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2011秋 中美之旅 瓜地馬拉篇 ««« 查看完整圖文版


yl379
2011-12-08, 09:28
叢林神廟, 提卡爾(Tikal)

圖文版網誌請點選以下連接
http://blog.yam.com/yipin/article/45077454

Tikal位在中美洲瓜地馬拉東北的低地熱帶叢林中, 因為盛產打火石(Flint), 人們開始在這裡聚集開採打火石, 打火石是武器及很多工具(像是刀子)的材料, 因此, 如果取得很多的打火石, 就可以藉此與周圍的城市交易, Tikal就是在這樣的良好條件之下發展起來

西元230年, King Yax Moch Xoc在Tikal稱王, 開始了Tikal成為一個城市國家的時期, 在公元四世紀中期, Tikal發展出一種新式的戰鬥方式, 不用赤手空拳, 反而是武器投向敵人, 這種戰鬥方式很快的就讓Tikal所控制的範圍擴大, 周圍的國家都臣服於Tikal, 成為古典的馬雅時期的大國

然而, 在西元562年, 位在今天貝里斯西南, 原先臣服於Tikal的另一個的城市國家Caracol對Tikal大舉進攻, 他們使用了從Tikal學來的方法, 反而戰勝了Tikal, Tikal自此成為Caracol的附屬國

西元700年, King Moon Double Comb (匿稱叫做巧克力國王; Lord Chocolate)即位, 決心要改變被Carocol戰敗的結果, 恢復Tikal以往的繁華, 他趕走了Caracol, 在Tikal建了兩座目前Tikal最大的神廟, 並且完成了Great Plaza, Tikal再度成為古典馬雅文明中最強大的城市國家

然而, 和許多古典馬雅文明的城市國家一樣, 在九世紀末期, Tikal的歷史突然神秘地中斷, 這些雄偉的建築於是如同許多消逝的文化一般, 隱身在中美洲的熱帶叢林中, 直到十九世紀英國的考古學家來到中美洲, 才再度將悠久的馬雅文明, 揭飾在人們眼前, 現在的Tikal, 是由美國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考古團隊接手, 繼續探索未知的馬雅歷史

Tikal是馬雅文化現存的遺跡中, 佔地最廣大, 建築高度最高的遺跡群, Tikal又有個”馬雅世界中的紐約”的稱號. 馬雅人依照星象準確的運算出Tikal的建築的方式, Tikal遺跡群呈東西向, 最西邊的主建築Temple IV和最東邊的Temple I剛好位在一直線上, 這一條直線正好是落在太陽在春分及秋分(也就是日夜等長的日子)時, 日出及日落的位置, 底下這張圖正好可以看出最靠近我們的就是Temple I, 最遠離我們的就是Temple IV

另外, 各個Temple或是Pyramid也正好是兩兩成對排列, 稱為Twin Pyramid or Twin Temple, 馬雅人建造兩兩成對的Twin Pyramid 或Twin Temple時, 也會將這成對的建築按東西向排列, 讓東西連線落在春分及秋分日出日落的位置, 底下這個建築Complex Q便是一個例子

而這個就是Complex Q的Twin pyramid

在Twin Pyramid的中間就會是一個Plaza

因為Twin Pyramid是呈東西向, 南北方向的位置就會安排各一座較矮的神廟

因為馬雅人善於利用觀察星象來預測農耕的時間, 因此他們會在城市裡面安排很多的Pyramid(金字塔), 這些Pyramid大都是頂層是一個大的平台, 平台上便可以進行星象觀測, Complex Q就是一個例子

馬雅的建築大都位在叢林當中, 但由於觀光的開發, 現今仍位在叢林中的主要的大型馬雅遺跡, 就剩下Tikal, Tikal的Temple IV是Tikal遺跡群中最高的建築, 目的是為了用做星象觀測,

從Temple IV的頂上, 我們可以看到在叢林中的馬雅建築, 是不是就是像一座失落的城市呢?

