經濟援助,來換取伊朗的石油。可惜當年伊朗的國王巴列維及其親信中飽私囊,生活極為奢華,直至1979年1月,伊朗革命(即伊斯蘭革命)爆發,巴列維被推翻並且流亡海外,新領袖高美尼(即霍梅尼)稱美國政府為魔鬼,同年11月,伊朗有學生佔領美國領使館並且扣押美國外交官,美伊正式斷交,這個史稱「伊朗人質事件」長達444天,兩國關係至今仍未恢復。

很難得才可以在德黑蘭找到一間餐廳,我們要行到去Ferdowsi地鐵站十字路口的南邊,才找到一間在樓上名叫Romance Café,這是一所西式的餐廳,不知是否因為這十幾天吃得太多燒烤食物,這裡的意粉及奶昔特別好味道。

午飯後我們去伊朗國家博物館,展館分開兩部份,一個是史前館,一個是伊斯蘭館,兩館各自收獨立入場費,我們只進入史前館。史前那裡展出很多史前的文物,遠至石器時代之前,及至七世紀的薩珊王朝。事實上,歷史可以是很有趣的,在我們於波斯波利斯時,我們都很滿意那個導遊的講解,事後我們有點後悔沒有在這個博物館找導賞員講解,結果是浪費了入場費。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881600#post9435904

National Museum of Iran
入場費:
Pre-historic Period:300,000 Rials
Islamic Period:300,000 Rials

之後我們步行去到古列斯坦宮(Golestan Palace),這所建於十六世的皇宮,是德黑蘭最古老的建築物之一,整體感覺上有點似歐洲中世紀的建築風格,因為入場費實在太昂貴了,宮殿是分館收費,我們只參觀了主大廳,內裡有一兩個房間很特別,房間的牆壁全都是用小鏡子裝嵌成,令到整個房間都是閃令令的,對於我們傳統東方人的家裡就不會有這麼多鏡子吧!





Golestan Palace(UNESCO)
基本入場費:150,000 Rials
主大廳入場費:150,000 Rials
其餘8個大廳入場費:每個大廳80,000 Rials
如要全部大廳都參觀:總入場費940,000 Rials
開放時間:直至下午五時

返回旅館途中,我們又遇到熱情的市民了,一位陌生的女士迎面而來,打開一盒西餅,請我們吃蛋糕,我們頓時不知所措,不知應不應該接受,但想到伊朗人熱情好客的性格,我們就不客氣了。經過一些小街,發現一個現代市集,賣的是一般的現代衫褲鞋襪,也有賣中價、低價及小孩服裝,人來人往,與香港星期日橫街窄巷的小販檔沒兩樣。



一直以來,住過幾間伊朗的旅館,無論是傳統波斯大宅或者是西式的,一般都不錯,有時候洗澡的水壓不太夠、wi-fi有點慢,是可以理解的,全不是大問題,但這間Markazi Hotel,我絕對不會推薦給大家。話說,我們參觀完Golestan Palace之後返回Markazi Hotel,休息一會後,到旅館大堂問一問職員附近有什麼餐廳推介,他就安排一個禮賓帶我們去,我們怕阻礙他的工作,又其實心知他可能事後會向我們收取小費,因為我們剛到這裡時,有位禮賓幫我們拿行李後直接向我們討小費,所以起初我們是拒絕他的,只叫他在地圖圈出位置就可以了,但是旅館職員還是要安排一個禮賓帶我們去。最後,禮賓當然將我們帶到去餐廳那處,他問我們取小費,我們沒有付給他。我想,當一個大城市開始與世界接軌的時候,這些事情似乎都是不能避免的,我相信過多幾年,其他小城市開始再多一些遊客的時候,這種風氣亦會慢慢出現,波斯人親切誠懇又可愛的一面,可能就會開始改變。話說回來,那間餐廳似乎不太適合,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合乎心水的,最後看見有一間快餐店,求其吃了一個簡單的晚餐就算,之後就返回旅館休息。我們在德黑蘭的第一日,就是這樣地渡過。

10月8日 第十五天
上午我們去巴列維皇宮(Sa’adabad Palace)參觀,從旅館附近的Saadi地鐵站乘北行線,去到尾站的Tajrish站再乘搭的士就到。因為正巧遇著上班時間,過了幾班地鐵都不能迫進車廂,最後十分艱難才能成功迫進其中一班車,當差不多到站的時後,有一位伯伯主動向我們打招呼,又交談起來,他知道我們要去Sa’adabad Palace,就主動向帶我們離開地鐵站,除了帶我們去適當的出口之外,更帶我們去出口旁的小巴總站,他說這個小巴可以直到Sa’adabad Palace!小巴是一架普通的麵包車,車費只是每位15,000 Rials!肯定比的士便宜。多謝伯伯有這麼好的介紹!不要忘記說給司機知你要去這個景點,因為車子另一邊的總站不是在宮殿的。

小巴行走了幾分鐘的山路,就到達宮殿群的其中一個入口,巴列維皇宮(薩阿德奧包德宮殿群Sa’adabad Palace)就是巴列維皇朝的統治者的宮殿,整個皇宮範圍很大,大約有三平方公里,屬於廿十世紀初的建築,整體上近似於歐洲的風格,當中一共有十多所宮殿,每個宮殿都有不同的用途,包括休息、招待賓客、用膳、軍事、藝術品收藏、武器收藏等等,每個宮殿都裝潢華麗,金壁輝煌,不知是否國家人民的民脂民膏都化成這個宮殿的每一片裝飾。因為這是一個很大的地方,而總入場費亦都是十分昂貴,不建議參觀所有的宮殿及博物館,就算你有的是錢,也沒有無限的時間和精力。我們只參觀了其中兩個住所宮殿White Palace及Green Palace,皇宮內有穿梭小巴遊走,每程每位10,000 Rials。



