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西藏遊記 - Day 6 - the scenary! ««« 查看完整圖文版


altarf
2011-02-27, 20:00
Day 6 - the scenary!

今天早上又起了個大早(我也照常被室友唏甦聲給提早吵醒),準備往東去有小瑞士之稱的林芝.因為我沒去過瑞士,所以不能很肯定我即將要看到的風景,但我想「美麗」兩個字應該是共同的特性.500公里,九個小時的車程,就此展開.

出了拉薩城,第一個停靠的是個實在忘記名字的湖泊.湖水湛藍,倒印著湖另外一頭曲折的山丘,矮林,和林中的小屋,景色好不清靜.而這,只是西藏美麗的開始.再駛了個幾十分鐘,導遊突然驚嘆,要司機停了車.路旁十幾尺外的小湖畔有數十隻的鷺鷥.導遊說,這是西藏的神鳥,她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隻停留在一處.我們幾個也感染了導遊的興奮,照相機拿起就拼命卡拉卡拉猛照~而這是第二次停留.第三次是因為一個石碑,上寫著【松贊干布出生地】,顧名思義,他老兄就是生在這個地方啦.不過我們比較有興趣的是路的另外一頭的工地旁,居然有一群羊.對於動物不太懂得我也不確定是不是藏羚,不過呢,管它的,反正在西藏看到的東西,前面加個藏字準沒錯.

325205

說到這個,補個之前中飯的小插曲.還記得雅魯藏布江的肥魚吧?寶叔問了價錢決定叫條大家分一分,雖然最後是算在領隊的帳上,但寶叔的好意大家心領了.那一餐,我們吃到了如假包換,吃人肉的藏魚(魚吃人,人吃魚~生物鏈果然複雜).而吃藏魚的店主人,養了隻小貓.剛好我們這隊戴土耳其帽的傢伙(雖然大家都堅持比較像喇嘛帽)超愛貓,大概磁性對了就把小貓給吸了過來,在我們的桌下繞來繞去.別懷疑,西藏看到的貓,我們直接就冠上地域名叫做「藏貓」~

嗯,看完了藏羚羊後,車子一路往上,目標是5013米的【米拉山口】,這是去林芝的必經道路.而山口上,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居然是隻石雕的藏牛,下面刻有雪域之舟幾字.這裡是福建泉州援建(牌子上寫的,看來援建的地方都高調的很,和公司R先生完全不同調調).山口雖然標示 5013m,但可能是因為我們一路座車,倒沒特別感覺地勢的高海拔,不過此地的確不枉「山口」兩字,風簡直大到一個境界.低於十度的氣溫,和颼颼冷風,相加之下就等於寒風刺骨.不過對於我這個半多倫多人來說,其實算不了什麼.之前天天在比這種氣候還要惡劣的情況下步行上下學,現在不過下車拍照罷了.更甚者,我還是全副武裝,從滑雪手套,加拿大製的羽絨長大衣,Esprit 的圍巾,最最重要的,就是 ex 聖誕買給我的全白 roots 帽.帽子我只戴過一次,還是在溫哥華他剛給我的時候.主要原因,是我找不到時機戴.... 就連多倫多零下的溫度,我都不覺得有必要戴到如此厚實的帽子... 這次也純粹只是因為好玩就戴了... 所以根本是 overkill.導遊給十分鐘照相,大部分人五分鐘就上來了,說是風太大.而為了不要辜負我的全副武裝,我當然是最後一個上車的傢伙~

325204
325203

車子繼續往林芝前進.路旁的風景,也以米拉山口為分界線,從單一的砂礫黃色,變成五彩繽紛.很大的原因,是路旁的尼洋曲(曲=河),那傳說中山神的眼淚. 尼洋曲的源頭正是米拉山口,而公路正巧就跟隨著河流的澎湃彎曲一路往前.因為有了河水的灌溉,路旁當然也就五顏六色了起來.剛翻過山口就有邦杰塘大草原, 草原三面環山,中間則是個寬廣的平原,或因春天,看不見如茵的綠草,不過雪白的羊群倒像極了在和一旁山頂的點點白雪互相呼應.褐黃的草地上也能看見黑色褐 色的牛馬,好不熱鬧.除了放牧的動物外,清澈的河水也帶來春天的訊息.河畔的矮樹已經開始萌芽,偶見垂柳,皆釋放著綠色的因子.藍色的,除了清澈河水外, 更有同等清澈的天.套用吉同事的話:「頭文字D心中標準的冷色色溫應當就是如此.」除了這些外,最特別的當然就是桃花了.四月正好是桃花盛開的季節,而路 旁山上河畔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到桃花,一簇簇不規律的粉色紅色,似乎很隨性的揮灑在整個以藍、綠、黃為底色的自然的調色盤上.

