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加拿大的楓糖葫蘆 ««« 查看完整圖文版


Barbarakern
2005-11-24, 12:34
 某日在車上聽到ICRT中一則腦筋急轉彎:「為甚麼在外交與軍事上,與美國亦步亦趨的加拿大,這次沒有派出部隊加入美英聯軍攻打伊拉克」,答案揭曉:「因為三、四月是加拿大採楓糖季節,所以沒空出兵」莞爾中我也跌入1995年春天的楓糖回憶。

就讀的多倫多大學國際學生中心經常安排具有特色的當地活動,像初春的楓糖採收(Sugering Off),就是領略楓葉國盛產楓糖的最好活動。三、四月春寒料峭積雪未融,我們一行人搭著硬式木質座椅的學生巴士,來到成片的楓樹林地,只見每棵楓樹樹腰都掛上一只白鐵水桶,準備承接樹身刻劃處所流下滴滴珍貴的楓糖水,我以手指偷沾一口,嗯!淡淡的清甜。再來我們進入楓糖提煉室,在白霧迷茫的高溫中,60桶糖水正準備蒸煮出1桶濃稠甜美的楓糖,這才體會餐桌上的小罐楓糖,竟是吸取無數的日月精華所成,難怪美味又營養。

在用餐之前,我先玩了幾趟雪上摩托車,坐在後座的我,早就被飛濺的雪花妝點成一具活動的雪人,回到大根原木搭建的活動中心,我冷得只打哆嗦,不過正好是中午時分,林場主人為我們準備楓糖大餐,適時地解除我飢寒的危機。似乎從來沒聽過加拿大有什麼名菜,而我們的主菜當然就是肉類與馬鈴薯的家常洋菜,大夥聊表心意地淺嚐即止,但是飯後甜點可是龍爭虎鬥的緊張時刻,奶油香氣四溢的大塊鬆餅新鮮出爐,先抹一層厚厚的牛油,再倒上滿滿的一把楓糖,讓人忍不住貪婪地咬上一大口,哇!那鬆餅的細孔吸飽著楓糖的濃郁甜蜜,就在牙齒咬下的那一瞬間,就像黃果瀑布般的千萬奔流,那早已醉死甜蜜溫柔鄉的舌頭,根本來不及防堵,百賴發軟地癱在蜜湯裡,幸福到了極點,根本忘了掙扎。這下總算讓我嘗到地大物博的豪邁與富足,我連吃了六大塊,以我是吃楓糖配鬆餅的顛倒模式,搞不好真的狠狠地喝掉一大瓶楓糖呢!

不過,林場主人可不會讓我們就此罷手,他們再度使出最後的甜蜜至尊計,不僅要把我們的舌頭、味蕾用楓糖封印,還要將我們腦裡關於甜的美好記憶,就此像金黃色的琥珀瑪瑙般封存起來!他們用慢火熬煮一大鍋楓糖漿,眼看真的要變成琥珀的濃稠了,而鼻間也傳來陣陣的焦糖香味,冷不防地他們將整個鍋子,豪爽地倒在後院林間的成片白皚皚新雪上,就是這一個突如其來的動作,那視覺震撼實在太強烈了,所有人根本還來不及反應思考,幾乎都呆住了!就在回神的當下,我們每個人的手中都多了根小木棍,主人笑哈哈地催促著我們,趕緊用木棍在白雪上,捲桿起那幾乎要凝凍的楓糖漿,哇!這下大家終於會意過來了!這就是現煮正新鮮的楓糖葫蘆囉!小孩嘴饞地很狠咬上一大口,該如何形容那滋味呢?那楓糖葫蘆可是外脆內軟,剛咬下的一剎那,還可以感覺到糖葫蘆上那雪花冰晶的冷冽與酥脆口感,聽在耳裡是種吃台灣剉冰的猴急興奮,可是糖葫蘆一滑到嘴裡頭,我的天呀!那甜蜜的小妮子,就像個溫熱滾胖小孩在舌頭上溜滑梯,把舌間每一叢極敏感的神經,做了極度的挑逗,這可能比French Kiss還讓人酥軟放鬆,忍不住想吃吃地笑出聲來,卻發現喉間早被溶化的甜蜜楓糖漿,鋪天蓋地徹底封喉,所有的快樂就此封存於體內,自我滿足、愉悅!

你如果問我,加拿大楓糖最大的魅力何在,那我的回答就是,自此你有關於甜蜜的記憶,就在嘗進楓糖的那一刻,加密封印,再也無法更新儲存了!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ovekyoto/

加拿大的楓糖葫蘆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