Sa’adabad Palace
基本入場費:150,000 Rials
兩個住所宮殿入場費:每個宮殿150,000 Rials
14個博物館入場費:每個博物館80,000 Rials

參觀完宮殿之後,遊客可以在皇宮大門口截回程小巴返回Tajrish,車費一樣是每人15,000 Rials,Tajrish有一個市集,就在地鐵站的出口,這個市集有較多賣果仁的舖頭,如果你愛吃果仁的話,這裡都是一個入貨的好地方,而我和太太就大約買了1,200,000 Rials,即大約300港元的果仁,一共有五大包,一包自用,四包送禮。是實上果仁真是一點也不便宜,可能當地人買的話會便宜些,但是我們就是愛吃。在市集附近,找到一間披薩店,在那裡吃過午飯後就乘搭地鐵返回市中心,去看一些非常超級昂貴的東西。



國家珠寶庫展覽(National Jewellery Museum)只在每逢星期六至星期二在德黑蘭市中心的伊朗中央銀行舉行,而且開放時間很短,只有兩個半小時,如果有意參觀的話,請好好計劃一下行程,進入展覽廳前必須將背包、手袋、相機、手機寄存,展覽廳內不可拍照,再經過保安系統後排隊等候入場。內裡展出很多貴重珠寶首飾,包括用黃金、鑽石、寶石和珍珠等嵌切出來的皇冠、項鍊、耳環等首飾、服飾及其他大大小小的擺設。



Treasury of National Jewels
地點:伊朗中央銀行(Saadi地鐵站西行約三百米)
開放時間:星期六至星期二,下午二時至四時半
入場費:200,000 Rials

傍晚返回旅館休息一下,晚上我們過去阿扎迪塔(Azadi Tower)拍照,紀念塔位於Meydan-e Azadi地鐵站附近,於1971年建成,為了紀念波斯帝國建立2500週年,可惜到達時發現紀念塔已被圍板圍著,又是維修工程!不能進去!我們唯有在外拍照。



因為這兩天在德黑蘭找餐廳真是比較困難,在Azadi Tower附近亦是一樣,所以我們的晚飯都是在Romance Café解決就好了,飯後返回旅館。

10月9日 第十六天(完)
經過十五天的波斯之旅,來到今天第十六天,亦是最後一天,我們開始要與同行的兩位遊伴分開了。第一位遊伴於上午早餐後就要離開旅館往機場,目的地是日內瓦。現在乘下三人行,我們三個大約上午九時半去到Tehran Bazaar漫遊巴扎,但是可能太早,有些店鋪還未開門,不久之後另一位遊伴又是時候要走了,他要返回旅館、取回行李再去機場,目的地是香港。現在就只剩下我和太太二人。

我們走到市集旁的高美尼清真寺,現在正進行局部修葺,這間清真寺雖然是近代的建築,但是建築風格上有點古色古香,不知是否因為之前欠缺保養所導致。如果我們在Google Map搜尋Imam Khomeini Mosque的話,位置就不會是德黑蘭巴扎旁邊,不知道Khomeini mosque是有超過一個,還是根本Google Map的資料錯誤,還有一點有趣的地方是,高美尼活躍於二十世紀中期,但是這清真寺是建於他生前,所以這個清真寺的名字估計是後期加上去,或是被更改的。



離開市集,在大街旁邊我們發現有一間店舖賣一款街頭小吃—羊肉湯,除了之前在伊朗幾乎天天喝果汁之外,都曾經發現過一些推車仔的伯伯,煮蕃薯粉葛之類的小吃,但都不是太吸引,這次發現我相信是伊朗的街頭小吃,喜歡吃羊的我們,當然不會放過!我們叫了一碗羊湯連烤薄餅,整碗羊湯大部份都是羊肉,羊羶味適中,烤薄餅都還沒吃完就已經覺得甚飽,最重要的是這餐只是需要幾萬Rials,實在太超值!





午餐後我們返回Markazi Hotel,等候的士司機來接我們到機場。去機場之前,我們叫司機停一停在最後一個景點—高美尼之墓。從Markazi Hotel去高美尼機場,旅館的職員可以幫忙安排的士,收20美元,如果中途停高美尼之墓,司機多收費5美元。其實如果在Kahrizak地鐵站出再過去陵墓,一定便宜很多很多,但是我們不太清楚陵墓有否的士去機場。

高美尼之墓(霍梅尼陵墓 / Mausoleum of Imam Khomeini)位於德黑蘭市的最南面,在停車場附近有一個公園,看到有很多市民一家大小在這裡露營,進入這裡之前,隨身物品都要經過仔細檢查,內裡的大廳是不分男女的。入到大廳,這個陵墓極之宏偉,無論拱頂的圖案裝飾或是周邊的設計,都是華麗與莊嚴的極致結合,中央高美尼的墓室,比先前看過的大幾倍,大廳有些角落鋪滿了不同款式的波斯地毯,踏上去的感覺十分柔軟,不過要先脫鞋。走到陵墓的室外,看到陵墓的上面是有一個金色的圓頂和四座金色的宣禮塔。整個建築實在是令我們感到驚嘆,這個陵墓似乎還在興建之中,陵墓不收入場費用。對於經過高美尼機場回國的遊客,這個陵墓是去機場之前順道參觀的最佳選擇,另外要留意的是,在Google Map搜索到的結果可能會顯示陵墓的位置會在市中心,這個是錯的。