馬雅建築中的石碑, 大都用做彰顯國王的戰功, 或是書寫國家的傳承, 這個部份會在之後的Copan的馬雅遺跡中發現, 然而, 在Tikal的complex O (下面這個石碑), 是一個無字的石碑, 無字的原因對於考古學家來說, 目前仍是個未解的謎團

考古學家發現, 在Tikal的遺跡群中, 年代最久遠的就是底下這座神廟(Temple), 稱為El Mundo Perdido, 因為El Mundo Perdido建築方式並非一次全部完成, 而是在不同時期加以增建,

很有趣的是El Mundo Perdido的頂端並不是像其他的馬雅神廟一樣, 有一個小房間

另外, 仔細觀察的話, 可以發現El Mundo Perdido的階梯上每一面有兩尊馬雅神明的面具, 這個是馬雅神明中最重要的雨神面具

在El Mundo Perdido的東面, 有著七座神廟, 這七座神廟全都面向西,

並在神廟的南面, 有兩座馬雅的球場, 球場的競賽規則以及球場的目的, 在前面的文章馬雅文明的介紹已經敘述, 這邊特別要提到的是, 古典時期(Classic Period)的馬雅建築的球場(像是瓜地馬拉的Tikal), 很明顯的比後古典時期的馬雅建築的球場小(像是墨西哥的Chech itza), 主要原因是在後古典時期, 馬雅球賽的規則改變, 進行球賽的人數大量增加, Tikal是屬於古典時期的馬雅建築, 當時的球賽人數只有兩人, 所以Tikal有數個球場, 一對一的比賽, 每場比賽戰敗者將要被獻祭, 但多場循環比賽中的最終勝利者, 也將把血獻給馬雅神明, 因此也將被犧牲

馬雅的球場建築是兩兩對稱, 參與者在中間進行球賽, 兩側則坐滿觀賽的民眾

每座馬雅建築中最重要的位置, 就是神廟建築, Tikal的神廟建築有兩座, Temple I 和Temple II兩兩對稱, 成為東西向的Twin Temple,

(Temple I)

(Temple II)

馬雅人的金字塔與埃及人的金字塔不同, 馬雅人的金字塔結構是實心, 並不像埃及金字塔空心, 且用於墓葬, 不同於埃及人的金字塔, 馬雅人將國王安葬在金字塔的底部, 因此, 有考古學家認為, Temple I 和Temple II底部可能安葬著馬雅國王King Moon Double Comb.

兩座Temple間的位置稱做 Grand Plaza, 南北向的兩層建築, 是馬雅建築的另一特色: 皇族居住區(Royal Residential Area). 另一種說法是這一區是做為祭祀的地方,

在Royal Residential Area前方有許多的石碑, 雖然碑文不若Copan般清析, 某些石碑上仍有圖樣及文字, 文字的內容仍在研究當中

Tikal不只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文的世界文化遺產, 與在南美洲秘魯的馬丘比丘相同, 它也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自然的世界文化遺產, 位於叢林中的Tikal可以被列入自然的世界文化遺產的原因, 就是它擁有中美洲熱帶森林的豐富生物資源,底下這個就是隨處可見的鱷魚

或是這個, 是大嘴鳥Tucan, 這裡的Tucan可和之前在巴西看到的大不相同

另外還有這個, 長的很像火雞, 但感恩節不會被吃掉的Quazel , 這是瓜地馬拉的國鳥, 瓜地馬拉的錢幣正以牠為單位來命名, 五彩的羽毛在馬雅的時代, 是皇族的最好裝飾

最後是這個, 瓜地馬拉的國樹, Ceiba, 馬雅人相信人類是由一棵頂天立地的生命樹而來, 這棵樹就是底下照片這棵, Ceiba.


yl379
2011-12-11, 08:27
2011秋 中美之旅 火山腳下的彩色城市, 安提瓜

圖文版網誌請點選以下連接
http://blog.yam.com/yipin/article/45159325

談到中美洲, 第一個聯想到的會是什麼? 火山, 咖啡, 古老的教堂, 還是神秘的瑪雅文明. 瓜地馬拉的”安提瓜”, 正是一個融合這些特色的城市, 但是,除了這些印象, 我得要說, 安提瓜也是一個”彩色”的城市

安提瓜建立於西元1524年, 當西班牙人進入到美洲, 在美洲建立了兩個政治中心, 包括北從哥倫比亞, 南迄智利,阿根廷的南美洲政治中心: 也就是今天秘魯的首都利馬(Lima), 以及北從墨西哥, 南迄巴拿馬的中美洲政治中心: 也就是今天的瓜地馬拉的安提瓜(Antigua), 做為一個殖民時代的政治中心, 西班牙人不但政治上統治著安提瓜, 在宗教及文化上, 安提瓜也深深地受到天主教文化的影響. 在今天的安提瓜, 到處可以見到殖民時代所遺留下來, 具有巴洛克風格的天主教教堂, 星期日早晨, 漫步在這個近六百年歷史的古城, 隨時都可以聽到教堂裡催促教友參加彌撒的鐘聲.

