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那天晚上步出酒店,我迷失在平壤街頭 «««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01150
2016-04-26, 16:44
那天晚上步出酒店,我迷失在平壤街頭

[本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 爲保護當地人仕,故事中的人名、內容都有所修改。]

那天晚上回到酒店之後,我們團就在酒店大堂解散了。 我先在酒店三樓打了個長途電話,但是無法接通,之後就上房間休息了。看著窗外的夜景,突然之間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出去走一走,近距離觀察一下平壤的街頭風情和人文面貌。

我心想這樣實在太冒險了,始終我正在身在全世界最神秘、最緊張的國家,這可是用生命來出行呀! 但年少氣盛的我在晚飯時酒過三巡,什麽戒備心也放下了,心裏想著,如果不出去的話,這一輩子可能就再沒有機會了。而且在前一天晚上,我們團都在導游的帶領之下,逛了一逛平壤火車站外面的廣場,應該無事吧…
我心中盤算著,如果帶著香烟出去的話,即使被發現了也可以籍口說出來抽根烟。 那時候聽起來看似完美的計畫。現在想回來,是多麽的魯莽呀!

我坐電梯到大堂的時候,剛好碰上兩位導遊在前臺辦手續。 爲免嫌疑,可立即上前跟他們打招呼,還向他們取回了我的證件,然後故作輕鬆地走進了酒店的商店。商店面積不大,用朝幣標價的商品,須用官方的賠率換算成人民幣,大約14:1,比國內還要貴,而質量肯定國內較好。 我隨便逛了一個圈,出來的時候導游已經離開了。

我快步向酒店門口前進,不敢向大堂多望一眼,但耳朵却時刻留意著四周的動靜,怕有人會攔截我。 經過旋轉門,再從大門的左側走出去,我什麽都沒有想,直接走入地下行人隧道。

隧道燈光陰暗,彼方左右各有一個出口,我選擇了左邊,拾級而上。 我走到了一個熟食店,應該已經打佯了,但還有工作人員在收拾收拾。在熟食店僅餘的燈光下,我看見兩個人在買食物的身影,定睛一看,還有點像我們的導游。我不敢停步確定,立即轉身,我回到了行人隧道,從右側的出口出去。

沿著大街向火車站方向繼續前行,站前廣場繼續燈火通明,左側還有一個很大的電子屏幕,播放著朝鮮的政治宣傳節目。馬路上有軌列車繼續行駛,也有幾輛汽車和計程車。我將火車站定爲出發點,這裏燈光較亮,即使迷路了也可以原路返回,再過一條馬路就可以回到酒店。向著火車站的反方向,我開始了平壤探索之旅。

這一刻、我自由了!

雖然是晚上的十點多,但行人還是不少的。 他們穿深色大褸及政府分發的制服爲主,亦有不少人穿著便裝,左胸前亦必定會戴上領袖的襟章,衣著相當整潔。 行人大多數獨行,互相之間沒有交流,沒有對話,按著自己的步伐,腰板正直,快步穿梭,我觀察了一下也模仿起來。兩旁的大厦格局相當統一,感覺跟六、七十年代的中國差不多吧。大街上非常清潔,完全沒有一件垃圾、沒有廣告、沒有違泊,但都處都是政治標語及政治宣傳畫。

值得一提的是,街道上還有一兩間小商店,用硬膠板搭建,以飲料及零食爲主,通常是祇有一位營業員,晚上關門之後也睡在裏面。既然來到平壤大街上,我得趕緊抓緊機會接觸一下。而且根據網上消息,外國人是不可以使用朝幣或者將朝幣帶出境,如果能够換到幾張曾經在朝鮮境內流通的朝幣的話,也算是一個很好的紀念品吧。

在大街轉入小巷的轉落裏有一家小商店,就類似國內小區門口的保安亭,面積只有兩三平方米,裏面有一個十分簡單的貨架。在陰暗的燈光裏,我看見裏面放著飲料、炸麵包等零食。營業員正在低頭看書,我拍一拍玻璃窗,把十塊錢人民幣貼在窗上,她看一看我,又望一下人民幣,趟開不太順滑的玻璃墻。「安寧哈謝喲! (你好!)」我用剛剛學到的韓語給她打聲招呼,然後指一下貨架上的飲料。她立刻不斷招手,回應:「No! No! (不! 不!)」我比劃一下交換的手勢,希望可以跟她直接換朝幣。她不停搖頭拒絕,一邊用手勢叫我離開,一邊把玻璃窗關上。任務失敗。

我照辦煮碗又在另一間小商店試過一次,結果完全一樣。我改變一下作戰策略,進入一間快要打佯的餐廳,工作人員正在打掃地方,右手邊還有一群顧客,喝著啤酒聊天看電視。正當我準備與店員接觸之時,發現顧客中有一個穿著制服,但沒有帶帽的人民軍拿著酒杯在談笑風生。在被他發現之前,我立即離開餐廳。