以為去到機場這個行程就要劃上句號?非也,在機場裡我們發生了一段小插曲,話說我們在伊朗各個城市時,發現美元兌伊朗Rials的匯率偏高,而在設拉子機場時,發現伊朗Rials兌美元的匯率偏低,所以心生一念:如果在街上兌換一些Rials再在機場兌回美元,這會否賺得到差價?所以我們用幾百美元作出這個嘗試。最後,無意中過了機場海關,發現禁區內沒有外幣找換店!其實禁區內怎會可能有外幣找換店?遊客最好在禁區內將所有錢花光。拿著這麼多Rials有什麼用途?拿回香港的話,如果香港的找換店不收,那怎麼辦?即是說,我們要在機場花光這一千萬Rials!

正為此事煩惱之間,我們發現,這裡的商店有一種東西,一直都很想試的,但價錢又實在是太昂貴而卻步的,就是—魚。子。醬!魚子醬的魚子是從鱘魚取得的,世界上最頂級的魚子醬就是Beluga:從較大體形的鱘魚身上取得,魚子呈亮黑色;其次是Osetra:從中等體形的鱘魚取得,魚子呈金黃色;第三是Sevruga。
最後,我們“被”買了兩罐魚子醬,一罐頂級和一罐次級,商店職員會給你一個保溫袋及一盒乾冰以作保存溫度。

十六天波斯之旅正式完結,我們經杜拜返回香港。

注意地方:
如果不包括機票價錢和手信,十六天的行程連食宿交通及景點入場費等,大約每人用了一千美元左右,伊朗是不用信用卡的,請多帶美元傍身。

伊朗是一個氣候乾燥的地方,而吃的主食又多是烤類食物,所以最好準備一些清熱氣的沖劑過來,如果沒有的話,記得多喝果汁滋潤自己及補充水份,在伊朗街上不難找到果汁舖。

基本上大部份旅館都有wi-fi服務,但是因為國家政策的關係,伊朗境內是不能連上FB的,但是可以用一些VPN apps例如VPN Master、HotspotVPN、Opera VPN等等的apps去解決問題,我試了幾個方法,最佳的方法是用VPN Master,先連上新加坡的伺服器再上FB,雖然是樹懶的速度,但是至少用得到。

景點的外國遊客入場費似乎正在不斷地提升。這篇遊記所列出的景點外國遊客入場費是2016年年底的價格,只作參考。

伊朗國家所採用的伊朗曆法,是與伊斯蘭曆法不同的,雖然兩者都是以公元622年作為元年,但是伊朗曆是用地球公轉(陽曆)作計算,伊斯蘭曆則以月球公轉(陰曆)作計算,所以經過了一千三百多年後的今天,兩者在數字上已經有四十幾年的差距。以我們在離開伊斯法罕住卡尚的那一天為例:
公元:2016年10月2日 即等於
伊朗曆:1395年7月11日,亦等於
伊斯蘭曆:1438年Muharram月1日
買車票很多時都會用得著伊朗曆,你可以在香港先將行程從公曆轉換至伊朗曆,方便到時核對。

後記:
越來越發覺自己很無知,儘管自己是活在一個資訊發達的香港。小時候,電視播什麼,報紙說什麼,老師教什麼,都照單全收;長大後,發覺很多人無論講什麼,都是從自己的利益出發,真理可以被嚴重扭曲至消失,謊話可一百次可以變成事實。不要盡信任何傳媒,亦不要認為自己過去所學的東西一定是對的。

去一個很多人都認為是神秘的地方,實在是很困難;找到兩個不相識的人,一起去這個神秘的地方,就更加難;還要大家都可以興奮地出發,大家開心滿足地回家,就難過登天,但是,我全部都能夠做到。真的很感激,竟然有網友肯陪我們一起完成這個波斯之旅,還望行旅程上有不足的地方而我又不知道的,請兩位多多體諒!

當地人民用心對待我們,我們在香港有沒有用心對待來香港的遊客?我遊覽過不少的地方,留意到一個景象,最不喜歡笑的,就是香港人,尤其是當香港人對著陌生人,你可能會問,對著陌生人笑?傻的嗎?但是,地上有很多人,他們都會對著陌生人微笑,這是因爲香港人已經被變成經濟的電兔而不知道怎樣笑,還是其他地方的人,找到一個開心的生活態度?更奇怪的是,我去過一些十分落後的地方,他們懂得開心而笑的能力一樣遠遠超出香港人。這是為何?香港人以為自己正在不斷追求幸福,但我看到的只是香港人正在背著幸福不斷奔跑。

作為一個基督徒,為何會去這個地方,還要參觀清真寺?這幾年,我開始有興趣了解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三者的深層次關係。為何大家都是同一位上帝,但大家千幾年來都在不停發生爭執?是因為上帝要這事發生(聖經創世紀第十六章),還是人類不能避免地自行將對上帝的認識,規範化及系統化而變成為俗世所稱呼的“宗教”,繼而成為爭執的源頭?我很想知道上帝如何看一些敬拜祂而沒有代罪羔羊的人民。我相信,真理只有一個,真相只有一個。