隨著車子一路向東,河床也越異寬廣.偶的一個轉彎處,車停了下來,如同一旁的河水似乎也給阻斷了般,激起片片雪白的水花.此處叫做【中流砥柱】,阻擋的 「砥柱」,是一大塊從北側山丘滑落下的花崗岩,傳說是當地守護神工尊德姆修煉時的作椅,放在這裡鎮水妖.這椅子也不得了,簡直就是塊小山,四平八穩地硬生 生將水流一分為二.而尼洋河當然也不甘平靜,湍急的水流激起雪白的水花撞擊在岩石上以示抗議.在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餘,也不禁對人為的破壞搖頭... 好好的一個大自然景觀的,是哪個沒有藝術細胞的傢伙居然會想在河邊建個黃色的亭子?我是喜歡黃色沒錯,但也不代表能讓人類的足跡糟蹋大自然的傑作.整張照 片,整個景點,就讓那突出的黃色小亭給破壞了.這裡發生了件小趣事,英勇的吉同事為了要離花岡岩「椅子」進些,就爬到河旁較小的石塊上拍照... 哪知身手敏捷的他,居然在此失足,一隻腳連鞋子整個踏入了河中,除了照片,更帶了一鞋子山神的淚水繼續前進.

下午,經過了【阿沛新村】,另外一個福建援建的地方.大概是因為有$幫忙,這裡的村落街道筆直,且居然不是石子路,房子也都頗新(果然是新村啊).車子停下來讓我們拍照,而我們更是擺出「此山是我開」的流氓神態,在鮮少有車經過的公路上,狂妄地或坐或躺拍了好幾張照.而當大家把注意力轉到村莊的時候,我的目光,卻是在村子中後方,一隻小豬,呆呆站著(嗯,別懷疑,就是藏豬).看到同類的我,當然三步併兩步的去打聲招呼.走進,才發現是個豬媽媽,因為第一隻小豬突然從竹籬笆鑽了進來跟在媽媽後面.照相機才拍了一張,不知道又從哪鑽出了小豬二號,排排站好.覺得新奇,又照了一張.哪知,第三隻小豬珊珊現身.... 好個三隻小豬,正當我還在為自動定格/罰站的小豬們照相的時候,同團的叔叔居然感嘆:「這場景應該叫杜正勝來看」... 旁邊的我,差點跪地 Orz (失意體前屈).杜正勝是台灣的教育部長,他老兄之前突發奇想,把「三隻小豬」列入成語.之所以每每提到三隻小豬,台灣人多數反應就是想到度正勝(嗯,證明我骨子裡還不夠台,仍有努力空間).吉同事這時也趕了來看定格的小豬... 只不過小豬們看到吉同事都眼露凶光,吉同事自己看的都毛毛的,匆匆幫我照了張相就離開了.

325214

此時,在導遊的溝通下,村中的一位老伯同意讓我們參觀他的房子.領隊告訴我們,可以給些零食文具,如果實在沒有給些錢也行.我行李中剛好有帶一包黑糖,拿著就下車了.迎上來的,是個看起來十來歲戴帽子的妹妹.我掏了塊給她.小朋友看起來很興奮,還來不及吃就先呼朋引伴.被叫過來的是個紅衣服頭髮短短的小孩,後來知道是帽子小孩的妹妹.兩個人各拿到糖果後,就迫不及待打開品嘗.而糖果外的塑膠袋,居然就很順手地丟在村莊道路的地上... 我雖然臉上笑容不變,但整個人都快傻了... 這不是你的村莊嗎?怎麼垃圾就這樣亂丟?還是塑膠袋也!雖然腦中浮現了千萬個不可思議,但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想說的話都悶在喉頭,沒問出口.只不過,有些後悔,感覺我也是間接在破壞這些淳樸的一份子.如果不是我的糖,如果我沒給小孩,地上就會少了兩個塑膠袋....