平壤的餐廳還是不少的,向前走了一百米,我又進入了另一間準備打佯的餐廳。服務員正在食飯,我又用韓文跟她打聲招呼之後,便自己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礦泉水,然後遞她一張十塊錢人民幣。她疑惑的看著我,然後示意我等一回,把那張十塊錢拿入厨房。我趕緊把礦泉水打開,喝了幾口,心想這總得要我付錢了吧!不一會,一位大嬸跟服務員一起從厨房走出來,大嬸把十塊錢還給我,然後比劃著不接受的手勢,把錢還給我。我把礦泉水拿給她看,示意我已經喝了幾口,做出無奈的表情。他看了一看,用手勢示意著,水我可以拿走,但人民幣就一定不接受。 這個跟我的預期有出入,但我又確實不可能去占她們便宜。我把錢塞到大嬸的手裡,然後馬上掉頭離開餐廳,她們追到門口一直叫著我。我頭也不回,消失在大街之中。雖然成功與平壤的市民交流,但任務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離火車站越遠,燈火也越黑暗,但領袖的照片就永遠有燈照著。我發現遠前方有一座燈火通明,類似人民大學習堂的建築物,就向著這個目標前進。

大街上除了市民,還有警察和人民軍。我對此非常審慎,在街道的盡頭有一位交通警在控制放行駛出大街的車輛,我立刻掉頭到比較暗的地方,橫跨馬路四條行車綫到對面的行人路,在陰影處繼續前行。 可能是我多慮了,之後即使有人民軍在旁邊走過也沒有留意我,他們繼續自己的步伐,可能怕惹事上身吧。

走左平壤的大街上,清風送爽,四周十分平靜,心境豁然開朗,突然泛起一襲溫暖,這是所謂的幸福感嗎?

但所謂幸福,又是什麽的一回事呢?

北韓的人民幸福嗎?他們有機會,有能力去爭取自己的幸福嗎? 在這鐵幕國家首都的大街上難得的自由流漣,我又算是幸福嗎?

沿著大街繼續行五分鐘,就到了那燈火通明的建築物。向後看看,已經看不見火車站的燈光了。對著建築物拍了兩張照片,上面的韓語標示除了數字“70”之外我完全看不懂,大概是講有關「70日運動」的宣傳吧,我來之前真該學一點點韓語。(筆者按:70日運動是北韓勞動黨于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前夕發起爲期70天的“忠誠運動”,以對國家領導層表示支持。)

還沒有換到朝幣真的有點可惜,我决定調整策略,在前面的小商店再試一下。今次的小商店面積稍微較大,營業的大嬸正在鋪床準備睡覺。我要了一瓶貨架上的橙汁汽水,然後遞出十塊錢人民幣,她理所當然地拒絕了,然後拿了一張二千塊朝幣比劃著,那張啡色的朝幣看起看有多年歷史,破破爛爛的,應該已在市場上流通多年,正是我心中想要的。我的眼睛光了,先下手爲强,立刻取了那瓶橙汁及朝幣,然後點頭說了聲謝謝。她眉頭皺一皺,想了一想,又望一望我,嘴角微微一笑,然後輕輕點頭接受了。任務成功!

我那個時候膽子也大了起來,看見街上穿梭的記程車,我隨手就截了一台,上車之後就把飯店的卡片遞給司機。司機一看見是涉外飯店,我又不會說韓文,就立刻把我趕下車。我感覺還好,至少我好歹也算是坐過平壤的計程車吧。

馬路上還有單軌電車在通行,一輛電車在我前邊停站,乘客有秩序地排隊上車,那個時候我心想:要來一場電車冒險嗎?幸好隊列中的人民軍打消了我的念頭,不然的話我肯定無法在這裏跟大家訴說我的經歷了。

那時候是晚上十一點多,我也覺得差不多得就回酒店了,但又不想走回原路,于是在前一個街口掉頭,理論上跟原路是平行路綫,還可以看看不同的風光。

有一點是我萬萬沒有料到的,就是街上十一點半街燈暗了一半,十二點鐘就全市關燈。我那時候靠微弱的燈光加上天上的月亮摸黑前進,
心情亦焦急起來,而且晚飯時喝酒喝得太多了,加上水土不服,突然十分內急。越走越急,越急越走。

我一直按著肚子,一直急步前行,在我的地鐵站到準備關燈了。月黑風高,在微弱的光綫下我的視綫也失去了色彩,就像在看黑白電影一樣,幸好還是蠻清晰的。街道上只餘下兩三個孤單的背影,來北韓時我早有準備,身上穿著一件軍綠色的大褸,深藍色的長褲,一對啡色皮鞋,盡量融入群衆,但在人數雕零時,即使我這樣的格調也顯得格外顯眼。我不敢抬頭,只沿著路上陰影的部分蹣跚前進,同時平聽八方。

