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小試牛刀之世界文化遺產系列(帝國的囚徒)

14 23 9321
greataugustus
#1
舊 2013-04-05, 22:00
倫敦塔―帝國的囚徒
(Tower of London)

“Let's talk of graves, of worms, and epitaphs……For God's sake, let us sit upon the ground, and tell sad stories of the death of kings : How some have been deposed, some slain in war, Some haunted by the ghosts they have deposed, Some poison'd by their wives, some sleeping kill'd; All murder'd — for within the hollow crown” —William Shakespeare,《Richard II, Act III, Scene II》
嶄新的倫敦
可以說英格蘭的歷史就是倫敦的歷史,而倫敦塔的歷史就是倫敦的歷史。一座小小的城堡,曾經一再上演著改變英格蘭命運的悲喜劇;而一座中世紀古城,因一場大火,卻像火鳳凰一樣浴火重生。這座小小的古堡正是倫敦塔,而這座中世紀古城正是倫敦。倫敦是一座新舊交織的城市,以倫敦橋為界,橋的一側是像倫敦塔等洋溢著古意的歷史建築,另一側則是充滿著現代氣息的高樓大廈。在今天倫敦是世界級的大都會,與紐約並稱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都會。但倫敦的歷史卻遠超過紐約,儘管今天世界舞台中心由歐洲轉向美洲,世界經濟中心也從倫敦交易所移至美國華爾街。但說起倫敦的歷史、人文的背景則使美洲大陸上所有大城市都黯然失色。
早在二千多年前,羅馬人就看中了泰晤士河口的戰略位置,建立起一個由城牆圍著的小城市。而這個小城只有今天兩個海德公園般大小,羅馬人稱其為Londinium。羅馬帝國滅亡後,盎格魯人、撒克遜人、維京人、諾曼人相繼蹂躪了這片土地,中世紀初英格蘭的心臟在約克,倫敦因地處南方沒得到足夠重視。自羅馬人撤退之後數百年,倫敦也只是一個小城鎮。可是瑕不掩瑜,諾曼王朝後,倫敦因地近泰晤士河,得地利之便,可用河運和英倫島上其他城鎮溝通,加之其地處南方,正是一扇面向歐洲大陸和海洋的窗口,故此倫敦開始急速發展。(諾曼人本身來自歐洲大陸,本身為法國一個公國,自諾曼人征服英格蘭後,英格蘭開始偏離了原來的歷史軌道,由原來屬於北歐的丹麥文化區向地中海的拉丁文化區急轉彎,以致後來「撞上了歐洲大陸」,爆發了和法國曠日持久的戰爭)中世紀後期,倫敦急速發展,成為王家常駐地和第一大城市,人口由公元1100年的15000人急增至公元1300年的80000人。除十四世紀因黑死病流行以致人口急減外,在十二世紀以後倫敦的人口呈飛躍式增長。及至十七世紀倫敦已成為一座歐洲大城,人口已達數十萬,但倫敦畢竟是一座中世紀城市,城內到處皆是中世紀以來遺留下來的古建築,街道曲折迂迴,欠缺整體規劃,沒有完善的排污系統和衛生醫療設施,以致城內瘟疫流行,消聲匿跡數百年之久的黑死病又再蠢蠢欲動,這正是公元一六六六年前夕的倫敦。

