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西藏遊記 - Day 4 - Tsang, another half of the culture ««« 查看完整圖文版


altarf
2011-02-27, 19:48
Day 4 - Tsang, another half of the culture

今天起了個大早(而我又比 morning call 更早醒來,這歸功於一旁只要是早上就睡不著的室友.根據他的說法,睡過午覺後晚上就不需要這麼多時間休息.... 果然,他不屬豬).因為今天有路要趕,準備一路往西殺去,目的地是後藏地區.為什麼非要開個 250+ km 去那兒呢?說實話,不喜歡作功課的我其實不清楚,只知道大家在說西藏的時候一定會提起後藏地區... 所以呢,就決定和那 250+ km 拼了.

325197

一出拉薩,第一個碰到的就是寬廣的雅魯藏布江.雅魯藏布江的英文為 Brahmaputra,此譯名是來自印度語,因為雅魯藏布江的下游進印度後,就是布拉馬普特拉河.雅魯藏布江不愧為西藏第一大河(中國第五大吧),寬廣 的的江面,碧綠的江水,和一旁乾枯的沙丘成了強烈的對比(嗯,正是我第二天在飛機上看到的那條砍過黃沙的湛綠).在經過從前的軍事/交通要道『雅魯藏布大 橋』後,司機將車停在路旁,讓我們照相.剛下了車,就看到橋底下有艘小舟,幾個當地人正在七手八腳的收網,網內至少有二十來條活蹦亂跳的江魚,各各肥肥胖 胖.這時,導遊指了指我們身前突出的石塊說:「就是這裡了,【水葬台】!」.再一看,小舟離水葬台不過幾步路的距離.我,一臉錯愕.

先解釋一下西藏對待死人的習俗好了.對於崇高的喇嘛,採用的是「塔葬」,也就是我們在布達拉宮中見到的歷屆達賴喇嘛的華麗棺材.如果較有地位的貴族,或是有錢 人則選用「天葬」.天葬一般都是在高山上,專門處理屍體的人,一手拿鉤,一手拿刀,先將屍體的頭割掉,背部和兩肋各劃一刀,將骨頭挑掉,剩下的肉灑在天葬 台任由禿鷹啄食.一般民眾則是「水葬」,也是政府最鼓勵的一種.水葬和天葬大同小異,先將頭砍下後,身體大卸八塊,骨頭輾碎,皆丟去河中喂魚.「土葬」在 當地算是最差的處理方法,在當地有類似下地獄永不得超身的意思,多是葬有罪之人.

解釋完以後,應該了解我為什麼會一臉錯愕... 原來我看到二十來條肥肥的魚,都是吃人肉而來!!!

325199

照完相,驚愕完,我們又上了車,一路循著蜿蜒的山路吃力地爬行.才開了一個多小時,車子又停了下來.我環顧四週,既沒有景點,也沒有民房,離午飯時間尚早, 路旁,只不過是個小小的荒無沙漠,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唯一像點景色的,大概也只是十來步遠的矮樹叢罷了.導遊鄭重宣布:「這裡是我們第一個野放唱歌場 所...」.在行前說明會上,領隊就先叮嚀過我們這一路會使用無數個「五星級廁所」.而所謂的「五星級」,就是當在使用的時候,一抬頭就可以看到五顆星星.現在沒有星星,倒有顆烈日將大地萬物照耀的一清二楚,而領隊的言下之意,似乎這裡就 是讓大家解決的場所.我不怎麼喝水,所以到還無礙,不過車上零零星星,倒有些人受不了,各自下車找到屬於自己的樹叢,就.... (容我省略下面的敘述)

325198

車子而後又小爬了一下山,最後在山的頂端停了下來,此時海拔超過了四千四百米.從窗戶探頭,山谷下橫躺著一座美麗的大湖【羊卓庸錯】(藏語的錯=湖).我對 於形容景色一向不怎麼在行,加上英文有句俗話說: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不才區區決定照了不只一張照片,充其量應該能讓我省下所有形容詞(反正不外乎就是山是多麼的高,水有多麼的碧綠... 吉同事說讓他想起加拿大的 Rockie Mountains... 此時,我不得不同意眼前的景色確實和 Rockies 的路易斯湖 Lake Louise 有那麼點雷同).