午夜十二時正,街燈關了,路上全黑。記程車顯得格外刺眼,我决定做最後一次的嘗試,但即使我給司機一包中華牌香烟作小費,他都不肯開車。

徹底絕望。

習慣了全黑的環境之後,我眼睛開始清晰起來。記得曾看過全球夜間衛星圖片,北韓與燈火通明的中國東北、南韓相鄰,但除了平壤外却沒有一點燈火,就像掉進了時光的黑洞。平壤的天空幷不是全黑的,而是無窮無盡的深藍,上面還帶著一輪彎月,萬千星宿,對于在城市土生土長的我來説,這是難得的風景,可惜沒有心情停步細心欣賞。突然我發現前面有四點微弱的紅光閃著閃著,這大概是大厦的標示燈吧,不就是我住的酒店嗎?! 有驚無險,又到終點,歷時一個半小時的平壤迷失之旅完成,但驚險的情節才剛剛開始。

「J先生,你剛才去哪兒了? 我們都找你半天了!」我剛步出酒店大堂,一把熟悉的聲音,劃破了深夜的寧靜。我的行動被導游發現了。

我那個時候真的急得不行了,手上拿著剛才外邊買的一瓶水和一瓶橙汁飲料,彎曲著身子,面上直飈冷汗,呼吸急促,十分狼狽。

「導游,還沒有睡嗎? 沒事,我就出去抽根烟」我想盡辦法掩飾著。
「水是從哪買的?」男導游的語氣開始嚴厲起來。
「就在那。」我指著酒店盡頭的小商店,但這個辯解顯然十分無力。
「你走出去一個多小時了,你去哪兒了?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出去的話就跟我們說,讓我陪你出去嗎?」男導游叉著腰,有氣沒氣的質問。

同時間,我的肚子裏就像是非洲草原大遷徙,十萬隻大象在平原奔騰;意念中又出現了滾滾長江東逝水,奔流到海不復返。雖然兩個地方我都未去過,但我可以切身感受到。

我心裏想著求你先別問了。

「先等一下,我真的需要去個洗手間,出來之後再跟你詳談。」等不到他的回應,我已經沖入洗手間厠格把自己反鎖著。

身體上的壓力一下子得以解放,但心理上卻一重比一重壓抑。現在的我才意識到自己身陷一個很大的麻煩。我趕緊把偷走出去時手機拍的照片隱藏,相機的照片删掉,而且我留意過酒店的小商店裏幷沒有賣小瓶的橙汁飲料,我趕緊把它藏到馬桶的後面。

我深呼吸冷靜一下頭腦,作個分析。根據他的質問,我具體的行踪應該沒有被掌握,他們只知道我出走的時間。而且他是負責我們的導游,雖然要向上級匯報,但有事的話他們也有共同負責,所以這不是敵我矛盾,只是內部矛盾。我思前想後,在心中定了一下策略,努力把自己的行爲掩飾淡化。當然我不會忘記把錢包的朝幣藏起來,放在身上的話實在太危險了,我已經做好被搜身、盤問的準備。仔細一看,洗手間實在沒有什麽可以藏地方,于是我把衛生紙拿出來,把朝幣放在中間的紙筒內。唉,失之交臂!

我整理一下衣物,準備面對跟導游的博弈。我一出來只看見女導游面容呆滯,神色略帶倦意,大概是晚飯時被我們不停勸酒,喝得太多吧。

「J先生,你都去哪了? 」她重複著剛才男導游的問題,但語氣當然較爲溫婉,教人不忍欺騙。
「沒事,走出去抽根烟。」說實在的,我心裡真的很想一五一十告訴你們,但相信我,這對我們雙方都絕對沒有好處。知道實情的話,你們必須要如實報告上級,之後起責任可大了!要有所隱瞞嗎?罪加一等。

「抽根煙要一個半小時嗎?你跑去哪兒了啊?」她繼續她的質問,我實在不敢直視她略帶紅筋的眼睛。這時候男導游又回來我們的身邊。
「就是圍著酒店逛了個圈,沒有走遠。而這瓶水嘛,是在附近的小亭買的,但我祇有人民幣,所以小亭沒有收我錢。」我隨意編了一下,好讓他們可以交代上級。

「這是很嚴肅的事情,我們要為你的安全負責。你要知道,要是在街上被交通警和人民軍截停的話會很麻煩。你也知道被判十五年的那個美國學生吧,難道你不想回家嗎?」女導游繼續批評著。

我在對自己的行爲確實覺得相當後悔,對他們感到相當抱歉,因爲我知道這不單只影響自身安全,更影響到他們兩位的升遷,前程,人生,而且可以會禍及家人。我以最誠懇的態度向他們道歉了十分鐘。兩位導游用朝語講了幾句,邊叫我先回房間休息。我問到這件事情是否只有我們三個知道,他們不置可否。我補充希望儘量低調解决,他們沒有明確回應。

午夜一時半,我在床上輾轉反側,久久未能入睡,心中充滿了各種的假設,會回不了去嗎? 會上新聞嗎? 會被人民軍抓走嗎?會跟偷標語的美國學生關在一起嗎? 需要在鏡頭前痛哭讀稿認錯嗎? 現在我需要逃跑嗎?打開手機,回看一張又一張照片,大好青春、花花世界,對比窗外烏燈黑火,「我來北韓幹啥呢?!」心中不禁呐喊。