此篇文章於 2017-02-02 22:40 被 redskyhk 編輯。
感謝 15
yip668
#4
舊 2017-02-12, 17:10
有幸跟樓主同遊伊朗,渡過一個愉快的16天旅程, 更加感激樓主在出發前的準備工夫。

80年代中學時有多位 伊朗同學 , 他們是巴列維王朝的貴族 , 家境富裕 , 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 , 我對他們的背景十分好奇 , 我一直以為高美尼政權是 邪惡及激進的 , 但今次旅程令我完全改觀 。

伊朗人很友善, 絕對 不是美國所說的邪惡軸心, 在伊朗旅遊是百分百安全的, 極力推薦大家去走一趟。
感謝 1
beebb
#5
舊 2017-02-12, 19:58
所以是應該申請entry visa而不是tourist visa?
redskyhk redskyhk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6
舊 2017-02-13, 09:18
引用:
作者: yip668 (原文章)
有幸跟樓主同遊伊朗,渡過一個愉快的16天旅程, 更加感激樓主在出發前的準備工夫。

80年代中學時有多位 伊朗同學 , 他們是巴列維王朝的貴族 , 家境富裕 , 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 , 我對他們的背景十分好奇 , 我一直以為高美尼政權是 邪惡及激進的 , 但今次旅程令我完全改觀 。

伊朗人很友善, 絕對 不是美國所說的邪惡軸心, 在伊朗旅遊是百分百安全的, 極力推薦大家去走一趟。
很開心你們兩位給我們留下愉快的記憶!
redskyhk redskyhk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7
舊 2017-02-13, 09:20
引用:
作者: beebb (原文章)
所以是應該申請entry visa而不是tourist visa?
如果tourist visa,,聞說只有14日;如果entry visa,正常情況下都會有30日。
感謝 1
zermatt2002
#8
舊 2017-02-18, 09:13
唉,很愛樓主的文章耶,圖文並茂,巨細靡遺,造福想去伊朗的人。

沒錯,到香港會發現很多港人面無表情,一個個臉孔模糊,可見生存壓力之大...
beebb
#9
舊 2017-02-18, 14:23
引用:
作者: redskyhk (原文章)
如果tourist visa,,聞說只有14日;如果entry visa,正常情況下都會有30日。
好的
thank you
安妮公主 的頭像
安妮公主
#10
舊 2017-02-18, 20:07
引用:
作者: redskyhk (原文章)
最不喜歡笑的,就是香港人,尤其是當香港人對著陌生人
香港人、是我見過最有效率的一群人,往往、我還搞不太清楚、我點了什麼,食物就都到齊了,但是、擁擠的居住環境,的確、會讓人精神緊繃、笑不出來。

我家附近、有一間燒臘店,老闆是香港人,他太太是台灣人,他每天都笑口常開,生意還不錯哩。
ryuyim
#11
舊 2017-03-17, 15:54
THANKS, 我都係香港人, 仲要都係住元朗
宜家PLAN 緊6月去伊朗, THANKS
Matchstick
#12
舊 2017-03-19, 21:09
謝謝你那麼用心的記錄!
希望我也能找齊同伴出發!
redskyhk redskyhk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13
舊 2017-03-19, 23:09
引用:
作者: ryuyim (原文章)
THANKS, 我都係香港人, 仲要都係住元朗
宜家PLAN 緊6月去伊朗, THANKS
咁祝你旅途愉快!
hkcurry
#14
舊 2017-08-11, 20:35
很詳細的遊記, 謝謝。
KHWL
#15
舊 2017-08-29, 00:04
引用:
作者: redskyhk (原文章)
......


10月6日 第十三天
早上我們辦埋退房手續,將行李寄存在旅館後才外出,晚上就會乘坐通宵火車返回德黑蘭。早餐過後我們乘70,000 Rials 的士去參觀一個詩人墓園(The Tomb of Poets / Maqbaratoshoara),這裡樹立了幾座很大型的現代拱門建築群,我相信大不里士的代表作,不是昨天看到的Tabriz Citadel,就是這個建築群了,這裡埋葬了不少逝去了的詩人,看得到波斯這個民族對文學人士實在是十分尊重。本來一心想走到建築群拍照,很可惜,建築群已被圍欄封著,整個範圍又有維修工程,我們只能在外面拍照,唯獨建築群下面的墓園展覽館繼續開放,如果對這些詩人不太認識,或不大感興趣,請不要進入展覽館,因為入場費用都頗為不值。我們起初以為買了入場券進了展覽館就可以進入建築群,但原來是不可以的。

附件 2009550

Maqbaratoshoara墓園展覽館
收費:100,000 Rials

向南步行約一公里路,就到達Blue Mosque,Blue Mosque建於十五世紀,在1779年的一次地震中,這所清真寺受到嚴重的破壞,大部份牆身的磚片已經剝落,但是單靠剩下的少量磚片,可以想像到這所藍色清真寺原本應該是一所很美麗的清真寺,修復工程已經進行了幾十年,但似乎進度極緩慢。

