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宮島神社 ««« 查看完整圖文版


Milstein
2012-06-05, 17:25
588184

2011/04/07我臨時起意,從京都搭新幹線去了廣島。

逛完原爆紀念館,到地下街吃了廣島燒,昏睡地搭了一個小時的地面電車抵達宮島口,買了渡輪票,上船,沒幾分鐘就到達宮島。

在京都的背包客旅館看了Tim的照片,他是在黃昏時分照的,潮水淹沒了鳥居的基座。

我抵達時約下午三點,正是退潮,遊人們都下到仍潮濕的岸邊,遠遠看去可以對比出鳥居的高大。

宮島之氣非常不同,先天地裡上與本島隔絕,需以輪船往返交通,沒被橋樑地道貫通,島上少見汽油引擎的喧囂以及空氣污染,但是更該歸功的應該還是人為,這是一座被人愛之護之的小島,島上的森林保有相當的原始。

我沿著海岸走著,下階梯到了潮水退去的沙灘,站到鳥居之旁,這裡被港灣環繞,海岸緊鄰著山脈,神社坐擁群山以及港灣。是時間證明了神靈之氣,還是神靈之氣隨著時間凝聚而壯呢?總之,我很喜歡島上的氣氛。想起福建廈門鼓浪嶼,雖然島上也是備受保護,但是離開尋常巷弄,還是感覺到市井喧囂之氣的污染,越靠近渡口繁華區越是嚴重。也許他也需要神靈進駐,以保其氣吧。

宮島神社入口售票亭旁掛了牌子標明滿潮乾潮時間,下次滿潮竟要等到深夜十一點。正在忖度回京都的時間,但是太想留下看看潮起時的景象。不,應該說,這座島嶼的悠閒樸實的氣氛,讓我想要逗留。我在潮間帶的沙灘上晃了極久,隨意漫步繞過神社,回頭來又花了錢進去參拜,離開神社又想上去彌山頂,想俯瞰這片港灣。想走步道而上,不搭纜車,因為當我踏進落葉掩蓋的步道,自然的氣息就包圍了我,步道雖可辨認,但幾乎被枯葉殘枝覆蓋,也許是因為可以直上山頂的纜車吸去了多數遊人,使得步道少被踐踏。我越走越慢越細細享受。但是都已經傍晚了,根本沒時間慢慢爬上去,走到纜車車站,差五分鐘,今日已經結束運行。

真不知道是怎麼耗的,想想好像就是晃過來晃過去而已。在宮島神社後方,往上望見丘陵上的五重塔跟千疊閣,剛剛略過沒上,現在拾級而上,也已經關門了。但是千疊閣是一棟大堂,四面開通,因此在外面也可以看進去,一派深木質色的蒼老,傍晚的風吹進大堂,拂過廊柱,穿堂而過。

從傍晚走到日落,入夜後我還沒拿定主意,只想著反正我不一定要到滿潮,只要看看水中神社即可,屆時再搭船回本島,搭深夜的新幹線回京都,時間上應該都沒問題的吧?

但想不到入夜後的宮島如此迷人。我的心中仍在納悶,到底是入夜後島上就這麼靜諡,還是因為東北地震震跑大半遊客所致呢?白天晃過一次的老街老店鋪都歇業了,石子路上剩下街燈與我,以及我的影子。我又走回岸邊看著港口以及鳥居,我靜靜坐在岸邊看著。這是這樣一個地方,你會想要跟好友坐在岸邊,喝著啤酒,聽著海浪,看著海水漸漸漲潮,或是三言兩語,或是啥也不說,就這樣發呆著坐著。我決定留宿一晚,明天先登上猿山,再下到岸邊看看白天的群山環繞著的滿潮的神社。