度過了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個夜晚,總算平安無事。早餐後戰戰兢兢跟女導游打招呼,他一看見我就打趣的跟其他團友説,我昨天去找朝鮮女孩了。聽她這樣說,我知道自己九成機會無事了。

再接下來的行程中,他們有意無意地也問了我好幾次當天晚上去了哪兒,但都被我轉移話題了。「你那天晚上是喝醉了吧?」男導游笑著問,同時也給我一個很好的下臺階,我馬上大地點頭承認:「對啊,我本身酒量不好,而且當晚喝得太多了,又不會朝語,圍酒店逛了一逛,都忘了時間了啊,哈哈哈!」

在官方的記錄裏,我當晚的經歷可能就以醉酒爲由,以笑聲作結,完滿收場。

少年輕狂,無悔終生。

(全文完)


cyt01150
2016-04-26, 16:58
補幾張圖~

1794188

1794189

1794190

1794191

1794192

1794193

1794194

1794195

查看完整圖文版

動漫迷
2016-04-28, 20:58
我也想自已晚上在平壤市冒險,比看鬼片刺激~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01150
2016-05-06, 11:39
我也想自已晚上在平壤市冒險,比看鬼片刺激~

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太沖動, 太魯莽了, 但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回憶!

查看完整圖文版

yusia
2016-05-06, 14:44
真是好刺激的一次經驗!
大大真是勇敢~~~ (Y)

查看完整圖文版

Tamaki-
2016-05-08, 16:11
你藏在廁所的朝鮮幣沒有拿回來嗎?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01150
2016-05-09, 09:21
真是好刺激的一次經驗!
大大真是勇敢~~~ (Y)

其實我平時是個很怕死, 很保守的人,
但今次的行為令自己也吓一跳 :-|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01150
2016-05-09, 09:22
你藏在廁所的朝鮮幣沒有拿回來嗎?

雖然但確很想要,
但最後都不敢去拿了,
十分可惜...

查看完整圖文版

karta512512
2016-06-10, 15:33
你好,請問是哪個酒店呢?
過一陣子可能會去,也想要出來看看
謝謝

查看完整圖文版

mockbaba
2016-06-12, 09:27
在丹東街上販售的北韓錢應該都是假的吧?

查看完整圖文版

toursky
2016-06-22, 12:25
呵呵。确实感觉看鬼片般刺激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01150
2016-06-29, 22:19
你好,請問是哪個酒店呢?
過一陣子可能會去,也想要出來看看
謝謝

高麗飯店,但旅行團一般會安排住宿羊角島飯店,因為飯店在島上,可以困住旅客。 我那個時候是因為朝鮮有大型活動,外國遊客太多,所以才安排這間飯店。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01150
2016-06-29, 22:20
在丹東街上販售的北韓錢應該都是假的吧?
聽說都是假的,號碼好像全部是一模一樣。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ina
2016-07-16, 00:32
高麗飯店,但旅行團一般會安排住宿羊角島飯店,因為飯店在島上,可以困住旅客。 我那個時候是因為朝鮮有大型活動,外國遊客太多,所以才安排這間飯店。
我上月底去墬是住羊角島。羊角島去平壤火車站走路要半小時多,坐車也要十分鐘
高麗飯店有得近市區嗎的?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ina
2016-07-16, 00:33
高麗飯店,但旅行團一般會安排住宿羊角島飯店,因為飯店在島上,可以困住旅客。 我那個時候是因為朝鮮有大型活動,外國遊客太多,所以才安排這間飯店。
我上月底去是住羊角島。羊角島去平壤火車站走路要半小時多,坐車也要十分鐘
高麗飯店有得近市區嗎的?

查看完整圖文版

cyt01150
2016-07-16, 15:57
我上月底去是住羊角島。羊角島去平壤火車站走路要半小時多,坐車也要十分鐘
高麗飯店有得近市區嗎的?

高麗飯店正門出去向右轉,直行三分鐘即到平壤火車站。

(送上幾張平壤火車站的相片 )

查看完整圖文版


gootse
2016-07-16, 22:51
大大你今次逃過大難可能是你沒有做出不敬或擾亂朝鮮的行為,且負責的導遊和導遊上級並不是極度愚忠.不然結局要改寫.

其實在酒店可光明正大兌換朝幣的.我當年在羊角島飯店換了少量流通貨幣.另一種是已作廢的貨幣,在某餐廳的禮品店有售.這是金正日時代推出的新貨幣政策產物.該政策導致嚴重通脹民怨沸騰.風波最終以負責該政策的官員樸南基人頭落地結束.這批已大量印好的貨幣除了當柴燒,做牆紙外還可當什麼?可作記念品售給遊客.但當中是有血有淚的.