糖果後來交給了屋主的媳婦.媳婦也很孝順,馬上分別分給了婆婆幾顆.她似乎也不通漢語,但親切的一路引領我上了樓.還想煮些酥油茶給我解渴,但我婉拒了她的好意,因為我們應該不會停留太久.藏式的屋內,居然應有具有,廚房有瓦斯爐,客廳有電視,佛堂上掛有唐卡(用礦物為作的畫.一般包括白銀,黃金,紅珊瑚,綠松石等天然顏料)和班禪喇嘛的像,甚至還有毛澤東呢~我們新奇的分別和毛伯伯像留影,也有些感慨,老毛的影響力果然深遠!樓梯旁的牆壁上,還有個兒童的海報,上面類似圖畫書感覺列了幾個火災或事故的緊急處理方法,寫的,都是藏文,還漫有意思的.因為屋子的擺設多在二樓,所以大部分的時間我們一群人也在二樓混來晃去,經過樓梯口時,看到一個妹妹倚在一樓樓梯,我對她比了個勝利的手勢(我打招呼的方式),舉起向機搖了搖,漢語問她是否願意讓我照相.妹妹不知道是否聽懂了,雖然一臉茫然,居然學著我比出勝利手勢,被我照相了下來.離開前,我作勢表示想和男主人拍照,老先生很靦腆的和我照了張像.而後同事也紛紛想和老先生照相.老先生似乎比較放的開,居然勾肩搭背了起來,超好玩.

325216
325212

上了車,幾個傢伙在討論,剛剛看到的小孩到底是女生還是男生.認定是男生的多是因為小孩的短髮.而認定女生的,則是比較觀察入微(比如說我),有看到小孩紅色的指甲油.當然結果是女生囉.... 其實有時候還瞞受不了台灣人的刻板印象,短頭髮就一定是男生... 同團的叔叔據說就曾經在背後喊我弟弟過....

下個景點,和一路看到的尼洋河也有關係-【巴松錯】,說是河域內最大的湖泊.一路上的景色也都不錯,尤其是看到了好幾個看似政府豎立的告示牌,再三標示此處是生態自然景觀保育區之類的.只不過,工布江達的村莊,卻看不到一點保育的感覺.一台台怪手停靠在河旁,甚至看到一台就直接涉水到了對岸.拖拉機運來一捆捆的木柴,路旁被挖的坑坑洞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看到建設,看到挖掘,看到填埋... 導遊說,這裡近三年的發展迅速.但在外行人的眼裡,只看到對大自然的破壞,對藏民傳統的破壞.今年,在簡陋的藏式小屋中已經看到專門為觀光客喜愛的按摩處,明年,會不會還有賓館,有餐廳有一切設施讓觀光客停留更久?你能想像,藏豬倚在挖土機旁邊,貪婪的舔著機器凹槽處的積水;牦牛咬著一只綠色塑膠袋,似乎回味無窮;藏民趴在撞球桌上,瞇著眼睛測量白球的位置?這一切很不巧的,都不用想像,只是眾多不可思議中的幾個小片段,從車窗外虎嘯而過.如同一部名為「不可思議」的電影般,一段段從窗戶的底片中放映.想想,如今林芝也有了自己的機場,西藏也有了自己的鐵路,政府大大提倡的觀光,真的對於西藏這個地方,算是幫助嗎?

隨著車子越來越行到蜿蜒的山中,人,和人創造出來的不思議終於漸告休息.只剩下樹和樹縫中的湖乎引乎現,越顯美麗.只不過固執的車子,卻依然不肯停歇,硬是往更深的山中駛去.抱著越深處景越美的想法,忍助請司機停車的念頭,就等著到底車子會在哪兒停.終於,車子選在樹林旁停了下來.下了車,順著人造的石階往下,映入眼簾的,是個小小的山石島名為【湖心島】.島上有著唐朝時期遺留下來的寺廟,至今六百多年.此時看到了島嶼,我終於了解司機的苦心...只不過,這島,不僅僅是個美麗的島嶼,更是人類醜陋摧殘的證據.

325215

湖心島的兩側,給人左右兩邊分別建造了兩座扶橋.黑色黝黑的鋼索,黃色的木製欄杆,說有多醜就有多醜.島的一側,更是個百分之百人造碼頭,零散停放著幾艘白色的遊艇,和青山綠水格格不入(突然也想起頤和園湖的一側,也擺放了二十來艘的木製小船,破壞了整個園林的柔和).島前,也就是湖畔上,似乎工程還沒有完成,散亂的石塊,鬆軟的泥土,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舖上層水泥讓我們這些觀光客更容易行走?雖然心理暗罵,但既來之則安之,除了繼續向前還有什麼選擇?走在浮橋上,鳥視一旁的湖水,還算清澈見底.只不過,我不確定綠色的水下躺著的是什麼?作廢的鋼索?水泥條?還是其他.唯一確定的,是湖底的東西,絕對不是大自然的產物.

