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巴里島奇遇記 ««« 查看完整圖文版


achung106
2011-09-29, 19:00
  九月二十五日剛跟朋友從巴里島回來,雖然之前也去過其他國家自助旅行,不過這次旅行過程中實在是發生了一些有趣奇遇,所以,就寫在這裡留供有緣人分享囉!雖然寫的是遊記,不過,一般例行性的記事就省略啦,以下,分別來說說幾件讓咱們印象深刻的事。


【之一 ~ 行李被圈禁了】

  歷經數小時的飛行,終於到了巴里島。之前爬文就知道機場會有人「好心」幫你提行李索要小費,咱們想,就不要讓別人碰自己行李便可以省下這點錢了。沒想到,場面跟咱們想的不太一樣。

  一架飛機數百名旅客突如潮水般的湧到販賣落地簽的窗口,窗口的「老闆」熟練著數著一張張的落地簽證,一張25元美金,以錢易證,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也不用出示護照、不用多餘的交談,完全機械化的販售,如同自動販賣機般的簡捷而商業化。值得一提的是,這是一種「不二價」的典範,出了機場之後,竟對這種不用殺價、不用擔心被坑了多少錢的「國營商店」有些懷念。

  咱們隨著其他旅客依序出關,準備提取行李。沒想到,行李轉盤早已一空,所有同班機的行李已經被「好心人士」拿到一旁圈禁著了。咱們想,糟了,行李被俘虜了!本來付點小費也無所謂,但總嚥不下這口氣。於是,咱們下定決心,首先用銳利的眼睛搜索,一瞥,哈,咱們的行李放在北北東方十步的地方,同樣被圈禁的行李約有三十餘件,說時遲那時快,趁四下無人之際,咱們若無其事地貼近咱們的行李,看準、一把抓住、轉身要走,啊,糟糕,被發現了。「好心人士」前來盤問,咱們把行李回執拿出來主張自己的所有權,「好心人士」口說「OK」、嘴裡微笑、手裡仍然緊抓著咱們行李,要幫忙拿去排隊,於是,幾個人各自手抓著行李的一部分不放,彷彿點燈儀式中常見的水晶球,居然,一個裝滿不值錢衣服的箱子,也值得這麼多人繞著它旋轉、跳躍!或許是咱們的誠意感動了天、又或許是咱們的氣勢壓倒了對方,在申報物品行伍不遠處,「好心人士」在咱們一番比手劃腳及連番說「NO」之後,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鬆開了手。是的,咱們戰勝了,雖然是小小的一役,但比照咱們身邊那些淪陷的異鄉人(瞧,旁邊就有一個老外準備從皮夾拿出小費來贖行李),還是有些許勝利的快感。

  不過,殊不知,這場戰役只是這趟驚險之旅的序幕。


achung106
2011-09-29, 19:02
【之二 ~ 安檢!?】

  坐上了車,穿越小道(其實在晚上也分不出來是大道或小道),咱們往Nasa Dua前進。之前爬文知道Nasa Dua高級飯店林立,進入是有關卡檢查的。果不其然,數十分鐘後,看到Nasa Dua的牌樓,車子向左開入檢查哨,五、六名制服保安一字排開確實有威嚇的氣勢,接著,他們把門打開,對咱們說聲哈囉,再把後車廂及前置物櫃打開瞧了一瞧,就讓咱們過了。正在一頭霧水的思考,這樣到底可以檢查出什麼名堂來時(例如我們身上藏槍呢?例如我們行李裡面裝炸彈呢?),不一會兒,到了當晚入住的飯店。

  話說這家C飯店可是新開幕的,外觀的確美觀,內部裝潢風格及整齊清潔度也相當符合咱們的期待,只是,入住之前又要經過飯店自己的檢查哨。這個檢查哨就更有架勢了,也是五、六名制服保安,顯然有挑過,精實身材加上犀利眼光,外加一條狗,想必也是經過一番精挑細選才能從諸多犬兒中勝出吧!不過,想必咱們全身上下散發著佛光,臉上寫著慈祥,這群保安也是用一樣的流程,把後車廂及前置物櫃打開瞧了一瞧,就讓咱們過了。不過,到CHECK IN櫃臺前人還要過檢測門、行李還要過X光機,哇,咱們想,這個可是玩真的了,咱們住的飯店真安全,晚上可以安心高枕無憂了。就這樣,帶著笑意渡過第一天美好的夜晚。

  隔日,吃完早餐之後準備出發去外邊逛逛,電梯坐到一樓,咦,怎麼跨出一叢不到腰高的小樹就可以直通飯店外了?咦,原來進入飯店不一定要過檢測門喔?後來接連幾天,住宿、路過或順道參觀各大飯店、VILLA之後,咱們才知道,原來,這就是巴里島的安檢文化!為了帶給旅客安心,也為了顯示對爆炸案後的反制,安檢成為環境裝置的一環。但是,不管高級飯店或城市巷弄的安檢,其實都形式大於實質意義,有心之人(甚至無心之人)都可以輕易突破安檢的限制,自在的四處遊走。所以,無用的安檢到底是增加了旅客心中的安全感、嚇阻了潛在的犯罪者、加深了莫名其妙的緊張感、還是宣示定調了巴里島的旅行氛圍呢?

