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埃及~那些法老王的子民們 ««« 查看完整圖文版


Loca
2010-03-19, 17:34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823716_f1f613c5dd.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23716/)
地中海旁的亞歷山卓,海的另一面就是歐洲大陸吧!

呼嘯的地中海風從我耳邊竄過,空氣裡嵌著我看不到的正立方結晶體,昨天接到Yasser的電話(有關我如何遇到Yasser,請參照 (http://loco-loca.blogspot.com/2010/01/egypt-siwa-sahara.html)),詢問我是否有意拜訪他所居住的城市-亞歷山卓(Alexandria) (http://zh.wikipedia.org/zh-tw/%E4%BA%9A%E5%8E%86%E5%B1%B1%E5%A4%A7%E6%B8%AF),這個依亞歷山大大帝 (http://zh.wikipedia.org/zh-tw/%E4%BA%9A%E5%8E%86%E5%B1%B1%E5%A4%A7%E5%A4%A7%E5%B8%9D)來命名的港口城市,目前是埃及第二大城,在西方古代史中其規模與財富僅次於羅馬,鐺鐺鐺~~方才跳閃過一台黃色的有軌電車,雖然車體上斑駁的色漆看起來像是剛從交通博物館開出來的古董列車,但要是真的被它撞上,只怕是它進它的博物館我進我的殯儀館。走在有著鐵軌的路上,讓我想起澳洲墨爾本的街道,除了開羅的喧囂,與西華綠洲裡的恬靜,亞歷山卓多了一份歐陸的氣息,或許是那陣陣海風也把這閒適的氛圍一併吹來了吧。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824486_631c26287d.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24486/)
交織的電車電力供應線與背後的高潔大理石清真寺構成強烈的對比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822036_17b4e4d911.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22036/)
亞歷山卓的有軌電車自1860年開始運營,是全球最古老的輕軌運輸系統之一

鈴鈴鈴~~我接起手機,話筒那方傳來熟悉的聲音,互相一句「你好嗎?」,一段情誼彼此又有了連結,我手持話筒探著頭,尋找那黝黑膚色的高瘦身影,想必他也正在搜尋一個異常高大的東方臉孔,很快的我們認出了彼此,一陣子沒見,他繼續過他的生活,我持續做我的旅行。Yasser,一位三十多歲的埃及機電技工,沒有高等學歷,卻能說出一口不錯的英文,他喜歡跟外國人攀談和旅行,由於經濟因素目前只能做國內旅行,但埃及境內國際觀光客眾多,也就有著許多免費英文老師任他挑選,經過幾年下來的街頭練習,他的聽說能力已經相當順暢,但閱讀與寫作能力仍停留在非常非常基礎的程度,其實這情形跟我有點雷同,不怕生的我擅長與人喇低賽,待了一整年的澳洲,聽說能力可以說是突飛猛進,但閱讀與寫作能力卻只有小小進步。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823870_9257486d0a.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23870/)
一對對的情侶總喜歡在這海邊談情漫步

我們找個地方坐下喝喝茶(我是說健康的啦,不是脫衣服的那種,那裡有我不知道別問我),當然我依舊點Sahlab(沙赫拉布 (http://www.recipezaar.com/Sahlab-Middle-Eastern-Pudding-86514),圖片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40490/)),他點埃及紅茶(埃及紅茶不用茶包,直接是細紅茶碎粒下去沖泡,顆粒會沉澱在杯底),我一邊喝著濃郁奶香的Sahlab,一邊看著他加入一匙又一匙的白砂糖進入杯中,那細糖有如沙漏般洩下,遇熱的白糖隨即化開在棗紅色中,再加入最後一匙,飽和的甜度已經無法消散這多餘的甜蜜,Yasser拿起小茶匙攪入杯中,那捲起的漩渦硬是把杯底黑色的與未潰散的白色顆粒來一場大混戰,在這場戰役裡看似永遠常勝的暗黑力量,使得杯中顏色逐漸深沉起來,但看著Yasser那份入口滿足的表情,殊不知那聖白原力早已偷偷滲入他的味蕾之中。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827056_a4dc112e53.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27056/)
左起Yasser,Valentina,Dina,Mr. X(拍謝,偶忘了)