325200

道路旁,還搭有幾個小帳棚,幾個藏人遷著自己的牲畜繞著巴士來回走動.原來,這些藏人是希望經過的觀光客 在看湖之餘也能和他們的牲畜照相,好讓他們索取 5 RMB 的照相費用.有了這層認知後,我心理就有了防備.一下車,我就直接走向牽有牦牛的一位,確認是 5 RMB 後,把相機給了他請他幫我和牛照牛相.對方態度很親切,不但快門像不要錢一樣的猛按,還協助我騎上牛,或坐挺英姿風發,或牽著牛走,各種姿勢,極力想讓我 滿意.付錢時,發現我只有十元鈔票,對方找不開,問我有沒有興趣和另外一個人的藏獒照相.我認識的某個網友有隻全白的藏獒,我一直就超哈的,現在難得有機 會看到真正的藏獒,雖然不是白色(而是普通黑色),但我已經興奮無比!所以,對於當地人的要求,我欣然答應.和我合影的狗狗,名字叫做「白睜」,因為他的 雙眼,一隻是褐色的眼,黑色瞳孔,而另外一隻,卻是白色的眼,藍色瞳孔.白睜很乖,讓我又摟又抱的,不叫也不動.另外個藏人看我好說話,居然硬把狗狗塞近 來要我一塊拍照.而我當然拒絕,只不過相機太廣角,所以當然連他的狗狗也一起拍到了.照完像,那位硬塞狗狗的傢伙迎上來和我討錢,我搖頭不語,而他小子就 這樣一直跟著我講些藏語參漢語.最後,我只好倉皇逃上巴士.吉同事似乎也好不到哪去,一上車就在喊他的手臂疼,據說是給藏民狠狠地拍了一下,說他不夠意思 之類的.好好的湖邊拍照,最後卻匆促離去... 大概,也算是個經驗.書上一向都用「淳樸」來形容藏民,此時此刻,我心理想到的,卻只是「淳樸 My Axx,他們的態度跟強盜簡直沒兩樣」 (請自動消音... 媽媽說不能說髒話)!

車作了個迴轉,往原路開回,細問下原來是因為前方在修路,但「羊卓庸錯」卻又是西藏三大聖湖(中國五大咸水湖)之一,是個不可錯過的景點,所以才會特別先繞舊路看湖,再折回走新路去後藏.而新路,平坦了多, 也筆直了多.回頭,道路沿著兩旁的沙漠無限向後延伸,前方,一望無際,怎麼樣也看不到終點.沿途看到零落的小村莊,寬廣的農田中一個農夫牽著一頭牦牛緩緩 走過,枯黃的草原上偶有一群牛,一群羊的,當然更多的是荒無.眼前,是平地,但卻看不到天與地的盡頭,因為再過去,就一定是丘陵或是高山橫擋視線.

下午,我們在經過了個小屋的時候停了下來.那是生產糌粑的一個地方.借由一旁小溪流的水推動水車,帶動齒輪磨麥.屋子中沒有燈,唯一的光就是近來時的小門, 細細的日光努力穿過我們這些好奇寶寶照射在屋內幾個大的磨輪機上.磨碎的麥粒大部分都被集中在一旁的麻布袋中,但有少部分不甘願的粉末不受束縛的隨空氣飄 揚,瀰漫在小小暗暗的屋中.為了照相機著想,我匆匆照了張相就默默地退出了粉末的佔有地,把注意力轉移到一旁的驢車和藍色的拖拉機上.拉車的動物和龐大的 機器,在藏式小屋旁皆有些不協調感,平地農家的動物器具,今天卻在四千多公尺海拔的沙漠上看到.這樣科技的進步,不知道算不算是擾亂了他們的傳統.