看北韓幣改如何掠奪人民財富! (2009年12月9日)
http://jamesz.pixnet.net/blog/post/26171553-%E7%9C%8B%E5%8C%97%E9%9F%93%E5%B9%A3%E6%94%B9%E5%A6%82%E4%BD%95%E6%8E%A0%E5%A5%AA%E4%BA%BA%E6%B0%91%E8%B2%A1%E5%AF%8C!


朝鮮前財長因幣改失敗被槍決不足以平民憤 (2010年3月19日)
http://hk.crntt.com/doc/1012/6/3/6/101263602.html


我們當年也有團友兩次私自離開酒店逛逛的經驗.不知是酒店有閉路電視還是有線眼,他們離開不久導遊上級便及急不及待主動前來查問.而不是等返回酒店才處理.他說:天黑易迷路且你們身上沒有證件離開酒店範圍被軍人發現會把你們當作間諜後果嚴重.翌日下午外遊再被他發現.他讓團友們走走,但強調不要過橋離開羊角島. 團友遵守諾言到橋邊拍拍照便回酒店.

其實朝鮮老百姓也很友善的,有巴士上的乘客和過橋的路人向我們揮手微笑.只是礙於言語障礙及怕惹麻煩才以冷冰冰和木無表情示人.

查看完整圖文版

godpig123
2016-08-30, 00:04
高麗飯店,但旅行團一般會安排住宿羊角島飯店,因為飯店在島上,可以困住旅客。 我那個時候是因為朝鮮有大型活動,外國遊客太多,所以才安排這間飯店。

難怪,我就想我從羊角島溜出來時走很久都超黑
什麼人都沒有
怎麼那麼快就到大街

咦,

有機會再分享XD

查看完整圖文版

andy5566w
2016-11-24, 15:00
既然知道有危險為什麼還要po這文出來炫耀呢?^o)
之後越來越多人模仿,被抓到了就不好笑了

查看完整圖文版

酒保
2016-11-24, 15:41
那天晚上步出酒店,我迷失在平壤街頭

[本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 爲保護當地人仕,故事中的人名、內容都有所修改。]

那天晚上回到酒店之後,我們團就在酒店大堂解散了。 我先在酒店三樓打了個長途電話,但是無法接通,之後就上房間休息了。看著窗外的夜景,突然之間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出去走一走,近距離觀察一下平壤的街頭風情和人文面貌。

我心想這樣實在太冒險了,始終我正在身在全世界最神秘、最緊張的國家,這可是用生命來出行呀! 但年少氣盛的我在晚飯時酒過三巡,什麽戒備心也放下了,心裏想著,如果不出去的話,這一輩子可能就再沒有機會了。而且在前一天晚上,我們團都在導游的帶領之下,逛了一逛平壤火車站外面的廣場,應該無事吧…
我心中盤算著,如果帶著香烟出去的話,即使被發現了也可以籍口說出來抽根烟。 那時候聽起來看似完美的計畫。現在想回來,是多麽的魯莽呀!

我坐電梯到大堂的時候,剛好碰上兩位導遊在前臺辦手續。 爲免嫌疑,可立即上前跟他們打招呼,還向他們取回了我的證件,然後故作輕鬆地走進了酒店的商店。商店面積不大,用朝幣標價的商品,須用官方的賠率換算成人民幣,大約14:1,比國內還要貴,而質量肯定國內較好。 我隨便逛了一個圈,出來的時候導游已經離開了。

我快步向酒店門口前進,不敢向大堂多望一眼,但耳朵却時刻留意著四周的動靜,怕有人會攔截我。 經過旋轉門,再從大門的左側走出去,我什麽都沒有想,直接走入地下行人隧道。

隧道燈光陰暗,彼方左右各有一個出口,我選擇了左邊,拾級而上。 我走到了一個熟食店,應該已經打佯了,但還有工作人員在收拾收拾。在熟食店僅餘的燈光下,我看見兩個人在買食物的身影,定睛一看,還有點像我們的導游。我不敢停步確定,立即轉身,我回到了行人隧道,從右側的出口出去。

沿著大街向火車站方向繼續前行,站前廣場繼續燈火通明,左側還有一個很大的電子屏幕,播放著朝鮮的政治宣傳節目。馬路上有軌列車繼續行駛,也有幾輛汽車和計程車。我將火車站定爲出發點,這裏燈光較亮,即使迷路了也可以原路返回,再過一條馬路就可以回到酒店。向著火車站的反方向,我開始了平壤探索之旅。

這一刻、我自由了!