「Loca我真羨幕你,可以自己出來旅行,有些國家還可以免簽或落地簽,我也好想出去走走,可是你也知道每次當我要辦簽證的時候,總是被百般刁難。」 Yasser抽著煙無奈地說,「對了,最近我有參加美國的樂透抽綠卡 (http://www.usafis.org/_sys/ZH/adz5.asp?af=ugch_125_a2),你知道有這種事情嗎?」,他興高采烈地告訴我,「沒聽過耶,你可要確認一下資料,不要被代辦給騙了。」我一副過來人般的嘴臉回答著,「是喔,我真的好想要有綠卡,這樣我就不會再被那些警察們瞧不起了,你還記得嗎?上次我們幾個人在西華綠洲的時候,有幾個便衣警察一直盤問我跟你們的關係,好像我是壞人似的,要是那時我有綠卡可以掏出來,就可以當面狂飆他們一頓。」Yasser激動地闡述他所受到的質疑與不平等待遇,觀光旅遊業是埃及的主要產業,國家政策對於觀光客的保護更是格外小心。聽到有關辦理簽證的麻煩,這讓我想起身邊許多台灣朋友在抱怨台灣護照有多難用,都不能像歐美護照一樣暢通無阻,如果大家真的要比較怎樣比都比不完。最後幾滴甜從杯緣流下,時間與空間也迅速倒轉,「為什麼別人家誰誰都有,我都沒有?」,那是一位不知饜足的兒子在跟爸媽爭吵的場景,「你這麼想要,怎麼不去做他家的孩子?如果你不知滿足,我給你再多也沒用。」頭腦機伶的媽媽也迅速反擊,兒子無話可說地乖乖閉嘴,坐在一旁嘟著嘴,心中彷彿有苦說不出。最後的甜流入喉中,此刻,我是滿足的。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090225_560188c1c9.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090225/)
大家狂抽猛送中,ㄟ~~狂抽球~~猛送分

叩~叩~叩叩~~叩叩~~一場捉對廝殺的乒乓球賽,兩方人馬互不相讓,一邊是台灣代表樂咖選手對抗埃及選手Mohammed,很明顯長手長腳的樂咖佔了相對優勢,突然Mohammed來一記短吊球,殺~~~~~~~~快!大家快看鏡頭裡的樂咖,那泛著血絲的雙眼與平日彬彬有禮的君子模樣真是判若兩人阿,沒有想到這已經是他今晚第三次使出這絕情絕義、人神共憤的快速反手殺,看來這場比賽已經是蓋棺論定了,感謝各位今天收看”看沒落去”'新聞台的”武告豪洨體育新聞”,以上是體育記者”筆姍曉”為您做的實況報導。咕嚕咕嚕~~我坐在長椅上喝著開水,已經好久沒有殺的這麼痛快了,呼~,身旁Mohammed是Yasser的族友,一面蘇丹國旗釘在牆上,原來這裡是蘇丹會館,難怪我看Yasser並不像是一般常見的埃及人,他有著黑色肌膚比較接近傳統印象中的非洲人,他們是努比亞人佔埃及總人口數約1%,努比亞 (http://zh.wikipedia.org/zh-tw/%E5%8A%AA%E6%AF%94%E4%BA%9A)在埃及法老王時代被稱為古實(Kush),一直以來雙方都有自己的文化,直到西元前七世紀努比亞人甚至強大到佔領埃及建立埃及第二十五王朝,埃及人隨後在亞述人 (http://zh.wikipedia.org/zh-tw/%E4%BA%9A%E8%BF%B0)的幫助下復國,1956年蘇丹獨立,努比亞從此一分為二,北屬埃及,南屬蘇丹。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439414851_fbfb722275.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439414851/)
位於歐斯旺(Aswan)的努比亞博物館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440192712_30fab43f9a.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440192712/)
古實王國,努比亞人