圖一:圖中殘存的城牆是倫敦最早的城牆,是大約在公元兩世紀末至三世紀初興建。而圖中的雕像是羅馬皇帝圖拉真,倫敦城牆正是在他在位時開始興建,故英人立此雕像作紀念
舊的世界開始失序,燃點起新時代的火星卻在這一年九月的某個星期三在Pudding Lane中某間麵包店燃燒起來,大火一發不可收拾,幾乎吞噬了整個倫敦,就連倫敦當時的地標―聖保羅大教堂也在大火中被焚毀。火勢一度迫近當時英國宮廷―白廳宮(Palace of Whitehall)(十六、十七世紀時英國國王在倫敦的主要居所,也就是當時的王宮,後來在1698年被焚毀,只有英尼格‧瓊斯(Inigo Jones)所建的國宴廳(Banqueting House)保留了下來),大火燒了整整三天,由九月二日一直燒到九月五日,火勢才得以控制。城中大部分中世紀留下的建築幾乎盡數燒毀,大約七萬房子受到影響。當時的著名作家塞繆爾.佩皮斯(Samuel Pepys)目睹了火災的混亂情景,形容大火為「令人哀傷的大火」(lamentable fire)。但也正是這場無情之火,燒光了城中所有的老鼠和屍體,制止了瘟疫繼續蔓延。一座混亂無序、主要由木造建築組成的中世紀城市消失了,一座新的規劃、新的風格的城市在舊的廢墟中建立起來。今天倫敦大部分建築物都是大火後所建造的。只有這座石制的倫敦塔,屢經考驗而屹立不倒。
圖二:左側是英尼格‧瓊斯所建國宴廳的外觀,是整個白廳宮建築群中唯一倖存的一幢。而日後斯圖亞特王朝的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正是在國宴廳前被處死。而右側正是國宴廳內的天花板,由當時著名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所繪
塔旁的景觀
倫敦塔位於倫敦市東部,緊靠泰晤士河與塔橋。初到倫敦的遊客,很容易被倫敦塔的宏偉外觀、引人入勝的歷史典故、耐人尋味的詭異故事所吸引,以致忽略了周圍一些不起眼的景點。前往倫敦塔可乘搭倫敦的地下鐵(英語稱為underground,當地人俗稱為tube),但我卻選擇了乘搭倫敦最具特色的雙層巴士,在過程中可欣賞到周圍的街景,而且經過倫敦市許多著名的地標如女皇劇院(Her Majesty's Theatre)、國家畫廊(National Gallery)、林肯法學院(Lincoln's Inn)等,這是搭地鐵所不能比拟的。倫敦塔對面的一條街有一座外觀不太起眼的小教堂,名為All Hallow by the Tower。沒有聖保羅大教堂的雍容華貴,沒有西敏寺的皇家氣派,也沒有林肯大教堂的巍峨雄偉,但它卻是忠實的歷史見證人。這座小教堂有1300年歷史,比很多主教座堂也要古老。美國第六任總統 ― 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尚未任總統時,代表美國出使歐洲,在倫敦停留期間邂逅了美國駐英公使的女兒露易莎‧凱薩琳‧詹森,後來正是在All Hallow by the Tower裏結婚。而1666年倫敦大火的目擊者之一,作家塞繆爾.佩皮斯(Samuel Pepys)正是在這所教堂的塔樓觀察到火勢的。但這座在多次大火都倖存下來的古老教堂卻敵不過無情的戰火,二次大戰中納粹德軍的空襲完全摧毀了這座教堂。今天的建築是在原址上重建。教堂裏的地下室藏了許多羅馬時代和盎格魯‧撒克遜時代留下的文物,在今天倫敦的教堂中實屬罕有,可說是都市中一個歷史寶庫。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883103
除All Hallow by the Tower外,倫敦塔旁外還有倫敦著名景點之一的倫敦橋。倫敦橋的正式稱呼是“Tower Bridge”,中文應翻譯為「倫敦塔橋」。倫敦塔橋是一座橫跨泰晤士河兩岸的一條機械推動式懸索橋,連接著倫敦的新城區和舊城區。平日有船在河面駛過的時候,倫敦塔橋會用機械拉起,待船過後則放下。在1894年建起時,是一條非常新穎的開合橋。
圖三:左上方是女皇劇院、右上是國家畫廊、下兩圖是林肯法學院,都是倫敦市有名的地標建築
圖四:圖中是倫敦市內一所有悠久歷史的小教堂,可追溯至公元七世紀,可惜在二戰中被毀,配為原址重建
而童謠中「倫敦大橋垮下來,垮下來,垮下來」(原文為: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中的倫敦橋和這座倫敦塔橋沒有任何關係,那童謠中指的倫敦橋是在泰晤士河上遊的一座石橋。而據考證「倫敦大橋垮下來」這座童謠最早在十七世紀已有紀錄,歌詞可能是紀念公元十一世紀英國國王為延緩維京人入侵已燒毀泰晤士河上的木橋的歷史故事,甚至有學者提出和中世紀早期活埋小童在橋的地基中進行血祭,以防止大橋倒塌有關,但尚無任何證據。這歌詞的真實意圖始終無人知道,但這童謠的節律傳到歐洲其他國家如法國、德國和意大利,成為近代家傳戶曉的童謠。順帶一提,在殖民地時代,英國人把它帶到香港,當時香港人把它改了一改歌詞就叫「有隻雀仔跌落水」。倫敦塔旁還有一艘二戰時留下來的巡洋艦貝爾法斯特號輕巡洋艦(HMS Belfast),現已改為博物館供人參觀,對海軍史有興趣之人士不宜錯過。
圖五: 左側是倫敦橋現址,也是童謠「倫敦大橋垮下來」中的倫敦橋,位於倫敦塔橋的上游。而右圖則是建於1894年的倫敦塔橋,在倫敦塔旁邊
圖六:巡洋艦貝爾法斯特號輕巡洋艦(HMS Belfast),現屬帝國戰爭博物館管轄,供遊人參觀
英國的遺產―倫敦塔
倫敦塔就像是一部引人入勝的小說,集宮廷陰謀、軍事謀略、民間傳說、靈異鬼怪的元素於一身。倫敦塔的官方名稱是「女王陛下的宮殿與城堡,倫敦塔」(Her Majesty's Palace and Fortress, The Tower of London)。在一九八八年因符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ii) 能在一定時期內或世界某一文化區域內,對建築藝術、紀念物藝術、城鎮規劃或景觀設計方面的發展產生極大影響(教科文組織認為征服者威廉建立倫敦塔,並使之成為王室力量的象徵,而且倫敦塔的石製塔樓在十一世紀末是英國城堡建設的範例,英格蘭很多其他城堡如Rochester, Hedingham, Norwich, or Carisbrooke Castle都是依倫敦塔而建)、iv) 可作為一種建築或建築群或景觀的傑出範例,展示出人類歷史上一個或幾個重要階段(教科文組織認為倫敦塔中的白塔是十一世紀諾曼王家城堡建築的傑出範例,而倫敦塔的整體建設則是中世紀軍事建築的主要範例)等而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倫敦塔與其說是塔,不如說是城更合適。倫敦塔實際不是一座單一建築,而是由塔樓、要塞、城牆、小教堂構成的建築複合體。說到倫敦塔,熟悉英國歷史、文學的人可能馬上聯想到負心國王―亨利八世。他把那厭倦了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王后(Anne Boleyn),也就是伊莉莎白一世的母親,關進倫敦塔並處死。倫敦塔已和監獄一詞劃上等號,英語中有一句著名的諺語叫“sent to the tower”,就是指入獄的意思。這句諺語中的tower是指倫敦塔。如同中國的電視劇或電影中每當皇帝振怒時便說「拖出午門斬首」(和歷史不符,詳細見第二章),以致不少中國人也以為午門是斬首的地方,同樣地,不少英國人視倫敦塔為一座監獄。儘管倫敦塔內的確處決了不少犯人,也有不少著名人物被關押在塔中,可是倫敦塔最初卻不是用作關押或處決囚犯。
圖七:倫敦塔建築群外景
故事的緣起
今日的倫敦塔始於公元1066年,征服者威廉一世(William the Conqueror)帶領諾曼貴族征服英格蘭。威廉一世用武力奪得英格蘭王位,但他和他的貴族們畢竟是外來者,為防止當地人的反抗,他有必要修建城堡以起震懾之用。因此威廉一世從法國北部運回大量硬石,並採用中古歐陸先進的建築技術,在1087年建成了今天倫敦塔中最引人注目的建築―白塔(White Tower)。白塔以其外牆漆成白色而名,是整個倫敦塔建築群中歷史最悠久的建築。白塔大約高27米,有厚厚的城牆還有很多防禦設施。白塔在當時,是一座固若金湯的堡壘,也是威廉一世的宮殿。倫敦塔的規模在諾曼王朝和金雀花王朝不斷擴張,在獅心王理查時代更動用巨資以擴建倫敦塔,他更計劃修建護城河並引入泰晤士河水。在此前倫敦塔一直是作為國王的宮殿。一直到約翰王在位時,倫敦塔作為一座軍事堡壘,才初試啼聲。倫敦塔曾擋著反抗國王的貴族聯軍猛攻。此後倫敦塔角色由宮殿轉為城堡。那麼為甚麼現在人們想起倫敦塔就想起監獄?這要從一個悲劇國王說起。
圖八:白塔正面。倫敦塔內歷史最悠久的建築,建於十一世紀,最初用作宮殿及城堡,後來英國國王遷至西敏宮,白塔則多作監獄用
圖九:倫敦塔中城門上的垛孔提醒人們它原本是一座城堡,塔中洋溢著中世紀歐洲城堡的布局。像是左上圖的小孔可放槍和箭。而上圖中是士兵藏匿在建築物上方,以長矛刺向入城的敵兵
塔內的故事
宮廷陰謀
宮廷的角落,往往就是最黑暗的地方。倫敦塔自成為國王的宮廷,也注定和陰謀詭計扯上關係。第一個囚禁在塔內的,是英王理查二世(Richard II)。