附件 2009551

附件 2009557

附件 2009555

Blue Mosque
收費:? Rials

沿途經過一些街道時,看見有一個噴泉在十字路口中央,泉水是紅色的,我相信是代表血吧,之後翻查互聯網後得知,政府設立這些噴泉,是希望人民不要忘記因爲戰爭而為國犧牲的烈士。

附件 2009552

中午時間我們來到一個中東最大及最歷史悠久之一的市集—大不里士大巴扎(Tabriz Historic Bazaar Complex),這個市集近年被列入世遺名錄(UNESCO),雖然市集很大,但是店舖已經按貨品種類各自分好區域,有賣波斯地毯的、有賣金器手飾的、有賣衣服鞋襪的、糧油雜貨包羅萬有,在這裡遊覽實在很易迷路。

附件 2009553

附件 2009556

又是午飯的時候了,對於昨天的Kamali Café,我們都一致好評,所以我們決定再次返回這間餐廳,四位消費共780,000 Rials。

之後我們乘十四公里的士去一個城東南方的一個公園Elgoli Park(不用入場費)。經過十幾天的緊密的旅程,我們確實是開始有點兒疲累,對我來說,去旅行肯定是放電而絕對不會是叉電,但來到這鳥語花香、綠草如茵的公園,實在令我們感到心曠神怡,雖然湖泊是人工造的,但仍然無損這裡風光秀麗的景緻,加上當日天朗氣清,實在違反我去旅行是放電的原意。我們在這裡逗留了很長的時間,亦不時看見有一些來自土耳其或是周邊國家的旅客,留意到這一點的原因,是我們發現有一些途人,主動邀請異性拍照,在正常情況下如果是伊朗居民,一般都只會邀請同性拍照的。全靠這個公園,我們的電量又再提升了。

附件 2009554

附件 2009558

接近黃昏了,是時候返回酒店取回行李了,從Sina Hotel去火車站的士收費是100,000 Rials,可能是因為大城市的關係,之前在伊朗的幾個城市,經常有市民向我們打招呼,但在大不里士相對地沒有那麼頻密。

到了火車站,入閘前沒有像在德黑蘭過來時有警察檢查資料。我們乘搭晚上八時二十分開出的通宵火車返回德黑蘭,車費四位共59歐元,同樣是一個包廂四個床位,又有樽裝水及小食派發,床位還比之前的較寬闊。在火車上,我們遇到一群伊朗的消防人員在隔壁的包廂,他們說剛剛在大不里士比賽完畢,正在返回德黑蘭,他們十分熱情,過來吹水、集郵(selfie),又請我們吃小食,甚至請我們吃飯盒(可能他們飯盒過多?)!我們也禮上往來,請他們吃果仁,他們甚至邀請我們到他們家作客及留宿,我們因為已經安排了旅館而婉拒了他們。

附件 2009736

附件 2009735

10月7日 第十四天
早上約九時,火車到達伊朗首都德黑蘭。終於有機會搭伊朗的地鐵了!這裡地鐵的收費是不分距離的,單程收費是7,500 Rials,兩程收費是11,000 Rials,車廂有分男女混合車廂及婦女專用車廂,經常有流動小販在車廂內來來回回,販賣一些文具、玩具、領呔、襪子等,不知是否合法的,但車廂內的乘客普遍都是十分安靜的,我們留意到一點,就是他們都是沒有笑容的,大部份乘客,無論男女,都是黑衫黑褲,整個感覺更是死氣沉沉,是因為他們正在紀念阿舒拉節,還是他們平常都是這樣的?而之前經常遇到途人向我們打招呼的情況,在這裡似乎都沒有了,或是首都的市民已經見慣了遊客?無論如何,在地鐵車廂裡我們說話都盡可能細聲一點,我們目的地是Saadi地鐵站附近的Markazi Hotel,其實我實在太興奮了,忘了大家都是拖著很多行李,要乘地鐵這三天一定有機會吧!

附件 2009737

男女混合車廂:
附件 2009738

女性專用車廂:
附件 2009739

到達Markazi Hotel,旅館收費是單人床50美元,雙人床70美元,都是在香港時經電郵預留房間的。放低行李後,我們去找東西吃,順便去第一個景點,就是前美國駐伊朗領事館。從Markazi Hotel一直向北行約一個半公里,行到Taleghani地鐵站附近,就會到達領事館,但是沿途一直行,也找不到餐廳,加上這天是星期五,亦即這裡的安息日,不少店舖都關門。

到達了前美國駐伊朗領事館,不知是不是因為星期五的關係,大家都不能內進,領事館佔地很廣,單是圍著主建築物和花園的圍牆,其中一面已經有過百米長,圍牆上,劃有不少反美的圖畫,還有看到當日美國營救人質時,墜毀的直升機的殘骸,這一切反映出伊朗人因爲美國的詭詐有多憎恨美國。

附件 2009752

附件 2009753

附件 2009754

1960年代,美國與伊朗的關係,是建基於利益之上,美國利用龐大的經濟援助,來換取伊朗的石油。可惜當年伊朗的國王巴列維及其親信中飽私囊,生活極為奢華,直至1979年1月,伊朗革命(即伊斯蘭革命)爆發,巴列維被推翻並且流亡海外,新領袖高美尼(即霍梅尼)稱美國政府為魔鬼,同年11月,伊朗有學生佔領美國領使館並且扣押美國外交官,美伊正式斷交,這個史稱「伊朗人質事件」長達444天,兩國關係至今仍未恢復。