好不容易讓理智戰勝了自己,再回神發現脫隊已遠.島上有個廟宇呢,還沒看到.順著曲折的小徑,爬到了島上唯一的空地...眼前,是個廟,而廟前,居然是兩塊木雕,分別強調男生和女生的 reproductive system (英文的好處,就是說些奇怪的話看起來也不會太不雅).雖然有些突兀,但如果沒有導遊之前稍微的解說話,或許我一時間還沒看出來呢.頭文字D則轉述剛剛發生的事...

原來一行人在到了廟前後,眼尖的都已經發現了兩個木刻.而吉同事則對著廟宇(和廟前的石刻)猛照.頭文字D告訴吉同事:「你趕快下去告訴那個脫隊的傢伙(我),要她別上來了,這裡兒童不宜.」而天真的吉同事卻反問:「兒童不宜?哪裡」... 據說當時在場的人,全都莞爾不住.

當然,頭文字D的好意我心領了.退一萬步,我可是正港地成年了!!!所以當然義無反顧地參觀了當地求子的廟宇,還若無其事的拍了照片(嗯恩,所謂假正經不過如此).廟內需要穿鞋套,而估計是當天的觀光客太多,已經沒有多於的鞋套了,所以我們只是在門口探頭探腦了番,並沒有進去.反到是一旁的超大轉經輪,大家都頗有興趣的轉了幾轉.導遊說,一般轉的圈數,是和自己的年齡相仿.不過對於年紀比較大的,則轉個三圈九圈就行(一、三、九圈是佛教的吉祥數字).我轉個三圈,就決定不要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開玩笑,我連打 Wii 都可以頭昏到吐,要我再轉個幾圈,估計就倒地不起了).而吉同事在裡面繞了幾繞,最後跑出來說轉了十圈吧... 一行人差點沒昏倒,把導遊的話複述了一遍,他老兄最後決定轉個18圈,算是兩個九圈... 也算對佛祖的恭敬.

島上,除了廟,也有幾個還頗雅致的景色.一個是【桃抱松】,一顆樹前半段是松樹,後半段居然有桃花.算是一奇.另外一個是水葬台,據說經幡丟下後會沉到湖底.不過因為水葬台已經不使用了,所以經幡一說的真假也無從考證.然後是某顆樹的樹葉,據說的葉脈的紋路和藏字相仿.只不過呢,樹葉早被撿光,所以也無從比對.

繞了小島一圈,導遊給我們些自由時間參觀.而幾個人,選擇了處比較破舊的木階爬到湖岸,欣賞遙遠雪山的景色.湖岸,是由大小石礪組成,更有好幾處由石子疊成的小塔,類似加拿大 Nunavut 省旗中間的圖樣(Inukshuk).在地球的另外一半,在世界的屋脊上乍然看到了熟悉的標示,倒也覺得親切.在 Nunavut 或是對於加拿大當地人 (Inuit) 來說,石頭疊成的小塔有指示的功能,一望無際的雪白冰厡沒有什麼特別的指標,所以當地人只好自己疊小石頭指路.而在加拿大南邊的我們,則是堆這些小石頭起來許願.據說,當石頭倒下的那天,就是願望實現的那天.記得當年,受邀餘 ex 和他父母去溫哥華島的 Tofino 游玩.和 ex 就曾經坐在海邊拿石頭丟雜一個個身前的石塔,幫助他人實現願望.那年,我和他也合力堆成了個小塔,那年,兩人的願望是永恆... 估計那座石塔,應該還在 Tofino 的海邊屹立著吧.正當我回憶過去的時候,吉同事和卡拉兩個人已經擺好姿勢準備拍照.兩個人抬頭,呈現痴呆狀態盯著眼前盛開的桃樹.吉同事駕輕就熟,頭一往上就是痴呆表情,卡拉倒還模仿了一翻,接連笑場兩次,才完成了這張經典照片... 卡拉命名叫做「晚飯吃什麼」.