理查二世幼年登基,大權落入大貴族約翰‧岡特(John of Gaunt)之手。在十六歲的時候面對英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農民暴動,他向暴民高呼說「我將是你們的領袖」,震懾了起義者。成年後又遠征愛爾蘭,為籌措戰爭經費開始向貴族開刀,尤其是富可敵國的約翰‧岡特,又借故流放了約翰‧岡特的兒子,也是理查二世的表兄―亨利‧博魯林(Henry of Bolingbroke),卻因此埋下禍根。亨利‧博魯林打著恢復其合法繼承權的旗號舉兵反叛,得到心懷不滿的貴族支持,迫理查二世退位並將其囚禁在倫敦塔。亨利‧博魯林則在教俗貴族和倫敦市民支持下加冕為王,是為亨利四世(Henry IV),標誌著蘭開斯特王朝開始。理查二世是第一個囚禁在倫敦塔內的國王,他的祖先為防禦外敵而加固的防禦工事,卻變成一道詛咒,埋葬了國王的自由。後來理查二世被帶到龐蒂弗拉克城堡囚禁,次年身亡。官方聲稱理查二世死於絕食,但大部分人不相信,而致在理查二世死後多年仍有人相信他仍然生存。後來的英國人也寧願相信理查二世像莎士比亞劇中描述一樣是被人暗殺。理查二世年幼即位,政權先是旁落在大貴族之手。他的生命數度受到威脅,但多能轉危為安。忍辱負重多年,甚至被迫看著自己親信朋友被處死而無能為力,後終得掌大權。但可惜始終敵不過時代的洪流。早在理查二世的時代,英國社會已確立了「王在議會」的原則。即便是國王,也只能透過議會施政。雖然那時距離民主政治尚早,但一人專制早已經過時。命運像對理查開了一個玩笑,如莎士比亞筆下的理查二世所言:「Sometimes am I kings ; Then treasons makes me wish myself a beggar」也許背叛他最深的是時代吧。
叔侄鬩牆
1674年,工人們在整修倫敦塔時發現一個裝有兩具小骸骨的盒子,一個小盒、二具骸骨揭開二百年前一段王室血案。那時是15世紀末,圍繞英國兩大家族的戰爭、英國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內戰―玫瑰戰爭,已經接近尾聲。約克家族的英王愛德華四世(Edward IV)已經坐穩了王位。他鎮壓了貴族沃里克的叛亂;和法國國王簽訂《皮奎尼協定》,暫時終止了英法長期紛爭;他更處死了宿敵蘭開斯特家族的亨利六世(Henry VI),而處死的地點同樣是在倫敦塔。那一年,公元1483年,正值盛年的英王愛德華四世意氣風發。他有兩個兒子,分別是十二歲和九歲,而愛德華四世消滅了一切潛在的敵人,為他的兒子鋪好了一條康莊大道,只等兒子長大後,約克家族便可把勝利果實永遠繼承下去。可是世事無常,命運女神突然的干預使其如意算盤落空。死神突然降臨愛德華四世頭上,死時僅四十一歲。權力從來是最誘惑人的,古今中外也一樣。國王一死,大權旁落在國王的弟弟格洛斯特公爵理查身上。國王死時,愛德華四世的長子正被舅父、里弗斯勛爵監護。理查馬上把新國王強行接過來,「挾天子以令諸侯」,自任攝政王並揚言要保護新國王到倫敦加冕。接下來,理查開始清除忠於前國王的勢力,首先開刀是的大貴族黑斯廷斯勛爵。16世紀歷史文獻中關於此事描述,故事帶有一點奇幻的色彩,而故事的舞台也是發生在倫敦塔。
話說那是1483年6月13日,政務會在倫敦塔召開。早上理查來到政務會會議廳,心情似乎很輕鬆。還對與會的莫頓主教討論花園的草莓。後來會議召開後,理查出去大約一小時。回來後帶著一群士兵,殺氣騰騰問道「有人謀害像我這樣和國王有近親關係且治理國家的人,應受甚麼懲罰?」。黑斯廷斯勛爵答到應處以和逆君者一樣懲罰。理查卷起他那衣袖,高聲叫道,「你們當中有人用巫術殘害我身體」,只見理查的胳膊已經萎縮,不像是一隻正常人的手。接著他命令把在場與會者逮捕,並把黑斯廷斯勛爵帶到倫敦塔內院子裏斬首。黑斯廷斯勛爵是第一個在倫敦塔內被斬首的人。此後理查決心除去先王的兩位小王子,他把兩位小王子接到倫敦塔。塔的大門關上後就再沒有人見過他們。直到十六世紀理查被亨利‧都鐸打敗後,兩位小王子的悲慘故事才揭露出來。兩位小王子成為倫敦塔內的又一犧牲品。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883103
風流韻事
倫敦塔內最著名的死囚,莫過於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受到小說、戲劇、電影等藝術作品的影響,亨利八世可算是英國最著名的國王,曾有過六段婚姻。他是英國皇家海軍創始人,也是第一位擺脫羅馬天主教會的英國國王。但民間對他的風流韻事更感興趣。他一生有六任妻子,第一位妻子是他已故長兄的未亡人,西班牙公主阿拉貢的凱瑟琳。但凱瑟琳並不能為亨利八世產下男性後裔,只生下一個女兒,就是後來著名的瑪麗一世(Mary I)。生性風流的亨利八世很快對其厭倦了,且此時亨利八世遇到善解人意的女侍官―安妮‧博林。亨利八世對她一見傾心,馬上發起熱烈追求。安妮•博林熟知風流國王的心意,提出絕不當國王的情婦。這下國王可為難了,因為和西班牙公主的婚姻是羅馬教皇許可,而解除婚姻關係也要得到教皇批准。而當時羅馬教皇克萊孟七世不願得罪西班牙國王而不予批准。出於男性的欲望和追求子嗣的渴望,亨利八世下決心和羅馬教會斷絕關係,沒收修道院財產,規定英國國王為英國國教最高權威。他「怒髮衝冠為紅顏」卻改變了英國的命運。十六世紀已經開始萌芽的宗教改革運動在英格蘭發展緩慢,但因亨利八世的反叛反而加速了宗教改革在英國的進程。但安妮‧博林終不能為亨利誕下男性繼承人(和凱瑟琳一樣只為亨利生下一個女兒,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伊莉莎白一世女王),加上國王已對其厭倦,就以通姦和叛國罪處決了安妮‧博林,而斬首地點也是在倫敦塔。而諷刺的是亨利第兩任妻子和她的苦命女兒的命運也在倫敦塔這個監獄內相交。不過母親在這倫敦塔內香消玉殞,不單生前肉體被囚禁在倫敦塔,死後連靈魂也被禁錮在這所監獄,以致多年後經常有遊客聲稱在倫敦塔內見到安妮‧博林無頭的鬼魂在倫敦塔內遊蕩。但她的女兒伊莉莎白則幸運多了,先後避過負心父王的懲罰和王姐瑪麗一世的報復,能夠活著走出倫敦塔,最後登基成為英國女王,打敗西班牙的「無敵艦隊」,開創英國的盛世。
圖十:叛逆者之門(Traitors' Gate)的遠近觀。大部分囚犯都是從這裏被帶到倫敦塔,包括伊莉莎白一世
 帝國的囚徒
英王理查二世是第一個被囚禁在倫敦塔的英國君主,但絕非最後一個。多少英國歷史上的國王、王后、大臣都在倫敦塔內消失。本身為防禦外敵而建的銅牆鐵壁,卻變成一所大監獄,斷送了無數囚徒重獲自由的希望,也幽禁了無數孤魂。當中有人在塔中被暗殺,也有人因失去希望而死,也有人嘗試逃亡失敗而死(例如1244年威爾斯王子被囚禁在倫敦塔,他嘗試用被單捲成繩子以爬出白塔,可惜因被單撕裂而跌死)。所有鬥爭中失敗者的命運交織在這倫敦塔,大部分人在大閘關上後便在世上消失,只有小部分人可絕處逢生。他們都可說是「帝國的囚徒」,倫敦塔也像是法國巴士底監獄一樣成為專制王權的象徵。可是隨著英國的轉型,倫敦塔也跟著轉型了。往昔作為城堡、宮殿和監獄作用開始褪色,之後倫敦塔變成一座軍械庫、國庫、鑄幣廠。時代在轉變,倫敦塔角色也跟著轉變。今天的倫敦塔已再非監獄,而變成一個旅遊景點。昔日恐怖的氣氛被熙來攘往的熱鬧取代。而以往的倫敦塔守衛(Beefeater)今天也變成熱情的講解員,為世界各地的遊客講解塔內的歷史典故。從倫敦塔不再作為監獄起,帝國的囚房開始消失,人的思想開始自由,靈魂開始解放。在英國開始成為一個不能未經審判而隨意逮捕的國度時,英國開始真正釋放她自己能量,改變了自己也影響了世界。
圖十一:倫敦塔後來作為軍械庫、國庫、鑄幣廠之用。現已成為一座博物館收藏了像武器、火炮、中世紀的貨幣等各種展品
圖十三:不同角度下的倫敦塔
倫敦塔 (Tower of London)
國家 : 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
位置 : 英格蘭大倫敦區西堤區
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年份 : 1988年
列入準則 : (ii)(iv)
簡介 : 宏偉的白塔是諾曼第軍事建築的典型,對整個英國的建築風格產生了巨大影響。倫敦塔是威廉一世沿泰晤士河建造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倫敦,並佔領領土。倫敦塔圍繞白塔而建,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堡壘,也是王室權力的象徵。
Source: UNESCO/ERI
開放時間:
每年三月一日至十月三十一日:星期二至星期六:09:00 - 17:30,星期日至星期一:10:00 - 17:30;每年十一月一日至二月二十八日:星期二至星期六:09:00 - 16:30,星期日至星期一:10:00 - 16:30(每年十二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和一月一日關閉)
入場費::₤17
上傳的縮圖
 

