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Raminakhtari ««« 查看完整圖文版


iamliverpool
2011-11-13, 21:26
463041

遇見R,是在一個磅礡大雨的巴士站,他徹底翻轉了我對伊朗人的看法。

那晚,再度被Reza放鴿子,索性搭公車到比較遠的地方去探險。上車前已經有下雨的跡象,隨著公車越開越偏僻,雨勢也越來越大。到了公車總站,那雨開始狠狠的下著,無奈只能先待在公車亭避雨。這是我們到伊朗的第一場雨,絲毫不客氣的淋在我們身上,心想今晚被Rzea放鳥又碰上大雨,應該是泡湯了。

一位年輕人淋著雨走過來坐在我旁邊,問我們哪裡來?簡單回答後,我問他要去哪裡?沒去哪裡,就在這巴士站坐著看下雨,他的回答令人驚訝,懷疑他該不會是哲學家吧!心想今晚沒搞頭,要不就邀請他一起共享晚餐,他也很樂意的答應,或許是個寂寞的人吧!我想。雨勢稍歇,步出公車亭自己才開始問他的底細。

阿富汗人,Raminakhtari,20歲,在馬什哈德念大學,學數學。

五分鐘後,R問說W為什麼這麼安靜?他這問題讓我意識到,R是位很細心且聰明的年輕人。在伊朗遇到大部分人都不會問這問題,只顧著跟我聊天,當然自己在這過程也會擔心W會不會無聊,所以有時話題會將W拉進來。但第一次問我關於W問題的,就是R。

一開始我以為R是伊朗人,但我們話題談到伊朗人時,隨即搖頭表示他不喜歡伊朗人,they are not good!這時才眼拙的發現身邊這位年輕人與先前在巴士上被警察帶走的阿富汗人有著相同的氣質。

跟R走在一起時,迎面而來的三五成群伊朗年輕人,對著我們口中喊叫著些自己聽不懂的話。他們說什麼呢?我問R。

They are ready for fighting!
阿富汗人隨時準備戰鬥!

伊朗人可以輕易辨識出阿富汗人,然後對他們做出語言上的攻擊,或者露出厭惡的表情,即便R只是位單純的留學生,與他們素昧平生。R幫我們買紅茶、詢問餐館的過程,自己觀察伊朗人如何對待他。那種鄙視、不友善的態度,在在都讓人懷疑,這是我心裡認知熱情、善良的伊朗人嗎?他們怎麼下場雨後就變了個樣?

持續在雨中走著,在寒冷天氣中淋著雨的感覺不好受,但R卻極度享受這場雨。他說這裡已經半年沒下雨了,他喜歡在雨中走路。聽了心好酸。

20歲,隻身前往對他們有明顯敵意的國家念大學,半工半讀,在旅行社兼差賣國內機票。試著想想處在每天被周圍人敵視的環境下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去餐館用餐,老闆看都不看你一眼就把你的餐點甩在桌上;買東西店家不給你好臉色;走在路上隨時要迎接年輕人的挑釁。每一天,都要像垃圾一樣被人嫌棄、攻擊或討厭,這樣的日子你撐得住多久?況且他才20歲,現在台灣20歲的年輕人都在做什麼?

他說不喜歡伊朗人太過於客氣,應該要用恨。我相信沒有人生下來心中就帶著恨,那恨都是被逼出來的。帶著恨過日子太辛苦,但那能稍稍安撫他們的心靈。一有機會,我相信他們會毫不遲疑開槍將對方大腦轟出個大洞來,且一點點都不會覺得自己有錯。

問他之後的計畫,無非就是拿到學位,離開這鬼國家,然後回阿富汗去實踐他的夢想,當個飛行員。或者單純的,不要再過著被周圍人敵視的生活了。

在雨中走了約20分鐘後找到餐廳,進屋前,他細心的將身上與鞋底的雨滴甩掉,避免弄濕屋內。這動作同樣讓人驚訝,一個20歲的年輕人怎麼會這麼有教養?用餐時,請他介紹阿富汗對觀光客來說較安全的城市,他在我的筆記本上畫出阿富汗地圖,告訴我們哪些地方是安全的,哪些地方有塔利班?還特別提醒,千萬不要由陸路進阿富汗,那不安全,最佳的方式就是搭飛機,直接降落在首都:喀布爾(Kabul)。

他碧綠色眼睛非常迷人,但表情總透露出些許孤寂。他喜歡大笑,但又會馬上安靜下來。他很聰明,但是那種會讓人喜歡的聰明。他彬彬有禮,但又可以嗅出性格中的堅毅。他氣質有別於我所認識的伊朗青年,跟他在一起可以談很多事,不像跟其他人大多在打鬧嬉笑。

跟他走在一起,彷彿自己也是個阿富汗人。轉眼間,伊朗人不再熱情、友善。令人不禁思考,伊朗人的好是有條件、有分對象的嗎?一個真正善良的民族,定義是什麼呢?

對敵人仁慈。

311日本大地震,這個曾經高壓統治過台灣的大日本帝國,在有困難時台灣人毫不遲疑的伸出援手。中國發生天災,這個在大陸沿海把300多顆導彈瞄準台灣的國家,台灣慈濟照樣飛過去援助他們。

原來,全世界最善良、可愛的民族,就是我們自己,台灣人。

這一刻,我深深的以身為一個台灣人而驕傲。

Raminakhtari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