325213


回到車的路上,吉同事決定 kill memory,而我決定 kill battery (換句話說就是彈禁糧絕,決定把最後一點 supply 都消耗掉).我們輪流照了湖景,樓梯和吊掛的經幡.最後我們都看到了石階旁一棵大樹,一截樹幹幹橫空從我們頭上伸展過.吉同事比較正經,決定待在石階上,而愛亂蹦的我,當然就想爬樹啦... 也就是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短腳短,坐在樹枝上照完了像後,才發現自己下不來... 整個腳往下踏後,離最近的實地就還是硬是差個幾公分.最後靠著吉同事的見義勇為,才免強的爬下了樹... 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居然想起小時候的童謠-小老鼠,上燈檯,偷油吃,下不來... 我應該慶幸,最後不至於嘰哩咕嚕滾下來!

林芝參觀到這... 有些氣餒.因為說風景像瑞士(雖然我沒去過瑞士,但看過豬走路),也不盡然,少了那麼點恬靜的悠然感,雖然在西藏這個大沙漠中有如此的綠地已算是難能可貴,但卻遠不如附近四川的黃龍九寨溝.人的破壞在這裡更是確鑿,或許因為正在建設的原因,隨便一暼就是滿目瘡痍.卡在科技和傳統的藏人和他們的牲畜,顯得無所適從,學著平地人破壞屬於自己的土地.如果下次還有機會來西藏,我想我會避開林芝,這個人的痕跡太過明顯,太過難以接受的地方.

不過還好,林芝的景點不僅僅如此.接下來導遊趁著天沒黑,先帶我們去原來排在明天的行程-【秀八千年古堡】.導遊才在講解,居然就有條牦牛慢條斯理的從我們面前踱步過去,轉身消失在前方的桃林中.不錯,千年古堡四周包圍著桃樹林,林中還有幾戶藏族小屋,如果硬要在西藏說「世外桃源」,我想這裡一定不為過.而千年古堡,充其量不過只是幾個石堆的碉堡,中間空心,據說以前是用來做 signaling 的(類似中國古代的烽火,就是褒姒要周幽王點的那個東東).這帶古堡一共七座,是最集中的地方,不過現存只剩下五座而已.高聳入雲的古堡,搭配上艷麗的桃花,美景,不過如此.三個藏族小孩從桃林小徑的另頭走了過來,我順手,照了張像.三個人中間最小的妹妹,居然手申了出來,用不流利的漢語說「給錢」.... 這一切,突然又破壞了剛剛好不容易培養地「世外桃源」的心情.錢,我當然沒給,小孩似乎不依,吵吵嚷嚷,將我們幾個有照相機的觀光客狠狠的猛推了推,又或擋在相機前,頑皮到了個境界.導遊用著藏語,好不容易將幾個小孩哄開,但我們的玩興,卻也消減了許多.

晚上到了八一鎮(嗯,估計是廣東援建的,因為連鎮名都和 CBL 廣東籃球隊的名字一致... 雖然後來導遊解釋,是因為這個才30年歷史的小鎮是從解放軍的駐紮才開始發展起來的),住了這次旅行唯一一個號稱五星級的旅館.旅館的菜色,大家都還頗讚賞,只是送上來的清蒸藏魚卻是半生不熟,雖然最後寶叔要求再蒸熟一些,再度端上來得仍然是半生的 sashimi.大概,是因為高原氣壓太低,不容易煮熟吧?(不過半熟的魚仍然不錯吃).寶叔或許是對魚有意見,在還晚飯還沒吃完時就跑去導遊司機桌,而也再沒回來.我們茶餘飯後走去導遊桌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道水煮牛肉吸引了寶叔... 紅紅的滿是辣椒的一鍋,真的要佩服當地能吃辣的本事.還記得之前某天中午導遊桌的辣子雞丁,那也是一絕,一盤中大概十分之九都是辣椒,雞丁超級迷你,混在辣椒中難以辨別.如果不是那個行李帶最大的同事眼尖,幫我挑了塊雞,估計要我找翻遍了可能都找不著.而小小的雞丁(我小指甲四分之一大小),咬了咬吞下後,居然還讓我灌完半杯雪碧解辣!真的是... 還好我們吃的菜還不至於太過當地化,不然估計我一餐吃不到兩口.

五星級的旅館就是不一樣,床上還有電毯的設計,異常舒服.而我也堅持看完了布拉格的戀人.

西藏遊記 - Day 6 - the scenary!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