參觀完了糌粑,我們一路往西繼續飆行.先是經過了日喀則市,我們卻過而不停,繼續到了更西邊的【江孜】.江孜被中國政府給予了「歷史文化城的頭銜」.小小的 市,估計連拉薩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卻已經被稱為西藏的第三大城.城市正中心的【宗山】上,蓋有一小小的宮殿,乍看之下居然和拉薩的布達拉宮有幾分神似.據 說,那是因為後藏人聽說了布達拉宮的富麗,也想模仿一個,就派人去勘查,想在後藏地區也蓋一個類似的宮殿.派去的人細膩地用蘿蔔雕刻了個縮小模型,風塵僕 僕地趕回後藏江孜,而當地的人也就按照蘿蔔模型興建了我們眼前的碉堡.只不過,當時的工匠騎馬,用了一個月半的時間才從拉薩回來,雕刻的蘿蔔也都縮了水, 所以整個築成的碉堡的也都比布達拉宮小了好幾號,固此有了「小布達拉宮」的名字.想想,我們光是開車就已經耗掉大半天的時間,可見當時的匠人有多辛 苦... 用蘿蔔可能是趕時間吧?不然用木頭應該效果會好些,至少不會縮小.... .話雖如此,還是得讚嘆當年藏人的手巧.

遠眺完小布 達拉宮後,我們驅車前往【白居寺】(導遊補充,白居寺和白居易是沒有關係地).白居寺是少數容納不同教派的寺廟.除了有黃教(咯鲁派)外,還有白教和紅 教,同時注重顯宗和密宗.一踏進寺門,就明顯的感覺和拉薩的不同.首先,這兒的觀光客少了許多(甚至應該說是幾乎沒有).喇嘛多了很多,狗狗也多了很多! 西藏人喜愛狗,相信狗狗的前世都是人,只是因為做了些壞事所以這世才會被變為狗,而喇嘛們更是有義務照顧這些狗兒,天天唸經讓狗狗也能悟道,下世才能轉還 為人.所以,中間轉經道的兩旁,有好幾十隻的狗狗在太陽下打盹,也算是奇觀之一.白居寺除了是三教合一有名外,另外一個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寺旁的高塔,稱 為【白居寺塔】或是【十萬佛塔】,也正是這座塔讓白居寺成為必要的景點.顧名思義,塔中有十萬尊佛才會有此稱號.除了佛多外,本身木制塔也是中國獨一無二 的建築.不過因為一來我不信佛,二來進去要索取 30 RMB 的門票(門票 20 RMB,一台照相機的 10 RMB),三來我在經過一天的顛簸後,也實在提不起興致爬上這九層樓高的建築.所以我選擇和大部分的團員一起留守塔底.

參觀完白居寺後, 我們接著回到了宗山腳下.色彩艷麗的牌樓上告訴著我們這裡是【宗山砲台】的遺址.導遊此時再明白不過的給了我們個選擇:「要運動嗎?」很少會聽到導遊給出 類似的建議... 因為據說,山上除了砲台、建築遺址、和遠眺外,其他啥都沒有.文物都給搬去一旁不遠的紀念館內,想是因為太多人無法 handle 四十來分鐘的爬坡,所以決定乾脆把東西搬到山腳,另外築起紀念館,讓想了解的人無須爬坡也能有東西可看.既然導遊都挑明了,懶惰的我們當然選擇了到此一遊 即可的態度,下了車,拍了照,就算了事.雖然錯過了眺望江孜的機會,但至少少了高山症復發的可能.兩者衡量下來,倒也覺得值得.