我沿著岸邊小路,一家家詢問旅館價格,果然都是昂貴無比。除了一家疑似歇業的旅社,昏暗的一樓大廳擺放雜亂,男主人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這更像是尋常人家漫不經心整理的雜亂客廳。他友善的說,一晚五千,但我只有一人,算我兩千五,這已經是可接受的價格,我內心忖度著。我說我再考慮,帶著厚重眼鏡的男主人笑著回應我,「OK!OK!」-帶著日語的腔調。我繼續往下問別家,包括就在一旁看似高檔的飯店,果然再無更便宜的了。

我亂拐進了小巷子,可以聞到人家中燒菜香,這區是前排飯店的後方,隱約可聽見飯店中喝醉酒的日本人大聲唱著卡拉OK。我看見一塊小招牌,上面是日文,但旁廳內有個老外男士,獨自的在用餐,我猜這是一家民宿。

但價格還是很貴,勉強可用英語溝通的女主人,到後翻找一頓,回過頭拿了張DM給我。說這是最便宜的,我可以住這兒。但是不在島上,但就在對岸渡口旁邊而已。多人間一晚是兩千五,看介紹這是一家典型的背包客旅館。

我走回剛剛那家想看看房間狀況,能在島上過夜就過夜吧!但是一樓的自動門卻鎖住不開了,內部漆黑,男主人不知道哪裡去了。我從外面往上看,整棟樓都是漆黑的,這應該是經營不善的旅館吧,幾乎可以想像積著灰塵的房間,堵塞的水龍頭。和旁邊的飯店,有著大理石地板,鵝黃色弔燈,漫出水晶音樂的明亮大廳形成強烈對比,

我進入一家少數有開的小餐館,吃了一頓滿足的牡蠣廣島燒,順帶問了最後一班船的時間,是晚上十點十五分。結束這滿足無比的一頓,我又走到岸邊,此時水已經淹過基座,已經是泡在水裡的模樣了。晚餐時間過後,我終於遇到其他的遊人,三三兩兩的靜靜走著,應該是留宿在島上的吧。剛剛問有一兩家飯店是客滿的,會不會是嘈雜的觀光客呢?像剛剛聽見的卡拉OK那樣。我沒遇到,我希望不要遇到,那會破壞我這個美好夜晚。

我遇到兩個非常可愛的日本女生,穿著和式浴衣到外頭散步,並請我替他們合照,看見可愛的女生使我心情變的更好。

接著我看見對面走來一個老外,是剛剛詢問的民宿裡,坐在隔著牆的飯廳裡獨自吃著晚餐的男士,突然想和他打聲招呼,但我先前沒有和他打到照面,他不可能知道我。

我跟他擦肩而過。

********
我搭倒數第二班船,跨過漆黑的港灣回渡輪口,按照地圖沒幾下就找到Miyajima Backpackers,就在港口邊而已。

值班的是Shinji,他很快的介紹了Hostel的設施。但其實我只停留睡一晚就走,牙刷等等全沒帶著,因此沒多大留意。旅舍非常舒適,完全是背包客思維而設計,懶人沙發就在前台,後側的客廳則可容納不少人。其他人似乎彼此熟識,正在客廳內說話笑鬧著。

Shinji非常的友善風趣,他主動和我聊天,一開始我因為疲倦而有些意態闌珊,但是隨即便開始和他哈啦沒完。一開始總是從一根菸開始,這是我的旅行經驗抓到的法門,其實就是分享。分一根菸給朋友並為他點個火,彼此的距離將瞬間縮小到那點火所需的一個肩臂之遙而已。在火車上,在巴士裡,在路上,在旅舍,啤酒,零食,煙。當你主動問:「要嗎?」幾乎都會收到友善的笑容,並開始交集。

我們坐在前台前的沙發聊天,我慵懶的躺著聽他講些好笑垃圾話。Shinji一直說上週入住的一個台灣小姑娘超級可愛,講的我都想要看看照片。Shinji會很忙的查電子辭典,當他遇到不會的英文字時。但我們依舊聊的開心無比,Shinji驗證了我喜歡並且強調的一個特質:只要你有想認識的心,語言絕對不會是問題。

十一點就下班的他待到快十二點才走,離去前我問了他門口旁的照片,那個拿著冠軍腰帶的人是誰?Shinji說,那是另一個staff,日俄混血,在外國長大的Yoshi,他是兩屆kickboxing世界冠軍。

他是兩屆kickboxing世界冠軍……

他是兩屆kickboxing世界冠軍!?

