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洛陽】屬於我倆的龍門石窟 ««« 查看完整圖文版


yasminlin
2007-11-24, 01:33
圖文:http://blog.udn.com/rebeccashanghai/1391974

去年至北京旅行,深感遊人如織的掃興,記憶猶新,歸來尚煞有介事寫了篇《如何在北京避開人潮》,但自今夏抵滬,遊歷四方,中國人潮之洶湧仍屢屢令我大開眼界。在杭州一下火車,便堵在火車站動彈不得,摩肩擦踵了約半小時才出站;在黃山,凌晨四點半就得抵達門口排隊,索道閘門一開,人人爭先恐後,爭得頭破血流,一不留神被踩死了亦不稀奇,若非一早到,至少排個兩小時,莫怪外國人皆乖乖爬上山,要與中國人爭道需有不要命的勇氣;蘇州諸園林,除非開門立至或午飯時間,各旅行團一到,萬頭攢動,數不清的擴音器高分貝講解,所有賞景閒情逸致一掃而空。舉凡名勝,必定不可獨享,愈美之地人愈多。倘若掛上「世界遺產」的頭銜,身價百倍,人氣也百倍。

上週六,在鄭州往洛陽的火車上,聽聞一洛陽女醫大學生與友人閒聊:「龍門石窟我一次也沒去過,那個人啊,多到快摔到河裡了,根本無法往回走,只能被推著前進。」不預警地,一層不祥的陰影籠罩了我們的洛陽行,雖然本就不希冀可以耳根清靜,獨自攬勝,但依舊抱持「淡季」的僥倖。由於火車嚴重誤點,到洛陽已是上午十一點了,行程延誤,猶豫是否仍要當日遊龍門,青年旅社櫃台澆了我們一盆冷水:「沒錯,上午光照好,但最近天氣陰的哩,下午去也一樣。」我們滿心期待的石窟朝聖又再度遭逢打擊,之前等車時,還聽說洛陽沙塵暴……十一月的沙塵暴?若屬實,中國北方十年內全部沙漠化。只盼盡皆道聽塗說。網路天氣預報明明為洛陽這兩日天氣畫了顆熾熱的太陽,儘管烏雲密布,我決定相信天氣預報。

隔天,天未亮,室外溫度接近零度,我們便冒著刺骨寒風,搭上首班81路車向龍門出發。到了終點龍門石窟站,只我倆下車。這是一日當中最冷的時候,而景區的冷清讓天更冷了,天色昏暗,晨霧濛濛,除了不畏風霜的晨練者與清道夫,整個龍門小鎮空蕩蕩的,灰撲撲的古商鋪,店門緊閉,活像座鬼城,唯獨我二人踽踽朝石窟前進。從下車點到售票口是段漫長,但景色優美,的道路。伊水上雲煙氤氳,兩岸垂柳,青青草原上長了成排金色的樹,深呼吸,嗅得濃濃的秋意。「嗚……」聽,是火車的汽笛聲,一列火車跨越伊河逐漸消逝在遠方,之後,是無盡的沉默。

我們加快腳步,心中忐忑不安,唯恐門口已停滿遊覽車,黃山噩夢即將重現。鬆了口氣,售票口僅三三兩兩的人徘徊著,我們如非第一進門者,亦屬第二。進了石窟,怪哉,其他人憑空消失了,徹頭徹尾只剩我二人晃蕩在千年古蹟中,一頭栽進歷史的洪流,我們置身北魏,抑或唐代?悲愴的無頭佛像們硬生生拉我回到現實,人是懷著何等心情將成千上萬的佛斬首截肢,是仇恨,是瘋狂,還是貪婪?難得留得全屍的幾尊佛像,神態莊嚴,對我頷首微笑,無語。祂們眼中漾著寬恕、慈悲。

景區工作人員們穿著灰藍色的制服姍姍來遲。隱藏的揚聲器開啟,悠揚的中國古樂伴隨龍門歷史典故的講解娓娓道來,無論身在何方,俱聽得清晰。若全中國景區都這麼搞,導遊理當沒飯吃。遠處傳來肅穆的鐘聲,應來自伊水對岸的香山寺,晨鐘杳杳,曙光從山後乍現,身前的雕刻塑像,好似由千年沉睡中甦醒,膚色紅潤,光采動人。伊水波光瀲灩,紅豔裡耀著金燦,美景當前,身畔無人,好想對空大叫點甚麼,我想起最近看過一部姜文的電影《太陽照常升起》,是了,便是「阿遼莎,不要怕!」我有這樣癡狂的衝動。此時,卡夫從高處呼喚著我,「快來看!」,我幾近跪伏攀爬陡峭的階梯,長長的石階頂端,是卡夫興奮得顫抖的身影。爬著,爬著,首先,出現一對慈眉善目俯視著我,在其注視下,我感覺卑微渺小,接著,是龐大的身軀,一尊以偉大仍不足以形容的大佛緩緩現形,彷彿從天而降,被其非凡氣勢震懾,我張口結舌,頭暈目眩。世上少有奇景能帶給我如此震撼,泰姬瑪哈陵、吳哥窟、長城、比薩斜塔都具此魔力,無論看過多少圖片以為自己對其知之甚詳,等到身臨其境,面對它依舊目瞪口呆。現在,則是龍門的盧舍那大佛,祂比我想像中要巨大,祂的笑容比我想像的要迷人,稱呼祂「東方的蒙娜麗莎」反而玷汙了祂,她們位於不同的層級。傳說大佛為武則天化身,工匠定是兢兢業業精雕細琢,深怕把女皇的威嚴減損了半分。見到大佛如見天子,你不自覺地跪下、仰望、低頭。我在大佛面前屏息讚歎了好一陣子,才注意到祂身側的阿難、迦葉、脅侍菩薩和力士、天王,左方的兩尊雕像被無情地毀損了,頭不翼而飛,缺肢斷臂,見此情狀,胸懷激盪終於難掩,忍不住紅了眼眶。回首見大佛目光含笑凝望,似笑我多情,「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一切如鏡花水月,何以不能勘破呢?旭日高昇,照得佛容儀表萬千不可方物,宛如佛光普照。我與卡夫駐足良久,不捨離去,卻聽旅行團的喧囂已近,才恍然大悟能與大佛獨處已是莫大恩賜。

拜別大佛後,前方一路相比無甚可觀,但無人叨擾,自由自在地遊覽是至高無上的幸福。過橋,見朝陽和煦,但煙渚上林木蒼茫,枯葉落盡,正是冬日凋零景象。驀然回望大佛處,人潮湧現,內心慶幸並惋惜,他們萬不能體會到大佛帶給我們的感動。

PS更多圖片,請見相簿 (http://album.udn.com/rebeccashanghai/85768)。

【洛陽】屬於我倆的龍門石窟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