(安提瓜Central Park旁的La Cathedral)

(安提瓜的La Merced教堂)

(我參加了星期天早上在La Merced 教堂的彌撒, 這一天剛好是聖誕節前的第四個星期, 在天主教稱為”將臨期”, 在這個時候, 天主教的教堂要準備四根臘燭, 一根粉紅色, 三根紫色, 每個星期依序點亮一根臘燭, 今天點的是紫色臘燭, 整個教堂也都布置成紫色)

(雖然聽不懂他們在唱些什麼, 都是西班牙文, 但是依照著天主教彌撒的程序, 我還是能很順利的參加完彌撒, 我很佩服這一群小朋友及年輕人, 他們的美妙音樂及嘹亮歌聲替彌撒增添了歡樂的氣氛)

充滿著西班牙殖民風格的安提瓜, 很快地成為了中美洲最大的城市, 極盛時期的安提瓜, 人口甚至超過了七八萬人, 然而, 西元1717年9月29日, 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上的安提瓜, 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地震, 因為所有的建築幾乎都是木造, 整個城市幾乎全毀, 西班牙的殖民政府評沽重建安提瓜所需的成本太高, 於是在安提瓜東南四十公里的谷地建立一個新的城市, 就是今天的瓜地馬拉市, 於是大量的人民遷居到瓜地馬拉市, 瓜地馬拉市也就成為獨立過後的瓜地馬拉的首都, 因此安提瓜的人口大量減少, 雖然在近十年來因觀光業的蓬勃發展, 人口有逐漸增加, 但現在不到三萬人的人口數, 已不及當年的一半

(被地震震垮的修道院)

未遷居瓜地馬拉市, 遺留下來的人民, 在地震的廢墟上重建家園, 為了防止地震的再度破壞, 人們建立了平房, 並在平房上畫上了紅色, 藍色, 綠色, 黃色….

初抵安提瓜, 是在一個萬里無雲的清晨, 剛經過一個晚上夜車的煎熬, 但一進入這個城市, 馬上就像進入一個萬花筒, 城市裡五彩繽紛的平房, 立刻喚醒了沉睡中的我.

有著多樣顏色的, 不只是平房, 更多的是現在還居住在安提瓜的馬雅的子民.
西元9世紀後, 位於中美洲的古典馬雅遺跡突然地被遺棄, 取而代之的是在猶加敦北部的後古典瑪雅時期的Chenchen itza, Tulum, Mayapan等城市, 十五世紀西班牙人來到中美洲後, 瑪雅文明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西班牙的殖民文化, 但是, 瑪雅人民消失了嗎?

並沒有, 馬雅的子民依舊散布在今天的瓜地馬拉, 宏都拉斯, 薩爾瓦多, 貝里斯, 及南部的墨西哥, 他們仍舊說著他們的語言, 使用著祖先留給他們的曆法, 穿著繽紛色彩的傳統服飾, 他們在那裡? 他們就在安提瓜

(有時候轉個彎, 他們就在街角巷口)

(他們不只殺死我的底片, 也殺死了這個歪國人的底片)

(他們喜歡在星期天的早晨, 一起到巷口的洗衣場一起洗衣服, 當然, 也是個聊聊街頭巷尾八卦的好時間)

在安提瓜, 如果不找家咖啡店, 點杯咖啡, 嘗嘗到地的中美洲的味道, 就不算來過安提瓜 於是, 我問了同住一個Hostel的英國背包客, 請他推薦我一家到地的咖啡店, 他告訴我, 他在安提瓜的這幾天, 每個下午總會到附近的幾家咖啡店轉轉, 每次品嘗的咖啡, 總給他不同於其他地方的驚豔感覺, 最後他告訴我, 這裡的咖啡店, 品質應該都還不錯的, 第二天早上, 我就真的找了家咖啡店坐了下來, 點了杯Latte Machiato,

於是, 我有了一個非常安提瓜的午后.

