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和你一樣,我也只是想有一個獨特的阿根廷之旅

27 11 13684
波波Ball Ball
#1
舊 2014-05-11, 22:36
與另一個自己去旅行 Travel with myself

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
一個月的獨自旅程
兩個自己
每天的生活
31日的攝影計劃
每次的雙重曝光都讓我更了解另一個自己




#1
4/4/2014
香港國際機場

出發照片的真相

那些出發前精神飽滿的自拍照,其實真相可能都是這樣。




#2
5/4/2014
Tina House,BsAs

旅行就是不斷超越自己的過程。

右邊那個死港女從來都以為全世界的爐都必定一扭就會著火。

後來左邊那個發現原來要自己擦著火柴才能點火,所以她勇敢地獻出自己的第一次-點火柴。

我知道很多人都沒法想像我不會用火柴,其實我從小連打火機都不會用,看來這一個月爲了生存,我一定要克服這件事。




#3
6/4/2014
Museo Nacional de Bellas Artes, BsAs

藝術疲勞

我是那種超喜歡逛博物館,尤其是美術館的旅遊人。每次去美術館,我都會全心全意去欣賞,如果有中英文的文字資料,必讀,有Audio guide,必借,有導賞,必跟,然後還會在喜歡的藝術品面前呆站。所以基本上我看一個半小時左右就會覺得很累。

我很怕羅浮宮那種規模的美術館,去一會兒就撐不下去,他們把頂級的東西都放在一起,我卻很難專注地欣賞,走馬看花最後只留心看到幾幅作品。我反而喜歡小規模的專題博物館或專屬某個藝術家的美術館。前者的例子有多倫多的鞋子博物館,後者有布魯塞爾的Musee Magritte。

今天去了阿根廷國立美術館,很想看到阿根廷藝術家的作品,可是館藏都集中在歐洲藝術家的作品上。藏品不算太多,剛剛在我感到藝術疲勞時看完。

右邊那個一般是我剛進入美術館的狀態,後來就變成左邊那個啦!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193321

#4
7/4/2014
Tina House, BsAs

倒時差

現在是香港時間零晨3點53分,相信大家都睡得很甜。在地球的這邊,是下午4點53分,我剛過了一個很爛的上午,冒著大雨終於回到家,覺得特別特別累。

身體的波波不停呼叫著要睡覺,但理智上的波波知道這樣跟香港時間作息沒有好結果,尤其是我早上的西文課已經開始了。

很多人知道我這七年的工作都是飛來飛去,一聽到我倒時差,都說:'你都慣架啦!'

'時差係無得慣架!'

每次都要捱,除了吃藥,這是唯一的辦法。下午不睡,延長晚上的睡眠時間,過程之痛苦,不爲外人道,尤其是有時需要一個月遊走三四個時區,苦不堪言。

現在的波波努力在Ipad上打字,身體裡的波波願跟大家一同睡去。

晚安!




#5
8/4/2014
黑市,BsAs

黑市交易

說不上遊遍世界,但我去過的地方著實不少,但黑市換錢還是第一次。出發前就有位探戈好友提示我到黑市換錢,因為兌換率有明顯的差異,所以大部分識途老馬都知道門路到哪裡可以安全換錢。

朋友給我換錢地點的地址,並告訴我那是一間只有三件首飾在門口的所謂珠寶店,你進去就會看到換錢的櫃位,珠寶店只是掩飾。朋友說我必須的士來回,免招危險。

一聽就覺得很刺激,可是到埗時是週末,我一直都沒法換錢,要靠我的包租婆借給我的300元渡日。

終於等到今天,放學後我立即坐巴士到換錢的地點,果然跟我朋友所描述的一模一樣。沒有珠寶的珠寶店,玻璃包滿了從外面看不進去的黑膠紙。我按鈴等候,門鎖開了,我進入室內,看見店裡有張桌子,隨便放著兩本名錶目錄。

櫃位在店內的角落,我走前說要換錢,他冷冷地問我換多少,並說USD100和USD50這兩種面值兌換率是10.57(官方兌換率是8)其他面值的紙幣減5%。

我把美金交給他,他熟練地數錢並用數鈔機顯示給我看,收了20 pesos手續費,大功告成。我問他可否在這裡拍照,他拒絕了。

離開珠寶店,跳上的士回家,從此有peso可用,真好。

聽說黑市以前1對14,現在1對10,不算好,而且這邊近來通漲很嚴重,所以錢不好用,但總比官方兌換率高。

把美元交給他時確實心痛.............




#6
9/4/2014
Vamos Spanish Academy, BsAs

西班牙文課的幻想

爲什麼學西班牙文?原因有很多。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那個操流利普通話的西班牙姐夫趾高氣揚地走過來跟我說:"我可以跟全世界一半以上的人溝通,中文,英文,西班牙文,靠這三種語言就可以橫行世界。"這個發現,令我下定決心學西文。而且,如果我姐夫可以學會中文(他會用SMS寫詩給我,看中文報紙,和北京人聊天,讀聊齋),那我沒可能學不會西語。再者,我去秘魯和古巴時常常有很多問題想問當地人,卻沒辦法和他們溝通,我好奇想知道的不只是哪裡有廁所有餐廳,而是了解當地人的生活。如果不學西文而繼續不停地在南美旅遊,我會覺得錯失了很多深度認識各國的機會。何況,學西文真的很"抵玩",學一種語言,可以去西班牙和整個中南美(巴西除外)用,對學法語,葡語和意大利語也有一定的幫助,所以非學不可。

這個月在布市,學西語是重點。參加了語言學校每天四小時的課程,老師很好,全班只有三個同學,小班教學,而且天天看到用到,似乎進展不小。但當然學西文一點都不容易,名詞分男女,名詞的性別影響形容詞的性別,還有單數眾數。你/我/他/她/他們/她們令後面的動詞面目全非,最慘的是他們連主語都不用,直接用動詞的變態顯示主語。聽說tense更複雜,但我還未學。每日都要記得很多生字,明白很多文法,其實也頗辛苦,令我想起以前讀英文的日子。

讀到頭昏腦漲時唯一的寄望就是終有一天可以和這裡的人用西文輕鬆地溝通,希望這個不會只是個幻想吧!




