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西藏遊記 - Day 5 - Xigaze, where Panchen lives ««« 查看完整圖文版


altarf
2011-02-27, 19:52
Day 5 - Xigaze, where Panchen lives

之前說了莫名其妙決定來了後藏,當時沒有特別知道原因,現在清楚了... 這裡,是西藏的另外一半.從大清帝國決定分割西藏成為前後的那刻起,這裡,就擁有著西藏一半的土地,擁有著西藏另一半的文化.

說到西藏文化的另一半,那就不得不提班禪喇嘛.班禪喇嘛和達拉差不多,在宗教和政治上的地位僅次於達賴喇嘛.只不過說到班禪,我則有一肚子的不滿....

這一切的開始,是之從前去北京【庸和宮】的時候.當時導遊告訴我門,西藏的班禪在此地學習,等年歲大些,才會回西藏統治.這箇中原因,不用多說應該不難猜測到... 想想,有什麼比讓統治者從小就開始接受偉大共產主義的教誨來的強呢?一旦領導人臣服於共產制度,不願意西藏獨立後,黨中央就不須顧慮剩下小兵們有異言.這個,是我對班禪,對中國反感的地方.更甚者,莫過於當年中國政府硬介入指定下任班禪喇嘛了!這段歷史,在北京時導遊言詞閃爍不願意挑明.而今天西藏的導遊,倒是給了個明確清楚的說法... 更確切點說,導遊告訴我的,簡直就是按著中共教科書照本宣科.類似日本完全忽略掉二戰侵犯中國的事實一樣,咱們的導遊直接忽略的西藏流亡政府在 1989 年所選定的班禪(更登確吉尼瑪),而直接把故事導向 1990 年中國政府介入指定的確吉杰布.

先解釋一下所謂達拉喇嘛和般禪喇嘛好了.首先,兩個人皆示宗喀巴大師的門徒,兩人相互學習,互為師長.一世達賴和一世班禪分別圓寂後,兩人紛紛轉世,而其他剩下的喇嘛,則需要想辦法找到這些轉世的靈童,他們就是達賴和班禪二世.以此類推,直到今天流亡的達賴十四世,和在北京的班禪十二世.不過,喇嘛們怎麼知道誰才是正身呢?被派出尋找的喇嘛,會在指定的時間內,各自帶回來認為有可能的候選人,讓當時最崇高的喇嘛主持金瓶抽籤來決定.而當然,在達賴流亡前,以他說的話為主,所以在 89年時選了更登確吉尼瑪.而後中國政府介入,在 90 年重選了確吉杰布,95 年把他帶去了北京.至於原來正統的班禪更登確吉尼瑪,據說成了中國最年輕的政治囚犯,下落不明.(北京的導遊閃爍其詞,推託說不知,而西藏的導遊卻學著中國政府的口吻,說政府給了一筆錢,讓他從此過著幸福美滿卻也平凡的生活).

好,嘔夠了中國政府的黑暗... 繼續回到遊記.「日喀則」,後藏的首都,緊挨著八千餘尺喜馬拉雅山山脈,八萬多人,是西藏第二大城,更是佛都的中心.

城內的【扎什不倫寺】是般禪的喇嘛的駐錫之地,有些類似前藏的布達拉宮,是歷代喇嘛傳教的地方.寺廟的規模宏偉,被列為咯魯派派六大寺的其中一座.我們抵達的時間尚早(嗯,我又被精神旺盛的室友給吵醒,這次他老兄是選在 morning call 的前半個小時整理物品.不巧的是他需要燈光,而感覺有 2000 lumen 的燈光就這樣照耀了整個房間,我也見光死,再也找不到周公),離寺廟開門還有一小段時間,也讓我們有時間可以觀察來往的人.大部分看到的,多是善男信女,有年輕人攙扶老人,也有婦人背著娃娃,人人手裡不是轉經筒,就是供奉的蘇油,有些也握滿了以「角」為單位的紙幣,看來要準備供奉.佛都中心,可謂名如其實.

寺內錯綜複雜,房中有房,廟中有廟.雖然說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已經破壞了好些屋舍,但整體依然壯觀.和之前幾個寺廟不同的是每個廟外都設有掛鍾,進去前需要先敲鐘(一聲或三聲),通知神明朝拜者來也.我還去和駐寺喇嘛要了些聖水,潑在頭上身上,據說可以促進身體健康,也有保平安的功用.只不過聖水看起來黃黃的,在昏暗的大殿中更感覺有些毛骨悚然(果然我不是信佛的料).

扎什不倫寺最大的廟,大概是強巴佛(未來佛/彌勒佛)殿,裡面供奉著世界最大的銅佛.以我號稱一米六的身高,不過只和佛像底下的蓮花座等高罷了.我還特別請喇嘛幫忙把我買的兩個天珠開光,喇嘛給了我些銺粑,說要供奉好,能佑全家.

說到了天珠,就不得不提四世班禪的靈塔了.靈塔不但擁有自己一個頗大的殿堂,塔上還鑲著個超級大天珠(我花大筆鈔票買的兩個完全都遜掉了).除了四世的塔外,其他幾個都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損毀了,後來由十世班禪造了個合葬塔,將那些毀壞的遺體合放在一處恭後世憑弔.