查看完整圖文版

achung106
2011-09-29, 19:04
【之三 ~ 條伯伯拿錢不手軟】

  之前爬文知道巴里島海關及警察條伯伯會索賄,不過,咱們總不會這麼帶塞被索到吧!

  某天,晴天高高、白雲飄飄,正是出遊好時機,心情大好之際,租了一台一日七萬元的HONDA水機車,而且不用看證、押照、車又新,哈哈,看來將是美好的ULUWATU一日行。出了巷子,打開I-PHONE找找GOOGLE MAP上的小藍點,嗯,是的,出了巷子朝左走。把I-PHONE收回包包,徜徉在微風日照之下,迎風前進,咦,太徜徉且自我陶醉的騎過頭了,沒關係,掉頭回來繼續徜徉。嗯,奇怪,怎麼身後好像有人在叫咱們,是陽光仙子嗎?哈,美好的幻覺!徜徉、徜徉…咦!不對,好像是真的有人在叫咱們耶?正想要朝後邊瞧瞧時,條伯伯出現了,夢醒了,距離租車出發不到五分鐘。

條伯伯引導咱們到一旁樹下停下,開始了以下的對話(中譯節錄):
條:@#$%$@#%#$(機哩刮拉之聽不懂)…拿行照出來。
咱:(心想:好險有準備)這是行照。
條:@#$%$@#%#$(機哩刮拉之聽不懂)…你們違規了。
咱:有嗎?
條:@#$%$@#%#$(機哩刮拉之聽不懂)…不能迴轉停在路口。
咱:(心想:這條巷子怎麼可能不能迴轉、路口不能停是要咱們直接衝過去喔)對不起,下次不敢了。
條:要罰錢,五十萬。
咱:(心想:X的!)不要啦!下次不敢了。(面露求饒狀)
條:(從口袋拿出一本很皺、字又小、又看不懂的小本子,隨手一指)你看,罰五十萬。
咱:(心想:看不清楚,可不可以找個通譯來啊)不要啦!下次不敢了。(面露求饒狀)
條:打哪來呀?
咱:(心想:X的!開始聊天了)台灣。
條:@#$%$@#%#$(機哩刮拉之聽不懂)…要去哪呀!
(開始閒聊,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條:怎麼樣?有沒有時間,去一下警察局?
咱:不要啦!
條:不要去警察局,那要怎麼辦?
咱:(心想:X的!終於切入正題了)那你說要怎麼辦?
條:你說怎麼辦啊?
咱:(心想:現在是在演哪齣啊?先裝蒜好了!)不知道耶!
條:不然你現在給我錢,就不用去警察局了。
咱:(心想:終於開口了)那要給多少?
條:你說咧?
咱:(心想:又來了,我怎麼會知道要給多少)你說啦!
條:你說。
咱:(心想:X的!不要再放屁了,快說)不知道啦!
條:那你給我二十萬就不用去警察局了。
咱:(心想:X的!怎麼這麼多)好吧!(開始掏錢…)
條:(把錢收進口袋)等下要去哪玩啊?
咱:(求求你不要再閒聊了)ULUWATU。
條:你就這樣…這樣…這樣…走,會了吧!玩得開心喔!

晴天高高,灼乾了咱們心碎的淚;白雲飄飄,恰似已逝去不復喜悅的心。機車載著咱們奔離條伯伯,呼嘯的颯風映襯出孤獨的身影。咱們,在異鄉,就這樣把錢掏出來給人家了。雖然也沒幾塊錢,但總是心不甘情不願。路上回想,說不定這個條伯伯是假的;說不定那本皺不啦嘰的小冊子是假的;說不定其實二十萬是可以殺價的;說不定其實可以一直裝傻不給;說不定其實巴里島警察局是一個難得一求的觀光景點(是啊!花五十萬瞭解一下印尼的司法系統運作,可是很難得的經驗耶)。太多的說不定,但是,沒被索過賄的咱們,在那一個當下,哪分得出東南西北、哪理得清是非曲直,就當作是難得的經驗吧!

走吧!往夢幻海灘前進,洗滌咱們已經不再雀躍的心!

待續...

查看完整圖文版

rabbit711
2011-12-26, 22:26
居然没下文了。

查看完整圖文版

巴里島奇遇記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