 

 

 

 

 

 

 

 

 

 

 

 

感謝 4
9321 次查看
mysmalllamb
#2
舊 2013-04-06, 00:37
謝謝你分享這篇深度歷史導覽,不過我建議可以把排版再調整一下,尤其是分段與插圖片,免得讓整篇精美文章變成大堆頭文字難以下嚥。圖片不一定要在客棧上面上傳,你也可以在自己的部落格或網路相簿上面上傳,然後把 image url 給複製下來,並在編輯工具列裡面選擇插入圖片,把這個 image url 給貼上,就可以任意選擇圖片出現的位置。

另外,你對 Tower Bridge 和 London Bridge 都用了中文「倫敦橋」來稱呼,這是很多觀光客都會搞混的,不過你文中又顯然對兩橋的分別與個別歷史非常了解,因此我猜你是不是找到了外界把 Tower Bridge 謬稱作「倫敦橋」的參考文獻呢?我以為一般正式出版品都會把倫敦橋和倫敦塔橋分得很清楚...

還有一點也許可以商榷一下,就是「帝國的囚徒」這個字眼。英國的 British Empire 一直是個實質存在但名義上有點模糊的概念(畢竟歷代英王有稱帝的只有稱過印度而已),不過一般史家能追溯的實質 British Empire 最早也只到 1583。而倫敦塔從 11 世紀起就開始有監獄功能了,既然你都引到了 16 世紀初的 Anne Boleyn、14 世紀的 Richard II 和 1244 的 Llywelyn the Last (btw, 既然有了 Llywelyn 那麼 Richard 應該不會是「第一個囚禁在塔內的」吧?),要說他們是「帝國」的囚徒可能有一點點牽強...

期待你更多的世界遺產文章!
greataugustus
#3
舊 2013-04-06, 02:07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文章)
謝謝你分享這篇深度歷史導覽,不過我建議可以把排版再調整一下,尤其是分段與插圖片,免得讓整篇精美文章變成大堆頭文字難以下嚥。圖片不一定要在客棧上面上傳,你也可以在自己的部落格或網路相簿上面上傳,然後把 image url 給複製下來,並在編輯工具列裡面選擇插入圖片,把這個 image url 給貼上,就可以任意選擇圖片出現的位置。

另外,你對 Tower Bridge 和 London Bridge 都用了中文「倫敦橋」來稱呼,這是很多觀光客都會搞混的,不過你文中又顯然對兩橋的分別與個別歷史非常了解,因此我猜你是不是找到了外界把 Tower Bridge 謬稱作「倫敦橋」的參考文獻呢?我以為一般正式出版品都會把倫敦橋和倫敦塔橋分得很清楚...

還有一點也許可以商榷一下,就是「帝國的囚徒」這個字眼。英國的 British Empire 一直是個實質存在但名義上有點模糊的概念(畢竟歷代英王有稱帝的只有稱過印度而已),不過一般史家能追溯的實質 British Empire 最早也只到 1583。而倫敦塔從 11 世紀起就開始有監獄功能了,既然你都引到了 16 世紀初的 Anne Boleyn、14 世紀的 Richard II 和 1244 的 Llywelyn the Last (btw, 既然有了 Llywelyn 那麼 Richard 應該不會是「第一個囚禁在塔內的」吧?),要說他們是「帝國」的囚徒可能有一點點牽強...