雖然是晚上的十點多,但行人還是不少的。 他們穿深色大褸及政府分發的制服爲主,亦有不少人穿著便裝,左胸前亦必定會戴上領袖的襟章,衣著相當整潔。 行人大多數獨行,互相之間沒有交流,沒有對話,按著自己的步伐,腰板正直,快步穿梭,我觀察了一下也模仿起來。兩旁的大厦格局相當統一,感覺跟六、七十年代的中國差不多吧。大街上非常清潔,完全沒有一件垃圾、沒有廣告、沒有違泊,但都處都是政治標語及政治宣傳畫。

值得一提的是,街道上還有一兩間小商店,用硬膠板搭建,以飲料及零食爲主,通常是祇有一位營業員,晚上關門之後也睡在裏面。既然來到平壤大街上,我得趕緊抓緊機會接觸一下。而且根據網上消息,外國人是不可以使用朝幣或者將朝幣帶出境,如果能够換到幾張曾經在朝鮮境內流通的朝幣的話,也算是一個很好的紀念品吧。

在大街轉入小巷的轉落裏有一家小商店,就類似國內小區門口的保安亭,面積只有兩三平方米,裏面有一個十分簡單的貨架。在陰暗的燈光裏,我看見裏面放著飲料、炸麵包等零食。營業員正在低頭看書,我拍一拍玻璃窗,把十塊錢人民幣貼在窗上,她看一看我,又望一下人民幣,趟開不太順滑的玻璃墻。「安寧哈謝喲! (你好!)」我用剛剛學到的韓語給她打聲招呼,然後指一下貨架上的飲料。她立刻不斷招手,回應:「No! No! (不! 不!)」我比劃一下交換的手勢,希望可以跟她直接換朝幣。她不停搖頭拒絕,一邊用手勢叫我離開,一邊把玻璃窗關上。任務失敗。

我照辦煮碗又在另一間小商店試過一次,結果完全一樣。我改變一下作戰策略,進入一間快要打佯的餐廳,工作人員正在打掃地方,右手邊還有一群顧客,喝著啤酒聊天看電視。正當我準備與店員接觸之時,發現顧客中有一個穿著制服,但沒有帶帽的人民軍拿著酒杯在談笑風生。在被他發現之前,我立即離開餐廳。

平壤的餐廳還是不少的,向前走了一百米,我又進入了另一間準備打佯的餐廳。服務員正在食飯,我又用韓文跟她打聲招呼之後,便自己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礦泉水,然後遞她一張十塊錢人民幣。她疑惑的看著我,然後示意我等一回,把那張十塊錢拿入厨房。我趕緊把礦泉水打開,喝了幾口,心想這總得要我付錢了吧!不一會,一位大嬸跟服務員一起從厨房走出來,大嬸把十塊錢還給我,然後比劃著不接受的手勢,把錢還給我。我把礦泉水拿給她看,示意我已經喝了幾口,做出無奈的表情。他看了一看,用手勢示意著,水我可以拿走,但人民幣就一定不接受。 這個跟我的預期有出入,但我又確實不可能去占她們便宜。我把錢塞到大嬸的手裡,然後馬上掉頭離開餐廳,她們追到門口一直叫著我。我頭也不回,消失在大街之中。雖然成功與平壤的市民交流,但任務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離火車站越遠,燈火也越黑暗,但領袖的照片就永遠有燈照著。我發現遠前方有一座燈火通明,類似人民大學習堂的建築物,就向著這個目標前進。

大街上除了市民,還有警察和人民軍。我對此非常審慎,在街道的盡頭有一位交通警在控制放行駛出大街的車輛,我立刻掉頭到比較暗的地方,橫跨馬路四條行車綫到對面的行人路,在陰影處繼續前行。 可能是我多慮了,之後即使有人民軍在旁邊走過也沒有留意我,他們繼續自己的步伐,可能怕惹事上身吧。

走左平壤的大街上,清風送爽,四周十分平靜,心境豁然開朗,突然泛起一襲溫暖,這是所謂的幸福感嗎?

但所謂幸福,又是什麽的一回事呢?

北韓的人民幸福嗎?他們有機會,有能力去爭取自己的幸福嗎? 在這鐵幕國家首都的大街上難得的自由流漣,我又算是幸福嗎?

沿著大街繼續行五分鐘,就到了那燈火通明的建築物。向後看看,已經看不見火車站的燈光了。對著建築物拍了兩張照片,上面的韓語標示除了數字“70”之外我完全看不懂,大概是講有關「70日運動」的宣傳吧,我來之前真該學一點點韓語。(筆者按:70日運動是北韓勞動黨于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前夕發起爲期70天的“忠誠運動”,以對國家領導層表示支持。)

還沒有換到朝幣真的有點可惜,我决定調整策略,在前面的小商店再試一下。今次的小商店面積稍微較大,營業的大嬸正在鋪床準備睡覺。我要了一瓶貨架上的橙汁汽水,然後遞出十塊錢人民幣,她理所當然地拒絕了,然後拿了一張二千塊朝幣比劃著,那張啡色的朝幣看起看有多年歷史,破破爛爛的,應該已在市場上流通多年,正是我心中想要的。我的眼睛光了,先下手爲强,立刻取了那瓶橙汁及朝幣,然後點頭說了聲謝謝。她眉頭皺一皺,想了一想,又望一望我,嘴角微微一笑,然後輕輕點頭接受了。任務成功!