很難得才可以在德黑蘭找到一間餐廳,我們要行到去Ferdowsi地鐵站十字路口的南邊,才找到一間在樓上名叫Romance Café,這是一所西式的餐廳,不知是否因為這十幾天吃得太多燒烤食物,這裡的意粉及奶昔特別好味道。

午飯後我們去伊朗國家博物館,展館分開兩部份,一個是史前館,一個是伊斯蘭館,兩館各自收獨立入場費,我們只進入史前館。史前那裡展出很多史前的文物,遠至石器時代之前,及至七世紀的薩珊王朝。事實上,歷史可以是很有趣的,在我們於波斯波利斯時,我們都很滿意那個導遊的講解,事後我們有點後悔沒有在這個博物館找導賞員講解,結果是浪費了入場費。

附件 2009755

National Museum of Iran
入場費:
Pre-historic Period:300,000 Rials
Islamic Period:300,000 Rials

之後我們步行去到古列斯坦宮(Golestan Palace),這所建於十六世的皇宮,是德黑蘭最古老的建築物之一,整體感覺上有點似歐洲中世紀的建築風格,因為入場費實在太昂貴了,宮殿是分館收費,我們只參觀了主大廳,內裡有一兩個房間很特別,房間的牆壁全都是用小鏡子裝嵌成,令到整個房間都是閃令令的,對於我們傳統東方人的家裡就不會有這麼多鏡子吧!

附件 2009756

附件 2009757

Golestan Palace(UNESCO)
基本入場費:150,000 Rials
主大廳入場費:150,000 Rials
其餘8個大廳入場費:每個大廳80,000 Rials
如要全部大廳都參觀:總入場費940,000 Rials
開放時間:直至下午五時

返回旅館途中,我們又遇到熱情的市民了,一位陌生的女士迎面而來,打開一盒西餅,請我們吃蛋糕,我們頓時不知所措,不知應不應該接受,但想到伊朗人熱情好客的性格,我們就不客氣了。經過一些小街,發現一個現代市集,賣的是一般的現代衫褲鞋襪,也有賣中價、低價及小孩服裝,人來人往,與香港星期日橫街窄巷的小販檔沒兩樣。

附件 2011086

一直以來,住過幾間伊朗的旅館,無論是傳統波斯大宅或者是西式的,一般都不錯,有時候洗澡的水壓不太夠、wi-fi有點慢,是可以理解的,全不是大問題,但這間Markazi Hotel,我絕對不會推薦給大家。話說,我們參觀完Golestan Palace之後返回Markazi Hotel,休息一會後,到旅館大堂問一問職員附近有什麼餐廳推介,他就安排一個禮賓帶我們去,我們怕阻礙他的工作,又其實心知他可能事後會向我們收取小費,因為我們剛到這裡時,有位禮賓幫我們拿行李後直接向我們討小費,所以起初我們是拒絕他的,只叫他在地圖圈出位置就可以了,但是旅館職員還是要安排一個禮賓帶我們去。最後,禮賓當然將我們帶到去餐廳那處,他問我們取小費,我們沒有付給他。我想,當一個大城市開始與世界接軌的時候,這些事情似乎都是不能避免的,我相信過多幾年,其他小城市開始再多一些遊客的時候,這種風氣亦會慢慢出現,波斯人親切誠懇又可愛的一面,可能就會開始改變。話說回來,那間餐廳似乎不太適合,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合乎心水的,最後看見有一間快餐店,求其吃了一個簡單的晚餐就算,之後就返回旅館休息。我們在德黑蘭的第一日,就是這樣地渡過。

10月8日 第十五天
上午我們去巴列維皇宮(Sa’adabad Palace)參觀,從旅館附近的Saadi地鐵站乘北行線,去到尾站的Tajrish站再乘搭的士就到。因為正巧遇著上班時間,過了幾班地鐵都不能迫進車廂,最後十分艱難才能成功迫進其中一班車,當差不多到站的時後,有一位伯伯主動向我們打招呼,又交談起來,他知道我們要去Sa’adabad Palace,就主動向帶我們離開地鐵站,除了帶我們去適當的出口之外,更帶我們去出口旁的小巴總站,他說這個小巴可以直到Sa’adabad Palace!小巴是一架普通的麵包車,車費只是每位15,000 Rials!肯定比的士便宜。多謝伯伯有這麼好的介紹!不要忘記說給司機知你要去這個景點,因為車子另一邊的總站不是在宮殿的。

小巴行走了幾分鐘的山路,就到達宮殿群的其中一個入口,巴列維皇宮(薩阿德奧包德宮殿群Sa’adabad Palace)就是巴列維皇朝的統治者的宮殿,整個皇宮範圍很大,大約有三平方公里,屬於廿十世紀初的建築,整體上近似於歐洲的風格,當中一共有十多所宮殿,每個宮殿都有不同的用途,包括休息、招待賓客、用膳、軍事、藝術品收藏、武器收藏等等,每個宮殿都裝潢華麗,金壁輝煌,不知是否國家人民的民脂民膏都化成這個宮殿的每一片裝飾。因為這是一個很大的地方,而總入場費亦都是十分昂貴,不建議參觀所有的宮殿及博物館,就算你有的是錢,也沒有無限的時間和精力。我們只參觀了其中兩個住所宮殿White Palace及Green Palace,皇宮內有穿梭小巴遊走,每程每位10,000 Rials。