#7
10/4/2014
Subte, BsAs

阿根廷全國大罷工

今天的布市彌漫著一股特別的氣氛。一切公共交通停駛,沒有巴士,沒有火車,沒有地鐵。郵政車、垃圾車、派報車、解款車、大貨車全面罷工。飛機停飛,醫院只有急症服務,銀行和油站服務全面暫停。這是阿根廷前所未有的大型罷工,我看傻了眼。

昨天得悉今日的大罷工,知道不能乘巴士上學。查看了資料知道地鐵只有B線不行,我就早點起床走8個block到最近的地鐵站乘D線到學校。找到地鐵站,卻發現原來它們也加入了罷工。站在地鐵站的門前的我有點無助,立即打開地圖看看走路上學是否可行。突然看到街上還有零星的的士在行駛,我就跟阿根廷人一起努力地爭的士,好不容易找到一架空車,平安上學去。

與老師坐下來,我們的首兩小時課堂沒有教西語,我們聊阿根廷的政治。老師是23歲的阿根廷美女,她說: we have a lot of problems.

老師是支持罷工的一群,她跟我們分享她的看法。她認為除了經濟問題,通漲嚴重外,更重要的是總統完全漠視民意,沒有回應市民的訴求,才會出現現在的大罷工。她苦笑:跟你說個笑話,大家都知道我們的總統和她的家人擁有很多酒店。所以自從她上任後,我們都多了很多長假期,而她創造假期的方法就是把本來的放假日期硬改爲星期五或星期一。例如我們的前總統Manuel Belgrano的死忌明明是17/9,但如果當日碰巧是星期二三四,假期也會被改爲星期一或星期五。死忌也能改,你說是不是很好笑。反正大家去旅行住她的酒店才是最重要。你知道我們對她反映訴求,她是用Twitter回應我們的,這算是什麼總統啊!現在的經濟局面,令大家都想起2001年,大家都很害怕,當時銀行凍結所有戶口,我當時年紀很小,但記得我們要以物易物。阿根廷的故事很長,要知道什麼導致今日的罷工,可能要由貝隆那個年代說起,你們才會明白。

我說我想去五月廣場看看今天會發生什麼事,她說:油站關門,的士服務不知還可以維持多久。你去到五月廣場都回不了家。

放學後,我決定從學校走回家,看看罷工的布市。街頭很冷清,只有零碎的小食店和餐廳繼續營業,沒有巴士的道路很寧靜,多了踏單車的人。我去報攤想買今天的報紙,打算查字典讀讀今天的罷工報導。原來,連報紙也罷工了。

走了一個多小時回家,見到包租婆正忙著照顧病了的狗。我說:幸好你的獸醫沒罷工。她說:you know?it is just a political strike. A lot of people don't think it is so serious, so they continue working.

在她眼中,這只是一個Political strike,聽到不同阿根廷人的看法,真有趣。

今日肯定是我這個旅程非常難忘的一日,見證阿根廷如此大規模的罷工,令我知道我對這個國家的歷史和政治所知的實在太小太小,是時候了解一下。




#8
11/4/2014
El Ateneo Grand Splendid Bookstore, BsAs

當歌劇院變成書店

我從來沒有想見過世上會有如此漂亮的書店。
這兒本來叫作Teatro Gran Splendid,是一座劇院,一百多年前就已在布市的Santa Fe大街上,成為不少著名藝人的表演場地,當中更包括探戈音樂家Carlos Gardel。後來劇院變成了電影院,成爲阿根廷第一個放映有聲電影的地方。

現在,劇院變成書店,賣票處變成收銀處,舞台變成餐廳,包廂變成打書釘的地方。進入書店,有種時空交錯的感覺。我呼一口氣,然後禁不住用廣東話說了一句:好靚啊!

雖然我不會讀西文書,但在書架間走走都覺得很快樂。整個劇院的建築保留得很完整,可以細細欣賞。

走到二樓,以往的包廂間有張空椅子,我坐下來看看那些看不明白的西文書,感受下布市人擁有這間書店的幸福。站起來看看舞台,我完全可以想像到以往的阿根廷富人盛裝來到劇院看歌劇的情景。

有空來這裡坐一坐,走一走,就已經是一種享受。如果某天,可以在這裡看懂一本西文書,該有多大的滿足感呢!!!




#9
12/4/2014
Cementerio de la Recoleta, BsAs

那些逝去的人的故事

很喜歡去外國的墓園,看看逝去的人的故事。我在法國巴黎、古巴夏灣拿、阿根廷布市都去過名人墓園,很喜歡墓園的氣氛,漂亮寧靜,卻毫無恐怖感覺。不時看到遊客拿著地圖去找某名人的墳墓,像尋寶遊戲一樣。

這個墓園,最有名的是貝隆夫人。大家都去看她,並獻上鮮花。除了貝隆夫人,這裡還有很多阿根廷總統、文學家、偉人和富豪的墳墓。我沒有逐個去尋找,只是到處走走,偶爾看到建築特別的墳墓,或看明白是阿根廷總統的墳墓,我就停下來走近看看。

因為這裡的墳墓都是一座一座,各有自己的風格,所以每座多多少少反映到過世的人的特點,例如宗教信仰,富有程度,甚至是出身。每當我走近一座墳墓,會仔細看它的細節,從而猜想這個陌生人的一切,然後到下一座,一天下來就幻想了好多人的故事。

這樣在墓園走走,已經是個很好的下午。




#10
13/4/2014
Feria de San Telmo (Plaza Dorrego), BsAs

Vintage天堂San Telmo

期待以久,終於去到星期日的古董跳蚤市場。這個位於舊區San Telmo Dorrego公園的市集是我這種Vintage人的必到景點。市集比我想像中小,但所賣的都是精品。什麼類型的古董都有,硬幣、郵票、阿根廷家庭所用的獨特水瓶、家品、古董電話、林林總總令我大開眼界。畢竟世界各地的古董都有它的特色,而這是我在南美第一個去尋寶的跳蚤市場,所以特別興奮。

但基於行李重量和盤纏有限的考量,我只可以買那些小小的古董,但已經覺得相當滿足。

今天在San Telmo市集,有理智和無理智的波波都已經被古董蒙蔽了眼睛啦!哈哈!




#11
14/4/2014
Tango studio, BsAs

我的第一課Private lesson

學了阿根廷探戈幾年,一次私人課都沒上過,主要原因是在香港上阿根廷老師的私人課實在太貴,又要交學費又要交場租,實在上不起。何況,老師們往往只待兩個星期,我飛來飛去很難約時間,所以從來沒機會上私人課,只是上過一些集體課。

在阿根廷,上私人課變得容易得多。私人課的價錢合理,場租比康文處更便宜。因為在老師的家鄉,約時間也可以很隨意。所以我都希望在這短短的30日間,爭取機會多上私人課。

今天,上了第一堂課,我才明白我在私人課所能學習和進步的是集體課的很多很多倍。老師從探戈的擁抱(Embrace)教起,非常仔細,和我反覆嘗試,爲我解開了不少謎團。

和老師練習時所學到的非常多,但能否變成身體的習慣及應用在舞會上就得看我自己的練習。

看到嗎?那個溶化在陽光下的波波正在努力呢!