他是兩屆kickboxing世界冠軍!!!!!!

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遇見真正的搏擊高手!!真的要膜拜了!!!

剛抵達這裡時,他們六人說說鬧鬧,看起來很熟,不大好加入話局。而且這個氣氛是屬於比較熱烈比較high比較小圈子的感覺。我先問了哪裡買啤酒的,他們說了後面洗衣間就有販賣機。我拿了啤酒加入他們。嗯,我想我果真是臉皮厚的high咖,尤其是旁邊就是世界冠軍!!我一直問他武術的事情……幹,高手的身上,渾身就是散發出一種強悍好嗎?

“We need to practice since childhoood”他用手敲了敲脛骨。

敲擊的聲音雖然微弱,但是他媽一聽就知道絕對和我們這些肉腳不同的材質。像是敲擊鋼鐵般的聲音…….反正我就是個崇拜啦!只差沒當場拜師了!

來自加拿大的Jess說明天他們要去露營,他原本今天就要離開,也是被Yoshi邀約而留下的。其實這裡的人,分別來自南非(其中一位長髮蓄鬍,另一位看起來很累),美國,蘇格蘭,加拿大,以及來自澳洲的金髮正妹。其實都是在這裡才相遇的。我們大聲聊天,吵吵鬧鬧,反正今晚也只有我們入住而已。

其實旅行的經驗雖然在背包客界是個小咖,但是從聖彼得堡到廈門的這段旅程,以致於這次的兩週京都,我大概也歸納出我哪些話題超容易high,武術,運動,哲學,歷史,恐怖電影……旅行也讓自己知道自己的廣度,我本來就興趣廣泛,旅行中遇到的朋友總有他鄉遇知音的感動。這其實也是因為:會自己旅行的人,多半本就是特別的人吧。

雖然有七個人,但主要還是三三兩兩聊的比較多。深夜,啤酒喝完,曲終人散,幾個留了facebook,大家分別握手道別,各自就寢,因為其實明天就各自走各自的了,未必有機會說再見。沒和我說到話的長髮型男則問了我京都住宿,他明天露營完後,後天將會前往京都。那天是我在京都的最後一宿,應該會遇到吧。而且其實他也是很逗的人,兩人又聊了一陣才就寢。

********
04/08
躺在床上便可以聽見輪船的汽笛聲,打開窗外發現卻是雨天。

本就沒帶行李的我三兩下就打理好準備離開,下到一樓,穿過前台,我到門外點了根菸抽,海上漫著一層薄霧,帶著依稀柴油味的風夾雜了雨的味道,自港口吹了過來。昨日清爽的天空已被烏雲替換,今日的宮島轉成沉鬱的氣息。眼前的景象似乎總有些髒髒的,像陳舊的膠捲放上了投影,粗大的疵粒在畫面上閃現著。你感覺到似曾相識,好像在什麼地方看過的懷舊電影,在雨中的港口目送著輪船出港,背景不知道是幾零年代。

Yoshi走了出來陪我一起抽菸。

“You’re the first Taiwanese I met who smoke.”他說

我笑著遞給他一根菸,替他點了火,兩人站在門廊下看著雨景三兩句閒聊著。他說這是個好地方,不同於東京,這裡平靜許多。他喜歡安靜,喜歡大自然,這是他喜歡登山的原因。我想起昨晚加拿大朋友才說他被說服多留一天,跟著Yoshi以及來自南非朋友去爬山。

“come on! Join us! Stay one more night like me, we will have bonfire, sit around and sing and drink beer!” 昨晚加拿大人興高采烈的說著。