附件 2009782

Sa’adabad Palace
基本入場費:150,000 Rials
兩個住所宮殿入場費:每個宮殿150,000 Rials
14個博物館入場費:每個博物館80,000 Rials

參觀完宮殿之後,遊客可以在皇宮大門口截回程小巴返回Tajrish,車費一樣是每人15,000 Rials,Tajrish有一個市集,就在地鐵站的出口,這個市集有較多賣果仁的舖頭,如果你愛吃果仁的話,這裡都是一個入貨的好地方,而我和太太就大約買了1,200,000 Rials,即大約300港元的果仁,一共有五大包,一包自用,四包送禮。是實上果仁真是一點也不便宜,可能當地人買的話會便宜些,但是我們就是愛吃。在市集附近,找到一間披薩店,在那裡吃過午飯後就乘搭地鐵返回市中心,去看一些非常超級昂貴的東西。

附件 2009783

國家珠寶庫展覽(National Jewellery Museum)只在每逢星期六至星期二在德黑蘭市中心的伊朗中央銀行舉行,而且開放時間很短,只有兩個半小時,如果有意參觀的話,請好好計劃一下行程,進入展覽廳前必須將背包、手袋、相機、手機寄存,展覽廳內不可拍照,再經過保安系統後排隊等候入場。內裡展出很多貴重珠寶首飾,包括用黃金、鑽石、寶石和珍珠等嵌切出來的皇冠、項鍊、耳環等首飾、服飾及其他大大小小的擺設。

附件 2009784

Treasury of National Jewels
地點:伊朗中央銀行(Saadi地鐵站西行約三百米)
開放時間:星期六至星期二,下午二時至四時半
入場費:200,000 Rials

傍晚返回旅館休息一下,晚上我們過去阿扎迪塔(Azadi Tower)拍照,紀念塔位於Meydan-e Azadi地鐵站附近,於1971年建成,為了紀念波斯帝國建立2500週年,可惜到達時發現紀念塔已被圍板圍著,又是維修工程!不能進去!我們唯有在外拍照。

附件 2009785

因為這兩天在德黑蘭找餐廳真是比較困難,在Azadi Tower附近亦是一樣,所以我們的晚飯都是在Romance Café解決就好了,飯後返回旅館。

10月9日 第十六天(完)
經過十五天的波斯之旅,來到今天第十六天,亦是最後一天,我們開始要與同行的兩位遊伴分開了。第一位遊伴於上午早餐後就要離開旅館往機場,目的地是日內瓦。現在乘下三人行,我們三個大約上午九時半去到Tehran Bazaar漫遊巴扎,但是可能太早,有些店鋪還未開門,不久之後另一位遊伴又是時候要走了,他要返回旅館、取回行李再去機場,目的地是香港。現在就只剩下我和太太二人。

我們走到市集旁的高美尼清真寺,現在正進行局部修葺,這間清真寺雖然是近代的建築,但是建築風格上有點古色古香,不知是否因為之前欠缺保養所導致。如果我們在Google Map搜尋Imam Khomeini Mosque的話,位置就不會是德黑蘭巴扎旁邊,不知道Khomeini mosque是有超過一個,還是根本Google Map的資料錯誤,還有一點有趣的地方是,高美尼活躍於二十世紀中期,但是這清真寺是建於他生前,所以這個清真寺的名字估計是後期加上去,或是被更改的。

附件 2009789

離開市集,在大街旁邊我們發現有一間店舖賣一款街頭小吃—羊肉湯,除了之前在伊朗幾乎天天喝果汁之外,都曾經發現過一些推車仔的伯伯,煮蕃薯粉葛之類的小吃,但都不是太吸引,這次發現我相信是伊朗的街頭小吃,喜歡吃羊的我們,當然不會放過!我們叫了一碗羊湯連烤薄餅,整碗羊湯大部份都是羊肉,羊羶味適中,烤薄餅都還沒吃完就已經覺得甚飽,最重要的是這餐只是需要幾萬Rials,實在太超值!

附件 2009790

附件 2009791

午餐後我們返回Markazi Hotel,等候的士司機來接我們到機場。去機場之前,我們叫司機停一停在最後一個景點—高美尼之墓。從Markazi Hotel去高美尼機場,旅館的職員可以幫忙安排的士,收20美元,如果中途停高美尼之墓,司機多收費5美元。其實如果在Kahrizak地鐵站出再過去陵墓,一定便宜很多很多,但是我們不太清楚陵墓有否的士去機場。

高美尼之墓(霍梅尼陵墓 / Mausoleum of Imam Khomeini)位於德黑蘭市的最南面,在停車場附近有一個公園,看到有很多市民一家大小在這裡露營,進入這裡之前,隨身物品都要經過仔細檢查,內裡的大廳是不分男女的。入到大廳,這個陵墓極之宏偉,無論拱頂的圖案裝飾或是周邊的設計,都是華麗與莊嚴的極致結合,中央高美尼的墓室,比先前看過的大幾倍,大廳有些角落鋪滿了不同款式的波斯地毯,踏上去的感覺十分柔軟,不過要先脫鞋。走到陵墓的室外,看到陵墓的上面是有一個金色的圓頂和四座金色的宣禮塔。整個建築實在是令我們感到驚嘆,這個陵墓似乎還在興建之中,陵墓不收入場費用。對於經過高美尼機場回國的遊客,這個陵墓是去機場之前順道參觀的最佳選擇,另外要留意的是,在Google Map搜索到的結果可能會顯示陵墓的位置會在市中心,這個是錯的。