#12
15/4/2014
DNI, BsAs

夢幻般的探戈學校

好友是阿根廷探戈大師Dana的粉絲,經常提起她的表演和課堂,我在Youtube看過她的表演後欲罷不能,決定這次來布市一定要去她開辦的學校上課。來了兩次,沒見過Dana,但已被她的學校迷倒了。

有時候,我覺得這所學校毫不真實,像是廣告中那些虛幻的景象。學校是一座古老大宅,進入學校,到處都有人練習探戈,男女、女女、男男,所有人都在共用空間裡研究探戈,嘗試花式。

學校裡有間小餐廳,大家吃飯時都在討論探戈,寫探戈筆記,看探戈YouTube,每次用餐,我都會聽到樓上傳來陣陣的探戈音樂,因為2、3樓一般都在進行不同的集體課或私人課。在這裡坐坐,就會被周圍的氣氛所感染,進入探戈的世界。

DNI裡也有一間探戈用品店,舞衣舞鞋,男裝女裝,全由Dana設計,售貨員親切可人,這裡所有員工都跳探戈,提起Dana,都非常自豪。

上星期上了一堂集體課,見識了Dana旗下老師的實力,女老師Marianna沒有教我怎樣怎樣做,反而給我一些想像,令我立即明白她的意思。我喜歡她的教法,決定上她的私人課。在樓下的接待處約時間,明碼實價,超乎想像的便宜,完全合符這邊的消費水平,我肯定本地人也能負擔得到。時間由我和學校決定,上課前三日還有提醒電郵,DNI一切行政由電腦程式代行。

今天的私人課有位Trainee在旁學習Marianna的教學方法,不停寫筆記,我想難怪這裡的老師那麼出色。課堂的最後5分鐘,Marianna坐下來用紙筆記錄今天上課的重點,和我確認一次,然後輸入電腦,讓下一位教我的老師知道我的進度。

課堂後我坐在餐廳喝茶休息,聽著樓上的探戈音樂,重溫剛才老師所教的技巧。

一個舞者,除了舞技出眾,還辦了一所如此夢幻的學校,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大師。

期待著參加Dana的集體課,看看這個十項全能的人物。




#13
16/4/2014
的士,BsAs

我就是騙案受害者

前幾天的某個晚上,我如常地去Milonga跳探戈至深夜。由於夜晚獨自乘巴士不安全,我選擇了坐的士。跳上的士,一切正常,十多分鐘後到達我家門口。我沒有零錢,遞上100Pesos等待找續。司機卻跟我說:"你的100元是偽鈔。"我起初聽不明白,看到紙幣上寫了字,以為司機不願意收,我再遞上另一張100元紙幣,他把紙幣放在燈前看了一下,指著白色的部分跟我說:"這也是偽鈔。"我大驚,把平時分開放置的另一張紙幣遞給他,他放在燈前給我看,有一個男人的頭像在燈光下顯示了。他再把偽鈔放在燈前對比,沒有頭像,他問我:"你在哪裡得來的?"因為我在黑市換錢,所以不想多說,拿回偽鈔,做好找續,立即下車。

回家後立即把所有在黑市換的紙幣拿出來,用電筒逐張檢查,每張都有頭像,沒有偽鈔。我心想在黑市換錢就是有這種風險,下次換錢要每張檢查清楚,還特意跟介紹黑市給我的朋友說了一聲,著他不要再介紹其他人。他覺得奇怪,因為這個黑市一向很穩當。

今天,同時有兩位朋友把某個關於世界各地如何騙錢的節目發給我,節目中其中一個城市是布市。節目中有個非常精彩的例子,就是布市的的士司機從某些渠道買偽鈔,再狸貓換太子,把遊客的真鈔收下,換成偽鈔再跟遊客說:"啊!你這張是偽鈔。"

很眼熟吧,我就是那些被騙的旅客。原來,黑市沒騙我,騙我的是的士司機。他們竟然透過某些門路在警察手中買到偽鈔,50元一張100元紙幣,然後欺騙遊客。當晚,我的那兩張真的100元紙幣他袋袋平安,幾分鐘就賺了100元。

200Pesos,大約是港幣160元,我交了這趟學費,上了寶貴的一課,這兩張偽鈔,是我的紀念品。除了恨自己蠢,最後悔的是出發前沒有看過這個節目。準備來布市的朋友,千萬別重蹈我的覆轍,要看完這個才出發啊!

http://mytv.tvb.com/lifestyle/scamcity/176126




#14
17/4/2014
Plaza de Mayo, BsAs

永不放棄的遊行

1974至1983年間的軍政府獨裁統治是阿根廷的黑暗時代。聽阿根廷朋友說,那短短9年間,人們每天都提心吊膽。他還記得每天出外都害怕見到警察,他們可以隨便檢查你,拿剪刀剪你的頭髮,他小時候跟家人開車出去,一有警察路障,他媽媽就會立即緊張起來,命令他不要多話,這種恐懼他無法忘記。

這段時期,有很多知識分子無故失蹤,包括老師、哲學家、藝術家、學者、作家、甚至是學生和反對人士剛出生的嬰兒。總之,有思想並有影響力的人都不見了,總數有三萬多。三萬多人就這樣人間蒸發,他們的家人、他們的母親,明知道是政府做的好事,但無法申訴,無處追查。從此,有了"五月廣場的母親"這個組織。

她們頭戴白巾,每個星期四下午三時半,風雨不改,圍著五月廣場遊行兩圈,紀念她們失蹤的親人,並希望再次有機會見到他們。三十多年,就這樣一圈一圈的過去。她們由年輕的母親變成滿頭白髮的老婆婆,但從沒放棄。

今天,我去看她們遊行。

這是我見過最感人的遊行。老婆婆們的專車準時三時半到達廣場,一個一個在義工的參扶下慢慢下車。她們熟練地排開後,張開橫額,後面支持她們的人開始領唱,她們緩慢地往前走,一步一步隨著歌聲以堅定的腳步圍繞著廣場遊行。