我那個時候膽子也大了起來,看見街上穿梭的記程車,我隨手就截了一台,上車之後就把飯店的卡片遞給司機。司機一看見是涉外飯店,我又不會說韓文,就立刻把我趕下車。我感覺還好,至少我好歹也算是坐過平壤的計程車吧。

馬路上還有單軌電車在通行,一輛電車在我前邊停站,乘客有秩序地排隊上車,那個時候我心想:要來一場電車冒險嗎?幸好隊列中的人民軍打消了我的念頭,不然的話我肯定無法在這裏跟大家訴說我的經歷了。

那時候是晚上十一點多,我也覺得差不多得就回酒店了,但又不想走回原路,于是在前一個街口掉頭,理論上跟原路是平行路綫,還可以看看不同的風光。

有一點是我萬萬沒有料到的,就是街上十一點半街燈暗了一半,十二點鐘就全市關燈。我那時候靠微弱的燈光加上天上的月亮摸黑前進,
心情亦焦急起來,而且晚飯時喝酒喝得太多了,加上水土不服,突然十分內急。越走越急,越急越走。

我一直按著肚子,一直急步前行,在我的地鐵站到準備關燈了。月黑風高,在微弱的光綫下我的視綫也失去了色彩,就像在看黑白電影一樣,幸好還是蠻清晰的。街道上只餘下兩三個孤單的背影,來北韓時我早有準備,身上穿著一件軍綠色的大褸,深藍色的長褲,一對啡色皮鞋,盡量融入群衆,但在人數雕零時,即使我這樣的格調也顯得格外顯眼。我不敢抬頭,只沿著路上陰影的部分蹣跚前進,同時平聽八方。

午夜十二時正,街燈關了,路上全黑。記程車顯得格外刺眼,我决定做最後一次的嘗試,但即使我給司機一包中華牌香烟作小費,他都不肯開車。

徹底絕望。

習慣了全黑的環境之後,我眼睛開始清晰起來。記得曾看過全球夜間衛星圖片,北韓與燈火通明的中國東北、南韓相鄰,但除了平壤外却沒有一點燈火,就像掉進了時光的黑洞。平壤的天空幷不是全黑的,而是無窮無盡的深藍,上面還帶著一輪彎月,萬千星宿,對于在城市土生土長的我來説,這是難得的風景,可惜沒有心情停步細心欣賞。突然我發現前面有四點微弱的紅光閃著閃著,這大概是大厦的標示燈吧,不就是我住的酒店嗎?! 有驚無險,又到終點,歷時一個半小時的平壤迷失之旅完成,但驚險的情節才剛剛開始。

「J先生,你剛才去哪兒了? 我們都找你半天了!」我剛步出酒店大堂,一把熟悉的聲音,劃破了深夜的寧靜。我的行動被導游發現了。

我那個時候真的急得不行了,手上拿著剛才外邊買的一瓶水和一瓶橙汁飲料,彎曲著身子,面上直飈冷汗,呼吸急促,十分狼狽。

「導游,還沒有睡嗎? 沒事,我就出去抽根烟」我想盡辦法掩飾著。
「水是從哪買的?」男導游的語氣開始嚴厲起來。
「就在那。」我指著酒店盡頭的小商店,但這個辯解顯然十分無力。
「你走出去一個多小時了,你去哪兒了?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出去的話就跟我們說,讓我陪你出去嗎?」男導游叉著腰,有氣沒氣的質問。

同時間,我的肚子裏就像是非洲草原大遷徙,十萬隻大象在平原奔騰;意念中又出現了滾滾長江東逝水,奔流到海不復返。雖然兩個地方我都未去過,但我可以切身感受到。

我心裏想著求你先別問了。

「先等一下,我真的需要去個洗手間,出來之後再跟你詳談。」等不到他的回應,我已經沖入洗手間厠格把自己反鎖著。

身體上的壓力一下子得以解放,但心理上卻一重比一重壓抑。現在的我才意識到自己身陷一個很大的麻煩。我趕緊把偷走出去時手機拍的照片隱藏,相機的照片删掉,而且我留意過酒店的小商店裏幷沒有賣小瓶的橙汁飲料,我趕緊把它藏到馬桶的後面。

我深呼吸冷靜一下頭腦,作個分析。根據他的質問,我具體的行踪應該沒有被掌握,他們只知道我出走的時間。而且他是負責我們的導游,雖然要向上級匯報,但有事的話他們也有共同負責,所以這不是敵我矛盾,只是內部矛盾。我思前想後,在心中定了一下策略,努力把自己的行爲掩飾淡化。當然我不會忘記把錢包的朝幣藏起來,放在身上的話實在太危險了,我已經做好被搜身、盤問的準備。仔細一看,洗手間實在沒有什麽可以藏地方,于是我把衛生紙拿出來,把朝幣放在中間的紙筒內。唉,失之交臂!