期待你更多的世界遺產文章!
多謝你欣賞
首先因為我是首次在這裡貼文,不知道如何排版
我沒有部落格或博客,因為我經常打了很多,卻從沒有人來看,我不太喜歡這樣感覺所以試試在這裡和知音同好分享一下。當然如果看的人多了,我也會去開部落格的。
另外,tower bridge的確是倫敦塔橋,是我的筆誤,多謝指正。
而「帝國的囚徒」是文學潤飾下的標題,畢竟不是歷史學專著或論文。而british empire,根據劍橋大學的劍橋英國史中,應該是指1783年七年戰爭後,壓倒法國時期。標誌為英屬東印度公司在印度確立霸權時期。1583年因英格蘭和蘇格蘭尚未統一,英蘇在1707年才正式合併,因此也不能稱為帝國。而Llywelyn ap Gruffydd是在愛德華一世(電影braveheart中有描述其事跡)囚禁,但其不是國王,我所指richard是第一個被囚禁的國王或王族成員,這點應該是沒有錯的
mysmalllamb
#4
舊 2013-04-06, 02:38
引用:
作者: greataugustus (原文章)
多謝你欣賞
首先因為我是首次在這裡貼文,不知道如何排版
我沒有部落格或博客,因為我經常打了很多,卻從沒有人來看,我不太喜歡這樣感覺所以試試在這裡和知音同好分享一下。當然如果看的人多了,我也會去開部落格的。
另外,tower bridge的確是倫敦塔橋,是我的筆誤,多謝指正。
而「帝國的囚徒」是文學潤飾下的標題,畢竟不是歷史學專著或論文。而british empire,根據劍橋大學的劍橋英國史中,應該是指1783年七年戰爭後,壓倒法國時期。標誌為英屬東印度公司在印度確立霸權時期。1583年因英格蘭和蘇格蘭尚未統一,英蘇在1707年才正式合併,因此也不能稱為帝國。而Llywelyn ap Gruffydd是在愛德華一世(電影braveheart中有描述其事跡)囚禁,但其不是國王,我所指richard是第一個被囚禁的國王或王族成員,這點應該是沒有錯的
你說的是,「帝國的囚徒」的確唸起來更有歷史悠悠的滄桑感(講王國的囚徒聽起來莫名其妙地就是不太對味)

關於照片,其實也不一定要部落格或博客,只要網路上有個地方讓你上傳照片就好了,譬如我都用 Flickr 和 Picasa,其他地方也有不少選擇,甚至 Facebook 上的照片也可以。這邊有列出一系列網路相簿的選擇,如有興趣可以參考看看:http://sophiestudio.pixnet.net/blog/post/204681...8%89%E5%A4%A7%E5%84%AA
greataugustus
#5
舊 2013-04-06, 03:14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文章)
你說的是,「帝國的囚徒」的確唸起來更有歷史悠悠的滄桑感(講王國的囚徒聽起來莫名其妙地就是不太對味)

關於照片,其實也不一定要部落格或博客,只要網路上有個地方讓你上傳照片就好了,譬如我都用 Flickr 和 Picasa,其他地方也有不少選擇,甚至 Facebook 上的照片也可以。這邊有列出一系列網路相簿的選擇,如有興趣可以參考看看:http://sophiestudio.pixnet.net/blog/post/204681...8%89%E5%A4%A7%E5%84%AA
謝謝啊,兄台也好像對歷史有很深入的了解呢
Rainbowbubble
#6
舊 2013-04-06, 04:17
照片可以上傳到你的背包客站的account, 然後在文中"插入照片:選擇已上傳的照片".

文寫的很用心, 謝謝分享.

我個人的感覺, 一開頭說的1666年的倫敦大火跟倫敦塔其實沒有很大關連吧...?
倫敦塔並沒有消失在那場火中, 所以也沒有在那之後"重生".
另外個故事述說倫敦大火會比較妥當...
greataugustus
#7
舊 2013-04-06, 10:34
引用:
作者: Rainbowbubble (原文章)
照片可以上傳到你的背包客站的account, 然後在文中"插入照片:選擇已上傳的照片".

文寫的很用心, 謝謝分享.

我個人的感覺, 一開頭說的1666年的倫敦大火跟倫敦塔其實沒有很大關連吧...?
倫敦塔並沒有消失在那場火中, 所以也沒有在那之後"重生".
另外個故事述說倫敦大火會比較妥當...
謝謝贊賞
其實為何加入倫敦大火的部分,一來是加深對倫敦城市發展的認識,二來,因為我曾說倫敦塔是倫敦的縮影,因此欲知倫敦塔,先知倫敦城°故然可另開新故事,但我的想法是放在這裡也沒有不妥°多謝你意見
greataugustus
#8
舊 2013-04-06, 20:39
引用:
作者: Rainbowbubble (原文章)
照片可以上傳到你的背包客站的account, 然後在文中"插入照片:選擇已上傳的照片".

文寫的很用心, 謝謝分享.

我個人的感覺, 一開頭說的1666年的倫敦大火跟倫敦塔其實沒有很大關連吧...?
倫敦塔並沒有消失在那場火中, 所以也沒有在那之後"重生".
另外個故事述說倫敦大火會比較妥當...
大大的Blenheim Palace的照片拍得很美
感謝 1
greataugustus
#9
舊 2013-04-10, 17:02
如果對英國文化遺產有興趣的可一齊討論下
mysmalllamb
#10
舊 2013-04-10, 22:24
引用:
作者: greataugustus (原文章)
如果對英國文化遺產有興趣的可一齊討論下
那來八卦一下「世界文化遺產」好了。我就借用你的標題來修改一下吧:【倫敦塔 - 聯合國的囚徒】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一直對倫敦很感冒,因為相較於嚴格維持 19 世紀花都天際線與城市景觀的巴黎,採發展許可制的倫敦一直都不是個乖孩子,尤其是 City of London 幾十年來的摩天大樓發展政策。不過,倫敦照顧自己的兩個世界文化遺產(西敏寺建築群與倫敦塔)還是照顧得很好,蓋高樓歸蓋高樓,倫敦的古蹟保存也不含糊。

但是 2005 年 UNESCO 通過的維也納備忘錄 (Vienna Memorandum) 給了這個感冒一個官方的令箭:historic urban landscape。這個概念就是:保存古蹟與古城並不只是保存古的那部分就好了,連新發展對古蹟和古城的「衝擊」都要管制;而所謂衝擊,對這些西方專業者來說絕大多數就是視覺衝擊,主要就是天際線的視覺景觀問題。