查看完整圖文版

yl379
2011-12-11, 08:29
2011秋 中美之旅, 挑戰活火山

圖文版網誌請點選以下連接
http://blog.yam.com/yipin/article/45217201

安提瓜, 除了是一個五彩的又充滿咖啡殖民風的城市, 也是一個受火山眷顧的城市, 它依偎著Fuego火山和Agua火山 (中文翻譯成水火山), 以及Volcano Pacaya.

因此, 來到安提瓜, 一定得來探訪火山, 數座圍繞安提瓜的火山中, 對我這個不常爬山的宅男來說, 就是Pacaya火山最平易近人了 (Pacaya火山從登山口來回僅需1.5小時), 從安提瓜出發往Pacaya火山的登山口, 大約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 抵達登山口後, 我們的導遊開始跟我們講解今天登山所需要注意的事項(但是都是西班牙文, 我怎麼聽得懂啊!)

對於從台灣來的我來說, 其實自己家後院不就有座火山(七星山, 紗帽山),為什麼還要來瓜地馬拉爬火山呢? 因為, 這座Pacaya火山, 可是距離安提瓜最近, 所需登頂時間最少的火山, 而且, 它還是座貨真價實的

活火山

按照火山活動, 噴發周期的長短, 火山可以分為: 活火山, 休火山, 死火山. 死火山固名思意就是沒有任何的火山活動, 休火山則是地底的岩漿庫仍存在, 但是暫時不會活動, 像是七星山就是一個例子

活火山則是地底的岩漿庫存在, 且非常的活躍, Pacaya火山就是一座活火山, 距離上一次噴發, 才大約一年多左右(2010年六月), 所以爬這座火山的時候得小心, 一爆發就得趕快往後逃跑啊!

接著我們就開始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這時突然領會到平時不運動的下場, 就是爬山喘噓噓, 突然覺得當兵訓練的好身體在這幾年的懶惰下, 完全都消失了, 我們每爬一段路, 就會稍微的休息一下, 這裡是一個觀景台, 可以見到雲海中若隱若現的水火山.

接著開始繼續往上爬, 穿過原來覆蓋著綠色植物的小徑, 漸漸走向光禿禿的山頂

在山頂火山口的附近, 是這一段路程最難攀登的地方, 因為充滿了許多的碎石(火山礫和火山渣), 就像走在沙地上一樣, 走一步退兩步, 非常辛苦

要瞭解為什麼會走一步退兩步呢, 就要先來看看火山的種類
火山的種類依噴發的類型可以分為六種: 夏威夷式(Hawaiian)、史沖包連式(Strombolian)、伏爾坎寧式(Vulcanian)及培雷式(Peléan)。而後學者又增加兩類:冰島式(Icelandic,或稱蘇特塞式)及普林尼式(Plinian)(以上是節取自維基百科), 那麼多的名字, 其實一點也不重要, 介紹火山種類的原因, 是要說明一個道理, 就是:

不同的噴發類型的火山, 會造成火山口附近的岩石組成有所不同, 進而造成火山口有不同的形狀

今天要爬的Pacaya火山是屬於史沖包連式(Strombolian)的火山, 這種火山的特性, 就是爆發時, 會形成明顯的熔岩噴泉, 容易看到明顯的岩漿, 另外, 火山爆發後, 噴發出來的火山渣和火山礫(都是火山岩石的一種), 會順著火山口旁的斜坡滾下, 累積在火山口旁, 這也就是造成火山口附近難以攀登, 走一步退兩步的原因.

因為距離上次火山活動已一年左右, 火山口附近的岩漿已經不容易尋找, 如果要看岩漿, 得參加下午出發, 晚上回安提瓜的火山Tour, 等天色較暗時, 努力尋找, 是可以發現一些炙紅的岩漿蹤跡

(這個箭頭指的就是岩漿, 我們的導遊不讓我們太靠近, 不過其他的Tour仍是無畏的前往)

火山口現在比較活躍的活動是蒸氣的噴發

而如果想體驗三溫暖的感覺, 就找個洞跳下去吧, 眼鏡保證馬上起霧, 不過在高海跋的寒冷天氣下, 來個火山三溫暖, 也是挑戰活火山的一種享受喔

查看完整圖文版

yl379
2011-12-12, 02:16
2011秋中美之旅後記

圖文版網誌請點選以下連接
http://blog.yam.com/yipin/article/45305830

今年感恩節的中美之旅就在安提瓜旅行後畫下了句點, 之前要到中美洲旅行之前發現, 一個之前在埃及旅行認識的朋友告訴我, 在中美洲旅行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在旅行之後, 的確, 在中美洲旅行, 是需要比在其他地方旅行更多的小心和注意, 尤其穿著打扮, 和自身財物的保管