附件 2009792

附件 2009793

附件 2009794

以為去到機場這個行程就要劃上句號?非也,在機場裡我們發生了一段小插曲,話說我們在伊朗各個城市時,發現美元兌伊朗Rials的匯率偏高,而在設拉子機場時,發現伊朗Rials兌美元的匯率偏低,所以心生一念:如果在街上兌換一些Rials再在機場兌回美元,這會否賺得到差價?所以我們用幾百美元作出這個嘗試。最後,無意中過了機場海關,發現禁區內沒有外幣找換店!其實禁區內怎會可能有外幣找換店?遊客最好在禁區內將所有錢花光。拿著這麼多Rials有什麼用途?拿回香港的話,如果香港的找換店不收,那怎麼辦?即是說,我們要在機場花光這一千萬Rials!

正為此事煩惱之間,我們發現,這裡的商店有一種東西,一直都很想試的,但價錢又實在是太昂貴而卻步的,就是—魚。子。醬!魚子醬的魚子是從鱘魚取得的,世界上最頂級的魚子醬就是Beluga:從較大體形的鱘魚身上取得,魚子呈亮黑色;其次是Osetra:從中等體形的鱘魚取得,魚子呈金黃色;第三是Sevruga。
最後,我們“被”買了兩罐魚子醬,一罐頂級和一罐次級,商店職員會給你一個保溫袋及一盒乾冰以作保存溫度。

十六天波斯之旅正式完結,我們經杜拜返回香港。

注意地方:
如果不包括機票價錢和手信,十六天的行程連食宿交通及景點入場費等,大約每人用了一千美元左右,伊朗是不用信用卡的,請多帶美元傍身。

伊朗是一個氣候乾燥的地方,而吃的主食又多是烤類食物,所以最好準備一些清熱氣的沖劑過來,如果沒有的話,記得多喝果汁滋潤自己及補充水份,在伊朗街上不難找到果汁舖。

基本上大部份旅館都有wi-fi服務,但是因為國家政策的關係,伊朗境內是不能連上FB的,但是可以用一些VPN apps例如VPN Master、HotspotVPN、Opera VPN等等的apps去解決問題,我試了幾個方法,最佳的方法是用VPN Master,先連上新加坡的伺服器再上FB,雖然是樹懶的速度,但是至少用得到。

景點的外國遊客入場費似乎正在不斷地提升。這篇遊記所列出的景點外國遊客入場費是2016年年底的價格,只作參考。

伊朗國家所採用的伊朗曆法,是與伊斯蘭曆法不同的,雖然兩者都是以公元622年作為元年,但是伊朗曆是用地球公轉(陽曆)作計算,伊斯蘭曆則以月球公轉(陰曆)作計算,所以經過了一千三百多年後的今天,兩者在數字上已經有四十幾年的差距。以我們在離開伊斯法罕住卡尚的那一天為例:
公元:2016年10月2日 即等於
伊朗曆:1395年7月11日,亦等於
伊斯蘭曆:1438年Muharram月1日
買車票很多時都會用得著伊朗曆,你可以在香港先將行程從公曆轉換至伊朗曆,方便到時核對。

後記:
越來越發覺自己很無知,儘管自己是活在一個資訊發達的香港。小時候,電視播什麼,報紙說什麼,老師教什麼,都照單全收;長大後,發覺很多人無論講什麼,都是從自己的利益出發,真理可以被嚴重扭曲至消失,謊話可一百次可以變成事實。不要盡信任何傳媒,亦不要認為自己過去所學的東西一定是對的。

去一個很多人都認為是神秘的地方,實在是很困難;找到兩個不相識的人,一起去這個神秘的地方,就更加難;還要大家都可以興奮地出發,大家開心滿足地回家,就難過登天,但是,我全部都能夠做到。真的很感激,竟然有網友肯陪我們一起完成這個波斯之旅,還望行旅程上有不足的地方而我又不知道的,請兩位多多體諒!

當地人民用心對待我們,我們在香港有沒有用心對待來香港的遊客?我遊覽過不少的地方,留意到一個景象,最不喜歡笑的,就是香港人,尤其是當香港人對著陌生人,你可能會問,對著陌生人笑?傻的嗎?但是,地上有很多人,他們都會對著陌生人微笑,這是因爲香港人已經被變成經濟的電兔而不知道怎樣笑,還是其他地方的人,找到一個開心的生活態度?更奇怪的是,我去過一些十分落後的地方,他們懂得開心而笑的能力一樣遠遠超出香港人。這是為何?香港人以為自己正在不斷追求幸福,但我看到的只是香港人正在背著幸福不斷奔跑。

作為一個基督徒,為何會去這個地方,還要參觀清真寺?這幾年,我開始有興趣了解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三者的深層次關係。為何大家都是同一位上帝,但大家千幾年來都在不停發生爭執?是因為上帝要這事發生(聖經創世紀第十六章),還是人類不能避免地自行將對上帝的認識,規範化及系統化而變成為俗世所稱呼的“宗教”,繼而成為爭執的源頭?我很想知道上帝如何看一些敬拜祂而沒有代罪羔羊的人民。我相信,真理只有一個,真相只有一個。

謝謝樓主詳細的介紹,對遊伊朗很有幫助。請問九月尾帶父母遊伊朗有需要請導遊和司機嗎?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