這其實不是一個新概念,早在 20 世紀初歐洲開始試著學美國蓋摩天大樓時就有了。當時的聲浪是「商業大樓怎麼可以比優美的教堂尖塔還高」,於是這一波古城中的摩天大樓潮迅速胎死腹中。譬如比利時安特衛普於 1920s 嘗試蓋了 Boerentoren,就成了安特衛普老城最後一棟摩天樓;譬如法國巴黎於 1972 蓋了 Tour Montparnasse,就成了巴黎市中心最後一棟摩天樓。日後歐洲大城的摩天樓,多半都只敢蓋在郊區而不敢蓋在古城牆範圍以內,少數的例外是德國法蘭克福,還有倫敦的 City of London。


於是自 2006 年起,每次倫敦塔的世界遺產保存狀況 (state of conservation) 報告都有針對 City of London 的高樓提出質疑,並且祭出 UNESCO 對世界文化遺產的威脅令:威脅將倫敦塔列入瀕危世界遺產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UNESCO 這個威脅令箭總是非常嚇人,因為它知道全世界都在爭著申遺,世界遺產總是被大家當作一種無上殊榮,同時也是觀光的搖錢樹,因此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就等於列入了全球文化與觀光的黑名單。

City of London 的高樓大廈到底破壞了 Tower of London 的什麼景觀呢?根據 2007 年的世界遺產保存狀況報告,倫敦塔景觀的重要性在 "iconic views of the Tower from the south over the River Thames",其實也就是征服者威廉選址在中世紀倫敦城牆最角落、船隻由泰晤士河進入倫敦時的重要戰略據點蓋出倫敦塔之景觀,能讓入倫敦的船隻第一眼就看到倫敦的權力象徵-White Tower。而今,從這個角度看過來,倫敦塔的 White Tower 四根尖塔之天際線已經被背後一群高樓大廈取代了,這是 UNESCO 2005 年通過的維也納備忘錄所無法容忍的。

可是我個人認為這背後具有貴古賤今的偏見,因為最先破壞了這個景觀的建築物是誰呢?其實不是倫敦塔後面的 20 世紀末高樓們,而是倫敦塔前面的 19 世紀末 Tower Bridge;世界遺產專家們容不下 City of London 的高樓們,卻無法以同等標準批評早已成為今日倫敦最重要地標的 Tower Bridge。



當然,一方面基於倫敦對於倫敦塔的妥善維護,另一方面也基於各種專業政治角力,最終倫敦塔還是順利通過了 UNESCO 的評鑑,沒有被列為瀕危世界遺產(甚至去年剛完工的新摩天大樓 The Shard 也被睜一隻眼閉一支眼容忍過去了),不過在 UNESCO 近年來推廣 Historic Urban Landscape 的活動中,倫敦塔伴隨著摩天大樓天際線的照片,一直被拿來當成負面案例宣導。

然而,倫敦塔已經算幸運,沒有真正成為聯合國的囚徒,畢竟倫敦自己的城市發展還是走自己的,也沒讓 UNESCO 成功打進黑名單,儘管 UNESCO 多次威脅(可參考 2007, 2008, 2011 的報導)。歐洲另外兩個追求現代發展的城市就被 UNESCO 用瀕危世界遺產綁架為囚徒,而且其中一個已經被處決了:

(1) 德國德勒斯登 Dresden 易北河谷景觀,因為要在兩岸繞路繞很遠的河段上蓋一座橋解決長年來的交通問題,於 2006 年被列入瀕危世界遺產,並於 2009 年被除名,算是 UNESCO 對不乖乖聽話的世界遺產城市們殺雞儆猴。


(2) 英國利物浦 Liverpool 海權時代貿易城市,由於在世界遺產城市區域北邊正在計畫中的大規模新建築開發,於 2012 年被列入瀕危世界遺產。而就在一個月前,2013 年 3 月這個開發案已經通過地方政府核准,準備執行,就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 UNESCO 要不要處決第二個囚徒吧。


當然「世界遺產」是一個黃金招牌,多少全球旅行社針對世界遺產安排旅程、多少全球背包客走訪各國收集世界遺產。不過也可以問問看德勒斯登市民與遊客:多一座橋,礙著什麼河谷景觀了?或是問問看利物浦市民與遊客:在世界遺產範圍外蓋新建築群,礙著什麼海權城市景觀了?或是問問倫敦人與遊客:City of London 礙著倫敦塔什麼事了?城市的新生活,礙著世界遺產什麼事了呢?

此篇文章於 2013-08-24 10:18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1
greataugustus
#11
舊 2013-04-11, 00:04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文章)
那來八卦一下「世界文化遺產」好了。我就借用你的標題來修改一下吧:【倫敦塔 - 聯合國的囚徒】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一直對倫敦很感冒,因為相較於嚴格維持 19 世紀花都天際線與城市景觀的巴黎,採發展許可制的倫敦一直都不是個乖孩子,尤其是 City of London 幾十年來的摩天大樓發展政策。不過,倫敦照顧自己的兩個世界文化遺產(西敏寺建築群與倫敦塔)還是照顧得很好,蓋高樓歸蓋高樓,倫敦的古蹟保存也不含糊。

但是 2005 年 UNESCO 通過的維也納備忘錄 (Vienna Memorandum) 給了這個感冒一個官方的令箭:historic urban landscape。這個概念就是:保存古蹟與古城並不只是保存古的那部分就好了,連新發展對古蹟和古城的「衝擊」都要管制;而所謂衝擊,對這些西方專業者來說絕大多數就是視覺衝擊,主要就是天際線的視覺景觀問題。

這其實不是一個新概念,早在 20 世紀初歐洲開始試著學美國蓋摩天大樓時就有了。當時的聲浪是「商業大樓怎麼可以比優美的教堂尖塔還高」,於是這一波古城中的摩天大樓潮迅速胎死腹中。譬如比利時安特衛普於 1920s 嘗試蓋了 Boerentoren,就成了安特衛普老城最後一棟摩天樓;譬如法國巴黎於 1972 蓋了 Tour Montparnase,就成了巴黎市中心最後一棟摩天樓。日後歐洲大城的摩天樓,多半都只敢蓋在郊區而不敢蓋在古城牆範圍以內,少數的例外是德國法蘭克福,還有倫敦的 City of London。



於是自 2006 年起,每次倫敦塔的世界遺產保存狀況 (state of conservation) 報告都有針對 City of London 的高樓提出質疑,並且祭出 UNESCO 對世界文化遺產的威脅令:威脅將倫敦塔列入瀕危世界遺產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UNESCO 這個威脅令箭總是非常嚇人,因為它知道全世界都在爭著申遺,世界遺產總是被大家當作一種無上殊榮,同時也是觀光的搖錢樹,因此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就等於列入了全球文化與觀光的黑名單。