182003
看那輕咬下唇奮力的表情,聖光彷彿從他身上散發而出,這就是認真阿!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084531_87c501cf05.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084531/)
蘇丹式婚禮,大小朋友一起同樂high翻天

回到開羅,Yasser邀請我去他舅舅家做客,盛情難卻的我也就這麼應允了,穿過無數巷弄,早已忘記如何回去的路,但我知道Yasser會把我帶回熟悉的街道,朋友之間的信任就是這麼單純吧。看著桌上滿滿的埃及菜,以及身旁無私待我的面容,就像是回到了家裡一般輕鬆,我閉上眼,「媽,我回來了!」那是一個小蘿蔔頭,背著書包在門口大聲叫喊著在家裡的母親,睜開有點濕潤的雙眼,好久好久沒有在異鄉如此的感動,縱然得透過Yasser從中翻譯才能相互溝通,但我們卻能清楚地感受到彼此的心,那顆善良且總是熱情好客的心,以及另一顆需要暫入港口停歇的漂泊之心。Yasser說舅舅會彈電子琴,喜好音樂的我直嚷著要他彈奏,哥哥與弟弟也一起加入演奏,在那透過電子合成的跳動音符中,行動不方便的奶奶坐在一旁靜靜地聆聽著,那份和諧遠勝過數千年金字塔給我的感動。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837578_2be594a422.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37578/)
傳說中的四手聯彈,父子齊心,其力斷金阿,瞎咪有人說是兄弟才對,拍謝啦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099003_18801e07c0.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099003/)
我與Yasser舅舅一家人的合照,來大家看鏡頭,好像只有我一人在自high耶!

我與Zena(謎霧一般的婦人,請參照 (http://loco-loca.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html))來到開羅的傳統市場,在巷裡Zena正在尋找某樣東西,我們進入一間在暗巷裡轉角的小店,店裡坐著一位約七歲的孩子,身著伊斯蘭傳統白色長袍,他迅速站起來用快速且流利的英文跟我們打招呼,與Zena正在談論購買東西的他,我站在一旁觀看,其溝通協商技巧真不像只是一位小學生的程度,若再加上那流暢的外語表達,單就他的整體業務戰力來說,在台灣應該可以幹掉一大票所謂的高材生或是業務員,在埃及這不是特例也絕非偶然,讓我想起在西華綠洲,一位年約十歲左右的”小朋友”,駕著騾車四處招客,用流暢的英文與Bill談話(Bill,美國旅者,請參照 (http://loco-loca.blogspot.com/2010/01/egypt-siwa-sahara.html)),那充滿自信的口吻和開著像大人般的玩笑,當然他們絕不是參加過什麼美語夏令營還是有錢請一對一的私人家教,環境吧!我想那是環境逼著他們需要趕快長大,在那小小心靈裡究竟住了一個怎麼樣的靈魂?應該要是一顆對事物充滿好奇與不怕嘗試的心才對,但我絲毫無法從那世故的交易談話中得到任何線索。突然Sahlab化出的甜在心中蔓延開來,我知道我們每一位都是幸運的,只是很多人自己還不知道罷了。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811488_309fce9e31.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811488/)
富含無限潛力與希望的小朋友,理當適性任其自行發展

https://www.backpackers.com.tw/forum/extpics/flickr/4308072115_cfed42c4a4.jpg (http://www.flickr.com/photos/34324727@N05/4308072115/)
然而很多在埃及的小朋友,卻被環境逼迫的必須提早長大

以上原文發表於瘋狂長腳走天下~埃及~那些法老王的子民們 (http://loco-loca.blogspot.com/2010/03/egyptian-life.html)

埃及~那些法老王的子民們 ««« 查看完整圖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