我整理一下衣物,準備面對跟導游的博弈。我一出來只看見女導游面容呆滯,神色略帶倦意,大概是晚飯時被我們不停勸酒,喝得太多吧。

「J先生,你都去哪了? 」她重複著剛才男導游的問題,但語氣當然較爲溫婉,教人不忍欺騙。
「沒事,走出去抽根烟。」說實在的,我心裡真的很想一五一十告訴你們,但相信我,這對我們雙方都絕對沒有好處。知道實情的話,你們必須要如實報告上級,之後起責任可大了!要有所隱瞞嗎?罪加一等。

「抽根煙要一個半小時嗎?你跑去哪兒了啊?」她繼續她的質問,我實在不敢直視她略帶紅筋的眼睛。這時候男導游又回來我們的身邊。
「就是圍著酒店逛了個圈,沒有走遠。而這瓶水嘛,是在附近的小亭買的,但我祇有人民幣,所以小亭沒有收我錢。」我隨意編了一下,好讓他們可以交代上級。

「這是很嚴肅的事情,我們要為你的安全負責。你要知道,要是在街上被交通警和人民軍截停的話會很麻煩。你也知道被判十五年的那個美國學生吧,難道你不想回家嗎?」女導游繼續批評著。

我在對自己的行爲確實覺得相當後悔,對他們感到相當抱歉,因爲我知道這不單只影響自身安全,更影響到他們兩位的升遷,前程,人生,而且可以會禍及家人。我以最誠懇的態度向他們道歉了十分鐘。兩位導游用朝語講了幾句,邊叫我先回房間休息。我問到這件事情是否只有我們三個知道,他們不置可否。我補充希望儘量低調解决,他們沒有明確回應。

午夜一時半,我在床上輾轉反側,久久未能入睡,心中充滿了各種的假設,會回不了去嗎? 會上新聞嗎? 會被人民軍抓走嗎?會跟偷標語的美國學生關在一起嗎? 需要在鏡頭前痛哭讀稿認錯嗎? 現在我需要逃跑嗎?打開手機,回看一張又一張照片,大好青春、花花世界,對比窗外烏燈黑火,「我來北韓幹啥呢?!」心中不禁呐喊。

度過了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個夜晚,總算平安無事。早餐後戰戰兢兢跟女導游打招呼,他一看見我就打趣的跟其他團友説,我昨天去找朝鮮女孩了。聽她這樣說,我知道自己九成機會無事了。

再接下來的行程中,他們有意無意地也問了我好幾次當天晚上去了哪兒,但都被我轉移話題了。「你那天晚上是喝醉了吧?」男導游笑著問,同時也給我一個很好的下臺階,我馬上大地點頭承認:「對啊,我本身酒量不好,而且當晚喝得太多了,又不會朝語,圍酒店逛了一逛,都忘了時間了啊,哈哈哈!」

在官方的記錄裏,我當晚的經歷可能就以醉酒爲由,以笑聲作結,完滿收場。

少年輕狂,無悔終生。

(全文完)




.
就是一些不知死活的人~ 不尊守規定~ 真希望這些人被勞改

簡直是敗類~害群之馬~ 自以為很得意~

查看完整圖文版

呂芝芝
2017-02-06, 14:50
感謝分享XDD 害我跟著心跳加快
我也好想去北韓玩阿!!

查看完整圖文版

Land Cruiser
2017-02-11, 09:47
羊角島進市區左右轉都需過橋
橋上燈光暗淡
穿的普實混跡在人群中過橋
不是難事

住西山體育飯店那就老老實實待在飯店
單程走了半小時還在昏暗的體育園區摸索

高麗飯店最易接近人民大眾
但也是看管最嚴
要溜出去需碰運氣

以上是個人經驗

要換朝幣也要碰運氣
我曾在吃團餐的路邊雜貨店
分兩次換到11張不同幣值
後面跟進的團友全部打槍

我也曾在團體行程私下向路旁老伯購鉛筆畫
事後被朝方導遊發現
強迫老伯退畫還款

有意去朝鮮的朋友
在那不是那麼隨心所欲

兩次入朝的感覺

查看完整圖文版

anfernee
2017-03-14, 22:08
超屌..
我還真心不敢呢
真的被發現的話
聽說導遊會有連帶責任
所以當時我就放棄這個念頭了..

查看完整圖文版

dw3323
2017-04-02, 15:18
我15年去,跟朋友由羊角島出火車站,大慨45mins,沒有被導遊發現,事前,導遊只提出不建議外出,沒有不能。在火車站附近輕易換到錢,買到野食。
但後來朋友多手,影了一些建築中建築物,軍人立即迚來要求刪除,删除後握手離開。事後,真系驚,萬一捉去勞改就..

查看完整圖文版

ericdeng
2017-05-13, 23:08
話說...主角後來有拿回藏在廁所的朝幣嗎?

查看完整圖文版

張阿賓
2017-05-14, 17:10
我也好想去北韓夜遊...

感覺很刺激...

那邊人晚上的娛樂到底是什麼?

查看完整圖文版

那天晚上步出酒店,我迷失在平壤街頭 ««« 查看完整圖文版