City of London 的高樓大廈到底破壞了 Tower of London 的什麼景觀呢?根據 2007 年的世界遺產保存狀況報告,倫敦塔景觀的重要性在 "iconic views of the Tower from the south over the River Thames",其實也就是征服者威廉選址在中世紀倫敦城牆最角落、船隻由泰晤士河進入倫敦時的重要戰略據點蓋出倫敦塔之景觀,能讓入倫敦的船隻第一眼就看到倫敦的權力象徵-White Tower。而今,從這個角度看過來,倫敦塔的 White Tower 四根尖塔之天際線已經被背後一群高樓大廈取代了,這是 UNESCO 2005 年通過的維也納備忘錄所無法容忍的。

可是我個人認為這背後具有貴古賤今的偏見,因為最先破壞了這個景觀的建築物是誰呢?其實不是倫敦塔後面的 20 世紀末高樓們,而是倫敦塔前面的 19 世紀末 Tower Bridge;世界遺產專家們容不下 City of London 的高樓們,卻無法以同等標準批評早已成為今日倫敦最重要地標的 Tower Bridge。



當然,一方面基於倫敦對於倫敦塔的妥善維護,另一方面也基於各種專業政治角力,最終倫敦塔還是順利通過了 UNESCO 的評鑑,沒有被列為瀕危世界遺產(甚至去年剛完工的新摩天大樓 The Shard 也被睜一隻眼閉一支眼容忍過去了),不過在 UNESCO 近年來推廣 Historic Urban Landscape 的活動中,倫敦塔伴隨著摩天大樓天際線的照片,一直被拿來當成負面案例宣導。

然而,倫敦塔已經算幸運,沒有真正成為聯合國的囚徒,畢竟倫敦自己的城市發展還是走自己的,也沒讓 UNESCO 成功打進黑名單。歐洲另外兩個追求現代發展的城市就被 UNESCO 用瀕危世界遺產綁架為囚徒,而且其中一個已經被處決了:

(1) 德國德勒斯登 Dresden 易北河谷景觀,因為要在兩岸繞路繞很遠的河段上蓋一座橋解決長年來的交通問題,於 2006 年被列入瀕危世界遺產,並於 2009 年被除名,算是 UNESCO 對不乖乖聽話的世界遺產城市們殺雞儆猴。



(2) 英國利物浦 Liverpool 海權時代貿易城市,由於在世界遺產城市區域北邊正在計畫中的大規模新建築開發,於 2012 年被列入瀕危世界遺產。而就在一個月前,2013 年 3 月這個開發案已經通過地方政府核准,準備執行,就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 UNESCO 要不要處決第二個囚徒吧。




當然「世界遺產」是一個黃金招牌,多少全球旅行社針對世界遺產安排旅程、多少全球背包客走訪各國收集世界遺產。不過也可以問問看德勒斯登市民與遊客:多一座橋,礙著什麼河谷景觀了?或是問問看利物浦市民與遊客:在世界遺產範圍外蓋新建築群,礙著什麼海權城市景觀了?或是問問倫敦人與遊客:City of London 礙著倫敦塔什麼事了?城市的新生活,礙著世界遺產什麼事了呢?
大大寫得非常好。但世界遺產委員會成員大都來自「舊歐洲」。舊歐洲思維來自建築單體要和都市融為一體,而不是突兀存在,尤其強調天際線。所以很多世界遺產項目都是以一個城市整體列入而非單一建築。比如1990年列入的羅馬歷史城區,而不是以羅馬競技場等等單一建築申遺。依這種觀點,不單西歐,甚至世界,我認為意大利也是做得相當不錯。在羅馬鮮有高樓。但依這種嚴苛、務求將城市原貌保存下來條件審視,亞洲大部分地區都不合格,即使是保育比較好的城市如日本京都、中國蘇州皆有高樓大廈。
但新思維不只集中在古代宏偉的教堂、王宮、廟宇,更加強調對人類發展重大形響的某一景觀,可以是農業景觀、工廠景觀、民居等,開始向多元化發展。
不過我一直不明白,至今好像鮮有以大學為主題申遺。尤其是英國的劍橋、牛津不論在建築、規劃還是歷史意義可謂範例,但教科文組織一直沒列入,是英國人根本不屑申報還是甚麼原因?大家不妨討論一下
mysmalllamb
#12
舊 2013-04-11, 01:50
引用:
作者: greataugustus (原文章)
不過我一直不明白,至今好像鮮有以大學為主題申遺。尤其是英國的劍橋、牛津不論在建築、規劃還是歷史意義可謂範例,但教科文組織一直沒列入,是英國人根本不屑申報還是甚麼原因?大家不妨討論一下
以中世紀大學城為主題的申遺目前有兩案在候選名單上,分別是葡萄牙 Coimbra (June 2013 更新:已於 2013 登錄世界文化遺產) 與比利時 Leuven。已登錄為世界遺產的則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義大利 Padova 則是大學植物園被登錄。(近現代大學城就另當別論了,在美洲有幾個案例)

不過只要有去過上述幾個大學城,再回頭對比劍橋,大概誰都會承認劍橋才是真的經典呀!這又是另一個八卦了 (我從一位荷蘭學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學術論文中讀到的,不過現在網路上已經找不到這篇文章了):英國作為 UNESCO 的國家會員,在 1989 年曾將劍橋申請為世界遺產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劍橋學院們與它們的後院),而且 UNESCO 也相當有興趣通過它。不過由於世界遺產仍然強調地方參與的正當性,因此還要問過劍橋大學與劍橋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遺產會帶來的優勢(文化上的尊榮、觀光上的財源 - 這兩個劍橋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蹟修復經費呢?這個 UNESCO 一毛都不補助)以及負面效應(更多觀光人潮以及未來新建案限制 - 劍橋早就已經為爆多的觀光客所苦了,而且作為一個當代頂尖大學當然不想理會外人強加的發展限制,譬如要蓋新實驗室難道還要等 UNESCO 點頭嗎),最終劍橋自己拒絕配合申遺。

當然啦,在看見已出版資料的佐證前,這個八卦聽聽就好,畢竟劍橋裡面的聲音恐怕也很複雜,光是大學和市政府就是兩個有歷史情仇的團體...
此篇文章於 2013-07-02 07:52 被 mysmalllamb 編輯。
感謝 2
jennykao
#13
舊 2013-04-11, 10:21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文章)
以中世紀大學城為主題的申遺目前有兩案在候選名單上,分別是葡萄牙 Coimbra 與比利時 Leuven。已登錄為世界遺產的則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義大利 Padova 則是大學植物園被登錄。(近現代大學城就另當別論了,在美洲有幾個案例)

