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畢爾包美術館 Arts Museum ««« 查看完整圖文版


Zasu
2011-05-04, 15:46
---


畢爾包美術館 Arts Museum



相片連結 (http://suzalai.pixnet.net/blog/post/349936343)



天空還未睡醒我們就翻箱倒櫃整理行李,早上五點半的計程車是第一天抵達時麻煩出租公寓的負責人聯絡的,過了四天不知是否真有接洽妥當了,若到時計程車沒來,這麼早不知要如何臨時想辦法趕飛機…..有給它那麼些許擔心說。
在巴塞隆納那麼早起床很是奇怪,這裡是夜生活的天地,半夜中街邊音樂總都還隨空飄盪,不過我們好像沒有過在晚上出去的,夜半裡也難免樂音竄入公寓,已可算是置身在巴塞隆納的午夜廣場邊了。為了省點機票錢,只好搭超早班班機往畢爾包,這沒什麼好埋怨的了,直到五點二十分門鈴響時才真正鬆了一口氣,西班牙人的做事方式還是令人心安的。
車子繞著巴塞隆納港口行走,街上漆黑一片,沒有一輛車,夜的巴塞隆納港邊燈光點點,是另一種風情與心情。計程車帥哥司機不會說英文,一路上大家靜默無語,只能瀏覽著燈光下的夜,迷霧中這幾天巴塞隆納的種種心情輕輕浮上心頭,而這是唯一的夜.....或說是清晨,這就是所擁有的巴塞隆納了,嚮往大半輩子好不容易來到的西班牙。凝想中進入機場快走到登機門前才甦醒,因為從寬敞的玻璃窗戶清晰地看到泛白的魚肚飄游在藍天裡,是第一次欣賞到巴塞隆納的清晨。


中午前來到畢爾包,今天找的旅社頗高級,就在熱鬧圓環邊,沒辦法我的兩位好友就是愛住好的;卸下行李後首先要做的就是到書籍介紹的點心小店嚐鮮,糖一直重複敘述書上推薦說的不可錯過,而那小店就在旅館附近兩個路口邊,就這樣把點心當午餐吃將起來。
這店小小的,裡面點食物的空間只能容納幾人擦身,我們不知什麼好吃,所以就所有放在吧臺上一盤盤看起來垂涎的小點亂點一通,真是餓壞了;與其他歐洲的店一般,戶外的座位總是較舒適,就這樣三人組就在路邊的餐桌上、溫柔的陽光裡享用簡單的午餐。不遠,斜光下獨自一個婆婆用著餐,暖陽輕輕灑落她的身上,喜歡那感覺,就這般遠遠地欣賞這份安靜與溫暖。


下午只想隨處走走與前往畢爾包的美術館看看,環繞著古根漢博物館附近的畢爾包區域不大,從旅館繞著溪流走一圈不需太多時間,一兩個小時就足夠了,就此輕鬆出遊。說實在的,畢爾包遠在西班牙北部接近法國邊界,連空氣都有點輕鬆的味道,與巴塞隆納的擁擠繁忙相差甚遠,即使流行的商店一家接一家,走在街道上與人擦肩而過都覺得寬敞舒適。

畢爾包美術館(Bilbao Fine Arts Museum)在一片小公園的旁邊,步入公園時,陽光正慵懶,長椅上各自坐著乘興的人們,綠蔭飄盪在土地上與草地上,甚或是悠閒人們的身影上,冬日的小公園溫暖灑落滿地,忍不住停下腳步加入這片時光。望著當地居民這個平凡的午後,在風塵僕僕的旅行中,似乎暫時回到家,眼底也不留戀流浪了。


美術館的外觀是一面巨大的透明玻璃牆,不平的反光面版折射著公園的樹林與附近的建築,構成了畫面不斷重複的一幅流動畫,好似極微主義的音符在光線裡緩慢連續著,慢慢地開展來的是視覺與聽覺,不經易地心裡迴盪著最愛之一的The suspended step of the stork,這是Eleni Karaindrou的音樂,在不久前的一段日子中總得聆聽良久始能入眠,這次在西班牙也不例外。


畢爾包美術館讓我驚訝的是,裡面居然有數不清的看起來是中世紀繪畫的作品,這種繪畫感覺都應該是剝落不完整的,但是在這裡的所有作品卻都色彩鮮明,好像剛剛完成的一般。基於納悶與好奇,就請教管理人員,他說這些都不是仿製品,若是仿製的作品標題會有說明,他還特地帶領我們識別,不過問他為何作品的色彩是如此的鮮明時,他也說不明白,讓我總存著一頭霧水。
此美術館的收藏從十二世紀古典藝術、歌德式雕刻到20世紀的流行藝術,目錄還特別印出必看的幾位大師的作品,可是我只認識Giacometti、El Greco、Goya和高更(Gauguin)。對於那些看起來這麼新的十六、七世紀的繪畫還真體驗首次,多得看得好累。

然而在現代畫單元的展覽中,Lazkano的作品倒讓我體驗了一種新的感受,管理人員回答我他是西班牙的畫家,目前在大學教書。Lazkano的畫看起來像是攝影與繪畫的結合,他的風景畫中的建築外型是現實的結構形狀就像是攝影出來的,其比例深遠與實在的建築外觀沒有差別,而在這麼確切的建築物中,他對空間的處理卻是繪畫式的,有著些許詩意與超現實的夢幻。起先看時我就一直納悶那些建築物本身的比例是否運用電腦科技描繪出來的,後來才看到其所展出的建築物比例繪製圖草稿,就像是建築師繪製房子般的精細。這樣超寫實與超現實相互交會在一張畫面上,的確有種奇異的感覺,還好他處理超現實那部分還蠻有自己的觀念與感受的,算是處理的不錯的感情繪畫。因為館內不能拍照,這張網路上借用的畫作還不能完全表現他處理的繪畫深度。


至於美術館外面的草地上也有一件巨大的作品,看來應該是Serra Richard的雕塑,他有很多這類的彎曲面的作品展示在紐約、舊金山、馬德里、巴黎等各大城市,在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內就有整個房間他的這類巨大雕塑,也是此博物館的重要展覽之一。


出了美術館正接近黃昏,當然是到河邊走走先觀看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的外觀,繞著小街慢慢接近古根漢,忽然在一轉彎的路上,博物館就在小路的盡頭,從路上望過去儼然一座金銀色的龐然大物堵住了路口,夾在兩邊建築物間的夾縫裡,視覺有給它一點奇特的。
這個黃昏就在河邊附近閒散,沒有陽光,風呼呼地瀟灑而過,寒冷中的古根漢博物館、大蜘蛛與河邊建築在灰黑天空下憂鬱著,這個明天會再來的地方,僅有幾絲光亮,沒有特意的驚喜。



相片連結 (http://suzalai.pixnet.net/blog/post/349936343)



---

畢爾包美術館 Arts Museum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