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 註冊 登入
遊記

和我的巴黎豔遇道別I

2 996
cssh501
#1
舊 2018-10-18, 07:30
很多朋友問我自去年的巴黎豔遇後,我和法國弟弟有結果嗎? 答案是....





從去年十月到現在,一年多了,我和法國弟弟從來沒有斷過聯繫,半年內他甚至來台灣看過我兩次。只是我們從來沒有確認關係。偶爾我都覺得我像是情婦或是小三,雖然他單身(笑)。

去年在花蓮海邊散步的時候,我和N說我明年想去德國生活,他很開心因為德國和法國距離近的多,今年我真的來德國了(默默也來兩個多月),是近的很多,但我和N的關係一樣: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我曾經幾次想開口確認卻又太害怕聽到答案,幾度忍讓,就讓自己在這種痛苦的關係裡痛苦著。

剛開始會非常期待收到N的訊息,到後來他幾乎不傳訊息給我了,卻又會突然出現。想著或許他真的很忙,真的很多事情要做,真的很少用手機。一直到八月的時候,他來柏林看我,這次我覺得他不一樣,其實會常常看著instagram,甚至會開始發動態,記得去年他真的完全不用手機,也這些社群軟體也不用。我問他是不是再回誰的訊息,但他總說沒有。能在柏林再次見到N我很開心,和他相處總是很融洽,我們能在路上大聲地大笑,像高中生情侶一樣互打對方然後在跑開,一年了,我感到N的英文進步很多,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遵守和我的承諾私下多少會練習,或是遇見更多人,使用更多英文?我們不太需要像去年那樣倚賴谷哥翻譯,可以更好的溝通,但我總懷念我們溝通障礙比手畫腳、甚至他還曾經模仿火車聲音,就只是為了讓我了解一個單詞的意思的那時候。


八月他來看我離開的當天(八月十六日),我錢包不見了,接著我又被趕出住的宿舍(原因複雜不細說),讓平常對很多難事都能泰然處之的我崩潰了,開始思考是不是我該回台灣才好,是不是老天爺再跟我說欸你傻才來德國生活?平常我很少給N打電話的,一方面我有點打電話的障礙,一方面是因為不想讓他覺得我好煩,但這天我打給他,他沒接。只回我訊息說了他很抱歉我發生這些事情,他非常在意我,如果我需要幫忙可以跟他說,當下我只覺得我只想聽聽他的聲音,跟他講個幾句也好。那天晚上我想了好多,睡不著,發了長訊息給他,我說:我們認識十個月了,這段期間我們其實只見三次面,實際相處的天數可能20天,但我從來沒有真的忘記你,我從來沒有勇氣問你我和你的關係,你說著你在意我卻感受不到,我需要人講話時,打給我的是我語言班認識兩周的杜拜朋友和葡萄牙的死黨,你在哪裡?如果你真的在意我擔心我,就算我們今天不相愛只是朋友,我想我聽到朋友很著急我也會打給他,聽她傾訴的。(現在想想這種說法還真是不公平,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做法我又怎能批判他?)我說:我累了,我們是男女朋友嗎?我們相處像是情侶,但每次你離開我,你彷彿蒸發,你完完全全消失,我受夠你的理由了,難道不能直接一點的說出你的感受嗎?可不可以不要騙我。

而我得到的答案還是一樣:我很在乎你,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於是我知道了,是時候該把這個人擱在我回憶的角落,讓他去生灰塵,等哪天我舒服了,在拍拍灰塵拿出來回憶吧。

其實,我明天要去巴黎,我忙到都忘了,因為我兩個月不見的錢包居然找到了,跑去拿,路途遙遠花了整整兩小時多。

手機訊息來了,是法國弟弟問我明天何時到,我笑了笑因為我早就跟他說過時間,他也和我說他不上班的時間過,我都記起來了,但他卻都忘了,大概我就是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特別上心吧?這次他說他想明天見面和我聊聊,看到這行字的時候我心裡震了一下,大概是第六感吧?總覺得是想和我說我們真的不可能之類的,我和他說能和我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嗎?他說對他而言是好也是壞,我翻了翻白眼,說真感謝你的解釋阿。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10184728

電話響了,是N。他說他想了很久,決定和我說他覺得他真的無法和任何人交往,不想要談遠距離,就算我在柏林,和巴黎也是距離,不想和誰有一段認真的關係。我說我早就知道了阿,我又不笨,人家怎麼對待我我都感受的到,我什麼都不擅長,至少在感受上特別強。我說我其實剛分手,我也無法和誰有什麼認真的關係,每當建立關係後,一開始或許很甜蜜很開心,但一段期間後,現實的殘酷面就出來了,兩個人開始吵架,兩個人本來以為很像卻發現根本不一樣,但剛相愛時怎麼都盲目地看不見呢?他問我,你還想來巴黎嗎?我苦笑,我機票都買了,是錢啊!他說:那假如在你買機票前我就和你說了呢?我說:那我大概就不會去了吧?他說:但是我真的非常想再看到你,即使我們不在一起,你永遠是我重要的朋友之一,是我珍貴的回憶。我說:我好像還沒辦法那麼坦蕩,有朋友罵我說做不成男友就不能當朋友真的很不夠成熟,但我認為這兩者本來就很難同時成立,我既愛過你,深深喜歡過,當朋友時又怎能徹徹底底地擺脫這些感覺?或許這次去巴黎,就是我們最後一次再見了吧?N沉默了一回兒,說聽你說最後一次我真的很難過。我說:我不知道,我是一個時時刻刻在變的人,我的情感牽著我的理智線跑,我既不想綁著你逼迫你,也不想自己傷心,這兩個月我和自己說別喜歡你了,我們兩個沒戲唱的,我做到了,我的確心裡舒服了,但當你剛那樣說,我心還是痛了。我真的曾經很喜歡你啊。說著說著我其實快哭了,但真的不想讓他感受到壓力,我還是忍住。我說或許不是最後一次見面,但現在失業的我真的沒有很多金錢常去看你,若你真想見我,我在柏林永遠歡迎你來的。聽我這樣說,N覺得好一些。

我總表現得很沒事,把難過傷心在你面前藏起來。想哭就哭,和朋友喝一杯大聊徹聊,甚至和其他男生試著約會,大概都無法真的把這些傷疤療好,於是我決定把這個傷口攤在陽光下,任陽光曝曬吧。

明天巴黎見阿,我的巴黎豔遇。巴黎,好久不見。
996 次查看
shapburn
#2
舊 2018-10-18, 16:30
覺得對方一開始就沒有認真..是你暈船了XD
還有錢包為什麼在巴黎?
cssh501
#3
舊 2018-10-24, 02:57
引用:
作者: shapburn (原文章)
覺得對方一開始就沒有認真..是你暈船了XD
還有錢包為什麼在巴黎?
沒有拉錢包在柏林又找到了
一開始就沒認真的話大概也不會莫名其妙來台灣看我兩次又來德國看我吧 哈 暈船也好不暈也罷 總是我人生中的一個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