看著她們滿臉皺紋,頭髮花白,卻如此精神奕奕地進行每星期的儀式,我被這種堅持所感動。她們可能終其一生都沒可能再見到那些失蹤的家人,但她們對家人的愛長存,並無退減。她們還是爲正義而奮鬥,直至她們沒辦法做下去爲至。
阿根廷朋友說現在政府有一個完全免費的服務,全國的人民都可以去某專業部門檢查自己的DNA,然後部門會把數據輸入資料庫,對比失縱人口家屬的DNA,希望增加找到當時失蹤小朋友(現在已經是成人)的機會。

停下腳步永遠都是容易的,堅持繼續走下去才是最難,阿根廷人都應該爲這些母親感到驕傲。




#15
18/4/2014
Mate tea cups, BsAs

愛上馬代茶 (Mate)

馬代茶是阿根廷特產,阿根廷人每日必喝的傳統飲料。來到阿根廷一個星期後我才開始喝這種苦澀的綠茶,起初覺得沒什麼特別,後來學習了它的規矩和細節,我開始愛上馬代茶,因為我愛那種喝馬代茶的氣氛。

來布市後,我認識了阿根廷的即興劇場藝術家Barbara和Javier。一次到他們家作客,我們邊聊邊喝馬代茶,足足聊了四個小時。

他們說馬代茶的精神是分享,所以每次大家只用一隻馬代杯和一支吸管。倒水的人永遠是同一個,男的叫 Cebador,女的叫 Cebadora。

Cebador會根據自己的口味沖馬代茶,原則是只會用80度的水來沖茶,但可以加糖,加蜜糖,加奶或純粹喝馬代茶。Cebador會喝第一杯,喝完加水再遞給下一個朋友。這位朋友喝完一定要把杯交換給Cebador,Cebador再加水遞給第二位朋友,循環地在朋友中遞茶。如果你覺得喝夠了,還杯給Cebador時說聲謝謝,Cebador就不會再遞茶給你。每次喝茶,一定要喝完一杯才交還,而且絕不會以吸管攪茶。

一個馬代茶的聚會是很快樂的。當日我們三個人,Javier是Cebador,我們聊了阿根廷的政治和歷史,他們成長的經歷,即興劇場在拉丁美洲的發展情況,很多很多的交流就在馬代茶中發生。我們共同喝著同一杯馬代茶,說著不同的故事。

Barbara和Javier最新的劇場作品碰巧是關於馬代茶。他們以馬代茶作為與觀眾溝通的橋樑,並以觀眾的答覆作靈感即興做戲。

今天我去看了他們的綵排,雖然我聽不懂西班牙文,但從身體語言也能看明白一點。他們走到觀眾面前遞上馬代茶,就像朋友般隨便問一些問題,觀眾接過馬代茶就自然地開始和他們聊起來。他們一邊聽觀眾的回應,一邊創作,以戲劇回應觀眾,我大開眼界。

因為愛上了馬代茶,我也買了個馬代茶杯。馬代茶杯是用乾了的南瓜殼所制,非常原始。第一次用的話要以烈酒浸兩日才可以開始使用。我的馬代茶杯還有兩個人仔在上面跳探戈呢!




#16
19/4/2014
巴士站, BsAs

搭巴士,每日的拼音練習

我在布市所住的地方,不近地鐵站,但附近有很多巴士站,基本靠巴士我什麼地方都去到,很多還是點到點。

布市的街道所用的是類似紐約的Block system, 就是說它像一塊豆腐,橫橫直直整齊地被街道分開,變成一個個正方形。每個block的距離差不多,全市有幾條主要的Avenue,每條都橫跨整個布市,長得不得了!因為有這樣的編制,所以找地方很容易。它們的地址一般就只寫街名和門牌號碼就夠。

布市有一個非常好用的網頁-http://mapa.buenosaires.gob.ar/?desktop=1,我每天只要用網頁一查就知道坐幾號巴士可以到達目的地附近,再走幾個block一般就能找到地址上的門牌號。

但是,這件事最大難度在於我必須於上車時跟司機說出我下車的地點,他才可以決定收費。因為block system,我永遠都要說出兩條街的交界,例如Santa Fe y Malabia或Riobamba y Cordoba。

因為每日去不同地點的舞會,這變成我每天的西班牙文拼音練習,每次上車前我都會看一次街名,嘗試拼讀。有時候,我說幾次司機都聽不明白,我就要把貓紙遞給他看,如果司機一聽就明,我就會開心一程車。今天,我去DNI上課,下車的地方叫Bulnes y Corrientes,一見到RR我就頭痛,因為西文的RR是需要強烈地震動舌頭,我一定做不到。說了兩次,司機勉強明白,過了一關。這兩星期,因為這個練習,拼音進步了不少。

另外,必須一提的是這裡的八達通Sube。有了這卡,坐交通工具就方便得多。要不,車費貴一倍,還要日日帶零錢。但我買Sube的過程毫不容易,主要是因為我運氣不太好,郵局關門啊,銷售點沒貨啊,最後千辛萬苦才買得到,所以我強烈建議大家出發前找來過布市的朋友借卡,那就方便得多。上http://www.sube.gob.ar/CentrosSUBE.aspx可以找到銷售點,記住是黑點地圖才是銷售點,藍點只是增值點。

布市的巴士都不報站,所以我一般都帶著地圖,看著街名數Block,知道還有兩個Block就按鐘下車。因為這樣,我對某幾條巴士線已經瞭如指掌。

在這裡坐巴士不容易,但我很喜歡在巴士上看布市的風光,而且它還逼著我練習拼音和認識布市的街道,每天坐巴士都像跟布市親密了一點。




#17
20/4/2014
Parque Centenario, BsAs

總有這種時候

這星期太累了。因為星期五要放復活節假期,所以剛過去的星期一至四的西文課從每日四個鐘改成五個鐘,放學去上探戈的私人課,有時上集體課,然後去舞會,週末當然又把握機會去那些11點玩到4點的年輕舞會,還有朋友的即興劇綵排。雖然心靈很滿足,但身體很疲累,屁股和小腿都很酸痛。

今天是個天氣很好的星期日,去了一個公園裡的週末市集,逛完禁不住就躺在草地上休息。公園很綠,藍天白雲,中間有個湖,很多阿根廷人來這裡散步聊天。突然間,我出現了一種獨自旅行時很少出現的感覺:如果有旅伴(親密的人最好)在這裡和我躺在草地上就好了!