“I wish I cound, really!” 但我實在沒辦法,因為隔天我和Azu以及Fumi有約。

但是這天是雨天,我不知道他們是否還要去?我沒問。

我還是搭了渡輪去宮島,上了岸,雨變的更大了些,我的防水夾克還在京都,身上的羽絨衣怕水,T-shirt連帽擋不住,我上了碼頭到了附近的小賣店買了把便宜的小傘,緩慢的往宮島神社走去。時近正午,正值漲潮,遠遠的已經看見鳥居的基座泡在水中,然而昨日得見的對岸遠處青山,此時已被厚重的雨雲所隱蓋。事無盡善,更何況我的廣島行是臨時起意,全無計畫。儘管為他多留一晚,無奈天氣不配合。只希望下次有機會再來一遊,後方猿山的自然步道,登上山頂俯瞰港灣,也因為這個雨天而放棄了。這給了我下次的動機。

不,若說這樣的景色是不美,便是落入了成見的窠臼之中。要是昨天下午看見的是漲潮時分且被遠山藍天懷抱的港灣神社,傍晚便會回去京都了,那樣一來,就無緣留到夜晚,更不用說坐在寧靜的宮島岸邊,聽著潮水看著潮水逐漸漲上神社。故而,儘管沒有得到那人稱最美的時分,實際上我卻得到更多更豐富的宮島,並且養成了再下一次的嚮往。這是宮島在我的認識中,超越了那僅僅風景明信片般靜態的意義之展現。

走在雨中,遊人稀少,雨中的櫻花顯的更為憔弱,花瓣隨風飄散,或被雨打落,掉入渠中,順流而下,小溝兩旁是老房子,我站在小橋上撐著傘靜靜看著。

鳥居遠遠地佇立在泛著薄霧的海中。我往身後望去,寺院在丘陵上,旁邊是五重塔,四周是團簇盛開的櫻花。偶爾一陣強風吹過,我趕忙將傘調整角度,卻從傘緣邊頂著風瞥見,在唐風古寺高塔的背景下,枝葉顫抖,風雨櫻花雨散落,雖不落英繽紛,但卻清冷疏離,落颯哀美。

我搭渡輪回去,走回hostel,因為shinji昨天說過他是下午的班。我想和他道別。

果然他在,我們又講了幾句話,便握手道別了。我步出hostel,他送我到門口。我撐起傘走了一段,回頭看他還在門口,他見我回頭便開心對我揮手,我也揮手回應他。然後我轉頭走向JR,搭車到廣島火車站後,轉搭新幹線回到京都。

我在雨中回頭看他,他在門廊下對我開心的揮手道別,這個影像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即使已經回到台灣,仍然鮮明。

在旅途中遇到的朋友,和你很聊的來,很真心的想認識你,和你開心的聊天,這樣的人所流露出的發自內心的真誠,令我感動。我總是個帶著冷酷面貌的懷疑論者,但像shinji這樣的人,總令我毫不懷疑的相信他的真誠。

588188 588187 588186 588185 588189 588191

http://milstein0327.blogspot.tw/2011/04/blog-post.html


kimmydefaru
2012-06-07, 18:15
好吧
也許大大會生氣
(反正我很最近招人X)
不過我還是要說
島叫做宮島
可是神社是...
嚴島神社啦:-$:-D

不要說入夜
我覺得到傍晚宮島的人潮就少了
會留下來的都是要過夜的
我記得我傍晚搭渡輪回到宮島口
看到一群應該是修學旅行的學生拉著行李準備去宮島過夜(羨慕)
但宮島口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我七點左右去買鰻魚飯的時候
基本上該關的都關得差不多了
(鰻魚飯斜對面的葯妝店關了)
大大那麼晚回到宮島口還能找到青年旅館
真是厲害(Y)

晚上(傍晚起)有遊覽船會穿過大鳥居
雖然費用很貴但感覺很棒
只可惜非常認真解說的阿杯只講日文:-$

查看完整圖文版

kimmydefaru
2012-06-07, 21:19
寫錯了是星鰻飯...:-$
拍謝

查看完整圖文版

宮島神社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