不過只要有去過上述幾個大學城,再回頭對比劍橋,大概誰都會承認劍橋才是真的經典呀!這又是另一個八卦了 (我從一位荷蘭學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學術論文中讀到的,不過現在網路上已經找不到這篇文章了):英國作為 UNESCO 的國家會員,在 1989 年曾將劍橋申請為世界遺產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劍橋學院們與它們的後院),而且 UNESCO 也相當有興趣通過它。不過由於世界遺產仍然強調地方參與的正當性,因此還要問過劍橋大學與劍橋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遺產會帶來的優勢(文化上的尊榮、觀光上的財源 - 這兩個劍橋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蹟修復經費呢?這個 UNESCO 一毛都不補助)以及負面效應(更多觀光人潮以及未來新建案限制 - 劍橋早就已經為爆多的觀光客所苦了,而且作為一個當代頂尖大學當然不想理會外人強加的發展限制,譬如要蓋新實驗室難道還要等 UNESCO 點頭嗎),最終劍橋自己拒絕配合申遺。

當然啦,在看見已出版資料的佐證前,這個八卦聽聽就好,畢竟劍橋裡面的聲音恐怕也很複雜,光是大學和市政府就是兩個有歷史情仇的團體...
mysmalllamb 大大對這些世界遺產好有研究!
看你們的討論對這些景點的背後多了一些不同觀點的了解
這是 Google 或是遊記裡很難獲得的資訊 (大部分的遊記或旅遊資料都大同小異, 我想是差在描述的細膩度)

我本身是對世界遺產很有興趣的, 並非因 "世界遺產" 的光環
而是古老, 富含歷史與故事的東西, 先人的智慧很吸引我
當然我也只是ㄧ般的觀光客, 沒你們那麼深入的研究

但你們的介紹真的很棒!!
greataugustus
#14
舊 2013-04-11, 11:25
兄台對世界遺產果然深入研究。你引的故事我也聽說過,劍橋大學作為世界歷史上第四,英語世界的第二古老的大學,劍橋大學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可謂當之無愧。但列入世界遺產雖然可帶來旅遊業的收益,但必須符合教科文組織對該地的要求,如不能破壞景觀等。如果作為收費景點,列入名錄後則可大大提高門票收益,比如中國則很熱衷於申遺,但劍橋大學作為名牌學府而非一般收費景點,列入名錄對其是弊大於利。一來它知名度本身很響,不需要世界遺產的金招牌。二來列入世界遺產對其建設新建築有很多制約,其實不利其發展。而且即使不是世界遺產,相信也很少人不到劍橋牛津,對旅遊業其實沒有太多實質性幫助。
greataugustus
#15
舊 2013-04-11, 16:54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文章)
以中世紀大學城為主題的申遺目前有兩案在候選名單上,分別是葡萄牙 Coimbra 與比利時 Leuven。已登錄為世界遺產的則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義大利 Padova 則是大學植物園被登錄。(近現代大學城就另當別論了,在美洲有幾個案例)

不過只要有去過上述幾個大學城,再回頭對比劍橋,大概誰都會承認劍橋才是真的經典呀!這又是另一個八卦了 (我從一位荷蘭學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學術論文中讀到的,不過現在網路上已經找不到這篇文章了):英國作為 UNESCO 的國家會員,在 1989 年曾將劍橋申請為世界遺產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劍橋學院們與它們的後院),而且 UNESCO 也相當有興趣通過它。不過由於世界遺產仍然強調地方參與的正當性,因此還要問過劍橋大學與劍橋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遺產會帶來的優勢(文化上的尊榮、觀光上的財源 - 這兩個劍橋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蹟修復經費呢?這個 UNESCO 一毛都不補助)以及負面效應(更多觀光人潮以及未來新建案限制 - 劍橋早就已經為爆多的觀光客所苦了,而且作為一個當代頂尖大學當然不想理會外人強加的發展限制,譬如要蓋新實驗室難道還要等 UNESCO 點頭嗎),最終劍橋自己拒絕配合申遺。

當然啦,在看見已出版資料的佐證前,這個八卦聽聽就好,畢竟劍橋裡面的聲音恐怕也很複雜,光是大學和市政府就是兩個有歷史情仇的團體...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文章)
以中世紀大學城為主題的申遺目前有兩案在候選名單上,分別是葡萄牙 Coimbra 與比利時 Leuven。已登錄為世界遺產的則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義大利 Padova 則是大學植物園被登錄。(近現代大學城就另當別論了,在美洲有幾個案例)

不過只要有去過上述幾個大學城,再回頭對比劍橋,大概誰都會承認劍橋才是真的經典呀!這又是另一個八卦了 (我從一位荷蘭學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學術論文中讀到的,不過現在網路上已經找不到這篇文章了):英國作為 UNESCO 的國家會員,在 1989 年曾將劍橋申請為世界遺產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劍橋學院們與它們的後院),而且 UNESCO 也相當有興趣通過它。不過由於世界遺產仍然強調地方參與的正當性,因此還要問過劍橋大學與劍橋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遺產會帶來的優勢(文化上的尊榮、觀光上的財源 - 這兩個劍橋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蹟修復經費呢?這個 UNESCO 一毛都不補助)以及負面效應(更多觀光人潮以及未來新建案限制 - 劍橋早就已經為爆多的觀光客所苦了,而且作為一個當代頂尖大學當然不想理會外人強加的發展限制,譬如要蓋新實驗室難道還要等 UNESCO 點頭嗎),最終劍橋自己拒絕配合申遺。

當然啦,在看見已出版資料的佐證前,這個八卦聽聽就好,畢竟劍橋裡面的聲音恐怕也很複雜,光是大學和市政府就是兩個有歷史情仇的團體...


另外,不知有否留意一下英國的世界遺產往往不是其人他最高的景點。除了像倫敦塔、西敏寺等外,英國有不少熱門景點,尤其是和皇室有關的都不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很多英國很有名,訪客人數很高的景點如白金漢宮、肯尼特宮、溫莎堡皆未列入世界遺產。在西歐世界,英國其實保留了較多中世紀遺留的古建築,有很多英國北世紀名城,當中也聳立著高大宏偉的哥德式建築,如約克、林肯城。除了英國人善於文物保護外,英國也不像法國、西班牙一樣建立絕對王權政府,因此在十八世紀「巴洛克風潮」時,沒有雷厲風行把中世紀城市改造成規劃完善的巴洛克式城市。因此今天法國城市建築,很多都是十六世紀後的產物,鮮有中世紀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