雖然我是獨自旅行的狂熱者,但總會有這種想與人分享快樂的時候。不過,我很快就把它轉化爲其他的力量,例如不停研究怎樣才可在草地上拍到兩個我但毫不模糊,要用什麼當背景,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等等。最後,除了拍成了今天的照片,還發現了雙重曝光其他有趣的用法。就這樣,一下子就忘記了那些所謂孤單的感覺,又開開心心地繼續行程。

其實一個人,有好多事情可以做,可以試,可以研究,可以感受,可以學,可以思考。千萬不要爲了那點點的孤獨感,放棄尋找自己最想要的旅行方式。

每個人,其實都在跟內心的自己去旅行。透過旅程,你可能可以更加了解"他",有"他"陪著就不寂寞啦!




#18
21/4/2014
Garden at Tina House, BsAs

望這貓,想那貓

我有一隻貓,叫Natasha,從領養她那天開始她就是我的心肝寶貝。我是個愛貓的人,也是個所謂的貓奴,在那個只有我和她的家裡,她最大。

每次去長途旅行,Natasha都是我最放不下的事。我每次都要找信任得過並可以在我家住下來的人照顧她。由於她的感情需要很大,除了給她糧食和乾淨的廁所外,她每天都需要人陪她玩,陪她睡。我的各方好友都很幫忙,一般都會找到願意搬到我家照顧她的人,而且他們都不期然會愛上Natasha。

我在阿根廷的家裡也有一隻貓,叫Cuba。起初她不常理我,但我每次回家都會叫她摸她,過了一個星期她開始過來粘我,現在我每次躺在沙發,她就會走過來伏在我肚子上,發出golu golu的聲音。

每次見到Cuba,我都想起在香港的Natasha。想知道她現在都在做什麼呢?睡覺,抓蟑螂,還是站在門口等我呢?如果她和Cuba一樣擁有一個大花園,她會玩些什麼呢?我常常跟Cuba說起Natasha,讓她知道遠方的那隻貓是怎樣的,可能她們可以做個朋友。如果可以帶著Natasha遊世界,該有多好呢!

再等一會兒,我很快就回來啦!




#19
22/4/2014
Angelina Shoes Company, BsAs

這,才是探戈女生的重心

一對舒服的探戈鞋,對舞者來說極其重要。來到布市,當然要到處尋訪又舒服又漂亮的探戈鞋才不枉此行。經朋友介紹,知道了這間Angelina Shoes Company,聽說很受亞洲女生的歡迎,所以決定一試。

它不是一般的門市,要預約才能去試鞋。在網上找到聯絡人,預約後就出發去買鞋。在布市,由於治安欠佳,如果是上樓的店,都會有人下來接你上去,免得隨便開門給陌生人。這次下來的是一張亞洲臉孔,她是一個日本人,是Angelina shoes company的老闆,也是一位探戈老師。

她知道一般亞洲女孩子都不適合穿阿根廷或歐洲的設計,因為我們跟西方女人的腳型不同,所以她自己設計更適合亞洲舞者的探戈鞋。

穿下去的第一個感覺是腳指頭們終於不用擠了。試了不同的款式,最後用我有限的盤纏買了一對。

試鞋永遠都是快樂的,可惜我的相機只能拍到兩個我,如果可以拍到10個我,我就可以穿著20隻不同的探戈鞋來拍照啦!哈哈!

有興趣可以去他們的網頁看看
http://angelinashoes.com/craftmanship/




#20
23/4/2014
Tina House, BsAs

每天的障礙賽

我在阿根廷的家,除了有小貓Cuba,還有狗狗Suki。就在我到達布市前的一個星期,Suki生了八隻小狗,四男四女。我還記得我剛住下來,Suki就因為乳腺發炎而不能餵哺小狗,小狗們整晚在花園大叫,直到Tina代替Suki餵牠們濕糧,情況才慢慢改善。

我住的房子獨立於Tina的家,我們之間隔著個花園。每天回來,我都要先穿過Tina的家,經過花園,才到達我家。

自從小狗們有飽飯食,並一天一天長大,連接我家和Tina家的花園之路就變成了障礙賽賽道。每天只要我一出門,八隻小狗就會一擁而上,圍著我的腳又玩又咬。我不想踩到牠們,所以難以前進,往往因此出不了門。現在,每天我都要準備就緖才打開家門,一出門就快步往前走。小狗通常在我走到賽道的一半才追上我,咬著我的褲子不放,一輪混戰後我才會到達Tina的家,還要防止牠們進入Tina的廚房,有時候要一隻一隻搬走才完成任務。

以前我會因此而有點困擾,現在卻覺得這是我每天的挑戰和玩樂時間。如果當日可以不作停留成功扭過牠們八隻,我就會非常有滿足感。

說到底,牠們都是非常可愛的小狗。




#21
24/4/2014
Tango lesson, BsAs

放下吧!

私人課的老師一般會先跟學生跳一首歌才開始課堂,我今天也不例外,老師如常跟我跳了一首探戈,然後問了我一個問題。

老師:你知道爲什麼探戈鞋有鞋跟嗎?
我(覺得這簡直像個哲學題):我.......不知道。
老師:鞋跟讓你可以把腳放在地板上。
我:下???
老師:爲什麼你跳舞的時候從來不讓鞋跟碰地,爲什麼不用它?你不覺得很累嗎?

其實很久以前,我已經發覺我跳探戈特別容易累。別的女舞者可以跳20個Tanda,我跳10個就累得叫救命,小腿和腳底都超痛,我一直懷疑自己用錯方法跳探戈,卻找不出原因。今天老師的一句話,令我驚醒了!原來我一直都習慣用腳底頂著整個人來跳而沒有把腳放下來休息,這除了傷害雙腳以外,還影響我的平衡。

老師建議我試著每一步都把鞋跟放在地上跟他跳,我努力適應,隨即發覺原來這樣跳舞輕鬆得多。因為這對我來說是個革命性的改變,我起初完全用不到勁,平時覺得很簡單的動作都因為這個新技巧而變得艱難。後來慢慢掌握了新方法,就覺得整個探戈的感覺都改變了。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193321

以後每次上課,練習,去舞會都要提醒自己:把它們放在地板上吧,要不它們就無用武之地啦!



#22
25/4/2014
Barrio Chino,BsAs

中國人......