既然都懶 惰不爬山了,那【宗山英雄紀念館】當然是不可錯過啦.其實光聽這個名字就可以感覺到曾經這裡發生過了什麼.不錯,這裡曾經被英軍佔領,而當地的藏民也曾英 勇抵禦.無奈藏民的武器遠不及英軍,最後整個江孜地區還是淪陷了.只不過,英軍也只稍微待了短短的百餘天就因為後方補給不時,自動放棄撤退.曾經有個電影 「紅河谷」就是在闡述這段血染河谷的歷史.紀念館中的房間內,陳放著木制雕像.上面刻劃著當年藏人英勇奮戰的雄姿,只不過,那些英雄們手上拿著的,居然是 石塊,是矛,是弓箭.旁邊更擺放了仿古的弓箭和盾牌.我玩心一起,拿起弓箭盾牌就分別和同事擺出各種姿勢拍照.將那些英雄,那些壯烈放在一邊... 畢竟,不是自己的戰役,比較難感同身受.更何況,我不想被那慘烈破壞我的玩心.

參觀紀念館的時候,先後發生了兩件小小的插曲.插曲一:頭 文字D的女友鼻血狂噴,整段都在巴士上休息止血.噴的定義是「急遽湧射而出」,這一點也不誇張.他帶的衛生紙供不應求,最後還動用到其他幾個人的 supply (在那種地方,衛生紙可是很珍貴的資產,尤其是台灣那種柔柔舒服的面紙).這個,算是繼高山症打點滴的叔叔後,另外一起較嚴重的事故.這個是插曲一.插曲 二,則是我和吉先生兩人在照完像後,驚然發現我們脫隊已遠.一聲號令(別問我,我不知道他怎麼會開始發號令)下兩個人就整齊劃一的往前跑去追上隊伍.這有 點類似日本自衛隊,明明知道很可能是找死行動,卻仍然義無反顧奮勇向前.這樣說並不過分,回想布達拉宮不到百尺的樓梯都已經爬累倒了一群人,我們自發性的跑步是非常非常非常(省略了另外一百八十個「非常」)危險的,累倒不說,還隨時都有可能高山症復發的危險!那為什麼我還跑呢?不知道,原來只是因為脫隊,後來倒有點想測試自己的體力... 吉先生更下豪語要打場球,好強的我當然接下戰帖~畢竟全隊最年輕的傢伙,可是不才區區在下我!這個時候示弱,就太對不起自己的青春年華了~~~~

英雄紀念館是今天最後的一個行程,而後,我們別離了這個英雄城.江孜,也因為這兩個景點而有名,從文化,它有白居寺的三教合一,顯密宗併重;從藝術,十萬佛 塔的建築雕刻和壁畫是中國寶貴的資產;從歷史,當地的一石一樹都從慘烈的英軍侵襲挺了下來.種種,都讓這個後藏的小城(雖然它真的是第三大城)成為探訪西 藏不容錯過的地方.

晚上,驅車回到日喀則,前往我們的下榻【日喀則山東賓館】.這個名字聽起來頗有意思,居然和山東扯上了關係.其實,如 果真的了解西藏就不會覺得怪了.中國近幾年一直在發行援助西藏的活動.不管是提升教育,維護古蹟,還是規劃城市,鋪橋蓋路都需要$$$.所以,政府乾脆把 西藏劃分為幾個地方,分別由中國內陸不同的地區城市援助.比如說首府拉薩,就是由北京和上海負責.拉薩市最大的路,也因此命名為北京路.而後藏的首都日喀 則分給了山東,也因此我們住宿的旅館就直接叫做日喀則山東賓館.更特別的,莫過於館外的孔夫子雕像,下面還刻有「有朋自遠方而來,不亦樂乎」的字樣,算是 一絕.

晚上,早早就又睡了.冥冥中,似乎又聽到布拉格的女主角死皮賴臉的倒追男主角...


Tsang, another half of the culture
後藏,西藏文化的另外一半

西藏遊記 - Day 4 - Tsang, another half of the culture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