另外特別的,大概是某個寺內角落的石雕洗手台.說是洗手台其實不正確,因為整個雕刻只是樣子像洗手台而已.據說,如果把耳朵貼近漏水孔樣的凹槽,是可以聽到寺底下的河流的潺潺水聲.只不過,只有心靈澄靜者才能聽的到.而我們一群,估計都是被俗世污染過深的傢伙,大家輪流把耳朵湊上去,卻誰也沒聽到個音.除了洗手台特別外,一旁的柱子上也有暗藏的故事.柱子或許因為年歲有些斑駁,上面一個坑一個洞的凹凸不平.導遊讓我們仔細看,那些凹洞中或許塞有牙齒... 那是那些未能通過重重山路的朝拜者的牙齒.他們或許是受不了嚴峻氣候,或許是本身已有疾病,又或許是年歲過大,在路途中挺不過考驗先去一步.同行的其他朝聖者在抵達廟宇後,會將那些過世者的牙齒塞入廟宇中的牆柱,願他們的靈魂能與安息.

繞了繞,最後停在扎什不倫寺的側殿(大概吧,轉了幾圈,沒有方向感的我頭早昏了).門外,掉有個虎皮氈.導遊特別要我們去撫摸(還得由下往上),說是權力的象徵.頭文 字D這時就開始在考慮,應該是他摸呢,還是該把機會讓給他的女友... 最後,他只是意思意思地小碰一下就算了事...開玩笑!在這個女權至高的社會,當然女生要多摸摸囉 ~~~~(不才區區在下根本是一把抱起了氈子,至於有沒有用,天曉得.)

扎什不倫寺的感覺,比較原始,比較保留了傳統藏人的習慣和典禮.每間寺廟,地上都灑滿了滑膩的酥油,每個房間,空氣中都瀰漫嗆鼻的藏香味.


此寺涵蓋超廣,連轉經筒都是沿著山路一排的繞一圈.除了我們逛的幾個寺院外,山後的曬佛牆和幾個樓宇都沒去.在廣場休息時,同事無聊拿起不知道為什麼帶的望遠鏡,居然在山上廟旁看到了隻老神在在的枆牛,無視於山角下的浩然,自固自的咀嚼著山上的嫩葉.這裡,果然傳統了許多,自然了許多.除了江澤民的「護國利民」的金字外,其他都感覺還不至於過分受到外界的影響.金字匾額前是另外個廣場,中間高立一跟大大的經幡,一個朝拜完的老人獨自坐在一邊,而我則坐在另一邊,同事幫我照了張相.那是張充滿對比的相片.經幡柱子前,是一個頭戴 Roots 帽子,身穿雪衣,掛著各墨鏡的加拿大小子,經幡柱子後,是個頭髮花白,皮膚黝黑的長者半靠著柱子歇息,身旁還放著袋酥油.

出了扎什不倫寺,也代表著日喀則、後藏之旅的結束.這一天半,看到的是西藏文化的另外一半,屬於尼泊爾,屬於班禪的那半.兩百五十多公里的路程,很值得.

325201

回到了拉薩,不過四點多.寶叔希望能去看藏藥相關的東西,而生於西醫世家的我對於這些都沒什麼興趣.去北京光是個中醫的同仁堂都讓我不能茍同,更遑論這些更玄的藏醫.和導遊要求了下,就和另外個只比我大個幾歲的女孩一同打的(發音: Da3 Di1;意思:坐計程車)回到市中心的八角街.那兒,買了幾張明信片,就打道回旅館.特別的是,我們選擇拉車回去.拉車,就是類似所謂的的三輪車,北京也有.這種人力的腳踏車,比較不受到單行道的限制.更好玩的,是拉車居然也如同大旅館的計程車一樣排程一排,在指定的地點等待乘客.而剛好輪到我們的那台車,是由個老先生拉的.女孩看起來和我差不多高,也是中等瘦,再加上個我,應該還好.哪知道老先生拉起來異常吃力,花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才把我們送回旅館,那兒,其他團員都已經準備好,準備去吃晚飯.

325202

難得會提到餐點,因為今天吃的是地方式自助餐,分別分為中藏兩式,前面還有歌舞表演,桌上還斟有酥油茶和青稞酒.狂愛吃米粉的我,發現自己真的只要是米粉就來者不拒,一連吃了兩盤藏式的羊肉炒米粉~酥油茶居然也還不錯喝,熱熱咸咸帶點油膩感,正好順喉.在同事的建議下,我也試了酸奶... 感覺和優若乳有些類似,尤其是在我加了半罐糖之後~其實還不錯喝.至於青稞酒... 雖然只有一小杯,但對於不善喝酒的我也算是個障礙.不過當時氣氛瞞 High 的,而且頭文字D也都喊乾杯了,咬牙一咕嚕乾了.頭文字D似乎略有讚許色,但也告訴我後勁強,別再喝了.也的確,之後的我都有些茫茫然感.

離開旅館後,大家精神都不錯.大概是又回到了熱鬧的拉薩地區吧,幾天住下來有種歸屬感了.頭文字D帶了他的四副 UNO 牌,幾個人把床攤平就廝殺了起來.兩個身平地一次打 UNO 的夫婦,就這樣各居第一、二的寶座!如果按照頭文字D打牌不眨眼的賭法,共輸 1800 NTD (相信我,頭文字D對於$真的很狠).那天晚上,幾個人玩到了十一點多,連不拉格都顧不了~據對房的人說,我們 High 到連隔兩側門一個走道,他們都聽的一清二楚....

牌後,我馬上發揮豬的本領,睡覺.而室友似乎不死心,看完了最後半個多小時的布拉格...

西藏遊記 - Day 5 - Xigaze, where Panchen lives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