我很喜歡去世界各地的中國城,因為我覺得每個城市都差不多有一個中國城這件事實在是一個令中國人驕傲的事。中國人遍佈世界,並在每個地方嘗試保留自己的生活習慣,也喜歡和"自己人"共同創造一個自己的區域,實在是很有趣。在很多城市,中國城都是龍蛇混雜之地,也是很多超便宜旅館和低價交通的集中地。我喜歡吃亞洲菜,所以無論到哪一個城市,知道有中國城就可以安心,因為上火的時候就知道哪裡可以有些合適我身體的食物。來到布市,當然也要去一趟Barrio Chino。

布市的中國城感覺特別乾淨,而且主要來買東西的都是本地人而非華人。很多東西出奇地貴,我相信跟阿根廷的進出口管制有關。

我在外地,經常遇到都是那個"你從哪裡來"的問題。很多背包客都寫過這種尷尬的情況,答中國人最容易讓人明白,但必定會說我來自香港。

我以當一個中國人爲傲,在中國城,看到我們豐富的飲食文化,獨特的家庭用品,都令我非常興奮,可是在更多情況下我確實不想承認自己是個中國人,尤其是近幾年中國遊客"蜚聲國際",我更加害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很多大城市的人都已經將中國人定型,所以我會強調我來自香港。

其實,每次回答都覺得特別難受,因為總有一個以中國爲傲和一個以中國爲恥的我在掙扎。我明白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有它的好壞,但生在香港,難免感覺有點複雜。

"Soy China!!!!!!"真是一句不簡單的話。




#23
26/4/2014
Tina House, BsAs

阿根廷時間

來到阿根廷,其中最難適應的是時間這個概念。在這裡,你約朋友最好不要說早午晚這些詞,因為他們的早上在12點,下午在5點,晚上是9點,11點以後才是玩樂時間,睡覺是大概3-4點左右的事。

有一次我去看朋友,說定了5-6點左右到,我提議不如一起吃晚飯,他們說:"我們10點才吃晚飯啊,你這樣晚回去不太安全吧!"所以最後我們就在6-7點吃了個"下午茶"。如果要跟隨他們的吃飯時間來約,我註定要挨餓。

因為他們很晚吃飯,所以比較年輕的舞會都從晚上11點才開始,如果我11點準時到舞會還可能只有十幾個人,一兩點鐘才是舞會的高峰,很多舞者跳完一個舞會不夠,三點後又轉場到另一個舞會跳到五六點才回家。這不只是週末的常態,這也是他們星期一到五的正常生活。我不理解他們平日怎麼上班,反正阿根廷人好像不用睡覺似的,很奇怪。因為我沒什麼挨夜的本事,爲了去舞會,有時會逼自己睡個Tango Siesta,到了舞會還會因為太睏而早走。

反正,因為這種阿根廷時間,我不時挨餓,又不時挨夜,學習過一個阿根廷人的生活,真的不容易啊!




#24
27/4/2014
Garden at Tina House, BsAs

明信片

每次去旅行,都會帶著一份地址列表在身邊,列表上都是好朋友的地址,方便給他們寫明信片。我很喜歡寄明信片,因為我覺得以此作爲手信比其他禮物更方便,更有意思。曾經見過好朋友家中一角的牆上滿滿是我在世界各地寄給他的明信片,我覺得很開心。

今天早上猛然想起我還沒有選購明信片,害怕趕不及在我離開布市前完成寫和寄的程序(我的列表上有30個地址),所以立即去Palermo的週末市場看看有沒有漂亮的明信片,果然有不少收穫。

可是接下來才是最艱巨的任務-寫!

如果每張明信片的圖像跟朋友有所聯繫,我一般都會寫不同的內容,但如果沒有特別的關聯,就很難想出獨特的內容給每一個朋友。這時候..........我就很有抄寫的衝動,哈哈!

答應這次,我盡量不抄啦,你們慢慢等這張跑足半個地球而來的明信片吧!




#25
28/4/2014
Museo Casa Carlos Gardel, BsAs

關於探戈音樂

有人跟我說過,其實探戈舞只是演繹探戈音樂的工具之一,所以永遠都是音樂在前,舞蹈在後。
跳了探戈幾年,當然很愛探戈音樂,但一直知道自己對探戈音樂的認識實在太薄弱,哪個作曲家,哪個樂團,哪個年代,歌詞內容,全部不了解,一直只停留於"我懂分Tango, Vals, Milonga"的階段。

今次來布市,很幸運認識了兩個人,令我對探戈音樂增進了認識。第一個,是我的包租婆Tina。她是一個音樂家,跳探戈20年,也是一個本地的探戈歌手,出了幾張探戈專輯,也不時在舞會表演。Tina的家經常有很多樂手出入,我也不時在我家聽到花園的另一邊傳來練習音樂的聲音。Tina有時和我分享她對探戈音樂的看法,我獲益不少,聽到她在自己辦的舞會即席高歌一曲,是我一個難忘的經歷。

第二個是來自北京的探戈DJ Frank,他爲探戈而來,也在這邊爲一家唱片公司把探戈歌曲從西班牙文翻譯成中文。他對探戈音樂的了解是我在亞洲少見的,而且他人超友善,毫不嫌煩地介紹不同年代的探戈給我認識,又分享他對黃金時代的四大樂團的想法。我一邊聽著那些耳熟能詳的歌曲,看著他翻譯成中文的歌詞,才第一次發現歌裡藏著的故事,對歌曲的感覺立即改變了。

今天去了傳奇探戈音樂家Carlos Gardel的故居,了解了他的生平,還看了他所拍的電影。他是阿根廷人心目中的探戈標誌,所以當他死於空難時,整個拉丁美洲都很難過。我很幸運,在他的故居還碰巧遇上一個免費的音樂會。一把結他,一個歌手,在他故居的小庭院中唱起他的經典歌曲,實在太美妙。




#26
29/4/2014
Puerto Madero, BsAs

吃牛排去

來阿根廷之前,很多人千叮萬囑說我一定要試一下阿根廷牛排。因為阿根廷中部有很多牧場,盛產牛肉和皮夾,所以很多人來阿根廷都必定會一試他又便宜又好食的牛排。

我是個預算很緊的背包客,這些高消費項目一般都敬而遠之。但來到又沒試過真是有點可惜,何況我真的很喜歡吃牛排,所以最後還是敗給了嘴巴,去了布市的港口Puerto Madero那一排用貨倉改建成的餐廳吃牛排。

當我看到餐牌的價錢,確實有點無奈。相比其他國家的牛排,其實這裡一點都不算貴,但相對阿根廷人的平均收入,這些牛排明顯不是他們可以負擔的價錢。這是我旅程的尾聲,所以我的預算也差不多用完,點了這一客牛排(當然要加紅酒前菜甜品)我之後的開支就要用得非常小心。當然這些都阻擋不了我吃牛排的決心,很快就點了個Ribeye!