不過, 如果有了充份的準備, 就可以開心地體驗當地的環境, 認識中美洲, 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文章就從中美洲最有名的速食店Pollo Campero談起,

在中美洲, 很容易就可以發現像上面這張戴著草帽的熱情土雞的照片, 這裡就是中美洲最大的連鎖炸雞店 Pollo Campero, 這家由瓜地馬拉投資者創立的炸雞店, 很快的就在許多中美洲的國家, 甚至是北美洲的美國有了許多的分店

在一家家的分店開拓的同時, 它也融入當地文化當中喔, 底下這張照片是在火山腳下的彩色城市: 安提瓜分店, 可以注意到它隱身在安提瓜的彩色房屋中

Pollo Campero點餐的方式不像其他的速食店, 不需要到櫃台點餐, 用餐時只須要坐定, 等待服務人員前來點餐,

在等待的同時可以看看已經放在桌上的菜單

其實不需要說西班牙文也可以點餐喔, 因為只要指指菜單上的圖片, 炸雞就來啦

在中美洲旅行, 也體驗到當地的朋友的熱情, 在薩爾瓦多的Cerro Verde旅行時, 我遇見了一群四個住在附近的女生, Liliana, Xenia, Katherinne, 和Marcela, 還有可愛的媽媽Ms. Guavara, 其中只有Liliana可以說比較流利的英文, 雖然其他人不大會說英文, 看到她們高興起來說著西班牙文手舞足蹈的樣子, 我試著用她們的表現的動作猜測她們要表達的意思, 真的覺得某些時候語言的閣闔, 是可以用真誠的內心來彌捕的!

當天是我的生日, 她們還為我唱了一首生日快樂歌, 懂西班牙文的人聽聽看聽得懂幾成呢?

到了Tikal, 參加了旅館安排的Tour, 遇到了一對義大利夫妻, 及度蜜月的以色列couple. 義大利和以色列, 兩個我曾經拜訪過的國家, 有著迥然不同的民族性, 但是, 不管是義大利的夫妻, 還是以色列的couple, 或是我, 或是之後在這段旅行路上所遇到的背包客, 大家都一定有一顆對於這個世界的好奇心, 所以, 每次的旅行, 當我認識心的朋友, 一句I’m from Taiwan, but I’m working in United States, 就可以開啟不同的話題. 讓對台灣, 或是我在美國居住的城市好奇的朋友, 可以有互相討論的機會, 在Tikal, 以色列的couple就不斷地問我, 去台灣要簽證嗎? 台灣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呢? 每次的旅行, 真的就是感覺在替台灣做行銷, 讓不知道台灣在那裡的朋友知道台灣, 讓對台灣有興趣的朋友, 可以有更多對台灣的好印象, 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 他們就來台灣囉

在貝里斯, 我與一個來自加拿大的電影導演住在同一個Hostel,


Hostel 的老闆一直搞不清楚台灣和中國是不同的國家, 這個加拿大的導演不斷地強調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 最後講了一句很經典的話:

Every country knows China doesn’t own Taiwan, but China thinks it owns Taiwan.


因為這句話實在是寫實到我都說不出來, 為了紀念他說了這麼實在的話, 就幫他的電影打打廣告囉, 底下是之前在美國上映¸他拍的電影, Hank and Mike的預告片

我很好奇為什麼他會對台灣和中國的關係那麼瞭解, 原來是他的哥哥在中國的廣州教英文, 他去了廣州拜訪他的哥哥, 有了一個idea, 想要拍出關於中西文化差異的一部短片, 於是用了他的哥哥當做素材, 拍下了這部: My brother lives in China, 還拿去參加釜山影展呢

旅行就是如此, 景點是死的, 但是旅行中所遭遇的物卻是有時挑戰, 卻又令人驚喜, 在出發之前, 完全不會知道自己遇到的人和事, 每個在旅行當中遇到的人就像是一本書, 透過聊天交換彼此的經驗, 豐富這趟旅程, 也讓我有源源不絕的故事, 可以在blog上與大家分享!

查看完整圖文版

2011秋 中美之旅 瓜地馬拉篇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