阿根廷牛排果然沒讓我失望,又厚又多肉汁,因為我點的是半成熟,牛排的中心還是紅紅的,口感特滑,實在是非常美味。我食得大喜,都忘記了剛才看餐牌時的困惱。

順帶一提,我還沒孤獨到一個人去食牛排,今次有人陪我去的。哈哈!




#27
30/4/2014
Hidden Theatre, BsAs

我聽懂了!

朋友Barbara和Javier邀請我去看一個三人劇團的即興劇場,這三人來自Costa Rica,是 Barbara 和Javier以前的學生,現在在Costa Rica有自己的劇院,這次來阿根廷演出,Barbara叫我也去捧場。

演出晚上十一時開始(果然是阿根廷時間),在一個從外面看來毫不起眼的屋子裡進行。劇場外頭完全沒有任何劇場的招牌或告示,我覺得奇怪,Barbara解釋這些是地下劇場,沒有向政府申請場地,因為申請需要許多費用,所以很多團體會選擇這些看來像個屋子或酒吧的地方來演出,只有內行人才知道這些資訊。

演出開始前,工作人員給我們每人一張小紙張,讓我們寫一個單字。演出時,三位演員就在牆壁上摘下這些小紙張,並利用上面的單字進行創作。整個演出當然以西班牙語爲表達語言,所以很多時候我都不明白,在大家哈哈大笑時,我就呆在當場。我很努力地觀察他們的肢體語言,希望運用我的想像力來了解他們的即興創作。

突然,在某一兩句之間,我聽懂了他們的話。如果碰巧他們說中我學過的詞語,配合動作內容,我就會突然像開竅一樣明白他們在說什麼。雖然這種情況很少發生,但偶爾一兩次已經給我很大的滿足感。這讓我想起第一次在無字幕的情況下完全聽懂一部英文電影的那種喜悅。

我的西文相比我的英文當然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但是這些小小的鼓勵確實給了我繼續學習的力量。




#28
1/5/2014
Tina House, BsAs

剛開始便結束

來布市還差幾天就一個月,發掘了很多,了解了很多,學了很多,跳了很多,玩了很多。但我覺得旅程才剛剛開始,卻現在就需要結束了!

第一個星期,盡是在倒時差,找巴士站,換錢,到處買Sube,學那些毫無頭緒的西班牙語。

第二個星期,開始適應這裡的生活,出門不再需要用那麼多時間來查資料。我開始在西文課後到處試不同的Tango Group Class,希望找到自己喜歡的老師,同時到處跳不同的舞會,看看這邊特色的舞會風格,也認識了一些朋友。

第三個星期,因為之前一星期實在太累,我開始選擇性地上課和參加舞會,西班牙文進入艱難的階段,每天都要專注上課,也開始和朋友有社交活動。

第四個星期,因為只有幾天,我沒有報讀西班牙文,用剩餘的時間到處sightseeing,最重要的是找自己喜歡的探戈老師每天上私人課,發現了一些很適合我的學習方法,每天都比以前進步得多,老師給我很多的覺醒,我很想繼續學習。

來這裡,主要目的就是西文和探戈,但當我剛找到好的探戈老師而西文也開始進入另一個階段時,我就要離開了。一和月,實在是太短了!

一個我放下鑰匙要離開,另一個我才剛到呢!




#29
2/5/2014
EZE airport, BsAs

等了又等

有不少朋友知道我在航空公司工作,可以有平機票環遊世界,都非常羨慕。我承認這真是一個非常適合我這種旅人的好福利,但每件事都有辣有唔辣,這次在布市機場所發生的事就是好例子。

要知道,員工機票都是後補位,就是說航班有空位我們才可以上機,我們往往要等所有乘客check in後才知道會否有上機的機會。這段時間,緊張得要死,旁邊跟你一起等的人有可能比你的priority高,而地勤會根據Priority的高低分派坐位。我在古巴的時候,就正正差一個位而上不到機,被流放在機場9小時,等下一班機。即使有時候幸運地在最後階段拿到登機証,也要9秒9狂奔,過安檢,過入境處,上列車或飛奔到閘口才趕得上,非常刺激。

這次離開布市,我做了很多搜索,發現了四五條路線回香港。今天早上10時,打的來到機場客運大樓A先試英航到倫敦,等了1個小時後,地勤過來道歉說:"我們連Jump Seat都上滿了。"

接著等了四小時,我到客運大樓C試法航去巴黎,旁邊有幾個法航員工在等,我知道我這個"外人"就沒什麼機會了,果然只有足夠座位給他們,我又失敗了。

因為德航和法航的航班差不多時間出發,但他們在不同的客運大樓,我只能選一個來排隊。選了法航,我連德航的機會都沒有了。

晚上7時回到客運大樓A試TAM去巴黎,兩班機都非常滿,再次落空。

最後機會是晚上11時的Qatar去多哈。如果這也上不了,我就要在布市多待一晚,明天再來碰運氣。在機場厮磨了12個小時的我,已經非常疲累,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到Qatar的櫃位前,又再說一遍我拿的是員工票,想看看有沒有空位能上。地勤人員很親切,查一下電腦就笑咪咪地把登機証交到我手上。

等了12小時,試了四班機,終於找到一班航機"容得下我",簡直令人感動。17小時後,我就應該會到多哈,還要再後補從多哈到香港的航班。

無論如何,我已經與香港越來越接近了!!!




#30
3/5/2014
Mi Casa, Hong Kong

在香港繼續“好空氣城”的旅程

經過40小時長征(12小時試上機,17小時布市到多哈,3小時入境再出境轉機, 8小時多哈到香港。),我終於從“好空氣城”回到香港,累得要死。

把行李拖回家裡,開始收拾,拿出一件件從布市帶回來的東西-馬代茶葉,茶杯,罷工翌日報紙,探戈鞋,西班牙文課本,旅遊書。我已經開始想念在布市的日子,雖然一個月不算長,但我真的很享受那種每天都在學習自己喜歡的藝術和語言的生活。每天都有一點進步或得著,其他事情都不用管,只是頭痛去哪個舞會啊,還夠不夠內衣用啊,這是我喜歡的生活。雖然我旅行得很多很密,我卻一直覺得沒有出國讀書是我的一大遺憾,這次小住布市算是一圓我這個心願,所以意義和一般的旅程不一樣。

回來後,我打算繼續布市的旅程,繼續的方法就是不要荒廢西文,邀請朋友陪我喝馬代茶,留意阿根廷的新聞,多看關於當地歷史文化的資料,努力了解探戈音樂,多練習探戈,盡力改掉探戈老師糾正我的那些壞習慣。這樣,旅程就不會因為我回香港而結束了!

我正在盤算下次怎樣可以在布市待久一點,在想到辦法之前,先陪陪Natasha吧!




#31
4/5/2014
Everywhere in BsAs

每天的雙重曝光

開始了這個攝影遊記後,很多人私信問我是如何拍攝到這個效果,所以我決定在這遊記的最後一張,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布市的大街小巷拍攝這些照片的經驗。

我利用了一種叫雙重曝光的功能來完成這系列的照片,其實不是很高級的相機也可能有這個功能。你可以看看你相機的功能表上有沒有類似Multipute Exposure/Frame的字,你可以選擇要多少張Frame,比較好的相機可以做多重曝光,我的相機只能做兩個,所以你只看到兩個波波出現。整個過程只需要你的相機就可以完成,完全不需要後期加工或Photoshop。雙重曝光的概念是把兩張相重疊,所以保持不動的東西會“實”,移動過的東西變“虛”。我的背景永遠不能動,只有我位置有所改變,所以波波像個鬼魂一樣變“虛”了。

聽到這裡,大家大概想到要令背景完全不動,大概只有兩個方法-把相機放在腳架或完全不動的物件上。因此,我差不多每天都背著腳架到處走,去書店,去五月廣場,去上學,去巴士站,去地鐵站,去DNI,去上私人課,去博物館,去吃牛排,去中國城。帶著腳架,我會比較自由,什麼Framing都做到,因為這個攝影遊記,我用腳架的技巧大有進步。如果忘記帶腳架,我就要找代替品,例如椅桌,柱子等等。Framing不再自由,要想很多辦法解決角度的問題,在布市的名人墓園裡,我就花了30分鐘才找到一個合適的高台代替腳架拍照。

另外,因為我的影像很虛,所以我的影像背後一定是一個單色或簡單的背景,要不我就會完全化成背景的顏色,在照片中消失。這就是我在中國城所遇到的問題。因為在大街上東西都非常雜亂,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那輛白色車來當我的背景,可惜效果也不太好。所以如果在家裡拍,就比較容易控制這一點。這也解釋了我有一半照片在家裡完成的原因。

我的背景所有東西不能動,所以不可以有路過的人,有時候要等待時機。在五月廣場,經常有小朋友跑來跑去,所以我拍了10張以上才得到一張沒有其他人在內的照片。有時候,我需要別人或動物上鏡,例如探戈私人課,西文課,DNI,馬代茶,貓,狗那幾張,難度就會增加。是人的話,我需要解釋我的計劃並嘗試效果令他們了解如何幫忙,動物的話,就需要不斷地嘗試了。

最後,自己怎樣幫自己拍照呢?答案很簡單-用時間制。我一般調好腳架,決定Framing,設定雙重曝光和12秒時間制,就跑到預定的位置做戲,程序重覆兩次就拍到一張作品了。

這個30日的攝影遊記是我給自己的一個考驗。
從我知道我的相機有雙重曝光這個功能開始,我就開始構思這個自己和自己去旅行的計劃,因為在路上的人,其實都有很多個自己在不停地掙扎,探索,思考,我希望可以用這個方法把這次獨自旅行的經歷呈現出來和大家分享。

我稱這些照片為功課,功課是繼西文和探戈後每天最重要的事。每天都要動腦筋選擇題材,構思照片的內容,想到內容後要想想如何表達,場景,表情,道具全都需要準備。有時候,題材不經意地走入我的生活,例如大家很喜歡的假錢事件就是我的經典。有時候,我卻要花很多時間來創作內容。

我很喜歡這些作品,因為它們都是我獨特的回憶和紀錄,拍照及寫作讓我多點思考當地的人和事。今天,我終於完成了這個攝影遊記,確實非常興奮。

謝謝大家的Like和回應,這些都是我靈感枯竭時最大的支持。這張相是我準備出發去機場前在家拍的,萬事俱備我才想起我只有一部相機,用來拍這照片時就不能在相中出現,唯有隨便找個黑袋子代替,敗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哈哈哈!



如想看看我其他的攝影作品或遊記,可到我的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llabllab
此篇文章於 2014-05-16 16:34 被 小眼睛先生 編輯。
感謝 27
13684 次查看
crowded
#2
舊 2014-05-16, 16:19
這雙重曝光好有趣
alex1234 的頭像
alex1234
#3
舊 2014-05-16, 16:29
三萬多人就這樣人間蒸發,他們的家人、他們的母親,明知道是政府做的好事,但無法申訴,無處追查。從此,有了"五月廣場的母親"這個組織。
.......................
軍人獨裁政府的罪惡
Valerossi Valerossi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Hong Kong
#4
舊 2014-05-16, 17:37
wow ~ 很精彩的遊記分享, 尤其喜愛你在照片中扮演"雙生兒"! 被騙了200 pesos去買個教訓令自己從此學精也算值得! 現在明珠台逄星期四8:30pm也在播Scam City, 下星期四介紹土耳其對我很有用, 因我6月頭要去了!
Little Lee
#5
舊 2014-05-16, 20:19
謝謝你提供生動的照片及文章, 很受用, 超感謝!
Alex劉大哥
#6
舊 2014-05-16, 21:31
Gracias por compartir!謝謝分享! está muy bueno! 很棒!
picador 的頭像
picador picador 已通過手機驗證. 門號所屬國家:Taiwan
#7
舊 2014-05-17, 01:22
好棒的旅程

謝謝分享 ~ 看著你的文章也喜歡上阿根廷^^
jaff_jaff
#8
舊 2014-05-29, 10:38
和這樣的"自己" 去旅行, 很特別啊~
ljjixi
#9
舊 2014-06-22, 16:37
超爱阿根廷,以至于在阿根廷停留了两个月,直到用完美金为止,意犹未竟啊
ling1412
#10
舊 2014-06-28, 02:16
好棒的分享!! 謝謝
我現在好興奮睡不著覺
Sunny1688
#11
舊 2014-08-07, 09:24
生命就是這麼的美,讓我看見另一種可能
你的照片,好特別的呈現
謝謝妳分享....這樣獨特的生命方式.....
haveanicetrip
#12
舊 2014-08-07, 15:04
很特別的遊記
沒有華麗跟矯情的用語
很棒,真的很喜歡
感謝分享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